目前日期文章:20080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晚去跟同事慶祝輔導課的最後一天,然後今晚也有公會卡拉團。

想當然耳,我是來不及參加了。

到了10點多上線,看看大家都在做什麼。

看到幾個團員去打戈魯爾、毒蛇,看到肥普跟肥G在幫打卡拉。

突然覺得一陣心酸。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希臘神話中,邱比特與賽姬的故事是少數以喜劇結尾的故事。最近又開始看了希臘神話,就覺得乾脆自己來整理一下吧!

        賽姬(Psyche,意為「心靈」或「蝴蝶」)是國王的第三個女兒,她及兩個姊姊都貌美如花,小公主賽姬尤其美得不可方物。她的美貌使得大家將她視為女神般地愛慕與尊敬者,甚至認為她就是美的女神的化身。因此,前去祭拜愛芙洛黛蒂(Aphrodite,真正的美神【羅馬名Venus,維納斯】)的人就變得少之又少,祂的聖壇變得破舊不堪,積滿許多灰塵。這下子,便惹惱了尊貴的愛芙洛黛第女神。



畫家筆下的Psyche。

Jean-Baptiste Greuze, 1725-1805 (1786)




The Awakening of Psyche, by Guillaume Seignac, 1870-1924
 
女神不僅阻止任何向賽姬求婚的人,祂還命令祂的兒子─愛洛斯(Eros,愛神【羅馬名Cupid,邱比特】)用箭去射她,要讓賽姬愛上世界上最醜陋的男子。
, , ,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4) 人氣()

        越來越快的呼吸,不得不讓張薇迅速翻出克喘藥物,服下。待到呼吸平穩後,她獨自一人又回到了未婚夫的書房。


  那一疊駭人的畫稿仍杵在書架上,直直地窺視著她。張薇一陣心驚,她從不知道,原來謝飛竟畫了這麼多詭異的事物。


  無緣無故的,腦海中突然跳出「山村七裡」的畫面。對於那個可怕的游戲,張薇一直持保留意見。中間那些陰森、恐怖的場景,倒與這些畫稿有些類似。



  盡管全是學電子專業出身,但張薇從不干涉謝飛的工作。因此,她並不了解他所負責編程工作。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山村四里 偷心


  雨夜,一輛白色的本田車,停在了胡子家的樓下。


  陶子從車內走出,連傘也沒打,便直接小跑著上樓。整整一個下午,她幾乎打爆了手機尋找胡子,但得的回應,只有冰冷的一句「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陶子慌了,她後悔沒及時勸阻那個不懂事的小師弟。


  好奇心,對於每個記者而言,都不可缺少。但過度的好奇,是胡子的致命傷。


  一道閃電橫空劈來,剎那間,照亮了老式的公寓走道。忽感心跳加快,一個不好的念頭始終騷擾著陶子。出門前,她特地打了電話去報社,編輯部稱胡子外出採訪後,並沒有回來交稿。


  腳步聲回蕩在仄長的走廊內,陶子一口氣上了六樓,跑到胡子的門前,用力敲門:「胡子,你在家嗎?我是師姐。」


  響亮地叫門聲,並沒得到房內的任何回應。反倒是對面的門內,走出一個委瑣的老頭,一雙渾濁的眼睛停留在陶子身上,低道:「姑娘,你找胡子啊。他老把鑰匙放在門口的地毯下面,你找找,有沒有。」


  被那老頭看得渾身不自在,陶子暗嘆,師弟怎麼這樣大大咧咧,居然連周邊鄰居也知道他的鑰匙放在哪裡。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怪談協會:山村怪談    作者:一號怪談社


    引子 山村入口


  公路早已死去,環在村子的外圍,散發著腐朽的氣息。


  無人記得,從它乾裂的體表上,最後碾過的一輛汽車是何時經過的。這是一座被遺忘的山村,落魄、潦倒,沒有任何希望,如同一具垂死乾枯的老體。


  血色的天空壓倒而來,像要吞噬這座苟延殘喘的山村。燃燒的地平線上,一個身影飛閃而過,夕陽下,像是一抹閃現的幽靈。他手執畫筆與白紙,瘋狂地奔跑著,粗重的喘息聲回蕩在龜裂的田野裡。


  他在追尋一個人,一個他追尋已久的人!


  奔跑間,腳踝處忽感一陣刺痛,他一個踉蹌,猛地栽倒在地。低頭看去時,只見一隻狀似人手的東西,緊緊纏住了他的腳踝!


  「哥!是你嗎?」他歇斯底裡地喊。


  底下那隻乾癟的手毫無反應,仍舊牢牢抓住他不放。喉結,在他的咽喉處上下翻滾著,身側的雙手突然緊握成拳。他飛撲向前方的野草,奮力去扒,企圖拉出那隻枯手的主人。即使拖出來的是一具屍體,他也要找到他!


  很快,他便失望了,跌倒在地失聲慘笑。抓住他的根本不是什麼人手,只是一段掉落的枯枝!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