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學生接連發生事情。
  
  一件是我們班的「正義」,一件是艾波班的「萬人迷」。

  我們班的正義,星期日不知道怎麼跟他爸發生衝突,結果放話說要搬出家門,要自力更生,不再跟他爸同住一個屋簷下。他媽媽晚上就很緊張打電話給我,要我幫她找小孩。後來跟我們班幾個小鬼聯絡後,確定正義跑到一個他校的同學家住。
  
  知道這消息後,我跟正義媽總算安心點。

  然後星期一正義照常來上課還頗令我意外,我想說他翹家去了,大概也不會來上課了,沒想到還乖乖坐在那邊考試。

  後來叫他過來問怎麼會離家,他說他跟他爸理念不合,他爸要他不要唸了〈或是說沒考上哪就不要唸了〉,可是正義還想繼續唸書,所以他就想搬出來了。這當中,他們又互嗆什麼話,我想一定又更多吧!不然正義不會這麼堅決。

  星期二,我又找正義來,勸他回家,因為正義媽實在很擔心他,兒子不回家,晚上也不知道在哪,讓她吃不好,睡不著。

  不過我跟正義講到讓我很生氣。因為他擺明就是「別人要擔心,他沒辦法;反正他就是不要回去。」

  我跟他說爸爸也讓步了,希望你回家,你難道不能也讓一步嗎?他居然回我:我為什麼也要讓步?

  又跟他說,你的經濟來源怎麼辦?他說同學會借他,我說你要怎麼還?他就說以後再說。

  我說:「你這不是在逃避嗎?我們要解決問題啊!」

  正義:「我就是要逃避,逃到不能逃為止。」

  聽到這話真是讓我快抓狂,很明顯我們講話根本沒交集。

  於是我打電話給正義媽,請她過來跟她兒子好好談一談,看她能不能勸她兒子回家。

  結果正義媽一到辦公室,看見她兒子,就一把抱住正義,啜泣了起來,而正義一開始有點臉紅,最後也跟開始掉眼淚。

  唉,其實這孩子表面上很堅強,無所謂的樣子,實際上也是挺難過的吧!尤其又要面對這些壓力。就算是平常再怎麼倔強、固執的學生,在親情的懷抱下,怎麼能不軟化呢?

  所以我就讓她們母子倆好好的談談,我去上我自己的課。

  等到下課,正義媽要回去了。出乎意料之外的,正義還是堅持不回去,不過他跟正義媽應該有達成一些協議,大概是搬到正義媽的店裡去住,至少讓正義媽安心吧!

  正義紅著眼睛回到班上,同學們都一臉疑惑的看著他,因為這跟平常他塑造的「男子漢」形象實在不搭。〈由此可知,他平常真的是蠻衝動的人,是暑於「要打架就來啊,怕你喔?」那類會落狠話的那種學生,根本不屬於會哭的那類。不過他到是不會主動去挑釁人家啦,還好,還好。〉

  不過無論如何,這件事到這邊應該是暫時告一段落了,再來就是看他跟家人怎麼取得平衡了。

  不過正義堅持要唸書的這點是很讓人肯定的,如果他跟正義爸都能委婉點,或許就不會鬧到這樣了吧!

  另一件艾波班上的事情則也是讓人很頭大。

  艾波班上的萬人迷就是上次未成年懷孕,又拿掉小孩的學生A。她這次因為頭髮又染又燙,被學務主任盯上,本來艾波也都不想管她的頭髮,迫於主任的要求,就要萬人迷把頭髮綁起來。

  結果萬人迷因為不滿艾波管教她,又不想讓艾波帶她去學務處,不爽之中就跟艾波發生拉扯,她抓了艾波的頭髮,還在艾波的臉上抓出傷痕,這件衝突大大地驚動了整個辦公室的老師,大家都非常的不滿及驚訝。

  所以我們就打電話讓主任把萬人迷先帶去學務處,然後我們叫艾波去驗傷,免得到時候是非顛倒,有理講不清。(這次才知道,原來驗傷要六百多元耶!而且公傷假要有叫救護車來才算。)

  不過更荒唐的事還不只這樣,艾波打電話通知萬人迷的父母來學校處理這件事,結果萬人迷爸爸說:「我沒這個女兒,隨便你們。」電話就掛了,再也不接電話。

  而萬人迷媽媽則說:「好好好,我會過去。」結果整個下午沒見到半個人影,反正避不見面就是了。

  結果最後萬人迷留在學務處,這件事什麼也沒處理到,就這樣過去了。

  隔天,萬人迷想當然爾又沒來上課,艾波打電話過去問,萬人迷爸爸又在那邊怪東怪西的,說都是老師你怎樣,我女兒才會怎樣。 

  唉~真是什麼樣的家庭就生出什麼樣的孩子,只生不養,想救都沒得救。

  所以艾波說,我們班的正義,比起她們班的萬人迷,可以說是幸福多了吧!起碼正義是有人疼有人愛,再壞也壞不到哪去;萬人迷則是出了事根本就沒人要管,導師想幫都沒得幫。

  最後我把這件事跟我媽說,結論就是:能教就教,不能教、不給教,就算了吧!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艾波
  • 好久之前的事情了
    要不是你記下來
    我都忘記我有多委屈
    真想來一首
    太委屈
    來賓請掌聲鼓勵鼓勵!
  • 哈哈 啪啪啪啪啪啪 幫你鼓勵鼓勵

    mizuya 於 2009/05/04 23: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