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有人用七千美元,在報紙買了全版廣告,來刊登Jim Willis寫的這篇“How Could You?”....

 

當我還是傻裡傻氣的小狗時,一舉一動都會令你樂不可支。

你稱我為自己骨肉,喚我作心肝寶貝。

雖然,我解剖過你幾個枕頭,咬爛過你不少鞋子,但我們還是成為了最親蜜的朋友。

每次我「壞」了,你都會指著我,大叫:「你怎麼可以…」,但轉眼又會按捺不住,眉開眼笑地把我反過來搓肚子。

我記得多少個晚上,我在被窩裏,鼻子哄著你,聽著你說秘密、說理想、說夢話。

噢,那是多美滿的日子。

 

我們一起散步,一起奔跑,一起遊車河,一起買雪糕 (每次你將雪糕吃光,把雪糕筒留給我,便開始說雪糕對狗有害)。

你上班,我會晒著太陽,半睡半醒的等你回家,有時夢見你,有時想著你。

你愈來愈忙了,除了工作,也開始戀愛。

我仍然每天等你,在你心碎、失意時安慰你;無論你對或錯,我都只會默默支持你。

你回家,我當然雀躍;嗅出你戀愛的喜悅,我更欣喜若狂。

她,現在是你的妻子了,並不太喜歡狗,但我仍然歡迎她。

我對她唯命是從,嘗試用熱情感動她。你快樂,我便快樂。

 

嬰兒一個個出世,我和你同樣興奮。

看到他們嬌嫩粉紅的肌膚,嗅著他們的氣味,令我覺得自己也是父母,我也想照顧他們呀。

但她,和你,卻擔心小孩子的安全,最後,我不是被關在工作間,就是給困在籠子裏。

 

唉,我是這樣的愛他們;愛,卻把我囚禁起來。

 

小孩子慢慢長大,我終於成為他們的好朋友。

他們扯著我的毛,戰戰兢兢地走出第一步;他們用小手指戳我的眼,好奇地拉開我的耳朵研究,又熱情地吻我鼻子。

他們怎樣搞,我都歡迎,畢竟,你已經很少和我玩。

 

我願意付出性命,來保護他們。

我會鑽進被窩,聽他們的小煩惱、小夢話,我又會和他們一起,等待著你每天回家開門的鑰匙聲。

 

從前,朋友問起你有沒有養狗,你會急不及待從皮包拿出我的照片,興奮地講我們的故事。

這幾年,你只會「嗯」一聲,就轉話題;我也早從你的「心肝寶貝」,變回你養的「一條狗」。

 

我更留意到,你對養我的支出和費用,開始縐眉頭了。

現在,你要調去外地工作,公司為你租的大廈不准養寵物。

 

你為「家庭」,作出了理性的抉擇。

只可惜,沒有人提醒你,曾幾何時,我就是你的「家庭」。

 

很久沒遊車河了,我真有點興奮,直至,我進入了「愛護動物協會」,貓、狗、絕望、和恐懼的氣味湧進鼻子裏。

你填好文件,說:「我知你們會替牠找個好歸宿的。」

工作人員聳聳肩,一臉無奈。

 

他們都知道,就算有,能為一隻中年犬隻尋找,一個家有多渺茫。

 

你的兒子尖叫著:「爸,不要讓他們帶走我的狗!」

你要撬開他手指,他才肯鬆開我的頸圈。

 

我實在替他擔心,我擔心你剛替他上的一堂課,會令他一生對友誼、忠誠、愛、責任,和所有生命都需要尊重的價值產生懷疑。

 

你留下了頸圈和皮帶,避開我的視線,拍拍我的頭,當作說再見。

趕著開會的你,看看錶,時間已無多;我不用開會,但情況,似乎一樣。

 

你走後,兩位工作人員談起來,說你幾個月前就知自己要調職,為甚麼不自己嘗試替我找戶好人家?

她們搖搖頭,說:「怎麼可以…」。

 

工作人員忙得要命,但很看顧我們。

當然,每天都有食物供應,但,我己經喪失食慾很久了。

 

起初,每有人走近「囚室」,我都以為是你回心轉意,連跑帶跳地衝向鐵欄杆﹐希望一切只是場惡夢。

後來,我開始期盼會是想收養我的好心人,任何人,只要把我從這夢魘救出去就好。

最後,我明白我不會是中心裡幼犬的對手,牠們活潑可愛,沒有包袱,我開始長期縮在「囚室」一角,靜靜等待。

 

有天,下班前,我聽到腳步聲來找我,跟著她,走過長長的走廊,入了一個房間。

 

靜得像天國似的一個房間。

 

她把我放上桌子,揉著我耳朵,叫我不要怕。

我的心砰砰跳著,估量著下一步會是甚麼,暗地裏,卻有點如釋重負。

做囚犯的日子,似乎走到盡頭了。

 

我的天性不改,看見她邊拿起針筒邊流淚,又開始為她擔心。

我明明白白她的情緒,正如我明明白白你的一樣。

我輕輕舔著她的手安慰她,就如從前安慰著你。

她專業地把針滑進靜脈,刺痛帶著一陣清涼的液體流遍我全身。

我累了,躺下,想睡了,抬頭望著她慈愛的眼睛,我喃喃怨道:「你怎麼可以…」

她不知是看得懂,還是聽得懂,抱著我,抱歉地說對不起。

又匆匆地解釋一切都是為了確保我不用受苦,不用受遺棄。

我去的地方充滿著愛,充滿光明,會比這個世界更適合我。

 

我用盡最後一分氣力,重重地搖了搖尾,想告訴她,那句「你怎麼可以…」, 不是對她說的,是對我最愛的主人說的。

 

我會永遠想念你,也會永遠等你。

我希望你一生遇上的所有人,都和我對你一樣有情有義,都和我對你一樣忠誠。

 

 

原文出處:http://www.crean.com/jimwillis/hcy.html

 

 

 

-----感想分隔線-----

 

 

最近在某版看到一些文章,真的覺得養寵物是需要深思熟慮的一件事。

 

因為寵物不僅僅是玩伴而已,還是一個獨一無二的生命。我們實在不應該把牠們當成不要就可以丟掉的東西。

 

所以我都跟學生說,如果你想養寵物,那你要好好地想一下,未來十年、二十年牠都會一直活在你身邊,假使你確定你可以供給牠們安穩的生活,那麼你再來考慮養寵物這件事。如果你做不到的話,就不要輕易地說你要養寵物了。

 

話說回來,有時候看到把寵物「奉養」成那麼嬌貴的樣子,我也會覺得怪怪的,有必要花那麼多那麼多的心血在這上頭嗎?

 

不過,反正大家觀點不同,要怎麼養也是別人家的事。

 

只要記得,寵物也是生命,也有喜怒哀樂,既然養了就要對牠們負責才是。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帥普仔
  • 我覺得比較扯的是
    最近很多節目
    都找那個自稱聽的懂寵物講話的
    在那邊敲敲打打,就說知道你的狗再說啥
    寵物淪為這種人的賺錢工具,真可憐
  • 我沒看過這種節目耶~~

    mizuya 於 2009/05/18 20: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