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tonydna2000 (朱)

看板: Ptt first-wife


這是一個逝去的故事,感傷的秋天..讓我想起了這段往事

---------------------------------------------------------------------

在我逐漸忘記往事的時候,我接到一通電話,"喂~是我"

是他.....前男友R裝作若無其事的打電話給我....

冷冷的問了他:"你為什麼會有我的電話,他說,是拜託我要好的朋友給他的。"

他假裝熱絡的問我最近過的怎樣,

冷冷的告訴他:"都過了快三年了,日子過得還不錯,你有甚麼事情嗎?"

他假裝委屈的訴說的被我封鎖,我又換電話,搬家,所以他極近瘋狂找我,我怎能這麼無情的離開他。

我只笑笑的跟他說:"因為,一切都結束了。"

他約我出來喝咖啡,我隨口指定了一個時間地點。

到了約定的當天,我刻意細心打扮,打破以往和他在一起時保守的裝扮。

我穿上細肩帶小洋裝,露出我纖細白皙的大腿,配合著淡淡的妝容。

頸間隨意圍上一條絲巾,淡淡的香水味,增添對男人的吸引力。

我相信,這樣,剛剛好擊中他的致命傷。

當我見到他愣住的時候,我知道,一切就如我所打算。

他開口跟我說:"你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你以前跟我在一起沒穿過這樣的衣服。"

我笑著回答他:"時間再走,人當然會不一樣。"

我嬌嗔的說:"而且你也不讓我穿這樣。"

那一晚,我們聊天聊到11點多。

他問我能不能抱抱我,我笑著跟他說:"你認識的我,難道不是只有我的男友能夠抱我嗎?"


我看得出他眼中的失落

他哀傷的問我:"現在是否有對象了?他是不是還有機會?"

我笑著回答他:"你知道我不會跟一個有女朋友的人在一起,而且,我有男朋友了,他對我很好,從不會指謫我不該怎樣,總是包容著我的一切,所以我對他心存感激。"

他故作憂鬱的說:”我只想在你身邊,當你的朋友,看你過得好,我就安心了。"

我笑著轉身上樓~

 


回到家中,我知道,

在這場攻防戰中,我贏了....



連續的幾天,他都在晚上跑來找我。

說說他功課上的事情,通常我聊一下就說我要回家了。

 


這一天...他來找我...離開去買飲料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

我接起來,前男友另外那位傳聞中的學姐X,X問我:你現在是不是跟R在一起?

我否認...(確實他當時也不在我身邊,這樣不算說謊)

X開始講:"我不知道甚麼原因讓你們又連絡上,可是你知道嗎?我們已經快要結婚了。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回到他身邊?當他畢業之後就要接手我家的醫院,所以你可不可以不要破壞我們?......."

當X一連串的講著她們之間的事情,遠遠的~我看到R走回來了

我擠出了幾滴眼淚,R看到我的眼淚慌了,一直在我旁邊用唇語問我怎麼了。

我搖搖頭...他在我旁邊拍著我的肩膀試著想要安慰我,在X講話的過程中,我只一連串的說著: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不想破壞你們。"

掛了電話之後,R問我是誰打來的....

我含著眼淚跟他說:"是你女朋友請我離開你們的生活,所以請你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了。"

就是這一幕,在他們之間投下了第一顆震撼彈。

--------------------------------------------------------------------------

接下來幾天,R打給我的電話我一律不接。

寫信給我,我也不回信。

我相信這樣足以引起他的恐慌...因為...對他而言....



"得不到的永遠最美,野花的眼淚永遠最珍貴。"



一周後,我接到他女朋友X的電話,她請我出來跟他喝杯咖啡,想要跟我聊聊。

我爽快的答應了,我笑著問她,我有甚麼不敢跟你喝咖啡的嗎?

在咖啡店裡,當飲料端上桌的時候,我看到她眼中的醋意。

我跟X說我今天不想喝咖啡,所以點了伯爵奶茶。

(我知道這一杯伯爵奶茶,就足以讓他吃醋。因為,在這一陣子密集的喝飲料裡,前男友不想喝咖啡的時候,就是點伯爵奶茶。

 而兩個許久不見的人有相同的習慣,是因為想念,還是因為什麼...只能讓她自己去猜。)


X在咖啡店內跟我道歉,說她不該這樣跟我說話,是R要他找我說清楚。

我喝了一口伯爵奶茶,笑笑的跟他說,這是你身為女友的權利,我無權過問。

以往,我心中所有的疑惑都在這一天解開了,包括,她們從哪一天開始在一起,X希望我們以後能夠經常出來聊天,她也能跟我請教她們在一起之間的問題。

我笑笑的跟他說:我如果神經夠細密,當初就不會被騙這麼久。

她則說:當時介入你們之間真的是我不對,但最近男友R的行為實在太怪異了。會在約定該去接我下班的時間消失不見,而且對我越來越不耐煩。老是拿我們兩個比較,覺得我不如你。

她希望我能夠在跟R出去時,也邀她一起,因為她很清楚我在R心中的分量。

我們之間一切的照片,紀念物,R都不准她丟掉。

我笑笑的說:

"過去的一切,我早就都打包丟掉了,你們兩個一直活在過去不會有點好笑嗎?你過著這種生活,不會覺得自己有點可悲?"

她則說:我知道R外面一直都有不斷的女人,我只要求R一定要戴保險套。我可以忍受他跟任何一個女人鬼混,但那個女人一定不能是你。

我不解的問她:難道這種男人不讓你覺得不安嗎?

她說:她知道他的個性,要跟他在一起,只好忍受,但她外面也是有其他的男生。

就這樣結束了當天無意義的對話,不過,我總算了解這兩位真是棋逢敵手。

------------------------------------------------------------------------------

之後,我接了R的電話,答應他可以在我閒暇時來找我喝飲料。

隨著次數增加,R女友的電話也增加,一直問我他是不是在我身邊。

我知道X的不安正在增加.....而這種不安感,難道不是你曾經給我的嗎?

對於R,我則是繼續若有若無,欲擒故縱的方式。

有時候對於他很冷淡,有時卻在他面前開心得像個孩子。

當我對他冷淡的時候,他以為我是想念男友,所以心情不好。

不...是因為我想起你過去對我的無情,對你覺得很厭惡。

當我問R半夜去哪裡,你被我問的不耐煩時,大聲的吼我:你是我的誰~

這樣的你,居然敢說你最愛的是我...而我也一定要讓你嘗到被拋棄的滋味。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