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剛開學的時候,我們班很流行一種輕薄短小的「異小說」,其實就是那種靈異故事。本來我是沒禁止,因為我覺得要鼓勵他們看書,而且…我其實也會看這種書……反正當作消遣也沒什麼。而且害怕的人自己就不會看了,比較怕的是學生們上課時偷看,因為它體積小,很容易藏。當然,剛開始是還好,後來問問班上八卦的學生,就發現還是有一兩個人在不該看的時間看了,譬如上課啊、午睡時間之類的,所以後來我看到這種的,就開始收過來我這邊放。

 

  那既然書在我手上,不看白不看,有空時我也會翻一翻。大部分的書我是都還看得下去,所謂「看得下去」是指劇情可以接受,敘述也沒什麼問題。可是那天我就開始看了一本「亡友會」,我就開始邊看邊皺眉頭,心裡開始碎碎念。


  第一個會碎碎唸的原因是我覺得主角很不討人喜歡。也許作者想把她塑造成大剌剌的女生,所以讓她說話都很不客氣,有時候感覺還蠻刺耳的。好像就是「我就是這樣啊!不然你要怎樣」那種感覺。什麼尖酸刻薄的話常常出現,「賤貨」、「賤女人」、「神經病」之類的常被女主角拿來罵她兩個好朋友,雖然說我不期待這種書有啥教化功能,但我覺得拿這樣的詞來講自己的好朋友好嗎?我自己聽到是不會高興的。


  更何況女主角是人氣很高的部落格作家,但是一點都看不出來她應該要有的文采以及謙虛態度在哪,套句兇手說的:「只不過把你姐的事情寫出來而已。」至於她姐發生什麼事咧?我也不知道,那是作者的上一本書。不過從我手上這本來判斷,我想我應該也不會有興趣。


   第二個讓我覺得很雷的點是,這本書在殺人方面的不合邏輯。基本上,這樣的書血腥場面是免不了,尤其更應該是一本書的賣點。但我覺得有創意的殺人方法或死法,不代表就可以不合邏輯與常識。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國安局靈異特別行動組的組長──南宮皓(說到這個職稱也讓我覺得好笑,國安局是用在這邊的嗎?)在書中一腳掃斷了兇手的頭顱。我覺得這種描述也實在是太誇張了,若說頸骨斷了我相信,但他是整顆頭掉下來耶!他的腳是有裝刀子嗎?不然可以連皮帶骨把一顆頭活生生踢離脖子?除此之外,後面劇情進展到兇手大開殺戒,在直播的電視及後台殺人,一個接一個,各有各的死法,其中不乏尖叫求饒,血流滿地。但是!兇手這樣到處逞兇,竟然沒有任何工作人員發現,沒有任何人阻擋?這是在公開場合而不是半夜三更荒涼偏僻的地方耶?這種事怎麼可能發生呢?若說大家被嚇得跑了,那電視還會直播是怎樣?後面更好笑的是他居然從電視機跑出來殺了那個學生,這根本是模仿貞子的劇情吧?我真的是越看越哭笑不得,一方面覺得荒謬不合理,不想看下去;一方面又想知道後面可以瞎扯到什麼地步。


   其他誇張的點還有像是當主角被兇手追殺,心心念念的居然是拿手機在那邊拍照,怕部落格照片不夠,這...也太莫名其妙了吧!?還有靈異組長處理屍體的方式居然是把屍體折一折放進去塑膠袋裡,然後主角還很佩服這樣。我真是……受不了……


  這本書大概就是我那系列看下來比較「不通」的一本,其他都還好。希望作者寫書的時候還是要多考慮一下常理,故事雖說可以不那麼死板板,但不就是因為貼近事實才會更令人相信嗎?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