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addison90279 (我是小艾,不是小小愛) 看板: marvel
標題: [創作] 蟲鏡-小狗
時間: Wed Oct 27 00:13:28 2010


    【蟲鏡 - 小狗】                                        作者:艾迪生



    我是一名特務,代號327,奉政府命令臥底在一間大學的生物研究所,調查他們是否利用人類作非法的研究。



    半年以來,我悄悄翻閱研究室內許多機密文件,發現了一項神秘計畫──莎瑪。



    那計畫名稱是國內研究昆蟲的權威"周教授"以他未出生的女兒名字來命名。



    而這間研究所和一般大學的研究中心別無兩樣,沒有特別的戒備、特殊的防護,週遭盡是深山野嶺,以方便觀察大自然中隨處可見的生物……昆蟲。



    如今,我已取得研究所內同事的信任並升職了,從一位普通的觀察員晉升為紀錄養殖專員,負責照料"莎瑪"計畫裡重要的試驗品。



    一位十二歲的小男生,他的代號是"莎瑪七"。



    在莎瑪計畫中,於研究所的地底囚禁了二十八位未滿十六歲的少男少女,他們的編號依年齡由大到小排列,莎瑪一是十五歲的大女生,莎瑪二八則是六歲的小女孩。



    他們分別被關在地下深處一間不到兩坪大的石牆密室,像間小狗窩的公寓般,有水盆、毛毯,照三餐放風,他們幾乎從小到大都生活在此,不曾接觸過外界的生活,所以當我第一次牽著"莎瑪七"散步時,我的憐憫目光卻換來他狐疑的眼神。



    身材瘦弱的莎瑪七問我:「新來的先生,你走太慢了,在走到那顆樹前,我可能會憋不住。」



    「抱歉……」我拉拉綑緊他脖子的鐵鍊加快腳步。



    「沒有抱歉,先生。」莎瑪七禮貌地說,他跟上我的步伐,營養不良的他高度在我胸口,短髮泛黃髒亂,就像隻路邊撿來的小黃狗走路一跛一跛的,而他的笑容理所當然也和小狗一樣單純迷人。



    深山中,遠處的白色研究室十分顯眼,我每日都戴著莎瑪七來到熟悉的山間小徑,那是我以前做觀察員時常來的地方,在這裡我以研究名義抓了許多昆蟲,後來才發覺自己被蒙在鼓裡,捉來的昆蟲竟都成了莎瑪計畫的培養食物。



    樹蔭下,雄偉的大樹邊,那路燈上的監視器正對準我們,當然它並不會察覺我將傳遞給政府的訊息藏在樹皮夾層之中,我的一舉一動是熟練地假裝享受森林中的芬多精,聆聽蟲聲共鳴的交響樂。



    滴答滴答……莎瑪七總是不害羞的拉下褲頭在樹旁小號,還敏捷地順手抓了兩隻於草叢飛舞的蜻蜓吃了起來。



    「先生,我喜歡吃蟲。」回程的路上他這樣對我說。



    「嗯……我知道,每天都是我帶給你吃的。」我按著實驗中心入口的密碼,與他乘坐電梯向下。



    叩……叩……一道又一道的燈光閃爍,我們來到地下三層,四處皆是水泥鋼鐵和昏暗的光線。



    「莎瑪一、莎瑪二、莎瑪三……」我數著門號,通道越往裡面越是陰森。


    「莎瑪七。」他說著,微笑道:「謝謝你,先生。」



    「不會。」我推開門,解下他沉且重的頸環,待他進去後把門鎖上。



    門外,我隔著小洞偷看他,他獨自坐在密室角落,奇特的瞳孔發著淺紅光,他用上一頓吃剩的昆蟲屍體內的綠色汁液作畫。



    咚!咚!另一頭,一位林專員從黑暗下踩著高跟鞋走來,她是"莎瑪二八"的照顧者,也是其餘二十七位專員中我最熟識的一位。



    「吳專員。」她叫我,語氣高傲地說道:「你的狗還可以吧。」



    我不悅地看著她,她總是稱莎瑪們為狗,雖然我心理有時也思考過養他們像在養狗,但我不會真的說出來汙辱他們。



    豈料聽到林專員說話的莎瑪七突然問道:「先生,狗是什麼?」



    「嗯……一種四隻腳的和藹動物,是人類忠實的朋友。」我回答。



    「哦……我明白了先生。」看似理解的莎瑪七興奮地說:「真希望我能見見它,和藹的朋友。」



    「呿、無聊,你退下,」這時林專員瞪著莎瑪七,她嚴厲的說:「除了黑夜和綠葉,你不可能見到其他的東西。」



    「是的,女士。」莎瑪七沮喪地說,他拉著滑落的衣袖又退回角落。



    「何必呢。」我嘆氣,對林專員的苛刻無能為力,畢竟她是這裡最資深的專員。



    只見林專員一手搭上我肩膀,她媚笑道:「吳專員,請你跟我來,教授說我們的實驗即將進入下個階段。」



    「下個階段?」我好奇道,跟隨她身後,兩人走樓梯抵達地下二樓的實驗室。



    實驗室裡,桌上瓶瓶罐罐裝了不少昆蟲和植物,以及一個個用鐵片製成的鐵盒,它們是我們專員口中的便當,專門塞進昆蟲到盒中,然後送去給莎瑪們吃的容器。



    「這個。」林專員小心翼翼捧著手掌大的鐵盒,鐵盒的內壁毫無昆蟲刮痕,乾淨地如鏡子般來回反射,卻連一隻昆蟲也沒有,空無一物,她說:「這是你的莎瑪七接下來的食物。」



    「妳……在開玩笑嗎?」我望著盒裡懷疑道,林專員緊握我的手不允許我完全打開鐵盒。



    「呵。」林專員迅速地闔起鐵蓋,她神情詭異,說道:「不瞞你說,我起初也覺得教授瘋了,當我看著他夾起空氣放至盒子時,我笑了……不過,後來他做了個實驗給我看……讓我相信裡面真的有東西。」



    我接過那鐵盒輕搖,打探情報問道:「什麼實驗?」



    「噓……吳專員,現在還不是告訴你的時候,」林專員摸著塗了口紅的嘴唇,近中年的她緩緩解開襯衫釦子,姿態風味猶存,她半露胸口,暗示道:「如果你能陪我喝杯小酒,或許醉了的我會不小心洩漏口風,透露出有關國王新衣的實驗。」



    「是嗎……那我還是等時機來臨時再知道就好。」對她沒興趣的我苦笑道,轉身離去。



    「等等,」林專員伸手攔下了我,她竊笑道:「虧你自認對莎瑪們充滿愛心,沒想到連莎瑪的午餐都忘了拿,」她遞給我一個裝了幾隻蟋蟀的鐵盒,她說:「如果……你的莎瑪七見不著鐵盒的食物,那第二盒,這些窸窸窣窣的小東西他會喜歡的。」



    「多謝……」我知道她想藉由莎瑪七來討好我,我趕緊拿著兩個鐵盒離開。



    於是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我收集到的資訊越多便和政府的連絡更加密切,他們也派了其他特務從外頭,表面搜查這間以周教授為首的研究機構作為我的掩護。



    某天,我在餵食莎瑪七的時候……警報鈴聲響起的三十秒前。



    莎瑪七扁塌的鼻子嗅著,敏銳的他說:「有奇怪味道的東西闖進來了。」



    「什麼東西?」我將鐵盒推進門內,一個是空的,另一個有螳螂。



    「不清楚,先生。」他若無其事地咬著午餐,發出嘎嘎的咀嚼聲。



    「對了,我說……你覺得裡面有東西嗎?」我比著第一個空蕩蕩的鐵盒問道。



    「有。」莎瑪七篤定的說:「稍微聞一聞就知道了。」



    「那是什麼東西呢?」我問。



    「依然不清楚,先生。」莎瑪七用螳螂的雙爪清理齒垢,他含糊說道:「盒子內的確有東西,但我看不見,所以不敢吃下肚。」



    「嗯……咦?」我指著牆壁,發現一圖案,我問道:「左邊的牆,那是什麼?你畫的?」



    「是的先生,一隻小狗。」莎瑪七放下鐵盒看著我,似乎期許我說些什麼。



    「這……」我實話實說道:「你畫得好像半人馬,一個人長了四條腿。」



    「唔……可是先生你不是說狗有四隻腳嗎?」莎瑪七困惑道:「它是人類忠實的朋友。」



    「是啊……但它不像人類啊!」我解釋,心想:「他不經世事,不知外面世界的多彩多姿,難得的天真無邪……恐怕他見過的生物除了人類、昆蟲、飛鳥外……應該就不多了,難免會把小狗這樣聯想而畫出來。」



    「先生,難道小狗不是長這模樣嗎?」莎瑪七搔著臉頰說。



    「呵,真正的小狗可愛多了。」我笑道,此時警報鈴聲大作,所有的莎瑪們都在鐵門後張望。



    「你們好厲害,可以未卜先知。」我聽著警鈴聲驚訝道。



    「不,先生,您過獎了,其他的同伴們警覺性沒那麼強。」莎瑪七兩眼飄向深不見底的走廊盡頭,他冷冷地說:「在這聲音大響前,我猜只有我和那個小女孩聞到味道而已,先生你要提醒林專員,小女孩非常可怕,自從送來的便當中多了那空鐵盒後,她的氣息就變了……」



    「你是說要警告林專員嗎?」警鈴聲壓過了莎瑪七的聲音,我聽不太清楚。



    「是的,你也要小心。」幾秒後,在警鈴停下的瞬間,他仔細地說:「先生,請您小心莎瑪二八。」



    莎瑪二八,一名再過六天滿七歲的小女孩。



    根據研究資料顯示,她是眾莎瑪裡天賦最高的,無論在反應、記憶、感官、體能……等方面她都首屈一指,至於僅次於她的即是莎瑪七,他們兩人的個性是完全不同,一位沉默寡言,一位則善良體貼。



    然而我也很少見過其他的莎瑪,尤其是莎瑪二八,位於最底間的她根本是教授的最愛,任何最好的食物和必需品都是她優先享用,甚至聽說她還食用過保育類的頂級昆蟲──飛碟蟲。



    這時,警鈴之後響起的是廣播,周教授親自召集全部專員集合在地下一樓的會議室。



    「謝謝你的忠告,莎瑪七。」我將兩鐵盒收回。



    「沒有道謝,先生。」莎瑪七擦拭嘴角,他縮回牆角向我揮手道別:「晚餐見了。」



    「晚餐見。」我說。







    過了十五分鐘,會議室,二十八位專員圍著圓桌坐滿了椅子。



    白髮蒼蒼的周教授披著一件黃褐色的研究服,對於此事件他看來絲毫不受影響,手舉著雷射筆侃侃談論,投影機的一旁中途加入了一位警衛隊長。



    「十二點十二分,入侵者從東面、南面,沒有破壞門鎖便闖入我們的實驗室。」我們研究所的警衛對我們報告著:「它們侵入後,我們逐一清點研究中心,神奇的是東西都完好無缺,我們推測,他們的目的不在竊取物品,並且來無影去無蹤,沒指紋也沒留下腳印,我們僅剩監視器錄下的內容外就沒線索了。」



    「咳!」周教授讓雷射筆的紅點指著影片上,監視畫面的某處,那黑暗的地方形成了三個小紅光,他接手說:「大家看這位置,另外兩個紅點可不是我的雷射筆喔……那是一種生物的亮光,像似眼睛反射了光線,而且很明顯地它有六隻腳。」



    「六隻腳?教授,你的意思是說入侵者不是人,是昆蟲?」某名專員提問道。



    「是啊,它們會飛吧,才沒有殘留指紋和腳印。」周教授若有所思的說:「不過這到底是什麼昆蟲呢?我與它們相處了幾十年也認不出這玩意的來頭。」



    我撐頭沉思:「幸好不是我們潛入的特務被發現了。」



    「嗯……教授,會不會是我們這裡有什麼東西吸引了它們?是那類昆蟲的特性?好比飛蛾撲火。」又一位專員詢問。



    「不無可能……」周教授口氣凝重道:「我要成立小組來調查這整件事情。」



    周教授說完,眼神掃過在場的專員,忽然間林專員自告奮勇道:「教授,我自願成為小組的一員。」



    「哦!不,我直接認命妳為組長吧,妳需要誰來協助妳呢?」周教授似乎對林專員的自動自發很是滿意。



    「他。」林專員不懷好意地笑著,她指著我說:「我只需要吳專員的專業知識輔助我即可。」



    「這女人……我真實的專業知識會嚇壞妳的。」我心裡暗罵道。



    「那好,吳專員、林專員,拜託你們了,二位的出入許可等級將提高一級。」周教授指示道。



    結果,一小時後會議結束,變成小組成員的我因禍得福能進到以往幾間進不去的研究室內,而我也暗自發送消息回特務高層,兩者交換資訊。明白到這次"怪蟲"的入侵和我們政府是沒有任何的關係,但也間接地影響到我們的搜查進度,因為研究所的警備開始加強了,所以我們也準備擬定最後的進攻時間,只要蒐證完將一舉殲滅這了無人性的研究基地。



    翌日野外,小組的探勘行動,我們沿著"怪蟲"在研究所外的爬行痕跡搜尋,同時也倚靠莎瑪來幫忙。

 


    「那方向,先生。」莎瑪七說,我跟著他,林專員和"莎瑪二八"尾隨。



    這是我身為專員的半年多來,第三次見到"莎瑪二八",離上次相見約五個月了。



    眼前的"莎瑪二八"是一個長髮及肩的小女孩,她的雙眼被繃帶蒙住,眼球處微微滲透出淡淡的血跡,從她走路的樣子和方式看來,她是仰賴嗅覺辨識週遭環境,走起路也和莎瑪七一樣不太穩健,而穿著高跟鞋的林專員更不用說,早就不知扭傷腳幾次,故意製造機會的她拖延我們在外相處的時間……



    「走慢點,沒看見我腳受傷嗎?」林專員遷怒著莎瑪二八。



    擁有周教授寵愛的莎瑪二八並沒鐵鍊繫著,取而代之的是一條過長的繃帶,林專員動不動便拉扯它,使得莎瑪二八的眼睛流出更多的血漬。



    我心疼莎瑪二八,暫停了前進,和莎瑪七相較下,她又矮了他半顆頭,但莎瑪七始終離她遠遠的,不敢與她親近。



    「怎了?」我問坐在樹幹上的莎瑪七。



    他正盯著在他手掌爬的螞蟻,顫慄地說:「她在看我。」



    「誰?」我探視周圍。



    「莎瑪二八。」莎瑪七舔掉螞蟻,背對莎瑪二八。



    我回頭望向莎瑪二八,兩眼鮮紅她果真面無表情地看著莎瑪七,她現在的狀態任誰見了都會害怕。



    「你怎知道她在看你。」我問道:「我的意思是說她真的能看見你嗎?」



    「她肯定沒瞎,先生,」莎瑪七推斷道:「她那弄傷的雙眼,也許是為了逃避某種東西……」



    「什麼東西?」我拍著莎瑪七的肩膀要他別緊張。



    「先生,我仍是那句話……不清楚。」我看著莎瑪七搖擺不定的目光,首次嘗試說謊的他實在是太假了,身體都顫抖著,而我不懂的是,有什麼事情是善良的他認為必須對我撒謊的……



    "我想,那東西一定很可怕。"



    「她來了。」莎瑪七垂下頭說。



    「誰?那東西嗎?」我問。



    「不,是林專員……」莎瑪七讓了個位置給林專員走近我們中間。



    林專員一來就不屑地朝莎瑪七說道:「喂,你可以走開嗎?我要和吳專員獨處一下。」



    「好的,女士。」莎瑪七起身緩緩退開。



    「吳專員……」林專員瞧著我,語帶玄機地說:「其實我們不必那麼辛苦地找這昆蟲。」


    「為什麼?再走一段路我也無所謂,妳累了?妳不是自願要調查的嗎?」我調侃道。



    「唉唷,別這麼說嘛!」林專員巡視附近,她摀著嘴小聲道:「因為周教授在裝蒜!」



    「唉,妳想太多了,林專員。」我故作無奈地嘆息,是想趁機套她的話。



    「嘿,我不妨告訴你,這怪蟲的秘密,反正你遲早也要了解這計畫的全貌,雖然我目前只知道皮毛,但我能堅決地說,這侵入我們實驗室的奇特生物叫"蟲鏡"!」林專員看我一臉茫然,她得意地續說道:「你沒聽過它也是理所當然,連文獻都很少記載……多年前,我曾經偷偷瞄過周教授的實驗室,他有飼養這蟲類,我看見它在玻璃罩中像隻大蟑螂緩慢地爬動,當時的我沒有太在意,直到莎瑪計畫開始
第三階段後,我當了他助手一陣子,因緣際會翻閱了一篇他寫的報告書……關於蟲鏡的研究。」



    「只是一種蟲子,有什麼稀奇的?」我不在意地說。



    「不,它是相當特殊的生物,據說它的腹部是一面鏡子,看過那面鏡子後,就可以見著傳說中最神秘、夢幻的昆蟲,堪稱是昆蟲界的瑰寶──鏡蟲,難道大半輩子投身在研究昆蟲的我們豈能放棄看見它的這機會?」林專員口沫橫飛的說著:「但有一點要注意,我依稀記得在報告書的附錄底下,有份文章紀錄了古代東北方的一座小島國家,上面的人民由於全數見過了蟲鏡,一夕間竟莫名地滅國了,消失了
二千多人,連屍體都找不到……謠傳說,應該是鏡蟲的詛咒吧。」



    「哼,可笑,無知的力量,文明的年代下讀過書的妳會相信詛咒。」我話雖如此,心中仍思考:「難不成是大規模的生化毀滅武器……以致於政府才那麼的關切
?」



    「我是不信,重點是……我覺得周教授確實在裝蒜,他在隱瞞蟲鏡的事,他不可能不知道蟲鏡是什麼生物才對!」林專員理直氣壯的說。



    「夠了,」我站起身,質疑道:「說了這麼多,妳的目的為何?為什麼要告訴我?」



    「嗯……這個嘛……我和你……不用細說你也明瞭我對你的心意……」林專員的表情突然變得羞澀,她柔聲道:「好東西要和至愛的人分享,我希望……你能和我一齊盜走蟲鏡,然後兩人遠走高飛。」



    「哦!」我錯愕,皺眉道:「妳就那麼有把握奪蟲鏡……」



    「當然,這幾年下來,我都盤算好了,你願不願意呢?」林專員搓揉著雙手說道:「還記得……我第一眼在研究中心門口見到你,就……愛你愛得無法自拔了。」



    「嗯……我懂了,原來妳的愛意強烈到能為我掏心掏肺啊,那好吧,我給妳個機會,假如……真的有蟲鏡的話,在盜出它後,我可以考慮與妳交往。」我昧著良心說著,內心則盤算或許能利用她讓政府特務攻破這裡,接收周教授對蟲鏡的研究和解開莎瑪計畫的來龍去脈。



    「真的?」林專員高興地問。



    我點頭,也已將剛才的對話錄成晶片,藏在了樹皮。







    數日後,政府知道"蟲鏡"的危險性後,決定了進攻研究中心的日期。



    是莎瑪二八的生日,也是林專員和我盜取蟲鏡的日子。



    那天,我們假借小組有了突破性的發現,打算直接向周教授稟報,而奇怪的是周教授同一時間也剛好召集我們二人到他實驗室討論莎瑪計畫的最新進度。



    於是我成了二十八個專員中,第二位能進入周教授實驗室的人,他的實驗室是在地下第四層。



    嘎嘎……兩扇黑色大門沒仰賴任何電子設備便自動朝內開啟。



    我尋思:「這是什麼機關?詭異的門。」



    我和林專員走進整齊的實驗室內,溫度異常的寒冷,實驗的器具也很少,大多數是堆疊的資料和書籍就佔了面積的一半。



    前面,周教授仍舊穿著研究服站在一高台上,中間有一個巨大的方形培養皿,上頭懸掛著破爛的機械手套,而培養皿的前後左右及底座都用鏡子包覆,只見周教授拿著一條銀長鐵棍彷彿釣魚般垂放,他的神情專注,似乎正等待某種透明的生物上勾。



    「喲,你們來了。」周教授笑容滿面,他放下鐵棍客氣道:「坐,隨便找疊書就坐吧。」



    「好……」我回答,挑了灰塵較少的地方坐了下來,林專員則選擇站著。



    「唉……我要你們來的原因是莎瑪計畫總算要走到盡頭了,」周教授坐倒在一張單人床上,他感嘆道:「況且你們是當中最傑出的莎瑪七、莎瑪二八的照顧人……有些事總該讓你們知道才是,首先容我介紹一下,那幾隻入侵的怪蟲俗名是叫……"蟲鏡"。」



    我和林專員聽到關鍵字後,不約而同相視一眼。



    周教授翹起腳,他悠哉地閉眼解說道:「它與"鏡蟲"都是傳說中的蟲類,從我的研究顯示,兩者間有著微妙的關係,必須看過蟲鏡才可以在鏡子裡見到鏡蟲,其中…… 蟲鏡量少,吃鏡蟲和其他昆蟲,依飼主改變習性;鏡蟲是數量多、富有極強的侵略性,它會啃蝕掉所有能看見它的生物,而蟲鏡是唯一的例外……你們瞧……」周教授隨手拉開床底的抽屜抓出一隻厭厭一息的白老鼠,他將它丟入培養皿
中,說道:「這可憐的傢伙見過蟲鏡了,欣賞這場餵食秀吧。」



    吱吱……掉進培養皿的白老鼠不到幾秒的時間,它勉強跑了幾公分便像強酸侵蝕身軀般,毛茸茸的身體逐漸腐爛融化而發出惡臭,我和林專員瞪大眼睛感到不可思議。



    一分鐘後……培養皿內連根白毛都沒剩下。



    「無形的殺手嗎?多恐怖的鏡蟲,難怪東北方的小島會亡國……」我暗自猜想。



    「教授……這裡面裝滿鏡蟲嗎?」林專員戰戰兢兢地靠近培養皿想一看究竟。



    「放心,妳沒見過蟲鏡,鏡蟲奈何不了妳。」周教授緩緩卸下他的研究服,低聲道:「看我背部的傷疤……幸虧及早回到蟲鏡身邊,不然鏡蟲不止吃完我的腫瘤,連我的其他器官都要吃光了。」



    「教授你……是想運用鏡蟲在醫療方面?」我訝異道。



    「是啊……十多年前,我那無法出世的女兒啊……」周教授回憶往事,哽咽道:「畢竟蟲鏡太稀少了,我花了幾年才找到它,於是我深思熟慮,要是把鏡蟲用在醫學上……勢必病人非得看過蟲鏡,但鏡蟲難以控制,它的貪婪、飢餓你們有目共睹,除非病人本身可以不怕鏡蟲,抑或能像蟲鏡一樣吞食鏡蟲,不然治好病也是活在鏡蟲的恐懼下……」



    「所以你就以養蟲鏡的方式來養人類,訓練莎瑪們?」我帶著怒氣說道:「這未免太異想天開、簡直太荒謬了!」



    「嗯,我也這樣覺得,」周教授反常地附和我,他握著一個遙控器邊走邊說:「我太躁進了,先將鏡蟲給莎瑪們體驗是錯的……來吧,最後的階段。」



    嗶!周教授按下某按鈕,左側的牆中間開出了一道門,莎瑪七和莎瑪二八慢慢地走出來。



    「莎瑪七!」我驚叫。



    聽話的莎瑪七提著鐵鍊走近我,把鐵鍊交至我手中。而後方幾天未見的莎瑪二八傷勢嚴重許多,她的臉完全埋沒在繃帶裡,僅露出嘴巴。



    「你都聽到我們說得話了?」我詢問。



    莎瑪七點頭。



    「聽好了,我的孩子們,莎瑪七、莎瑪二八,最終階段就是……」周教授走到大門旁,輕拍兩扇黑色大門後,它們瞬間無聲無息地倒下,他說:「這是一對蟲鏡,從十多年前,飼養它們和莎瑪計畫是同步啟動的,我將它們送給你們……」



    嘎嘎嘎……兩隻巨大的蟲鏡和兩位莎瑪似乎有心電感應,它們向莎瑪們爬行,各自心有靈犀選了自己的主人。



    「好看嗎?妳的生日禮物,莎瑪二八。」周教授的眼神中,對莎瑪二八流露出特別的情愫。



    「天啊……」我看著莎瑪七身邊的龐然大物,它鮮紅的眼睛、堅硬的殼、粗壯的爪子,令人毛骨悚然,但莎瑪七感覺很喜歡它。



    這時,出乎預料的事情發生了,一聲轟然巨響下,實驗室震動,天花板開始崩塌,厚重的水泥壓壞了培養皿和書籍,四周揚起塵囂。



    「小心……」我拉著莎瑪七緊貼牆壁,躲避落磚,我心想:「是我們的人攻進來了嗎?」



    咻……眼見滿滿的灰煙裡,三道黑色的人影從天花板的大洞降落,那三人的右手都抓著一個像盤子般揮動翅膀的生物……轉眼間狂風即吹散塵埃,三名身材纖細的妙齡女子已經在實驗室著地。



    「妳們是?」林專員驚訝問道。



    「狩獵者。」一名帶頭的黑衣女子讚嘆地說:「哇,好大的蟲鏡啊,真是第一次見到……是小女孩妳養得嗎?」



    「什麼!還有別的組織對蟲鏡虎視眈眈……咦?莎瑪七呢?」我內心著急地左右觀望,沒想到一時疏忽下,莎瑪七掙脫了鐵鍊和蟲鏡跑得不見人影。



    「妳們手上的是蟲鏡……是妳們放蟲鏡進來的?」周教授畏縮在門邊,他看著碎裂的培養皿相當害怕,到處尋找鏡子。



    「嗯,這裡果然有蟲鏡和鏡蟲。」那三名女子放下她們的蟲鏡,三人異口同聲說道:「吃吧。」



    嘎嘎嘎……那三隻枕頭大的蟲鏡在碎鏡片上覓食,看似吃得津津有味。



    「妳們到底想幹麻……」周教授緊張地按下紅色的緊急按鈕,但鈴聲卻沒響起。



    「別傻了,外面的警衛和特勤小組都被我們解決了。」穿著黑披風的女子說:「我們知道了莎瑪計畫的原委,小女孩妳要加入我們嗎?」



    莎瑪二八歪著頭,她的嘴唇顫動,淡淡地回應道:「食.物……我.餓.了。」



    「放心,如果島國上的預言沒錯,再過幾年蟲王就要誕生了,到時不只是鏡蟲,還有很多昆蟲會以他為王,跟隨我們,妳可以吃得痛快。」一位狩獵者慫恿道。



    「好。」莎瑪二八摸著蟲鏡的時候,三根細長的蟲針無預警地以飛快的速度從巨大的蟲鏡發射出,一一射在我、周教授和林專員身上。



    「唔!」我輕鳴,大腿處麻痺感漸漸擴張,我們三人應聲倒地。



    「好強……」另一名狩獵者訝異道。



    莎瑪二八抱著大蟲鏡,她紫色的嘴角上揚,一字一句的說:「教授你錯估一件事,蟲鏡也是昆蟲……我.餓.了。」



    語畢,莎瑪二八竟然張大嘴開始咬食蟲鏡,那蟲鏡疼痛的哀叫,它的黑殼對莎瑪二八的尖牙利齒毫無抵抗力,它想爬走,莎瑪二八便索性攀在它背上,在場的所有人只能看著這怵目驚心景象啞口無言。



    一分鐘過去,我僅剩眉毛能動,而莎瑪二八也吃光蟲鏡了。



    「怪物……」帶頭的狩獵者發抖說道:「有了她,內鬨的組織可以凝聚,對付蟲王也不怕了。」



    「啊……」此時吃飽的莎瑪二八嘶吼著,那聲音尖銳如蟲鳴又夾雜一絲少女的絕美音色,頓時,莎瑪二八從容不迫地伸手拆下她臉上的繃帶。



    「呃……」我望著她的臉內心發顫,尋思:「教授是養出了什麼生物……」



    除去繃帶的莎瑪二八,她的臉蛋彷彿是一面突出的凸面鏡,她的五官都在鏡中,鏡子的邊緣是她的長髮,她緩步朝我走來,我全身冷汗直冒,不一會便與她四目相交。



    我望著她的臉……就像近距離照鏡子一樣,但鏡子內的人不是自己,而是一張面色蒼白、長相清秀的女孩臉蛋,你每多看她一眼便覺得她美了一分,她的容貌有魔力似的,吸引著你不得不看她、欣賞她。



    「你幫過我,我知道。」莎瑪二八的聲音是由鏡中傳出,那聲音有股直達你腦裡的錯覺,她柔聲說:「我不殺你……」



    她說完,我的視線移到林專員和周教授身上,他們臉色發黑,早毒發身亡,而且我在看過莎瑪二八的臉後,能看見那三隻在地板進食的蟲鏡口中所吃的東西……鏡蟲。



    「原來那就是鏡蟲,綠色的小蟲子……」我心想:「啊!糟了……以莎瑪二八現在擁有迷倒眾生的美貌……那全世界豈不是要遭受到鏡蟲的危害了!」



    「走吧。」莎瑪二八指揮起狩獵者,在這幾件事情發生後,她的實力無庸置疑。



    「我們將奉妳為領導者。」帶頭的狩獵者低頭恭迎道。



    「領導者……是什麼?我不喜歡這名字。」莎瑪二八引領三名狩獵者走出實驗室大門,離開前她低聲吩咐道:「叫我"鏡后"吧。」



    於是,動彈不得的我只得眼睜睜看著她們離去,消失在黑暗中。







    十分鐘後,我手指稍微能動了,忽聽得一腳步聲從實驗室左側的密門輕聲傳來……



    是莎瑪七和他的蟲鏡。



    「先生,你還活著真是太好了,請原諒我的不告而別,當時是它綁住我跑走的。」莎瑪七倚靠著蟲鏡,欣喜地說道:「我剛剛去釋放了其他的莎瑪們,我做得對吧,先生?」



    「嗯……」我眨眼。



    「先生,這裡不安全了,請允許我帶你走吧,它是我忠實的朋友,它會幫我們的。」莎瑪七摟著蟲鏡,童言童語說道:「果真如先生說的那樣,和我畫得比較起來它可愛的多了,四隻腳、兩隻手,所以我決定要養它了,我的小狗……」



    「小狗……」我聽完他的話無奈地笑了。



    在莎瑪計畫終結之後……我跟莎瑪七以及部分的莎瑪逃離了實驗中心,不過我也沒回到政府工作,我和他們一齊隱世埋名在這國家的某個地方……靜靜地等待王與后的開戰時刻。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