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PTT八卦版看到有人問說「頭被砍了之後是否還能思考?」,有人回了以下這篇文章,沒想到有人真的會去研究這個。雖然看著文章會有點毛毛的,但是我覺得算是增加一種常識吧!就去找了原文,轉貼過來了。(真是佩服敢做這些實驗的人。)



內容文字有可能令人不舒服,膽小者請自行斟酌是否閱讀。


 

  人被斬首以後還是可以活?

 

  人們是否能肯定被斬首時受刑者的頭馬上死了呢?幾個世紀以來,關於這個問題分歧很大,而千萬次的斬首也沒有真正明確地回答這個令人害怕的問題。


  

  歷史上最有名的觀察之一是有關1793年7月夏洛特‧科爾戴 (她是誰?)的那顆被割下的頭顱。科爾戴是殺害馬拉的著名兇手。一個官方的證人宣稱: 「受刑者的頭,已與身軀分開一段時間了,劊子手將它拎在手上,其中一個助手在它臉上打了一下,臉部表現出憤怒的表情,不會產生誤會的。」

 

  那麼,實際情況是否是這樣呢?許多醫學觀察似乎證實了這種假設,認為被割下後的頭在某段時間裡確實有可能仍有意識。在德國,早在1803年,佈雷斯洛的一位醫生,文德博士與他的幾十個同行一起對一個名叫特雷的犯人的頭做了試驗。他寫道:「伊林和漢尼什兩位外科醫生陪著我,為了方便我做研究,他們輪流將頭拎著 ...... 受刑者的臉部表情很安詳,眼睛張開著,很亮,嘴閉著 ...... 我很快地將手指朝他的眼睛伸過去,我看到這可憐的人的頭試著要自衛,他將眼皮合上了 ...... 當伊林博士把他的頭朝向太陽時,我看到那被陽光照到的眼睛閉上了 ......」

 

  「為了驗證聽覺器官是否還在發生作用,我在他的耳邊大聲叫了兩次:「特雷,特雷 ......」每叫一聲,正在合上的眼睛又張開了,並朝向發出叫聲的地方,嘴巴也張開了好幾次 ...... 我們中有人認為這一切行為都表明是他為說話而做的真正的努力 ...... 試驗持續了一分三十秒。」`

 

  一些科學家認為,斷頭臺是所有死刑中最人道的,因為沒有腦部血管提供的血的壓力,人就不會有“ 知覺 ”,而對這種壓力即使做一些微不足道的改變,也足以讓人失去知覺。

 

  受刑人的知覺在鍘刀砍斷脖子的血管時就消失了,甚至在器官被切斷的有關資訊傳到意識的中樞中心前已失去了知覺。

 

  另一些科學家認為,即使血液迴圈被打亂,腦部的作用仍在進行,因此,當頭被割下時,作用仍然在持續。這種結論是做了許多觀察後才得出的,十分令人震驚。這意味著當頭與身體分離時,頭仍有知覺,而斷頭臺則是一種最可怕的死刑裝置。

 

  1905年在蒙彼利埃,傅利尤博士和一位名叫朗吉約的受刑人在其受刑前達成一致,在叫到他的名字時,被割下的頭用低下和抬起眼瞼三次作為回答。傅利尤博士在《 人類犯罪檔案 》中寫道:「頭被放在頸背 ,因此,就像報上寫的那樣,我不必用手拿著。我甚至不用碰到它 ...... 斬首後,犯人的眼皮和嘴唇立即表示了抗議,這樣持續了五六秒 ...... 我等了幾秒鐘,抽搐結束了,臉放鬆了,眼皮在眼球上合攏了一半,這樣只看到白色的角膜,完全跟臨死的或剛死的人一樣。然後,我大叫一聲:「朗吉約!」我看到眼皮慢慢地有規律地抬了起來,就像生活中被叫醒的人的眼皮那樣,抬得很清楚、很正常。接著朗吉約的眼睛盯著我看,這不是一種暗淡、茫然的眼光,而是一雙活生生的眼睛,不容置疑地盯著。幾秒鐘後,眼睛又慢慢地、有規律地閉上了。我又叫一聲。眼睛又慢慢地睜開,沒有抽搐,兩隻眼睛盯著我,目光比第一次更銳利。然後,又閉上了 ...... 我又試了一次,沒有任何反應 ...... 一共持續了二十五到三十秒鐘。」傅利尤博士從他的實驗中得出結論認為,人被斷頭後,大腦中的各種組成部份都仍然活著。

 

  對這些現象,1978年,《 世界報 》刊登了一位傑出的生物化學家的假設:「我們能不能認為,由於頸動脈被割斷,動脈的搏動不再使血快速地流向頭部,因此滯留在腦部的血只能慢慢地通過頸靜脈流出?帶來氧氣的血紅細胞呆在腦部的時間比習慣上更長,因此腦細胞就可以充份地利用保存起來的氧氣了嗎?」

 

中國也有記錄:斬首原來不會即時死(不過算是鄉野奇譚,沒有科學根據。)

 

  劊子手在執行斬首時使用的是快速動作。所謂「鋼刀一揮,人頭落地」,時間極其短暫。從刀鋒接觸皮肉到脖頸被砍斷,大約不過十分之一秒。那麼,在頭與身體分離的一剎那間,人的神經系統的感覺怎樣,活著的人無法取得這樣的親身體驗,只能憑想像來推測了。古代野史筆記中記述了不少這方面的傳聞,有些小說也寫到這方面的情節;

 

  1、《 聊齋誌異 》卷二有〈 快刀 〉一篇,寫明代末年,山東章丘盜賊作亂,被官軍捕獲十多人,押赴巿曹斬首。其中一個士兵佩帶的一把刀非常鋒利,盜賊中有一個人認識這個士兵,就對他說:「聽說你的刀最快,斬首時決不曾割第二次,請你用這把刀殺我。」士兵同意了。等到行刑時,士兵一刀下去,那盜賊的人頭滾出數步之外,在地上轉動未定時,口中稱讚說:「好快刀!」

 

  2、這是小說家言,真實性令人懷疑。但是,史籍中可以找到相似的事例。南明永曆朝著名抗凊英雄瞿式耜兵敗被清軍俘獲,慷慨就義。家屬收屍,把他的頭裝在一個木匣子裡,他的眼睛在睜著。家裡的人對著他的頭說:「公子平安無恙,你可以閉眼了。」他仍然不閉眼,又說:「焦侯( 即焦璉,被封新興侯 )也平安無恙。」這時,他的眼皮才合攏。人們都說:「這是瞿公的精靈未泯,死後還在惦記著朝廷的大事。」但是,瞿式耜的腦子是怎麼想的,可惜無法證實。和瞿式耜同時的楊廷樞,本是復社名人,明亡後匿跡深山,被清兵捕獲,受盡酷刑,一直罵不絕口,曾撕下衣襟,用自己的血寫絕命詞十二首,表達志向,以文天祥自勉。臨刑時慷慨不屈,仰天長嘯,連呼「大明」,頭已落地,他口中又喊出一個「大」字,清晰可聞。蒲松齡寫〈 快刀 〉,或許就是以瞿式耜、楊廷樞的傳說為依據的。

 

  3、近代學者林紓( 琴南 )曾和他的好友王子仁在一起探討過人被斬首後的短暫瞬間有無知覺的問題。林紓認為,人被殺,督脈則斷,必然一無所知。王子仁不以為然,說法國有兩個醫生研究過這種現象,認為人的頸部總筋雖然斷了,但腦氣還沒有立即消亡,可能會有微弱的知覺。不久,其中一個醫生犯了死罪,應當斬首,他的朋友對他說:「你的頭落地後,我捧著你的臉叫你的名字,你若有知覺,就睜開眼看看我。」這醫生同意了。到受刑後,朋友這樣做了,死者的頭顱果然睜眼看他一下,隨即閉上,再喊第二聲時,眼皮卻不再睜開。

 

  4、有的書中說,人被斬首後,不僅瞬間尚有知覺,而且身體還能做出一些動作。唐代劍南節度使花敬定( 即杜甫寫〈 贈花卿 〉詩的那位花卿 ),一次作戰時與敵兵相遇,被敵將削去了腦袋,他的身體仍然持槍騎馬,奔馳到一個小鎮上,下馬到溪邊洗手。這時有一個浣紗少女看見了他,說:「你的頭都沒有了,還洗手幹什麼?」這位花將軍才頹然倒下。漢代豫章太守賈雍有一次交戰中失去了頭,身體騎馬回營,胸中發出聲音對眾將說:「我作戰失利,被賊傷害,你們說是有頭好昵,還是無頭好呢?」眾將哭著說:「還是有頭好啊!」賈雍說:「不然!無頭不也好嗎?」說罷,屍體墮馬而死。清初,有一位滿族勇將在關外作戰時,某夜晚遭敵兵劫營,黑暗中他的頭被一刀砍斷,但沒有落下來,他急忙用右手按著頭,左手揮刀殺死數名敵兵才倒地死去。

 

  5、奇異的事情不止這些。據說有的人頭被割掉還可以長好。唐肅宗至德年間,太原人王穆為魯旻部將,在南陽和安史之亂的叛兵作戰時頸部被敵兵砍了一刀,昏迷倒地,頸骨和皮肉都砍斷了,只有喉管把頭和身體連在一起。不久,他醒過來了,開始他未意識到自己已死,覺得想吃東西時,才發現頭垂在腹部。他用力把頭扶到脖頸上放好,但一鬆手頭又垂下來了。他再次把頭扶正,用一隻手掌牢,另一隻手解開頭髮,分別繫在兩側肩臂上。此時他的戰馬沒有離去,他掙紮著上馬時,頭又掉了下來,於是又昏厥過去。再次醒來時,發現馬在他面前臥倒,他這才騎上馬背。剛行不遠,他的部下找到了他,扶歸大營,把頭固定並包紮停當,休養了二百多天,傷口完全癒合,神志清醒如常,只是頭稍微向一側偏斜,脖子上留下一圈指頭粗的疤痕。唐代宗李豫在位時,周智光任華州刺史,部下有一個小吏名叫邵進詒的犯了罪,周下令把他斬首。邵進詒的妻子領回屍首,把頭對接在屍體的脖頸上,用針線四周縫好,不久邵竟然活了。邵妻急忙給他敷上傷藥,精心護理,十多天後就全部康復。周智光得知這一消息,也沒有再追究。唐天寶末年,滎陽人鄭會年輕有勇力,自命不凡。適逢安祿山作亂,鄭會單人獨騎前去探敵兵虛實,結果寡不敵眾,慘遭殺害。家裡的人找到他的屍首,運回去把頭接上,用谷樹皮作線縫合一處,幾天後就能睜眼看人。家裡人堅持餵他米湯,百日後身體復原如常。

 

  上述三例,未必屬實。因為人頭與身體聯繫極其密切,除食道、氣管之外,更重要的還有動脈血管和神經,當代醫學如此發達,還沒有斷頭再植成功的事例,在一千多年前的古代怎麼可能?

 

  6、某些書中還記載了更為離奇的傳說,有的人在被斬首後,僅存身軀仍然能活。南宋時,有個叫刁端禮的文士,因事路過浙江淳安縣境內的一個村莊,看見一個沒有頭的老人在打草鞋,動作非常俐落。刁端禮感到驚奇,就上前詢問,房裡走出一個壯年男子,自雲姓潘,他說:「這老人是我的父親,宣和庚子( 1120 )那年逢方臘之亂,被斬首。我在死人堆裡找到父親的屍體,求人抬回家中,他的手和腳還能活動。我們不忍心把他安葬,只是製作一個木匣,把他的頭顱埋到屋後,又用藥敷在他脖頸的傷口上。後來創口痊癒
,中間喉管處呈現一個孔竅,可以發出啾啾的聲音。我們從這孔竅給他灌粥湯,竟然一直活下來了,至今已有三十六年。他七十多歲了,還能幹活。」刁端禮聽了,驚訝不止。無獨有偶,唐朝開元年間,薊州縣令崔廣宗犯法被斬首,家人把他的屍體抬回去,也一直活著。他每當吃飯時,就用手畫地寫「飢」字,家裡人把食物粉碎成屑狀,從他的脖頸的食孔中塞進去,用湯沖下。吃飽了,他又用手在地上畫「止」字。而且,他還可以和妻子一同生活,不久妻子又生了一個男孩。唐末昭宗天復年間,段安節避兵亂離開京師長安,在商山旅店裡看見一位老婦人只有下半截頭,坐在床上撚麻繩,手指動作甚是熟練。她的兒子和兒媳在旁邊,告訴段安節說:「廣明庚子( 880 )那年,黃巢攻入長安,母親被亂兵砍傷,鼻子以上的一半腦袋被削去。當時有人用藥把傷口封固,竟得不死。至今已有二十多年了。」


  這些事例,越發令人難以相信了。古人姑妄言之,我們今人姑妄聽之罷了。

 

  7、還有一件事,不僅奇,而且神,說的是人被砍頭後還能長出一顆頭來。明朝初年,曾有過一陣平民百姓出家當和尚的熱潮。朱元璋痛惡這種現象,就命令抓來許多和尚處死。斬首的辦法很特別,在地上掘坑,把和尚埋在土裡,只露一顆腦袋。這樣一次掘十五個坑,埋十五個人,排列整齊,然後劊子手用大斧連續削去那些露出地面的人頭,叫做「鏟頭會」。當時有個神僧在被埋之列,他的頭被削去後,又立即從脖頸上又長出一顆頭,再削去,再長出,一連長出五次。朱元璋害怕了,就釋放了這位和尚,並且下令廢止「鏟頭會」。朱元璋「鏟頭會」一事屬實,神僧的法術純係傳說,人們附會這個故事,表現了對朱元璋的殘酷行為的不滿清緒。

 


本文轉貼自此 



  8、這點是我自己補充的:還有我曾寫過的希臘神話故事譜出悲曲的天琴座─奧菲斯的故事?,最後面跟這個好像也有點關係.... 

 

 

,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eader
  • 第六項不一定是假的,去查閱無頭雞麥克,其相似度高的驚人(雖然不是人),所以只要那項不是現代人編撰的,那就極為有可能是真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