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網址:The Day I Went into the Serial Killer's House Next Door 

本文由我自己翻譯

 

閱讀本文有可能造成你的不愉快,請自行斟酌閱讀。

 

=======正文開始========

 

  這是延續某篇我之前貼過的文章,那串文章是應大眾要求,討論看誰有在現實生活中真的認識殺人兇手。

  

  

  我所說的百之百真實。任何問題都歡迎提問。

  

  

  在2011年,我的隔壁鄰居因為謀殺四個年輕女人而被逮捕。他在假釋期間時,他的假釋官在例行巡查中,發現他藏了一些武器(這是重罪犯所不允許的)。在更深入的調查後,假釋官發現了一些照片(我的鄰居曾是一個旅遊攝影師)以及手札,它們詳細記錄了至少十名不同年輕女性的謀殺案。

 

  

  他現在已經被列為死刑犯了。警方又找到至少另外兩個女性死者的證據,足以證明他謀殺了照片中的六個女性。他的慣用手法也與紐約區中的另外8~10位女性謀殺案的特徵相符,所以他可能已經殺了至少20多位年輕女性。

  

  在2013年的十二月,一位在經營謀殺犯物品網站的男人跟我聯絡(是的,確實有這種事,網站會賣有名的罪犯所擁有的物品)。他在新聞上看到我,想知道我是否有些來自我鄰居的東西,他有興趣想購買。

 

  

  那是第一次,我考慮要進入,自從那人被逮捕後,就無人涉足的房子。

 

  

  時間快轉來到2014年的五月,我的丈夫最後終於說服我進入那屋子。我在那裏面看到的東西直到今天還是讓我毛骨悚然,而且遠比我看過的任何恐怖電影還可怕,因為它們是真實存在的。我會盡量詳盡地描述那個房子,但是請原諒我無法寫得像專業的作家一樣好就是了。

 

  

  我很難描述我鄰居房子原本的佈局,因為他重新佈置了整個屋子。屋子裡有假牆、假地板還有堅固的閣樓。在新牆和舊牆之間,有4~6吋的空間。地板的材料是拼接而成的(數種不同的形式材料的地毯混在一起,還有廉價的塑膠也在其中),我們好奇地剝下一部分,發現大約六吋的假地板就這麼墊在原來的舊地板上頭。

 

  

  我們不敢進入閣樓。而在假地板、牆壁以及天花板有數個大洞,可能是警方弄出來的。

 

  

  我們進去的第一個房間是大約五或六平方公尺大的小房間,沒有窗戶,因為已經被新牆壁圍住了。這個門在外側有個很大又平滑的鋼製門鎖,可能是要防止別人進入房間裡。在左手邊牆壁有一個日式床墊,上面有一堆滿佈髒汙(暗棕色的汙漬,有可能是任何東西)的花色毛毯。還有一些小孩用的床單(蜘蛛人、變形金剛...等等)。

 

  

  在右手邊牆壁則有一個又長又矮的化妝台。在房間的後半部有個門通往浴室,但是有6片4吋厚的木板釘住它了,所以沒有人可以離開這個房間。同時在右手邊的牆,就在梳妝台上方,有一排工業用的戶外聚光燈。

 

  

  你可以自己猜想那用途是什麼。

 

  

  在梳妝台裡有許多雙女人的內褲和褲襪。也有一大捲的細麻繩、好幾瓶的刮鬍膏以及各種尺寸形狀的生鏽鋸子刀片。有些圓形的是桌鋸用的;有些比較長,附有把手的刀片是用來鋸透東西的。同時還有幾把沾有血汙的剃刀刀片。

 

  

  隔壁的房間裡則有一張空床,另一個梳妝台,以及六個大型黑色塑膠袋。房間裡還有一個衣櫃。

 

  

  在衣櫃裡,我們找到一個中型的冷藏夾鏈袋,裡面裝著跟性變態有關的藥物。在袋子的外面有一首詩,用黑色、可愛的潦草書寫體寫著:

 

 

  One for me, For every two of them, Three promises lie, At the end of every fourth trip.

 

  

  在這個房間的梳妝台裡,有各式各樣的小孩物件。小隻的填充熊娃娃、塗鴉粉筆、Tonka玩具以及軌道火車之類的。但我沒有看大塑膠袋裡有什麼。

 

  

  最後一個臥室也被假牆圍起來,裡面沒什麼東西,只有十個大型、枯死很久,已經臭掉的盆栽植物。這個房間的味道真是糟糕透了。

 

  

  浴室裡沒什麼能引起我們興趣的東西,除了一大堆過期的疼痛藥和安眠藥,一些在水槽下的骯髒碎布,還有在浴缸旁的一只看起來邪惡骯髒的戒指。

 

  

  客廳和廚房的空間是連在一起的,我想就是所謂的開放空間。這兩個區域總共有11個冰箱,都是又矮又長的形狀。有些則是非常非常的大。我們一個也沒打開。

 

  

  廚房看起來比較詭異。髒碗盤和平底鍋仍在爐子上,右手邊有一大堆腐壞的食物與香料,彷彿才剛煮完一頓餐點。唯一讓它看起來已經好些日子沒人動的,是覆蓋其上的一層厚厚灰塵。他用一整座擺滿罐子的櫃子遮住了整面牆,那些瓶子對習慣自己醃漬物品的人來說,一點都不陌生。

 

  

  只除了那些罐子裡裝的東西看起來不像食物,至少是我沒看過、吃過的東西。奇怪的發白厚片肉、很多糾結在一起,看起來像樹根的蔬菜,還有看起來像混合了塑膠的果凍狀物品...

 

  

  環繞在客廳及廚房週圍的區域則是掛滿了宗教類的飾品。基督的畫像、有烙印棕梠樹的木片、十字架等。大部分的木片都著重在原諒和女人服從男人的主題。所有的窗戶以及前門都被大片木板釘住了。

 

  

  從門到地板都釘了4吋厚的木板,跟在第一間房間擋住浴室的東西是一樣的。很顯然沒有人可以從前門進出。

 

  

  有一組4吋厚的木板環繞了整個客廳、廚房,在第二個房間的一部分還有些大掛勾在上面。這些大掛勾看起來可以承受很大的重量。我數著這些掛勾,數到兩百個的時候我就停了。

 

  

  後來當我想到它們的時候,我知道這些掛勾是用來做什麼的了。

 

  

  有張拍到屋內,成為證物的照片,拍到了他的娃娃們。

 

  

  他有十個大尺寸的娃娃和人體模型,在屋裡全都穿著女士的晚禮服、內衣,還有全都上了妝。(他還有好幾個裝滿人體模型手腳的行李箱,以及13萬的現金黏在他的暖爐後面。不過我從沒看到這些,我是從他的審訊紀錄看到的。)

 

  

  有些娃娃口中塞了球狀物,其他的則是被綁著SM風格的繩子。但是在它們的頸部都繫有一個寬大的套索。

 

  

  我想起了一些報告的內容,可以指出那十個娃娃的位置在哪。控訴狀將這些娃娃列為他心智不正常的證據,因為每個娃娃可能代表每個受害者。可以確定的是,這些娃娃從後面的房間一直掛到前門為止。

 

  

  我們相信這裡有這麼多的鉤子,可以讓他無論走到哪裡,都可以移動娃娃跟著他。

 

  

  這時候,我們已經看夠了,決定要離開。經過屋子後半部時,我的丈夫叫我關掉我的手電筒。我關了但是光源並未消失。

 

  

  就是這時候我們注意到了LED燈。它就從廚房的地板,桌子的後面透出光線。經過這三年,仍然微弱地在閃動。我曾研究過相同類型的燈,我知道它的電池並不足以支持它亮這麼久。

 

  

  在我們看過屋子裡的這麼多東西後,那盞燈是最詭異的。每樣東西我都可以當作是作惡夢夢到的,或是某個恐怖電影的爛道具,但是這個燈讓我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而且我現在在寫這些的時候,還是覺得毛毛的。

 

  

  從我客廳的窗戶,我可以看到隔壁沒亮燈的屋子。但是我無法看穿那些隔板,知道那燈到底熄滅了沒,或者仍在微微閃爍著。

 

 

 

 

 

(完)

 

 

 

 

 

註一:原文下面的留言有人猜出這個殺人兇手是誰,他的名字是Joseph Naso。

 

 

註二:原文作者說他已經七十多歲,個性有點古怪,總是在院子裡工作。她有跟他聊過天,之道他曾結過婚(後來作者發現他妻子的DNA曾出現在勒斃受害者的襪子上),並有一個有心理疾病的兒子。她曾邀請他在感恩節時去她們家吃飯,對方來個五分鐘就離開了。最後,她說有天凌晨3點看到他就這樣呆呆地站在街道中央,那天還正下著雪。

 

 

註三:那首小詩我實在不太懂它的意思,請幫忙修正翻譯,謝謝。

 

 

 

  

 

 

 

 

, , , ,
創作者介紹

妖界誌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X 關閉 】

恭喜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希望能了解您的
【痞客邦部落格使用行為】

填問卷將有機會獲得痞客邦獨家好禮喔!(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