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日行程: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領主廣場、聖母百花大教堂)

本篇主題:烏菲茲美術館

本日住宿:Starhotels Tuscany Hotel

 

  今天可以說是我最期待的一天啦!因為下午可以在佛羅倫斯自由閒逛呢,而且還可以大買特買蕾莉歐!不過在那之前還是要先培養一下藝術的氣質,所以就先來參觀世界上最有名的美術館之一,烏菲茲美術館(The Uffizi Gallery / Galleria degli Uffizi)。

 

  說到烏菲茲美術館,就應該先簡短介紹一下這個義大利豪門─梅迪奇家族(Medici)。這個家族出過教皇、主教、皇后,更別說是世襲的公爵與大公身分,可以說是歐洲最有名的家族之一。梅迪奇家族的最早祖先從事藥劑(或錢幣兌換)的行業,後來逐漸加入羊毛加工及銀行金融業,也一步步地累積驚人的財富。而梅迪奇家族在致富後,不遺餘力地提攜藝術作品與學術文化,可以說是一個相當富有人文主義色彩的家族,諸如波提且利、米開朗基羅,還有伽利略等大師,都曾在這個家族的庇護下創作與學習。

 

  這種愛護人才、培養文化氣息的風氣到了羅倫佐‧梅迪奇(Lorenzo De' Medici)時,更是到達巔峰。羅倫佐本人富涵學識,愛好藝術與詩歌,且大力地資助藝術家與詩人,無形中對文藝復興產生了相當大的影響,因此被稱為「偉大的羅倫佐」。他生活的年代就是整個佛羅倫斯風華最盛之時。可以說沒有他,現在這些撼動人心的文藝創作可能就不會出現了。

 

偉大的,也有人稱他為豪奢的羅倫佐。(Lorenzo the Magnificant)Lorenzo_de  

  可惜羅倫佐不善理財,眾多的家產到他去世時已大幅縮水,甚至到了破產的地步。此時的梅迪奇家族已然出現頹勢。幸好梅迪奇家族的旁支後繼有人,科西莫一世(Cosimo I de' Medici)被封為托斯卡尼大公,頗有振興梅迪奇家族之勢。在他的子孫帶領統治下,梅迪奇家族硬是多統治了將近兩百年,直到最後一位梅迪奇─安娜‧瑪麗亞‧露易莎‧梅迪奇(Anna Maria Luisa de' Medici)過世,才結束這個輝煌的貴族世家。而幸好有了安娜的遺言,將家族裡所有的奇珍異保留給佛羅倫斯,我們今日才有幸見到這些藝術與建築的寶藏。

 

  而今天的烏菲茲美術館,就是當年梅迪奇家族所留下的財產之一。烏菲茲美術館建於1560年,在當時是做為辦公室(Uffizi就是辦公室之意)使用,後來則是作為展示收藏品的博物館。這裡與舊宮(又稱領主宮,Palazzo Vecchio)、領主廣場,常是旅遊的觀光重點。

 

左邊就是烏菲茲美術館的外牆,並沒有什麼特殊的造型,但裡面的收藏讓它聞名於世。

IMG_1947

 

從烏菲茲美術館遠眺老橋與亞諾河。我老覺得《香水》小說裡香水師住的橋應該就是取自老橋(Ponte Vecchio)吧!?右邊那紅磚屋頂是連接舊宮與碧堤宮(Pitti Palace)的長廊。

IMG_3040

  

烏菲茲美術館裡的長廊,多麼漂亮啊!

IMG_3056

 

IMG_3057

  

  既然烏菲茲美術館集一代藝術作品之大成,那麼裡面有什麼必看的作品呢?以下列出我實際參觀過及網路上共同推薦的幾個房間:

 

先附上烏菲茲美術館各展示室的位置圖。這是二樓的位置圖,由此開始藝術之旅。

map-second-floor

圖片取自烏菲茲美術館官網  

 

1、二號室(Room 2):喬托與十三世紀(Giotto and the 13th century):

  這間必看的是喬托(Giotto)的作品《聖母登極》(Ognissanti Madonna)。喬托的這幅畫,畫的是聖母端坐在寶座上,一手托著嬰孩樣的耶穌。他一改過去拜占庭藝術中,較為僵硬的人物形態、重視神性的主題;改以較為寫實、動感,且有立體感的畫風,開創了文藝復興時代的新畫風─以人為本、擅用透視法、充滿豐富色彩的繪畫方式。

 

GiottoMadonna  

 

  在此房間內另有杜喬(Duccio di Buoninsegna)與希瑪布埃(Cimabue)的聖母畫像,這兩位就較為偏向拜占庭式的畫風,大家不妨與喬托畫的聖母像比一比,也許可以看出稍許不同。

 

2、七號室(Room 7):早期的文藝復興(The early Renaissance)

  這裡可以看到馬薩喬(Masaccio)所畫的《聖母、聖嬰與聖安娜》(Madonna and Child with St. Anne / Sant' Anna Metterza)。這幅畫首次採用了自然光的畫法,同時耶穌不再是以小天使的方式呈現,而是以貨真價實的嬰兒姿態坐在聖母的膝上,宣示了文藝復興時期,重視人文主義的精神。而且這也是第一幅完全將耶穌畫為裸體的畫。

 

640px-Masolino_008  

 

  同樣在這間展覽室還有維尼基亞諾(Domenico Veneziano)和烏切羅(Paolo Uccello)的作品。前者的作品是《聖露西祭壇畫》(Santa Lucia dei Magnoli Altarpiece),此畫擺脫了過去背景總是金色的畫法,且是第一幅以長方形表現的祭壇畫;同時畫中注重光影與運用幾何圖形(例如聖母寶座的底座),替文藝復興時代開創了先例。 

  

veneziano-santa-lucia

 

  而烏切羅的《聖羅馬諾戰役》(The Battle of San Romano)其實是一幅三聯畫,畫的是佛羅倫斯軍隊打敗錫耶納聯軍,並將隊長刺殺下馬的那一刻。烏菲茲美術館擁有作家簽名的中間這一幅,其餘兩幅則位於倫敦國家美術館及巴黎羅浮宮。烏切羅的這幅畫,人物與馬匹的肢體並不夠寫實,且帶有哥德式的童話風格,但他又利用了文藝復興時代興起的透視法來表現整幅畫,所以他可說是兼具文藝復興與哥德式藝術的代表畫家。

 

Uccello_Battle_of_San_Romano_Uffizi

 

 

3、八號室(Room 8):利比(Lippi)

  這個房間主要存放了利比(Philippo Lippi)與佛蘭西斯卡(Piero della Francesca)的畫作。利比這幅《聖母子與兩位天使》(Madonna with the Child and two Angels)傳遞出十分溫暖的感覺。據說這幅聖母的面容描摹自利比的愛人,露瑞西亞(Lucrezia Buti)。畫中的小天使看起來有頑童般的淘氣面容,而且正注視著觀畫的人。聖母被畫得非常優雅從容,頭上的珍珠與白紗裝飾後來成為許多畫家模仿的款式。

 

Lippi-Madonna_with_the_Child_and_two_Angels

 

  另一幅在這間房間的大作是佛蘭西斯卡的《烏比諾公爵和公爵夫人的肖像畫》(Portraits of the Duke and Duchess of Urbino)。這幅畫可以說是整個文藝復興時期最有名的肖像畫。畫家一絲不苟地將這兩位那種莊嚴高貴,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感表現出來。我對這兩幅畫的印象也是很深刻,一是因為是側面的肖畫像並不多,二就是因為這兩人長得真是太有特色。公爵的鷹勾鼻非常突出;而公爵夫人的額頭真的非常高聳光潔...(雖然那個時代認為這樣就是美)。總之,我只能說畫得太傳神了!(這兩幅畫之所以是側面是因為公爵本人其實是右眼受傷失明的,故只以左邊入畫;那麼公爵夫人就配合以右邊入境囉!)

 

piero-francesca-urbino

 

4、10~14號室(Room 10~14):波提且利(Botticelli)

  10~14號室收藏著我最喜歡的畫作《春》(Spring / Primavera)和《維納斯的誕生》(The birth of Venus),真是沒想過可以親眼看到它們啊!親眼看到的感覺跟從書上看到的感覺完全不同,情不自禁在心裡發出「哇~」的驚嘆啊!好多細膩的地方都可以仔細觀看,只可惜時間有限人又多,真希望可以多花一點時間享受這兩幅名畫。

  這兩幅畫是名畫家波提且利(Sandro Botticelli)為梅迪奇家族所作。《春》是波提且利根據詩人波利奇亞諾(Poliziano)歌頌愛神的長詩所繪。畫面右邊風神追逐著花神,花神變身為春神,優雅地灑著她的花朵,她走過的地上繁花盛開;畫面左邊有美惠三女神正跳著舞,最左邊則是使神墨邱利要驅走冬天,帶來春的信息。美神維納斯安然閒適地站在正中間,彷彿正帶來春天的祝福。

  這幅畫被認為是一幅寓言式的畫作,畫中的九個人物有相當多的意涵可以探討,例如在這幅畫裡,維納斯並不是以撩人誘惑的風情呈現,反而穿著端莊優雅,小腹微凸(春神也是)。於是就有學者認為,這幅畫其實是以「繁衍」為隱晦的主題。有興趣探討畫中各種象徵的話,不妨參閱這篇波提切利的寓言式神話世界 —《春》的圖像研究。  

  這幅畫的時代涵義是讓之前以基督教為主的繪畫,轉變為以異教(希臘羅馬神祇)為主題的畫作。另外它也被認為是實現新柏拉圖主義的代表──透過愛、和諧及完美無缺的美麗,人可以自由選擇神性、物質以及精神方面的提升。

 

Botticelli-primavera

 

  另一幅波提且利的傑作《維納斯的誕生》也近在咫尺。這幅畫的靈感來自於奧維德(Ovid)的變形記(Metamorphoses),裡面提到維納斯於海中的泡沫而生。畫裡的維納斯立於貝殼中,由風神一路吹送至岸邊,春神芙蘿拉(Flora)正等著為維納斯披上衣物,腳下則是盛開朵朵象徵愛情的紫羅蘭。這幅畫中的維納斯嬝嬝婷婷地站著,不勝纖弱。臉上沒有過多的七情六欲,只有淡淡的表情,說不出是喜是悲。

 

Botticelli_Venus

 

  波提且利這幅畫同樣也呼應著新柏拉圖主義的思維──愛與靈性美是生活不可或缺的動力。它也是托斯卡尼地方,第一幅畫在布上的作品。本畫所使用的石膏粉更是讓它色彩鮮亮,保持恆久,讓這幅作品的價值提升許多。

 

5、15號室(Room 15):李奧納多(Leonardo)

  本間陳列了舉世聞名的大師李奧納多‧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的早期畫作,其中最著名的是《天使報喜》(Annunciation)。畫中描繪的是天使加百列(Gabriel)來通知瑪麗亞她即將成為耶穌的母親。畫中的聖母坐於右方,面容端莊秀麗,沒有那種突遇天使,被告知要孕育神之子的惶然,反而是稍帶愉悅安定的。至於左邊的天使面容,據說是達文西按照年輕的自己所畫,看來他以前也是帥哥啊!

  天使手中拿著百合,象徵聖母的純潔。紅色的衣裙皺摺,無一不精細合理,而且絲緞般的光澤更顯示出畫家的技巧。與前景對比的是後面愈見模糊的遠山,使這幅畫更為立體。我覺得這幅畫傳遞出來的寧靜,以及莊嚴隆重的感覺,非常讓人印象深刻。

 

Leonardo_Da_Vinci_-_Annunciazione

  

  另一幅原被認為是達文西所作的《三博士來朝》(Adoration of the Magi),如今已被證實並非他所著色。達文西只畫了最初的底稿,之後就被不知名的畫家拿來修改重新上色,原來達文西的草稿已被全盤改過。

 

Leonardo da Vinci-_Adoration of the Magi

 

  至於達文西最初嶄露頭角的作品《基督受洗》(Baptism of Christ)是達文西的老師韋羅奇奧(Andrea del Verrochio)的作品。據傳韋羅奇奧在畫這幅作品時,有事離開了佛羅倫斯一陣子,他要求弟子達文西將其中之一個天使的臉畫好。等他回來後,看到達文西所繪,韋羅奇奧頓時驚為天人,告訴達文西他已經出師,因為他已經畫得比自己更好了。從這幅畫之後,達文西也就開始出來自己接委託的工作,開始他源源不絕的創作。

 

看得出達文西畫的天使是哪一個嗎?猜猜看,答案在圖下方。

20080929-183455489

是左邊那個喔!他的臉明顯比其他人物的臉圓潤自然許多。

 

6、35號室(Room 35):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

  這間展覽室展示了米開朗基羅唯一留在佛羅倫斯、少數在畫架上完成的作品─《聖家族》又稱《多尼圓形畫》(The Doni Tondo)。據信米開朗基羅的這幅畫是受銀行家所託而畫,同時期的他也正在創作著名的大衛像。畫中的聖母正坐在地上,將聖嬰托給約瑟夫(或約瑟夫將聖嬰給聖母),這三人的緊密連結形成一種螺旋形的構圖,這種不自然的肢體扭轉方式,後來被藝術家廣泛地應用。

 

saint family

 

  至於背景的裸體人群,被視為是尚未得知基督福音的人們;對比的是前景受到救贖的,穿著鮮艷明亮的聖家族。而右邊的兒童則是先知約翰,只有他抬頭仰望聖嬰,知道他的到來。從這幅畫裡大概可以知道米開朗基羅的作畫風格,清晰的人物輪廓、真實的肌理,顯然比模糊的想像表現更受米開朗基羅重視。這也是米開朗基羅所繪,少數可以從中去了解、對比西斯汀壁畫的作品之一。

 

  逛完二樓後,先別急著到一樓,二樓這邊有個咖啡館的小陽台,在這可以較近距離的看到舊宮,順便休息一下。畢竟一下子看了太多畫也是有點消化不了啦!等放鬆夠了,再繼續往下欣賞下一樓的畫作與雕塑喔!

 

大理石雕像《勞孔和他的兒子》(Laocoon and His sons)

IMG_3060

 

來到室外可以看到近在咫尺的領主宮(舊宮)。

IMG_3068

 

IMG_3069

 

還可以遠眺聖母百花大教堂的圓頂(等等我們就會去那裏了)。

IMG_3074

 

以及鐘樓。

IMG_3076

 

  回到室內後,就要繼續下一輪的參觀啦! 

 

一樓位置圖。

map-first-floor

圖片取自烏菲茲美術館官網  

 

7、66號室(Room 66):拉斐爾(Raffaello)

  這間展示室陳列了拉斐爾的作品《金翅雀的聖母》(Madoona of the Goldfinch)。拉斐爾的畫風一向給人一種精緻、溫柔、優雅的感覺,當然這件作品也不例外。聖母的表情充滿慈愛,臉上有淡淡的紅暈,溫柔地看著聖子和先知正在玩樂,好一幅祥和的畫面。而拉斐爾在這幅圖的構圖顯然是受到達文西的影響,聖母與聖子、先知依非常明顯的金字塔型排列,背後則有模糊漸暈的遠山。明亮的顏色則是讓人覺得心情平靜愉悅,忍不住想多看畫幾眼,天堂就是這種氣氛吧!

 

raphael-madonna-goldfinch

 

8、83號室(Room 83):堤香(Titian)

  堤香(Tiziano Vecellio)是文藝復興時期極富盛名的威尼斯畫派畫家。比起佛羅倫斯的畫家們,威尼斯畫派較為注重色彩的創新使用。提香名作之一的《烏爾比諾的維納斯》(Venus of Urbino)就懸掛在此供人觀賞。這幅畫是受了烏爾比諾公爵所託而畫,是公爵送給他的新婚妻子的禮物。

  畫中的維納斯玉體橫陳,高亮度的色彩一下子就吸引住了賞畫人的目光。維納斯右手拿著代表愛情的玫瑰,左手則遮擋著私處。比起波提且利的維納斯,堤香的維納斯顯然是帶著誘惑而來,不再是性情高潔的女神,而是性感美麗的女人。然而旁邊睡著的小狗,後面一位女僕看著找東西的女孩;卻又像是在暗示女性應該要忠貞溫馴,並且適時發揮母性照拂家人。

  除此之外,提香又在背景畫了暗色的布簾,布簾後有什麼呢?小女孩正在翻箱倒櫃,她又在找什麼呢?提香沒有畫出來的這些地方,無疑地帶給人無限的想像空間與賞畫的樂趣。

 

Tiziano_006

 

  這裡也展出堤香另一幅傑作:《花神》(Flora)。如同烏爾比諾的維納斯,花神芙蘿拉也不再是莊重嚴肅的形象,反而是衣衫半裸,有點少女的嫵媚又有些含蓄地出現在我們的眼前,有種欲語還休的感覺,好像我們哪天就會親眼見到她似的。堤香依然使用鮮艷的顏色對比來襯托出畫中人,畫中沒有生硬、尖銳的筆觸,只有自然和諧的人物曲線,隨意自在地讓我們一窺花神的不同面貌。

 

flora

 

  以上簡短的介紹,大概就是烏菲茲美術館幾個比較推薦,或者說必去的畫室,當然時間充足的話愛怎麼逛就怎麼逛囉!像這樣只逛重點的話,大概要一兩個小時左右。若真要好好把這裡逛個遍,應該一整天都不為過啦!

  

 

, , , , , , , , , , , , , , ,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