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網址:

http://www.reddit.com/r/nosleep/comments/31kdxb/crazy_betty/ 

原作者:creepmagnet77

原看板:Reddit-nosleep

本文由我翻譯

=====閱讀本文可能造成您的不適,請斟酌情況閱讀=====

  

  這是在我長大的鎮上,一個瘋狂女人的故事。

  

  那是一個在南維吉尼亞州的小鎮,大家都互相認識。有個年紀較大的女人住在我家附近,我猜她大約四十幾歲(我懂啦,我懂啦,四十幾不算老,但我當時才八歲,四十幾對我來說算老了)。大家都叫她瘋狂貝蒂,因為她總是用毯子包著娃娃,抱著娃娃走在街上。

  

  她會搖著娃娃,唱著搖籃曲,跟娃娃說話。但沒人敢接近她,所以沒有人真的近距離看過她的娃娃。每次你只能匆匆一瞥到一截小手或小腳從毯子裡伸出來,再多就沒有了。

 


  之所以沒有人真的靠近瘋狂貝蒂的原因,一部分是出於害怕,但大多數的原因是她聞起來太臭了。


  很難正確描述那個氣味,但我們認為是她缺乏衛生的緣故。她總是穿著一件過大的長花洋裝,掛在她身上就像鬆垮的皮膚。即使是冬天,她也很少穿鞋。

 


  她彷彿曾經是一個漂亮的女人,直到某件事讓她心神喪失,不復以往。

 

 *   *   *


  有次,我的父母有點爭執。即使我還小,我也知道是因為爸爸前晚沒回家的關係。我記得我媽跟他說晚上我們需要有個男人在家,因為鎮上有個人叫理查的,已經失蹤三個多月了。沒人知道他怎麼了,他就這樣...消失了。

 


  最後一次有人看到他,他是在鎮上的小酒吧裡,喝得爛醉。

 


  我不知道為什麼,在我的小腦袋瓜裡,總是懷疑著瘋狂貝蒂。

 


  我總是認為她是巫婆,我們小鎮上大部份的小孩也這麼認為。我們自己常互相討論這件事。我們曾計畫要偷溜進她的後院,從她的窗戶偷窺,期待看到她正在進行某種瘋狂的宗教儀式。但是我們太膽小不敢進入她的院子。

 


  理查最後被看到的那晚,正和一個有漂亮紅頭髮的人在一起。每個人都認為瘋狂貝蒂似乎應該為他的去向負責,因為那晚之後也沒有人見過她。

 


  同時,理查的女友,珊蒂,說他一定是和一個有漂亮紅髮的陌生人私奔了。

 


  每個人都接受了這個解釋,但我媽說理查對珊蒂很著迷,她不認為理查會這樣就跟陌生人跑了。雖然大家都知道理查跟珊蒂分分合合;珊蒂叫他走,他又會求著回去,而珊蒂又會接受他。

 


  「我打賭瘋狂貝蒂用了些魔法引誘他進她的房子,然後用大油鍋把他給煮了。」一個比較年長的小孩叫做傑克森的,有天在鎮上小孩喜歡聚集的大樹下說著。

 


  傑克森正坐在粗樹枝上晃著他的腿,他的上衣掛在他的脖子上,露出他蒼白的腹部與胸膛。

 


  「女巫的大油鍋裡有什麼?」莉莉問道,她是一個綁著白金色髮辮的可愛小女孩。當她試著要抓住離她有點遠的樹枝時,辮子搖來晃去的。傑森,另一個年紀較大的男孩把她舉高,好讓她可以搆到樹枝。
  

 

  「身體的部位、動物的眼球、青蛙...那類的東西。」傑森說著,好像無所不知一樣。我討厭他。我翻了翻白眼。

 


  「你怎麼知道大鍋裡有什麼,天才?」我問道,我的手擺在我的小屁股上。傑森對著我的臉,近到我可以聞到他的口臭,他說:「因為我奶奶就是個巫婆,在她死掉之前她都在做這些事。」

 


  我又再次翻了白眼,問他:「那她到底去哪裡拿到那些人體部位?」

 


  「相信我,你不會想知道的。」他揚起眉毛,一邊搖著頭說著。我知道傑森只是在唬我,不過還是讓我起了雞皮疙瘩。

 

*   *   *

 

  八卦最後終於傳出來,那晚我爸在小酒吧,是和一個褐髮美女在一起。所以我媽把他趕了出去。他搬到他哥哥的房子,離我們家走路約十分鐘,所以我還是不時地看到他。
  


  以前沒人看過那位褐髮女子,不過這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即使這是個小鎮,還是會有陌生的女人出現在酒吧的。每過一陣子,一個陌生女子就會出現,引誘一些沒錢的、喝醉的、意志薄弱的男人,然後和他一起消失在夜色中。

 


  在我爸被趕出去後不久,瘋狂貝蒂開始她的「冬眠」。我記得很清楚,因為當她沒出現時,我覺得比較有安全感;而且我爸不在也讓我比較放鬆。我很慶幸她又消失了。不過六個月後,就在仲夏時,她又出現了,懷裡抱著「娃娃」。

 


  那時候,鎮上又出現新的瘋女人。她的名字是潔西卡,她大概三十出頭,但是她有嚴重的藥物癮和酒癮,所以沒有人去搭理她。 

 

*   *   *   

 

  事情爆發的那天我記得一清二楚,就像昨天才發生一樣。

 

  瘋狂貝蒂從街上走來,專注自己手上的事,對著她的娃娃笑,扮鬼臉,而潔西卡開始對著她大吼。

 

  「喂,你這個瘋婊子!你幹嘛不回去躲起來!你噁心死了,看看你!」她咆嘯著侮辱的話,每個人都不敢相信地看著她。

 

 

  有些人試著要制止她,但她不死心地繼續講。瘋狂貝蒂不理她,只是自顧自地走路,和她的「娃娃」說話,而這對潔西卡來說無疑是火上澆油。
  

 

  她衝上街道,跑到瘋狂貝蒂前面,對著她大吼大叫。那時,所有的人都跑出來看這場鬧劇,包括我媽在內。

 


  「不要去煩她!她沒有礙到別人!」有人大叫。

 


  「才怪,我要看這個嬰兒!讓我們看看你的寶貝,你這個瘋女人!來啊,讓我們瞧瞧這個小混蛋!」潔西卡伸手去抓嬰兒,這動作打斷了瘋狂貝蒂的恍神狀態。

 

 

  她抬起頭,發出了你想像不到的,最最撕心裂肺的尖叫聲。每個人,包括潔西卡,都摀住了耳朵。那是一個又長又淒厲的尖叫。最後,她停了下來,試著經過潔西卡,但是潔西卡不讓。

 


  她擋在瘋狂貝蒂前面,她前進,她就後退,仍然嘲笑她、辱罵她和她的「小渾球」。

 


  就像那些非要插手別人閒事的三姑六婆,潔西卡終於抓到了毯子並把它扯掉,使得那個「嬰兒」掉到地上。
  

 

  剎那間,整個世界就像靜止了一樣。
  

 

  每個人都站在那裏,嘴巴大張,倒抽了一口氣然後屏住呼吸。接下來下個聲響就是瘋狂貝蒂的淒慘尖叫。她跪在她的「嬰兒」前,嚎啕大哭。潔西卡早就跑開了,而且還不時作嘔。靠近瘋狂貝蒂的鎮民們也轉身,噁心欲吐。很快地,大家就知道為什麼了。
  

 

  躺在瘋狂貝蒂面前的,是一個嬰兒。

 

  一個腐爛許久的,人類胎兒。

 

 *   *   *

 

  最後,警察出現了,並把瘋狂貝蒂帶走。他們拿走了胎兒,並把它拿去做檢驗。

 


  整個鎮都壟罩在震驚的氣氛裡,原來這些年,瘋狂貝蒂真的是抱著一個實實在在的嬰兒在懷裡到處亂晃。

 


  我們終於明白,這些年那個讓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味道,是死亡的氣味。

 

*   *   * 

 

  但現在要說的才是真正讓人神經發麻的地方。

 


  當警察進入瘋狂貝蒂的家時,他們所發現的,足以讓經驗最豐富的老鳥奪門而出,並且把他的早午餐吐得一乾二淨。

 


  他們總共發現了七個死掉的胎兒,全部包在毯子裡,併排在一個長形的嬰兒床上。

 


  你知道他們還發現了什麼嗎?理查。他就坐在廚房的桌子旁,只剩下一副骨架與衣服。他們從他穿的衣服,也就是他失蹤那晚穿的同一件,以及從牙齒的紀錄確認是他。

 


  他們還發現了一些漂亮女人的相片。有金髮的、褐髮的、紅髮的,還有長髮與短髮的女子。
  

 

  他們也發現了假髮,金的、棕色的、紅的、長的,還有短的。
  

 

  他們在衣櫃裡發現了一些與照片中女子所穿的同樣衣服。一開始,他們以為是瘋狂貝蒂殺了那些女人,把她們的屍體埋起來。但是他們很快就發現更可怕的事。  

 


  瘋狂貝蒂就是那些女人。

 

*   *   *


  事實的真相是,瘋狂貝蒂曾結過婚,但是在她搬到我們的小鎮前,她的丈夫就死於火災。在她丈夫死後不久,她就發現她懷孕了。她對這個新生命充滿期待,因為這代表她與她親愛的丈夫仍有聯繫未斷。

 


  但是懷孕才四個月時,她就流產了。她極度的沮喪,搬到我們的小鎮,慢慢地失去理智。
  
 


  瘋狂貝蒂開始用假髮、妝容以及衣服偽裝她自己,她會出現在小酒吧,引誘未曾起疑的男人,帶他去旅館,共度一夜。

 


  她會重複這樣的行為,直到她懷有這些男人的小孩,接著她就會「進入冬眠」,不希望讓別人知道她的事。

 


  她流產後,因為不想讓胎兒離開她,她就會把他包在毯子裡,帶著他到處走。

 


  每次她都會引誘一個男人,然後懷孕,接著她就躲起來,但最後都會流產,這可能是因為沒有適當的懷孕照顧。

 


  而她沒辦法棄這些嬰兒而去,所以她就把他們全部留著。

 

*   *   *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她會把理查留在她身邊,或者她怎麼把他弄到她的屋子。有些推測是他看起來像她已故的丈夫。在她心裡,她終於有了她一直很想要的大家庭。

 


  最後,他們採取嬰兒身上的DNA與鎮民的做鑑定,(當然是沒公布姓名的方式),也包括了理查的DNA。

 


  我忍不住想,那天從瘋狂貝蒂臂彎裡掉出來的嬰兒,把整個鎮弄得天翻地覆的,也許就是我的小弟或小妹。

 

 

, , , , ,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