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網址:

http://www.reddit.com/r/nosleep/comments/35pzsg/the_perfect_family/  

 

原作者:cdromney

 

原看板:Reddit-Nosleep

 

翻譯者:我

 

=====閱讀本文可能造成您的不適,請斟酌閱讀=====

 

我哥哥艾略特和我很親近。

 

別誤會-不是那種曖昧之類的情感,我們只是感情很好。

 

當然,小時候我們像一般的兄妹一樣會為了些雞毛蒜皮的事吵架,青少年時他會假裝沒有妹妹,而我會假裝他只是另一個蠢蛋。不過不管怎樣,我們還是很要好。

 

現在他已搬離家裡,而我還在念大學,我們不常見到彼此,但我們盡量保持每周至少通話一次。

 

沒有多少人能指出為什麼他們與自己的手足很親近,但我可以。而且我知道他也能。也許如果沒有相同的經歷,我們還是會很好,但是發生在我們身上的這件事強化了我們的兄妹情誼。

 

我們從來沒有談論過這件事,但我知道我們都還記得它。每當有人建議講嚇人的故事,或開始談論奇怪的經歷,它就會沉重地壓迫著我們。即使到今天,我還是無法理解這件事。

 

但這就是為什麼我哥哥和我如此親近的原因。不出意外的話,這件事使我們有了共通點,將我們緊緊相繫。

 

*   *   *

 

這事發生在夏天。我9歲,我哥哥12歲。到目前為止,日子都很平靜。

 

我們在東北方一個無趣的小鎮長大。它坐落在海邊,而且很明顯地分為兩區;一半的居民是碼頭工人和漁民,而另一半則是每天都與城裡來往的有錢人。除了我家和少數其他人,有孩子的主要都是那些富人。

 

儘管這個鎮位於海邊,它卻不是旅遊勝地,所以很多富人經常在夏天去其他地方渡假。當然,這代表小孩子也都跟著離開了。這意味著我哥哥和我會很長一段時間沒事做,因為我們的朋友們都不在。今年夏天也不例外。

 

在今年夏天的某個時刻開始,我們的父母開始對我們感到很頭疼。因為無聊和幼稚的關係,我們常常惹禍上身。

 

回想起來,我不禁笑了出來。

 

我的意思是,我們確實給了我離家工作的母親一個大難題。

 

艾略特和我會亂跑、大喊大叫,或打破東西;在這同時,我的母親正努力在她的辦公室完成工作。我的父親則是在碼頭工作。

 

有一天,我想是我哥哥和我特別地煩人,於是我母親最後要我們去外面玩。如果我們想的話,我們甚至可以去我們房子後面的樹林,這是她之前從不讓我們去的。

 

當然,她要我們不能走太遠。但即便如此,它仍像一個等待我們去探索的全新世界。所以,艾略特和我帶齊了要探索這個新領域的「探險者」裝備。

 

艾略特拿了一個綠色後背包,側面繡有他的名字,外口袋上則有一列青蛙。他裝了指南針進去,那是他生日時獲得的禮物。他還放了無線電、一本用來記錄冒險過程的筆記本、還有一些OK蹦。

 

而我負責的必需品,則是包括一盒果醬餡餅、兩瓶水,和一包小魚餅乾。大約是中午前後,我們已經準備好要啟程去探索我們屋後的樹林。

 

我媽媽臉上帶著有點擔心的微笑,提醒我們得在一點半前回來,就這樣送我們出門。

 

*   *   *

 

我們沒有繞遠路,直接從我們後院一路直走進森林。說實話,我不太覺得會有什麼特別讓人興奮的事。樹林很茂密,空氣又熱又黏膩,不過,我們還是覺得自己是探險者。

 

每隔一陣子我哥哥就會用他撿到的銳利石頭在岩石或樹上做記號,這樣我們回去就不會迷路了。

 

大約探索了三十分鐘,距離我們的後院不超過半英里的距離,我們看到了它。就在樹林裡,有一間小房子。

 

這是間低矮的房子,由磚和石頭蓋成,看起來保持得很清潔整齊。它看起來就像是一間突然憑空出現的屋子。

 

當然,我和我哥哥決定靠近點,好好觀察一下。

 

當我們走近時,我們發現樹木越來越稀疏,而且樹枝在我們腳下吱嘎作響。我們走得越近,我們就踩到更多枯萎凋零的植物。

 

我們沒有多想,就一直走到房子的窗戶邊。我們往窗戶裡偷窺,祈禱沒人抓到我們在幹嘛。

 

我們所看到的東西已經根深蒂固地永遠留在我的心裡。

 

那是一個完美又乾淨的,1950年代風格的廚房,全部都是淡藍色櫥櫃和油毯磁磚。

 

我看著艾略特,他也回頭看了我一眼。

 

這廚房有點怪異。這裡太乾淨太漂亮,不太像是在樹林中該有的樣子。

 

「這是什麼地方?」我問艾略特,我的聲音在顫抖。我說不出來怎麼了,這整件事情....讓人毛骨悚然。

 

「我不知道。」他回答,沒有把他的頭轉離窗口。他拉著我的手,然後繼續看著裡面。

 

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我有一股衝動要溜走。我想要掙脫我哥哥,還有忘記這個地方存在的事實。

 

我還沒來得及跟他說什麼,我們聽到在我們身後有一個宏亮的聲音。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我們轉身,害怕地帶著我們被抓到在幹壞事的想法,瞪大眼睛看著來人。

 

門口站著一個穿著精緻灰西裝、搭配同色帽子的男人,一個大大的笑容掛在他的臉上。

 

我哥哥首先開口說話。

 

「沒-沒有,先生。很抱歉打擾你。我們不知道住在這裡的是誰。」

 

男子笑了起來,就像他剛剛突然出聲那般突然。

 

「這個嘛,當然有人住在這裡!什麼樣的房子會沒有人住?」

 

艾略特和我面面相覷,完全對這個人的友善摸不著頭緒。他剛剛才抓到兩個陌生的孩子偷看他家,卻和我們像是老朋友一樣的對話。

 

「喂,你們叫什麼名字?你們想進來嗎?我太太和我正準備吃午餐。」

 

我瞟了一眼艾略特,他也回望我一眼。這整個情況是如此不真實,以致於我們做了浮現在腦海的第一件事。

 

我們先自我介紹。

 

「我是艾略特,這是我的妹妹,格蕾西。」

 

「親愛的!」我們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從房子的後面傳了出來。「午餐準備好了!」當那個女人出現在轉角,艾略特和我後退了一步。

 

就像這間房子和這男人,那女人也是完美無缺的。

 

她穿了一件亮紅色的洋裝,大裙擺從腰部散開,她的頭髮捲曲地像個洋娃娃似的。就像她的丈夫,她的臉上也是滿布笑容。

 

對比於我們周圍的森林,他們顯得格格不入。

 

「哎呀,這兩個可愛的孩子是誰呀?」她溫柔地說。

 

「親愛的,這是艾略特,和他的妹妹格蕾西。」

 

他們繼續微笑地看著我們,直到該男子說話。

 

「你們何不一起來吃午餐?你們可以和我們的孩子認識認識。他們跟你們的年齡差不多!」

 

在我們有任何機會說話前,男人就把手放在我哥哥的肩膀上,帶領他前進。那個女人也輕輕拉著我的手跟著他們,臉上仍一直帶著微笑。

 

「我是瑪麗珍‧愛德華茲,這是我的丈夫,羅伯特‧愛德華茲。」她微笑著低頭看我。我有氣無力地點頭,當我們越過轉角,我看見通往廚房的小門。羅伯特已經帶著我哥哥進去了。

 

「我做了一些新鮮的檸檬汁和雞肉三明治當午餐,我希望味道還不錯。」瑪麗珍說道,示意艾略特和我坐到圓桌。

 

「我們也有一些薯片,熱狗,而且我剛烤了些餅乾。」彷彿是為了強調這一點,她打開烤箱,剛出爐的餅乾香味飄盪出來。

 

「瑪麗珍,孩子們跑去哪了?」

 

「哦,親愛的,我不知道。也許他們在客廳,等我一下。」瑪麗珍快步離開,她的鞋跟敲擊著油毯磁磚。

 

羅伯特只是繼續凝視著我們,依然微笑著。

 

「他們在這!」當瑪麗珍回來時,她大聲宣布。兩個孩子,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列在她身後。當然,他們和他們的父母親沒有什麼不同。每個人臉上都有一大片笑容,和整齊完美的金髮。

 

女孩穿著一件紫色白領的漂亮洋裝,是那種我通常會羨慕的款式。她的頭髮往後梳成兩條辮子,上面綁著與衣服相襯的紫色緞帶。

 

男孩穿著比較休閒的polo衫和卡其褲,他的頭髮都分撥到一邊。

 

瑪麗珍指著她的孩子。「這是巴比,這是琳達。」

 

孩子們什麼都沒說,只是微笑地看著我們。

 

「嗯,大家都坐下來吃點東西如何?全部看起來都很好吃喔!」當瑪麗珍開始分盛食物時,羅伯特說道。

 

孩子們坐在我們的對面,就在我開始啃三明治時,我哥哥在桌底下偷偷踢我。

 

我生氣地看著他,但是他並沒有看我。他的臉色蒼白的像鬼,他的眼睛定在其中一個孩子身上,那個女孩。

 

她盯著我們,就是我們兩個。她似乎眼睛同時看著我們倆。這時候,我注意到了艾略特在看什麼。

 

一道血持續地從她耳邊流淌而下。

 

她繼續盯著我們,似乎沒查覺到有血在流,她面帶微笑,依然笑著,就像她的家人,他們沒有一個在吃東西。

 

「哇,這真是美味,瑪麗珍。」羅伯特說,他打破了沉默。

 

他盤子裡的食物絲毫未動。

 

「謝謝你,親愛的。我知道你有多愛我做的食物。」

 

我仔細看了看正默默微笑看著我的男孩,他幾乎動也不動。

 

他眨了一次眼,即使是從桌子對面,我都注意到他的幾個睫毛掉落了。

 

「好了,誰想吃一些餅乾?」瑪麗珍站在一旁,收拾她家人未吃的食物並且放了一盤餅乾在那。

 

當她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她的腳踢到了我哥哥的椅子。

 

當她要跌倒時,她抓著桌子的邊緣,就是這時,我很肯定我哥哥和我都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了。

 

當她抓著桌子時,她的手發出不容錯認、很沉悶的一個聲響。

 

我認得這個聲音,那是每次我起床,我的娃娃從床上掉落到地板時會有的聲音。

 

我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我的哥哥和我似乎有著同樣的想法。我們同時都從桌邊跳起來,跑出了門。我記得他抓住我的手,同時眼淚正滑下我的臉頰。我不停地哭,不停地問著那些人是誰。

 

儘管我們沒有一點概念要往哪走,我們最後總算找到回家的路。我哥哥已經放棄了他的背包,包括指南針在內,因為他放在那房子裡,臨走前來不及將它帶走。

 

我們回到家裡,邊哭邊告訴母親一切的事情。她向警方報案,他們搜尋了整個森林。

 

但是他們什麼也沒發現。沒有這家人,沒有房子,沒有任何不尋常的跡象。

 

警方認為我們在撒謊。我母親認為我們只是受到驚嚇,所以編造出不實的記憶。即便如此,我哥哥和我心知肚明。我們知道這事確實發生過。

 

因為就在幾天前,我哥哥打電話給我。很顯然,他剛下班回家,門口有個包裹署名要給他。

 

他打開一看,他說他幾乎要暈倒。

 

包裹裡是那個綠色有青蛙的小背包。它又髒又破,但是他仍然可以辨識出他繡在上面的名字。

 

最糟糕的是,在背包上有一個完美清新的,紫色蝴蝶結頭飾。

 

 

(完)

 

 

類似文章:

【翻譯】【Nosleep】遇見羊男(My Encounter with the Goat Man) 

【翻譯】【恐怖極短篇】強迫症(Compulsions) 

【翻譯】【Nosleep】禮儀師的助手(The Mortician's Assistant) 

 

 

, , , ,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uhuangchang
  • 森林/溫暖的房屋的對照有種奇詭之感,
    您應該看過最近很紅的美國林務局翻譯串吧?這個故事讓我想起那奇妙的樓梯。
    不過結局的紫色蝴蝶結,懸念的表現法實在過於經典了XDDDD
  • 是啊 那串故事真的很經典
    森林裡果然什麼都不奇怪啊...(抖)
    您的講評很有趣^^

    mizuya 於 2015/12/07 22:04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