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網址:

http://wh.reddit.com/r/nosleep/comments/37cwip/the_ant_king/   

The Ant King

 

原作者: wdalphin

 

原看板:Reddit-Nosleep

 

翻譯者:我

 

=====閱讀本文可能造成您的不適,請斟酌閱讀=====

 

  「好多蟲蟲!」

  

  「那只是一隻螞蟻。」我溫和地說,我感覺到它在我的鞋子下喀嚓斷裂成兩半。

  

  「蟲子!蟲子!」

 

  我抬起我的腳,眼看著受傷快死的螞蟻掙扎著扭轉身體,試圖逃跑。

  

  我的兒子尖叫看著這幕,並飛奔進他的房間。我不明白他為什麼那麼害怕昆蟲。尤其是螞蟻。他八歲了啊。

  

  當我把死螞蟻捏起來,並把它丟進垃圾桶時,他站在他房間的門口遠遠地看,抱著毯子。

 

  「你應該知道,當你到戶外時,身邊可能有數百萬隻的昆蟲,對吧?當你在前院玩的時候,那裏可能有數百隻螞蟻在你周圍,你只是剛才沒有注意到。」

 

  「我永遠不會再到外面去了!」他宣稱,砰的一聲關上門。

 

  「你太誇張了。」我隔著門說。

 

  「我恨蟲子!」

 

  「你愛毛毛蟲。」

 

  「牠們不算。

 

  「你看,只要用鞋、書,或者某樣東西...」

 

  「我不會再靠近牠們!」

 

  我的妻子麗莎來到了我身後。「這是怎麼回事?」

 

  「布蘭登看到一隻螞蟻。」

 

  「哦。布蘭登,甜心,該吃午餐了。」

 

  「我不要出去!外面好多蟲蟲!」

 

  「我已經把螞蟻殺死了,布蘭登。」我說。

 

  「是不是還有?」他打開門往外偷看。

 

  「我什麼都沒看到。」麗莎說,她把門推得更開,並抓著他的手。「好了,過來一起吃午飯吧。」

 

  當麗莎拉走他時,我沒有說什麼,但我看見他拼命地用眼睛搜尋四周,認為他會看到另一隻螞蟻朝他過去。

 

  每到春天,我們家就會出現螞蟻的問題。我不知道他們從哪裡來的,但是我們殺都殺不完,直到麗莎忍無可忍,請人來滅蟲為止。

  後來,牠們會一年突然出現幾天,然後整年不再出現。

 

  這只是螞蟻季節的開端而已。

 

*   *   *

 

  那是一個星期六,我剛從地下室走上來,我拿著一籃衣物,此時我聽到布蘭登的尖叫聲。我丟下手上的東西,三步併作兩步直奔上樓,跑過廚房到走廊,我聽到他在浴室裡。

 

  「蟲子!」

 

  噢,搞什麼。

 

  「殺掉牠就對了,布蘭登。」我說。

 

  「不!」他的聲音完全表達了他的恐懼。「蟲子!蟲子!」

 

  我下定決心這次要解決他的昆蟲恐懼症,讓他以後可以自己處理。「我不會過去幫你。你要自己殺死牠。」

 

  他開始尖叫,要求我去救他。當這麼做沒用時,他一邊哭,一邊哀求我。

 

  救救我,救救我,蟲子,蟲子。

 

  我在浴室門外平靜地站著,重複地告訴他一遍又一遍,「我不會過去殺牠。」

 

  「媽~~~~~~!」他開始叫。「我要媽媽!」

 

  如果他媽在家的話,她很可能最後會來救他。

 

  「媽媽在店裡,布蘭登。你可以選擇慢慢等,或者拿起了一本書,自己壓扁那隻螞蟻。」

 

  「不!拜託~~拜託~~~!殺死牠!殺死牠!」

 

  我走開了。

 

  我什麼話都沒說,就這樣走了。

 

  他聽到我走開,他的尖叫和哭泣更加地響亮與刺耳。

 

  他再次尖叫。他說了些我聽不懂的話,可能是因為隔了半個屋子遠,也可能是因為他哭哭啼啼,以至於他的話聽不出任何意義。

 

  然後我聽見了,我一直在等待的聲音。

 

  「碰」的一聲,像是有又重又平的東西擊中浴室的瓷磚,然後是開門的吱嘎聲,伴隨著布蘭登快速地衝出來,就像是背後有魔鬼在追似的。

 

  他跳上沙發,用枕頭蓋住自己。

 

  「看吧?」我說,「你做到了!你現在覺得好些了吧?」

 

  他什麼也沒說。他只是抽泣,繼續埋著頭。

 

  我走進浴室,清理螞蟻。

 

  他扔下他所能找到最大,最重的書,一些麗莎在看的奇幻小說。

 

  我把它撿起來,看看可怕的「蟲蟲」還留下什麼。

 

  「靠。」

 

  天啊,這隻蟲超大隻。一隻橙棕色的螞蟻怪物,幾乎和我的拇指一樣大。

 

  在牠背上有一個奇怪的圖案,像是一連串的淡黃色小點。牠被壓扁,但仍奮力拖動身軀想逃跑,只有其胸廓被壓碎在地板上。

 

  我拿著沉重的書本在牠頭上,準備解決牠的痛苦,在那剎那間牠似乎轉過頭來,牠在看我嗎?

 

  我用書拍打牠。然後,為了安全起見,我又再做一次。

 

  再次看著牠,牠不像是我在房子裡見過的任何螞蟻,這讓我真的很不安。牠從哪來的?更糟糕的是,有沒有更多這樣的螞蟻?當我想到那些東西爬在牆上時,忍不住起雞皮疙瘩。好在布蘭登已經殺死這個龐然大物。如果我知道牠有多大隻,我就不會讓他自己做這件事,盡管如此,我還是為他能照顧自己感到驕傲。

 

  我抓起我的手機,先拍了張照。之後我拿了衛生紙把書和地板擦乾淨,把牠丟進垃圾桶。然後我去安慰躲在枕頭下的布蘭登。

 

  「那真的是一隻很大的螞蟻!」

 

  「我知道!」他抽了抽鼻子。

 

  「我為你殺死牠感到驕傲。」我輕輕地撫摸他的頭。「我不知道牠們會長到這麼大。」

 

  「牠要吃掉我!」

 

  「不,小子,」我嘆了口氣,「我們的螞蟻不會吃人。」

 

*   *   *

 

  麗莎回到家後,我幫她從車上卸下雜貨,接著放下手邊的事情,我告訴她布蘭登和那隻怪物螞蟻的對決。

 

  「那隻螞蟻很大隻。」我承認。「我從來沒有見過那種體型的。」

 

  我給她看我手機上的照片。

 

  「上帝。」她盯著照片。「我打電話叫滅蟲的來。」

 

  這比以往提前了半個月,但是我同意了。

 

  第二天早上,布蘭登把我吵醒。

 

  衝進我們的臥室並且尖叫已經快變成他的例行公事了。

 

  「蟲子!蟲!」

 

  我還很想睡,所以我只是無力地翻個身,把他推走。

 

  「拜託,布蘭登,自己去殺掉就行了。你辦得到的。」

 

  「不!」他尖叫起來。「蟲子!好多好多的蟲子!」

 

  媽的。

 

  我從床上跳下來,我的腦袋裡纏繞著有更多隻那種大螞蟻,全部都爬遍我們房子的想法。我穿上褲子,環顧我的臥​​室,想知道是否有任何螞蟻就在這裡。

 

  什麼也沒有。

 

  布蘭登衝出臥室,跑在我的前頭帶路。他轉過牆角進入浴室,又開始大喊,「蟲子!好多蟲!」

 

  我如釋重負地呼了口氣。一列小型,看來普通的螞蟻正從遠處牆上的散熱器背後穿越,經過浴缸,往上至垃圾桶。這群螞蟻像是懷著某種怪異的堅持在移動。牠們在做什麼?

 

  「蟲子!」布蘭登喊道。

 

  「哦。好吧。」

 

  我抓起一本在檯子上的書,並開始攻擊。螞蟻以其典型的、令人費解的模式一哄而散。那些在垃圾桶上的無法再繼續牠們的行進,消失在水槽後的某處。幾秒鐘後,這場遊行解散並以混亂告終,其中還伴隨著十幾隻死螞蟻,其餘都撤退或不見了。

 

  布蘭登充滿驚慌地在走廊跳來跳去,但他很快就鎮定下來。

 

  我帶他走進客廳,弄了一碗麥片給他,之後我再進去浴室,清理那些死螞蟻。

 

  我們絕對需要滅蟲的專業幫助。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糟糕的問題。

 

  *   *   *

 

  週一我去上班。但今天學校放假,所以麗莎和布蘭登可以繼續休息,不過我的工作室仍然有營業,所以我計畫早去早回,並帶布蘭登去公園溜躂一個小時左右。這真是美好的一天​​

 

  中午左右,我打電話給滅蟲人員,看他是否能在那天稍晚時過來,對那些螞蟻噴殺蟲劑。

 

  過去幾年來我們都是找同一個滅蟲人,所以他​​知道我們的名字,也知道我們快要打電話找他來了。

 

  我告訴他,我們碰到了一種新型螞蟻。比我之前見過的都還要大。我告訴他布蘭登怎麼壓扁那隻螞蟻,我甚至還有它的照片。

 

  「你能傳給我照片嗎?」他問。

 

  「當然啊。」我打開我手機上的照片,並傳給他。「讓你參考一下,那個東西約莫我的拇指大小。」

 

  「稍等,我正在看。」

 

  我坐在那裡,電話貼著我的耳朵,等他表達他對那隻大螞蟻有多驚訝。

 

  「聖母瑪利亞!」我聽到他驚呼。

 

  「我知道,我說得沒錯吧?」

 

  「不,你不懂。」他的聲音聽起來很奇怪。我認識他幾年了,他從來沒有聽起來...如此害怕。

 

  「這螞蟻你是說你殺了它?」

 

  「布蘭登用書壓扁了牠。怎麼了?」

 

  「叫你的家人離開那棟房子,快點。」

 

  我感到一陣寒意竄過我的身體。「這些螞蟻有毒嗎?那是一隻火蟻?」

 

  他沒有回答我。他的聲音似乎很恐懼。「打電話給你老婆。告訴她帶著你兒子,快離開那裡。」

 

  「到底怎麼回事?」我的手臂開始顫抖。我感到一陣恐慌和混亂沖刷過我。

 

  「這是某種形式的變異嗎?有更多像這樣的東西在房子裡?」

 

  「不,像這樣的只有一隻。」

 

  「那會有什麼問──」

 

  「你不該殺死牠。」

 

  「什麼?」

 

  「你永遠不該殺死這隻螞蟻。如果你做了....

 

  「什麼?會發生什麼事?」我另一隻手拿了辦公室電話,拼命地撥打麗莎的手機號碼,但同時我的腦袋陷入一片混亂,我不知道我有沒有按對號碼。

 

  最重要的是,每次我打給她時,她都有沒接到電話的壞習慣。我不知道為什麼,每通別人的電話她都接得到,但只要是我撥的,我總是只能跟語音信箱留言。

 

  「每一個群體都有蟻后,你知道嗎?」

 

  「知道啊,這是蟻后嗎?」麗莎的電話不停地響。拜託,接電話。接電話!

 

  「不,這更像是蟻王。」

 

  「我從來沒有聽說過蟻王。」

 

  「我並不是說這是一個國王,只是──聽著,叫你的家人快離開那棟房子!」

 

  麗莎沒有接手機。

 

  我打了家裡的電話。它一直響,一直響,然後我聽到了我們的電話語音。砰的一聲我洩氣地將電話掛回去。

 

  「我得走了。」我告訴滅蟲人。

 

  「去吧。」他只說了這句話。

 

*   *   *

 

  當我打開門時,房子出奇的安靜。只有空調的聲音打破了寂靜。我的胃打了好幾個結,但即使我的腦海裡充滿了混亂的思緒,我還是能發現哪裡不對勁。

 

  沒有鳥兒的鳴叫,也沒有松鼠從枝椏發出的噪音。

 

  一片死寂。

 

  在草坪上的,是布蘭登被放倒的腳踏車。

 

  不,這沒什麼。當他急著去廁所,或是被叫進去吃午餐時,他經常這樣把它放著。這倒著的腳踏車沒什麼不吉利的。

 

  前門沒上鎖。這沒關係,我想,這只不過又表示,他基於某種原因衝了進去。

 

  在門前是布蘭登和麗莎的鞋子,我叫了他們的名字。但是沒有人回答。

 

  客廳裡很冷。麗莎通常在這種大熱天會開冷氣,等到溫度降了,她就會把它關掉。這次沒有人把它關掉。

 

  「親愛的?」我大聲叫喊,本能地關掉了冷氣。「布蘭登?」

 

  我們的貓,賽巴斯汀,正躺在客廳的中央。或者說,賽巴斯汀的骨頭在那裏。

 

  牠被吃乾抹淨了。只剩下黑白色的毛皮,以及牠的骨頭。

 

  「哦,我的天啊。」

 

  我開始跑了起來。跑進餐廳,在那裡遺留著他們午餐的湯和三明治。桌子被一大群黑螞蟻所覆蓋,就像一張活的地毯,正在吞噬著食物。因為牠們正把三明治分解,帶走那些麵包屑。

 

  我走進房間的那一剎那,螞蟻大軍放下牠們正在做的事情,集中在一起,開始像黑色浪潮般的湧向我。我以前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情。

 

  牠們只是不停地前仆後繼,朝我衝來。

 

  我感到一股尖叫的衝動卡在我的喉嚨,頓時明白了當布蘭登看到這些「蟲子」的恐懼。

 

  我既瘋狂又恐慌地跺著腳避開這些微小的攻擊者。牠們一擁而上爬上我的鞋,即使牠們的同伴被壓死在牠們身下也無動於衷。

 

  牠們移動的如此之快。哦,上帝,牠們只是不停地爬過來,撕裂布料和鞋帶,爬上我的襪子。

 

  我跑過牠們。不管一切向前衝,我用盡力氣大喊,我感覺到牠們在我的腳踝和小腿上,當我試著把牠們從我身上弄走,不讓牠們爬上我的手時,牠們似乎在攻擊我的腿。

 

  就像巨大的格列佛對抗數以百計的小人一樣。

 

  不知怎的,我順利脫身了,跑到餐廳的另一邊,並進入廚房。

 

  螞蟻爬上我的褲子,但我用手趕走或捏死牠們,永遠不讓其餘的有機可趁爬上來。十幾隻左右的螞蟻繼續叮咬我的腳踝,我試圖在我跑動的時候讓牠們掉入我的鞋子,壓死牠們。

 

  在遠處角落是一個小型滅火器。我甚至不知道它還能不能用,但我打算試試看。我順利地把它從牆邊拿起來,繼續撤退到後面的走廊,一邊看著使用說明。

 

  天啊,這不是考驗我的智商的時候。

 

  不,沒問題的,我只需要拉開插梢,然後就可以使用了。

 

  憤怒的螞蟻大軍掠過整個廚房的地板。沒有很多,大概幾百隻而已。就是徘徊在餐桌上,搶劫那些午餐的殘餘部隊。

 

  有東西咬了我的膝蓋後方,但我不理會它。我把滅火器噴嘴的角度對準那群小混蛋,一邊怒吼,一邊擠壓把柄,對著牠們噴出白色泡沫。

 

  化學藥劑減緩了牠們的攻擊。這個策略相當有效,我鬆了一口氣,看著牠們到處亂竄,然後痛苦的死亡(希望是)。幾秒鐘內,最後一隻螞蟻已經不再動。

 

  我摸了摸我背後,抓到了我腿後的螞蟻,捏得牠支離破碎。「去你的。」

 

  麗莎和布蘭登。哦,上帝,請讓他們平安無事。

 

  我在布蘭登的房間發現他們。

 

  麗莎曾試圖在門縫塞衣服阻止螞蟻進來,但沒有用。

 

  現在留在房間中的,是她像胎兒一樣,蜷縮在染血地毯上的屍體。我想螞蟻發現要分解她比分解貓困難多了,所以牠們中途放棄。

 

  當我看到她時,我跪倒在地上哭泣,而且嚇壞了。我的胃打了一個結,在我吐之前我甚至不知道我在做什麼。

 

  衣櫥裡的聲音喚回我的意識。

 

  「布蘭登?」我低聲呼喚,仍然害怕還有螞蟻出現。「小子?你在裡面嗎?」

 

  我躡手躡腳跨過麗莎的遺骸,緩慢、驚懼地拉開衣櫃的門。

 

  布蘭登靠在牆上,看似無恙。他只是兩眼無神,嘴巴微張,身體慢慢地來回搖晃。

 

  我站在他和麗莎中間。我不想讓他看到自己母親的屍體。

 

  「哦,上帝啊,孩子。」我低聲說,跪在地上試圖讓他看著我。「沒事的。我們得要離開這了。」

 

  他發出聲音,一種咯咯聲。

 

  「布蘭登?」我俯身向前,碰觸他的手臂。

 

  然後我看到他的T-shirt前面有東西在動,還有那暗色、濕潤的汙漬。

 

  然後,我看見了螞蟻。

 

  在他喉嚨深處的螞蟻,以及從他眼瞼下爬出來的螞蟻,還有開始從他領口湧出來的螞蟻,還帶著他的絲絲血肉。

 

  我跑了。

 

  我跑出了家門,坐上我的車逃走。

 

*   *   *  

 

  這些天來我睡不著。螞蟻無處不在。我不知道牠們是否仍在追捕我。

 

  一有機會我就殺了牠們。我並沒有從中得到樂趣,我這樣做只是為了保護我自己。到目前為止,牠們還沒有要試圖反擊。如果我見到那天在浴室看到的那種螞蟻,我不知道我會怎麼做。我是否會讓牠活著,或者殺死它,然後再次冒著引發牠們報復的風險。

 

  我想我會殺了牠。為了布蘭登。

 

 

 

(完)

 

 

 

類似文章:

【翻譯】【Nosleep】瘋狂貝蒂(Crazy Betty) 

【翻譯】【恐怖極短篇】強迫症(Compulsions) 

【轉錄】【靈異】老闆爸媽系列-看到「飄被嚇跑」(1) 

【轉貼】【靈異】山中謎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妖界誌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uhuangchang
  • 您譯得真好,很有畫面感,一個美國小資家庭的木屋和庭院從眼前出現。
    本文就像大部分的美式驚悚(或災難)片一樣,前半場充滿迷霧的時候引人入勝,中段近尾聲時不免虎頭蛇尾(以本文來說就是打給滅蟲者的時候)。
    不過我很喜歡小孩屍體出現的場景,用詞簡樸但手法精巧。
  • 的確很多人覺得滅蟲人那邊吞吞吐吐的
    沒個結果讓人很厭煩
    不過這篇故事真的寫得很貼近生活
    現在看到螞蟻都有點毛毛的

    mizuya 於 2015/12/07 22:0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