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網址:Lists Made By 5-Year-Olds Shouldn't Be This Terrifying 

 

原作者: BrianaNichol

 

原看板:Nosleep

 

翻譯者:我

 

 

本文可能造成心理上的不愉快,請斟酌閱讀。

 

 

=====正文開始=====

 

 

  我對小時候的事情不太有印象,我只能告訴你發生在我七歲之後的事。我甚至沒有那些人們從三歲開始就會有的片段記憶。

 

  在我生命中的前六年不是模糊而已,而是完全的空白。

 

  昨天,我終於找到了原因。

 

  今年秋天我就要唸大學四年級了,而下個月,我會出國唸書。我要在秋天前把租屋處的所有物品打包回家,因為這學期開始後,我就會住在完全不同的地方。

 

  我在科羅拉多州度過2013年的夏天,2014年的夏天則是在校園中上課。今年夏天的前半部分我會去打工,這樣我在倫敦就有零用錢。所以這是從我2012年高中畢業後,第一次住回我的舊房間。

  當然過年過節時我會回家,但我通常睡在另個親戚家裡(我以後可能會提到原因)。這一次,因為我會在外地唸書五個星期,我需要有空間可以囤放我的物品,所以回家是最好的選擇。

 

  在我把東西拆封之前,我決定先清理我的衣櫃。

 

  我找到一些舊衣服、鞋子、圖畫、紙盒,以及其他對我來說已經穿不下的東西;還有一些太幼稚,我現在已經提不起興趣的物品。總的來說,沒什麼不尋常的,所以我把它們全丟進垃圾袋,拖去地下室。

 

  我不常使用地下室,通常只去那邊洗衣服。

 

  我一直很討厭去那裡,尤其是晚上更不想去。地下室的電燈開關位於樓梯中段,所以你得先往下幾步,然後才能點亮燈。這總是讓我提心吊膽。

 

  總之,我發現在地下室的角落裡,堆著我的舊玩具。我想我會把垃圾袋與其他東西一起丟去那個角落。我有布拉茨娃娃、一艘芭比郵輪,一台芭比吉普車,還有手臂被拆掉、鞋子不見的娃娃。

 

  我立刻對那艘郵輪起了興趣,因為我記得當我大約7歲時,我老是用郵輪上的池子來裝果汁而不是裝水,然後我父親就會很生氣,因為我最終都會把果汁灑在地毯上。

 

  我得承認我還挺糟糕的。

 

  那是艘粉色與白色相間的船,我記得舵輪被我畫成藍色,並撒上銀粉。不過它跟其他零件都已經不見了,現在這艘船不過是個壞得差不多的老舊玩具。

 

  我打開郵輪的小房間,那裏通常放著芭比娃娃的泳衣,但我卻找到一張又舊又皺的紙條。我打開它,上面竟然列了五件事情:

 

1.看獅子王

2.畫高飛狗

3.給爸爸一個擁抱

4.殺媽媽

5.拿船

 

  比起第四點,令人不安的是那種無聊事居然排在第五。而最讓我煩躁的,是劃過每個數字的那一條橫線。

 

  代表已完成。

 

  這件事實在令我毛骨悚然、頭皮發麻。我沒有失去理智的唯一原因是因為我母親仍然活得好好的。

 

  看完這張讓人惴惴不安的紙條後,我回到樓上自己的房間,開始整理東西。我重新打包我想帶去倫敦的物品。

 

  在幾個小時的歸類整理後,我必須確保我有把我的文件資料收在一起。隔天我要去辦事處拿我的護照,還要去銀行拿財產證明,表示我有足夠的錢去英國。

 

  第二天,我爸帶我去當地的辦事處拿護照,他遞給我我的出生證明和社會安全卡。當我進去底特律市中心那棟超高建築物辦事時,他會在車裡等我。

 

  等輪到我時,我把個人資料交給玻璃窗後的那個女人並且唸完我的誓言,她說我會在八天內收到護照。

 

  我看了一眼出生證明(因為這是第一次我正眼看到它),有團疑惑在我心裡。

 

父親:蓋瑞‧詹姆斯‧威爾森

母親:伊蓮‧瑪莉‧費里曼

 

  我沒瘋,但我知道我媽的名字應該是吉莉安‧史考特。

 

  這份文件的錯誤讓我非常惱怒,我急忙下樓找我爸,給他看出生證明,問他是怎麼回事。這是當天那讓人坐立不安的對話:

 

我:爸!搞什麼鬼啊,這出生證明上的女人是誰?媽在我小的時候有改過名字嗎?

 

爸:親愛的,你知道我在你6歲的時候才遇到吉莉安的啊,你在說什麼-

 

我:才不是!吉莉安一直都在!

 

爸:布莉安娜,冷靜。我們是在你媽去世一年後才跟吉莉安在一起的。記得嗎?我們在雜貨店要走回車上的時候,你突然衝出馬路,她差點撞到你。

 

我:我不記得了。那我親生媽媽在哪?

 

爸:布莉安娜,她在你五歲的時候過世了。有天晚上她從地下室的樓梯摔下去。我想她可能是絆到你放在樓梯口的玩具吧!我之前跟你說她是心臟病去世,是因為不想讓你認為那是你的錯。我很遺憾你不記得了。

 

  在我們回家的路上,我歇斯底里地大哭。我心裡想的都是那張該死的紙條。

 

  我回到地下室,把紙條從我的舊郵輪拿出來(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把它放回去)。我要把它撕了、扔掉,絕對不會告訴我爸它的存在。我沿著樓梯準備去那個角落時,我發現之前沒注意到的東西。

 

  那個鋪滿銀粉的藍色方向舵。

 

  它就在樓梯的盡頭。

 

  我真希望它上面沒有我母親的血。

 

 

 

(完)

 

類似文章:

【翻譯】【Nosleep】蟻王(The Ant King) 

【翻譯】【Nosleep】禮儀師的助手(The Mortician's Assistant) 

【轉錄】【靈異】圓木中的女孩 

 

 

 

, ,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