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  

原文網址:http://www.reddit.com/r/nosleep/comments/3e09l5/wheres_dad/  

原作者:Marsh_Man

原看板:Nosleep

翻譯者:我

 

 

本文可能造成心理上不愉快,請謹慎閱讀。

 

 

=====正文開始=====

 

  想像一個年輕的男孩,長大過程中沒有父親陪伴,就像那些時下流行的成長電影.....這就是我的十七歲。我就像任何一個同齡男孩一樣,我會去運動,有一群好哥兒們,還有其他你想得到的,只除了我沒有父親。

 

  這是直到十七歲才真正困擾我的問題,畢竟這年紀的小孩對每件事情都想打破砂鍋問到底。人們一直問我沒有父親的感覺是什麼樣子,但對我而言,這其實是一個傲慢的問題。不是因為它很敏感,而是因為我的母親恰如其分地扮演了父親的角色。在刻版印象中偏重於男性的學科,她都有辦法指導我。無論是丟橄欖球或教我捍衛自己的權利.....我的母親都一肩扛起。

 

  但在十七歲時,關於父親的神秘面紗吶喊著要我去揭開(我喜歡把它歸咎於我狂奔的荷爾蒙)。我已經到了生命中,我想知道我是誰的時刻,我是什麼樣的人,我的價值在哪裡,最重要的是,我從哪裡來。

  我覺得找到自我的唯一方法是尋找我的父親。我知道他還活著,我媽媽總是告訴我,

“你的父親還在,只是沒有和我們在一起。”

這讓我疑問大起。然而,我的問題總是遇到同樣的強烈反應,

“別再問了!他離開是有原因的!”

 

  當然,我想問原因,但我不敢。我母親聲音裡的語氣足以讓我安靜。很奇怪的是,她怎麼有辦法可以讓她的聲音在大吼時如此低沉。最後,我只能假設她仍沒有從他突然失踪的打擊裡復原。我也是,我沒有任何他的記憶可言,他離開的時候我還只不過兩歲而已。

 

  我大多數朋友都認為我很古怪,怎麼會想去找一個拋棄我的人,但我擺脫不了這個想法。自從我十七歲之後,我就很好奇他是誰。這種心情是很難熬的,但我終於在我十八歲生日時放棄了尋找他。我想,如果我的父親要見我,他總會出現的。

 

  幾個月後,我寫了申請大學用的小論文,著重在沒有父親的成長過程,以及後來遇到的瓶頸我想應該是吧。

 

  幾年以後,在一個星期五晚上,大三的我接到一通電話。我拿起電話,另一端的人自稱是我母親的朋友。起初,我以為這是一個惡作劇電話,但隨後對方說出我母親的名字。這使我一震,就我所知,我的母親沒有任何朋友。

 

  對方-聽起來像個男人-說他和我母親在我出生前就是朋友。他接著說我的母親已經在睡夢中去世。我立刻熱淚盈眶,那是那年我第一次沒有在周五晚上出門。

 

  葬禮在無聲中很快地結束。就像我說的,我媽沒有太多朋友。此外,她是我已經去世的祖父母家裡唯一的孩子,所以也沒有什麼親戚出現。葬禮之後,我回到家裡收拾東西,好讓房子可以盡快處理掉。

 

  我回到家,坐在廚房裡,並且自己做了一個三明治。當我正在吃東西時,我聽到敲門聲,差點讓我從椅子上掉下來。難道是我的爸爸?

 

  不是。

 

  我打開門,在我面前的是一個高大的男子。他自稱是打電話給我的人,是我媽媽的朋友。他要求進來,我沒有拒絕,他給人一種說不出的壓迫感。

 

  他穿著一件黑色皮風衣,還戴著一頂黑色的大禮帽在頭上。

 

  聊了一段時間後,他說有事要先走了。他的語氣有點嚇人,儘管我知道他沒有惡意。當他走出大門時,他告訴我沉默是金。我對他表示疑問,但就像我的母親,他也沒有給我一個答案,就只是坐進他的黑色跑車,揚長而去。

 

  一等他走遠,我決定去整理我母親的東西。我發現她衣櫃的地板似乎很容易搖晃。我稍稍跳了一下,感覺好像地板快塌了。我拉起地上的鑲板,發現地下居然有一個大空間。令人震驚的是,下面有數十只箱子。我把它們拿出來,放在我​​母親的床上。

 

  第一箱裝著一堆田徑獎杯。我想我母親保存著我父親的田徑獎座,她總是說,他是萬眾矚目的焦點。

 

  下個箱子就是怪異事件的開始。箱子裡有刀有槍。我不知道為什麼它們會在我母親的衣櫃裡,然後我打開了第三個箱子。

 

  箱子內裝滿了照片和報紙文章。我對第一張照片感到震驚。照片裡是我父親和應該是我媽朋友的高大男人。特別在看到他們嘴裡的雪茄和手中的長槍後,更是讓我嚇了一跳。

 

  我看了其中一則新聞,它是關於一個男人謀殺了他的情婦。接著,我看了箱子裡另一篇五年後的文章。內容指出他們還是沒有發現謀殺那個情婦的男人是誰。

 

  我想我解開了多年的謎團,我的父親是一個混混,當他犯下的謀殺案曝光時,他就逃亡了。這解釋了為什麼我母親從來沒有提過他,她以他為恥。

 

  他不僅有一個情婦,而且還是一個殺人犯。這也解釋了那個高大男子告訴我要守口如瓶的原因。一切都真相大白了…..應該吧。

 

  我想知道為何確定是我爸朋友的高大男子,卻知道我的母親去世了。

 

  還有一個箱子還沒打開,當時我一點也不知道這箱子裡有我一直追尋的答案。

 

  我打開箱子,裡頭有足夠使用一輩子的雌激素藥丸。旁邊有一頂金色假髮,跟我母親的髮色一模一樣。雞皮疙瘩一個接一個地冒了出來。

 

  我立刻明白了。

 

  我的父親從來沒有逃跑.....他從頭到尾都在我身邊。原來如此,這一切都合理了。

 

  我的父親殺害了我的母親,然後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他改變了他的性別。我很憤怒,我居然跟一個惡棍生活了十八年。我很不舒服,我吐了,我也哭了。我現在說出這個故事是因為它已經纏住我許多年。我再次希望能找到結果解脫。我本來會打電話給警察,但我已經收到警告,這就是為什麼我要為故事內容模糊的部分道歉。

 

  所有你需要知道的是,我的父親是一個瘋子。我父親是個流氓。我的父親是個殺人犯。我的父親就是我的母親。

 

 

類似文章:

【翻譯】【Nosleep】車禍(A Car Accident) 

【轉貼】【靈異】山中謎霧 

【靈異】轉貼─山村怪談 〈一〉 

轉貼---殷商的最後一滴眼淚 (1) 

 

 

, , ,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uhuangchang
  • 先說個題外話,我經常覺得reddit nosleep上的文章很有希區考克風格。本文是個很好的例子,幾乎可以想像在黑白鏡頭中散落一地的幾個大箱子、以及裡面的假髮和藥丸。
    乍看之下是很扯的故事,但是卻很有意思,還有什麼比帶著一個孩子的單身母親更不令人懷疑的呢?
    最後, raging hormones->狂奔的荷爾蒙:這句很妙XD
  • 哈哈哈
    想說就直翻了...比較有感覺...

    mizuya 於 2015/12/07 22: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