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

原文看板:Reddit-Nosleep

 

原文網址:Dad's Tapes: No Tape 

 

原文作者:EZmisery

 

翻譯者:mizuya

 

提醒!閱讀本篇可能造成心理上的不舒服,請考慮是否繼續。

 

本文是系列文,請從第一篇依序看起。

第一篇:【翻譯】【Nosleep】爸爸的錄音帶:童星(Dad's Tapes: The Child Star) 

 

 

=====本文開始=====

 

這篇文章裡不會提到錄音帶。

 

 

我是布莉。我借了強尼的筆電,這樣我才能寫一些東西。我也需要他讀完這一篇,但我還不能親自告訴他本人。我明天會將筆電還給他。他不知道我把它拿走了。可能直到他讀到這篇才會發現這件事吧。真抱歉,山米。

 

 

我現在就是無法見你。這塊拼圖有很多碎片,而你是其中關鍵的一個。

 

 

不過,我想對你們這些讀者解釋一些事情。你們看著他的文章有如酒鬼抓著烈酒不放。你們中有些人似乎沉迷於他以及錄音帶中那些人所遭受的痛苦。我並不是說這不正常,但了解自己是很重要的。這種痴迷是危險的。它會讓你想看到朋友,甚至與它們交談。

 

 

拜託,看在上帝的份上,不要去尋找朋友

 

如果它們聯繫你,不要回應它們。不要同意與它們見面。不要同意任何事。

 

 

我知道你們很多人可能會懷疑這些事情的真實性。但是我向你保證,朋友是真的,而且比你以爲的離你更近。因為我知道你們當中有些人不相信我,所以我會分享我的故事。我也想分享給你,強尼。因為你就像我自己的孩子。從你還是個小不點,我就認識你了。我十分愛你。你爸爸也是。

 

 

但現在讓​​我回到我的故事。和大多數人一樣,我的成長過程無憂無慮。我住在富裕社區裡的大房子,錢財不虞匱乏。我的父母愛我,給我無微不至的照顧。我生活在舒適的環境裡卻覺得理所當然,一點也不知道該感心存感謝。大多數人會羨慕死像我這樣的生活。

 

 

但是,一切都在我的15歲生日那天改變了。我不知道15歲是否有某種特別的涵義,或者只是巧合,但一切就是回不去了。我計畫了一個盛大派對。我邀請了5個我最親密的朋友。他們準時抵達,但他們...不再是我熟悉的人。很難跟看不到它們的人解釋這一點,但我會盡力試試。

 

 

當一個朋友接管人類後,他們看起來幾乎一模一樣。如果你知道它們有多麼擅於模仿我們的人類特質,你一定會大吃一驚。它們把自己塞進人體裡,四處走動,就好像穿了一件人類套裝似的。但它們有兩個缺陷是無法改變的。首先,你已經聽過了,是它們不能吃東西。我是在它們試圖讓我住院時,發現了這一點。但我有些操之過急了。第二個缺陷-抽搐。

 

 

就好像身體並不是特別為它們所訂製,總有一些小的,微乎其微的錯誤。它們的身體部位會有些小痙攣。這有點像飄忽不定的呼吸。這是因為朋友在調節身體的合適度。它們抽搐或不安的樣子就像穿了件有刺會讓人發癢的毛衣。

 

 

在我的生日那天,我所有的朋友看起來就像那個樣子。起初我不明白。我只知道有問題。我拒絕與他們進行互動,並把自己關在房間裡直到他們離開。我的父母求我出去,但我不理會他們。我的朋友離開了,但我留在我的房間裡。我的母親試圖透過門和我談話。我父親則說我是在幻想。他們威脅說要叫警察。於是我妥協了。

 

 

他們把我帶到一個外觀同樣有那種些微抽搐的醫生那裡。我不和她說話。她說我是個瘋子。她說我有飲食失調(這根本完全錯誤。)我開始不相信任何人。我看到很多的人外觀上都有抽搐的情形....完全無法可擋。

 

 

但是,真正改變我生活的原因是,我看到我的父母也變了。我實在無法面對處理它。跟我最親近的兩個人...應該要愛我和保護我的人...

 

 

這真是太可怕了。我不知道那時它們被稱為朋友,所以我叫它們複製品。我不知道為什麼它們會出現或它們想要什麼,但我知道這很不妙。

 

 

我在那晚偷偷溜出來,只帶了一個裝滿衣物和一些食物的背包。這就是我如何度過那段漫長的時間。我在街頭遊蕩。它們起先沒有來找我,直到一年之後我才成為它們的目標。我想它們知道我可以看到它們,這顯然對它們構成了巨大的威脅。它們要我死掉,或者占據我的身體。

 

 

我那時不知道它們的規則。我只是運氣好,從來沒有在它們面前哭過。是我自己該死的固執救了我自己...嗯,當然還包括我在垃圾箱裡發現的彈簧刀。第一個來找我的是一個年輕女子。她觀察我好幾天了,不知不覺地一天比一天更接近我。最後,她讓我某個半夜差點丟掉小命。

 

 

雖然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但我對她說的話記憶猶新。她用一種在高低音之間轉換的奇怪聲音說,「你真是個壞女孩。」

 

 

她徒手來到我面前。我想她打算要掐死我或悶死我。但她不知道我有一把刀。我盡我最大力氣朝她的脖子刺了進去。她的身體一陣顫抖,之後就軟倒在地。我看著她的抽搐靜止,一縷黃色煙霧噴薄而出並消失在空氣中。她死了。

 

 

我以為我殺了它們。但其實沒有。它們是無法被殺死的。我只是殺了那些無辜被它們佔居的人。但我還能怎麼辦?到最後,我只能說服我自己我已經死了,我就是身在地獄裡。我無法理解一個我可以殺人,而人們也想要殺我的世界。

 

 

強尼,你爸爸在我26歲時找到我。那時我已經厭倦逃跑和躲藏,但這就是我唯一能過的生活。我想,如果他沒找到我,朋友早就已經把我殺了。我已經不想再對抗下去了。

 

 

但是你爸爸救了我。他告訴我朋友的事。他指出我有特別的天賦-能看到它們。我們中只有十五個人可以做到這一點。他介紹我進入組織。現在我有生活目標了。不再是殺人,而是幫助人們活下去。

 

 

我知道你將我視為家庭朋友,但我也一直在負責保護你。你還記得你八歲的時候,那個警察說你爸爸要他來接你嗎?嗯,幸好我及時出現將你帶回家,遠離那個男人。還有那個你在網路上遇到的女孩,你去見她卻苦等無人?那是因為我先料理了她。它們就是朋友,山姆。它們是來抓你的。

 

 

我不知道這些對你是否有意義。我從來都不擅長寫作。但請相信我,你爸是個好人。他也許騙了你,但他是為你好。我們都知道這天可能會來臨,但我們沒想到有這麼快。

 

 

我得走了。它們其中之一正看著我。當它們是小孩形體的時候感覺真怪異。這會讓我懷疑自己的判斷是否有誤。但我知道那小女孩就是它們其中之一沒錯。她剛沒有吃她面前的貝果。而現在我得處理她了。

 

 

但我承諾明天要還回山姆森的筆電。我希望他可以看到這篇。我希望你們都可以讀完這篇,並了解這不只是一個故事。這是一場戰鬥。而現在我們正節節敗退。

 

 

 

(完) 

 

下一篇:【翻譯】【Nosleep】爸爸的錄音帶:亞麗珊德拉(Dad's Tapes: Alexandria)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妖界誌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