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

原看板:Reddit-Nosleep

 

原文網址:I'm Done Running. I Promise.  

 

原作者: DontDoItAlexander

 

翻譯者:mizuya

 

注意!閱讀本文可能讓造成心理不舒服,請考慮是否繼續。

 

本文與【爸爸的錄音帶】系列文有所相關,非錄音帶的原作者所寫,但有獲得原作者的認可,故讀者可自由選擇是否當作番外篇的形式來看。

 

爸爸的錄音帶系列第一篇:【翻譯】【Nosleep】爸爸的錄音帶:童星(Dad's Tapes: The Child Star) 

 

 

=====本文開始=====

 

我22歲時嫁給一個我不愛的男人。我嫁給他是因為他能保護我。

 

 

我25歲時有了我的兒子。我的理智糾結成一團。我對我的生活感到恐懼。我怎麼能把我的寶寶帶到一個由它們佔據的世界?

 

 

所以我離開了。

 

 

我把這些寫下來是因為我的兒子最近固定發表文章在這個網站。我希望他能聯絡我。

 

 

這件事的起源得回溯到我十五歲的時候。事實上就是在我生日的第二天。我在我的臥室醒來,跟往常一樣。但我不是自己睜開眼睛的。這樣講很奇怪,但有別的東西在操控我的身體。它舉起我的手,將我的毛毯拉下。它將我的腳伸往地板,讓我站好。

 

我快嚇死了。我想知道我是否在夢遊,但我處於完全清醒和有意識的狀態。我的內心警鈴大作,但我卻無法控制我的身體。我無法尖叫。它控制了我的聲帶。我不得不被動地觀看它正在進行我的例行工作。它刷我的牙齒。它梳我的頭髮。它穿著我通常會穿的衣服。

 

 

我抗拒它。我發誓我非常努力要得回我身體的控制權。但它表現得好像壓根沒注意到我的存在。

 

 

這種情況持續了一整天。它去上學。它寫筆記。它與我的朋友聊天說八卦。它舉起我的手,在課堂上用我的聲音大聲地回答,說著我根本不知道是什麼的答案。放學後,它走回家。它和我的父母出門逛街。它看電視。然後它穿上我的睡衣去睡覺。

 

 

這整天我都是透過我的眼皮在觀看這一切。我仍然像往常一樣有感覺。所不同的是以往是我自己控制我的行動,但我現在卻像個觀眾,觀看我自己的一天,就像一個旁觀者。

 

 

後來我發現,多數誰被控制的人他們根本不知道他們被控制了。他們以為所有的決定都是出於他們自我的意志。當他們的身體在進行可怕的犯罪行為時,他們所擁有的記憶卻是他們只不過在處理生活瑣事。這種幸運沒有發生在我身上。

 

 

我就這樣被困在我自己的身體裡三年多,完全無法控制我自己的生活。這是一種最可怕形式的折磨。你必須看著你所愛的人與一個完全的陌生人互動,但他們卻認為那是你。它從來不吃東西,它會找藉口不吃或是把食物藏起來。但我的體重從來沒有減輕過,身體也沒有任何負面影響。

 

 

有時候,我的身體會照鏡子,而我會看到我的臉。我發誓它曾對我眨了眨眼睛。

 

 

高中畢業後不久,我和我的兩個朋友出去玩。汽車拋錨在公路上,而當時我們都沒有手機。引擎蓋似乎有問題,無法打開。我們只好等待有開車經過的人願意幫助我們。當我們在等待的時候,我的朋友們談到了他們要上的學校。它用我的聲音談到我要去愛默生學院讀戲劇系。他們都笑了起來。我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觀,像往常一樣。此時此刻,我認為我的餘生就要這樣度過了。

 

 

最後終於有輛車出現,一位老人試圖修理我們的車。他從後車箱拿了一個鐵撬出來,幫我們打開了引擎蓋。一打開後,他把鐵撬遞給我。嗯,不是我。是它。

 

 

我能感覺到鐵撬在我手中的重量,但我不知道下一步會發生什麼事。我發誓我不想對我的朋友和那位老人做出那些事。它舉出了我的手臂,然後以鐵撬重擊那個男人的後頸。它製造出令人作嘔的一條裂縫,接著他就倒地不起了。我的朋友看著我,嚇壞了。然後它追在其中一人後面,揮動著鐵撬,直到打到她的頭骨。她發出尖叫聲然後跌倒在地。我的手蜷曲著將武器握得更緊。它一次又一次地打她,直到她的臉血肉模糊。

 

 

而我...我就被困在案發現場,眼睜睜地看著它發生。

 

 

我的另一位朋友哭著跑進附近的樹林裡。我的身體因為剛剛的追擊而氣喘吁吁。它又回到了男人旁邊,他幾乎僅存一絲氣息。它用一種奇怪且忽高忽低的聲音低語著:「希望這是值得的,朋友。」

 

 

然後它走進了樹林。它追蹤著它的獵物,不疾不徐地跟著我那驚恐的朋友所留下的踪跡。她大喊著救命,要發現她很容易。她被樹枝絆​​倒,轉過頭發現我的身體就站在她後面。

 

 

「亞麗,拜託。停下來!」

 

 

我不得不直視她嚇呆的眼睛。我不得不看著我的手丟掉鐵撬,親自用手掐著她的脖子。我被迫感覺血管在我的掌下漲起,因為她掙扎著要呼吸。我被迫聽著她因窒息發出的咯咯聲。我被迫看著生命離她而去。

 

 

當我的手仍然圍在她的脖子上時,有一種響亮的嗡嗡聲,像靜電干擾的聲音。然後我看到一團黃色的明亮煙霧。它似乎是從我的皮膚蒸發而出。然後我的身體突然癱軟而且麻木,我跌倒在我死去的朋友身上。我睜開的眼睛正壓在她額頭的汗水上。

 

 

當你已經三年多沒有控制過你的身體,要再意識到你又拿回掌控權是很困難的。一開始只能從細微處開始。我眨了眨眼。但這不是別人在眨眼,是我自己。我可以因為喜悅而哭,但我卻忘了怎麼說話。我忘記了如何移動我的身體。我猛力把我的手臂舉起,然後震驚地發現它的移動是出於我自己的決定。

 

 

我花了天知道多久試圖找出如何移動身體的方法。我設法從屍體上滾到地面。我現在完全處於兩相衝突的矛盾中-一股天大的喜悅迴盪在我心中,因為我又再度能控制我的身體;但對我的身體剛剛做的事又有種無法言喻的驚恐。

 

 

他發現我就那樣躺在樹林中。他有追蹤它們的方法,我還是不知道怎麼做的。他穿著深色西裝和登山靴出現。他試圖要跟我講話,但我已經不記得怎麼說話。於是,他把我抱在懷裡,並帶我回他的車子。

 

 

我想他是對我一見鍾情。那個可憐的人。

 

 

我花了一個月的時間重新學習如何說話。組織裡有很好的醫生。我們每天一起合作讓我能重新控制我的身體。我想我是第一個可以記得自己的身體被佔居的例子。每個人都非常渴望和我說話(想要研究我。)

 

 

只除了傑克。當他來看我時,是出於真正的關懷。他希望讓我感到安全。這就是為什麼我緊緊抓住他。我是那麼該死的害怕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害怕它會再次發生。我需要傑克。我需要他來告訴我一切都會沒事。

 

 

當他向我求婚時,我沒有猶豫。

 

 

這是個有點凌亂的故事,我不知道它是否讓這一切更清楚。但是我希望我的兒子知道,當我離開他時,我是為了他好才這麼做。我這樣做是因為它們越來越接近我了,而現在我有兩個要擔心的人。

 

 

我一直在逃跑。不過,我已經受夠了。我的兒子需要我。

 

 

對不起,山米。

 

 

 

 

(完) 

 

下一篇:【翻譯】【Nosleep】爸爸的錄音帶:我的最愛(Dad's Tapes: My Favorite) 

 

 

 

 

 

, , , , ,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