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

原文看板:Nosleep-Reddit

 

原文網址:My Grandmother's Doll Just Licked Me   

 

原文作者:DoubleDoorBastard

 

翻譯者:mizuya

 

注意!閱讀本文可能造成心理上的不舒適,請考慮是否繼續。

 

=====正文開始=====

 

幾個星期前,我的祖母以85歲高齡在睡夢中安詳過世。她在生前各方面都過得衣食無虞,我也盡我所能去提供她這樣的生活。因為她也是這樣對我的。

 

 

這篇文章對我來說並不好寫。你知道的,當一個你珍視的親人去世,尤其是從小陪伴你長大的人,失去她猶如失去生活的重心,日常生活都偏離了軌道。更不用說我小時候一開始的生活並不平順。

 

 

當我兩歲時,我的父母在一次車禍中去世。當時的我年紀太小,無法體會從此被拋下成為孤兒的感覺。當家庭律師帶來要讓我被收養的消息時,我的奶奶沒有第二句話就收容了我。她的家就是我們的家;那就是我童年的避風港。

 

老實說,你永遠不會遇到一個比我的奶奶更富慈愛心的女人了。從我走進她生活的那一刻,一直到她的死亡為止(甚至是之後),她從沒讓我失望過。

 

 

關於奶奶的另一個特別的事情是,她是啞巴。這裡說的不是選擇性緘默症,我說的是完全且持續性的沉默。我認識奶奶整整32年了,雖然我在短短幾個月內就習慣了她的安靜,不過對有些人來說這樣似乎很瘋狂,但我從來沒有從她嘴巴聽到過任何一個字。

 

 

當然,我們有我們自己的溝通方式。我很快地學會手語,畢竟小孩子學什麼都快,而她總是寫東西在小黑板上讓我知道。我當時認為這樣非常可愛有趣。

 

 

在她過世幾天後,她的律師打了通電話給我,告訴我根據她的遺囑,她將所有的財產留給我。你認識一個人多深並不重要,這種事總是讓你突然明瞭:一切不屬於她的捐贈卡範圍內的東西,現在都屬於我了。

 

 

一兩個星期過去,我簽署了一些文件,處理金錢的過戶轉換。官僚體系的運作和往常一樣地慢,我奶奶的遺物成了我的財產,有些等待許久的病患也開心地得到奶奶捐贈的健康肝臟、腎臟和肺。

 

 

就像我說的,她是付出型的人。

 

 

奶奶的房子是一棟舊喬治亞式的屋子:兩層樓,三間臥室和一個妥善照顧的花園。我覺得我就像是一個在聖誕節得到一匹小馬的孩子。問題是,我沒有那麼多錢可以同時付一間公寓和一棟房子的租金,但我也不是那種無情的混蛋,到手後就立刻賣掉我童年的家-尤其是在這兩極化房價的房地產市場。

 

 

幾杯黃湯下肚後,我把我的煩惱說給我的一個好朋友聽,他提出了一個主意,就是將其轉換成出租的房地產。當我清醒後,我反覆地考慮這個提議,既然我的辦公室工作沒有什麼特別的進展,所以我決定作為一個房東可能是不錯的選擇。

 

 

但這真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星期一我帶了我所有的必需品去了那棟房子-我的車裝滿了油漆、工具還有工業用的大垃圾袋。我花了幾分鐘的時間凝聚走進去的力量;因為這棟房子對我而言有太多的歷史。美好與糟糕的時光並存,就像我說的,這是我長大的地方,而奶奶的死將所有的懷舊之情加進了苦澀的味道。

 

 

我不停地告訴自己,我越快完成這件事,房子受到的傷害就越少,就好像快速撕開繃帶一樣。從我21歲搬出這裡後,這個地方幾乎沒有改變,感覺就像一幅畫,凍結在時間裡,等待我的歸來。我想我在某個程度上達成了它的願望,只是它沒想到我會開始拆除壁紙。

 

 

在我開始重新粉刷和重置眼前的一切之前,我從頭到尾,一個房間不漏地,在我的腦海重播著我童年在這些地方的畫面。上帝啊,我怎麼會忘了這地方看起來有多麼古老。奶奶的風格從來沒有真正地離開70年代。

 

 

等一樓的地板都清空,我就要把所有的家具都搬到前面的草坪(當我需要幫忙搬重物時,我的好麻吉就會神奇地消失)我趁吃午飯的時候休息一會兒,並且四處探索了一下。

 

 

樓上的房間就跟我記憶中的一樣。奶奶的房間,她再也不會躺在上面睡覺的床,整齊如初。我的房間也沒有改變:貼滿了有點剝離的超脫樂團海報和各種90年代的青少年會有的東西。

 

 

當我離開家時,我告訴她可以把它改裝成一間遊戲室,或者一間靜思室,這樣她就能在那裡讀她的書,享受她的悠閒時光。我猜她從來沒有考慮要這樣做,或者她希望我有一天可以回來。當我看到她的舊黑板躺在我的床上,上面寫著「歡迎回家!:)」,淚水不知不覺地盈滿了我的眼眶。

 

 

我唯一還沒檢查的房間是閣樓。當我還是孩子的時候,那裡是個禁地。奶奶說-或者更確切地說,用寫的-那裡太危險了。所以當她偶爾朝聖般地走上那道樓梯時,我總是待在樓下。

 

 

不過,奶奶過世了,而我已經是個成年人。我認為如果閣樓夠大的話,我就可以把它改裝成一個頂樓的房間,並租給其他房客。如果我想得沒錯,這樣我就會有更多的收入,所以如果不去閣樓看看的話,可能會很愚蠢地錯過一個好機會。

 

 

拿著手電筒,我上到了閣樓。那裡的燈泡已經壞很久了,所以手電筒單薄的亮度是我唯一的光線來源。我從來就不是個迷信的人​​,但這個閣樓讓我感到心神不寧。

 

 

很自然地,一開始除了舊袋子、紙箱、行李箱外,我沒看到其他的東西。我在心裡提醒自己待會兒得檢查這些東西,接著我更深入閣樓,驚訝於它的寬敞程度。我想應該很有希望在這隔出一個房間來賺錢。

 

 

然後在光線中突然出現了某個形狀的東西,讓我的心臟漏跳了一拍。它看起來像一條腿,一個嬰兒的腿,就像剛從身體被拔出來一樣。我衝過去仔細一看,然後大大地鬆了一口氣,原來那是塑膠做的。

 

 

不久後,第二波的雞皮疙瘩再起,為什麼一個塑膠嬰兒腿會在我奶奶的閣樓?

 

 

我把它撿起來,用我的手電筒掃過那一區,直到我看見角落裡有些熟悉的東西。雖然這並不能降低怪異的感覺。

 

 

那裡有很多娃娃。數百種該死的娃娃。大的、小的、舊的、新的、貴的、便宜的。從瓷娃娃到芭比娃娃,再到美國女孩娃娃、圓臉娃娃,各式各樣的尺寸、形狀、材質和顏色。當我看到所有的娃娃眼睛都死瞪著我,我幾乎嚇掉了手電筒,難道我的祖母是一個連續殺人犯,這些娃娃是她的受害者?我胡思亂想著,直到我意識到它們都是假的才和緩下來。它們被疊放在一起,像某種神壇似的。

 

 

當我的心跳又回復正常後,我走近​​幾步去看,讓我的手電筒驅除眼前的黑暗。所以我奶奶這些年來一直在收集這些娃娃,而她從來不希望我看到它們?說實話,這是個明智的決定。它們讓我覺得很不舒服,天知道我在20年前對它們會有什麼想法。

 

 

雖然我敢肯定,它們對我奶奶而言一定有很多情感上的意義,但對我來說可是一丁點兒都沒有。而且我想,沒有一個房客想留在一個類似瘋狂連環殺手的個人玩具屋。它們必須被丟掉才行,一個都不留。

 

 

我從車上拿來一些垃圾袋,並開始將一些較小的娃娃丟進去,但這對整座詭異的娃娃山只不過是九牛一毛,一點影響也沒有。下面甚至有些娃娃根本被疊到看不見,娃娃上頭還有娃娃,而每一個都一樣可怕。

 

 

只有一個例外。

 

 

我發現她藏在其他娃娃下面,她的臉埋在一個簡陋的布娃娃背面。彷彿她不想被看到,或者說我奶奶不想讓我找到她。她比其他的娃娃來得大,大約一個四歲孩子的大小,但整個比例略有縮小。她苦惱的小臉由橡膠和塑膠所構成,而她又長又黑的頭髮看起來則像是光纖管。

 

 

個娃娃給我的感覺無法用言語形容,但她讓我不由得升起一股厭惡感。也許是那空洞的藍眼睛或小小的絲綢衣服,讓我想起那些維多利亞時代兒童的死後照片。這一切不但恐怖而且也不對勁。

 

 

為了要伸手去拿到她,我用力咬緊在我牙齒間的手電筒,感覺像是我要伸手去抓一隻活狼蛛似的。

 

 

她比我預期地重得多,光線將塑膠上所有微小的刮痕及不完美照得一清二楚,使她顯得更加醜陋。另一件事是我注意到當光​​線直接照在她的臉上,雖然她的嘴巴是閉起來的,但她小巧且栩栩如生的橡膠嘴唇並沒有密封在一起。中間有個黑色縫隙。

 

 

當我看到那小嘴唇微微地顫動,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她的死人臉後面移動時,那真是我一生中覺得最噁心的時刻。我最初的想法是電子效果,就像那些會吸奶瓶的娃娃,當你塞奶瓶到它們的嘴巴,它們就會吸吮奶瓶。但這個娃娃看起來太舊了,不可能是那種技術。

 

 

於是,好奇心殺死貓,我把大拇指放在娃娃的下巴,輕輕地按開她的嘴巴。

 

 

在黑暗中,有東西在攪動。

 

 

這娃娃有舌頭-人類的舌頭,不是一塊斷掉的皮肉腐爛在那裡,而是會移動的、蠕動且分泌唾液的舌頭。它凸出嘴唇之外,緩慢地扭動著,舔了我的大拇指。那舌頭又熱又濕,帶有香菸的臭味。

 

 

我尖叫著,手電筒掉到地上,我把娃娃往牆上猛力一丟。

 

 

我靠著記憶狂奔過黑暗的閣樓,碰翻了箱子和跳過行李箱,在恐慌中連滾帶爬地下樓。我通過二樓的速度一定沒人比得上,然後我就衝出前門,頭也不回地走了。

 

 

前門是開著的,草坪上也還放著家具,但我不在乎。這裡反正很偏僻,如果有人千辛萬苦大老遠來到這了,他們可以拿走任何他們喜歡的東西。他媽的洋娃娃。他媽的房子。我將鑰匙插入車子的鑰匙孔,毫不猶豫立刻踩油門離開,時速是這裡的三倍法定限速。

 

 

現在聽起來很瘋狂​,我知道,但理智似乎離我很遙遠。我以時速80英里的速度邊哭邊開車回家。直到我回到我的公寓,砰的一聲甩上門,並上鎖後我才真正覺得安全。

 

 

我先是有點喘不過氣。然後我吐了一次,差點暈過去兩次。接著我試圖要合理化這一切,猜測也許是廉價油漆的揮發物質讓我看到這些東西。讓我有點神經兮兮。畢竟最近我一直處在高壓力的狀態下,我睡得太少了,難怪我會想像出這樣荒謬的事!

 

 

恐懼令人筋疲力盡,它讓你的體力迅速流失。一等最初的震撼過去了,除了睡覺我什麼也無法多想。上帝,我太累了,我幾乎站不住。幾分鐘後我倒在床上,連衣服都沒脫。在我有意識前我就已經睡著了。

 

 

但是睡眠似乎無法幫助我解脫。我一直夢到那個可怕的娃娃,她像一隻蜘蛛在我癱瘓的身體上爬行,慢吞吞地拖著她溫暖卻臭氣沖天的舌頭劃過我的臉。不管我如何努力,都無法從腦海裡趕走她-她的藍色小眼睛裡印著我的想法。

 

 

當我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我覺得我的臉好像被十二口徑的槍枝轟過。我的頭陣陣作痛,我的皮膚熱燙。我全身都搔癢不止,像是我的床擠滿了紅火蟻。

 

 

隨著時間的過去,那個刺癢的位置越來越清楚。當我發現它就在我前臂時,我立刻拉開我的袖子檢查。那裡有塊皮膚變得又硬又光滑,我的意思是硬梆梆的-像石頭一樣。它幾乎能反射東西,上面的毛髮都已經不見了。周圍的皮膚讓我癢得快發瘋,但我去碰那塊皮膚時,我一點感覺也沒有。

 

 

當我在浴室照鏡子檢查自己時,我在身上發現更多這種皮膚塊。這種堅硬、光滑、足以反射東西,而且毫無感覺的皮膚。有一個在我的大腿內側,一個在我的肚子,兩個在我的胸前,還有另一個在我的左二頭肌。當我試圖將那塊皮膚剝離,它就開始出血-這些皮膚塊不是長在我的皮膚上,它們就是我的皮膚。

 

 

隔天,我因為這個問題預約了一位醫生看診。我在他的辦公室脫掉衣服,讓他看到了那些皮膚塊-從上次之後,我的腿上又多長了一些-而最糟糕的是,他似乎也對這些皮膚同樣困惑。

 

 

「我必須承認,這確實是很特殊的情況,」他說著,一邊將我的症狀與醫療數據庫中已知的疾病交叉比對,可是都無法得出符合的結果,「我得說我個人之前不曾見過這樣的事。 」

 

 

「拜託,醫生,」我懇求他,同時盡我所能地不要去抓那些瘙癢的皮膚,「你一定可以幫我一些忙,你能幫我開些藥吧。也許,像藥丸或藥膏之類的。」

 

 

他安靜了一會兒,看著他電腦螢幕上更多的數據。

 

 

「好吧,我可以為你預約皮膚科醫生。」

 

 

「太好了!他最快什麼時候可以見我?」

 

 

「恐怕得到下星期。」

 

 

「下週?但是醫生,我等不到下週了。」

 

 

「恐怕他下周三之前都無法預約了。如果你覺得這些部位好像比之前更痛,你可以打緊急號碼聯絡急診室,醫院會竭盡所能地照顧你。我很抱歉,這是我所能為你做的了。」

 

 

事情在之後變得更糟。我在廚房牆上的日曆用鉛筆寫下和皮膚科醫生的預約,但我的皮膚狀況越來越惡化。這些皮膚塊到週三時幾乎覆蓋了我的身體至少三分之一,它們長在我的腿上、我的手臂、我的屁股、我的背、我的胸口,還有我的肚子,它們甚至開始長在我的臉上。只要進入一個光線充足的房間,我身上這些皮膚塊就閃閃發亮。

 

 

到了周三晚上,當我站在浴室的鏡子前,我想那關鍵的時刻終於到了。那有光澤、堅硬的皮膚塊開始長在我的臉頰上,讓我難以牽動臉頰。我捏起柔軟皮膚的邊緣,當我這樣做的時候,我痛得快受不了,但我注意到一片鬆弛的皮膚突出我的臉頰,就在那堅硬皮膚塊的邊緣。

 

 

我用大拇指和食指抓住它,開始拉,一條細長透亮,柔軟的皮膚從我的臉上剝離,露出底下更堅硬、更有光澤的皮膚。幾秒鐘後,我在浴室的水槽吐了。

 

 

這是壓垮我的最後一根稻草,它把我推到了懸崖邊。理性的閘門被令人發狂的事實所沖毀:一切都是那個他媽的娃娃,我一定要阻止它。我必須知道我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坐上車,腰上掛著廚房的菜刀,並開車前往奶奶家。外面有霧,能見度低,活脫脫就是恐怖片中會有的天氣。但是我太生氣而忘了害怕,太震驚而忘了不安。不久之後會有更可怕的事,塑膠皮膚會多於真正的皮膚,而我看起來會像一些怪商店的櫥窗假人。

 

 

當我抵達時,家具仍然放在前面的花園,大門還是開著。什麼東西都沒改變。凍結。照片。只等著我。我必須動作快,我想。如果我快一點,傷害就會比少,像是撕開一個繃帶。天啊,一切都那麼似曾相識。

 

 

我衝進前門跑上樓,一手拿著刀,另一手拿著手電筒。到了二樓後,我的腳步放緩,要上那道往閣樓的樓梯時,雙腳更是有如千斤重,驚恐與害怕從心底浮現,真實得彷彿可實際觸摸到,就像是我被包裹在恐懼裡。

 

 

或者,是因為我皮膚的關係。

 

 

閣樓,跟其他東西一樣,都沒有被動過的痕跡。那個混蛋娃娃還在那裡,我只能模糊地看到它,它的臉面向地上,它的身體癱倒在我丟它的角落。那屬於它的地方。

 

 

我再次把手電筒咬在牙齒間去拿那個娃娃,我還記得它不尋常的重量。我抓住著它骯髒的絲質衣領,猛力將它拽起來到我手裡。再次,刺眼的光線直接照在娃娃的臉上。

 

 

哦,親愛的上帝。

 

 

娃娃...它渾身上下也覆蓋著皮膚塊,但那是我的皮膚,我柔軟、粉紅色的皮膚。有些是零星散布,有些則已經連結在一起,但絕不會錯認的是,娃娃不知怎麼地長出越來越新的皮膚,長出我的皮膚,而在我身上的皮膚則變成堅硬的塑膠。

 

 

我丟掉娃娃,跌跌撞撞地後退,刀子掉到地板上而手電筒則滾到地上,在牆壁上照出奇怪的陰影。我的皮膚又像著火了一樣,我頭暈目眩;我吐到地上,緊靠著牆壁,試圖在一個沒有道理的世界上穩住自己。

 

 

就在這時,我口袋裡的手機忽然響起,將我的心智從恍惚中拉回。我用顫抖的手將它從口袋裡拿出來,靠到耳朵旁前,我先按下了接聽鍵。

 

 

「你好,我是薩姆沙醫生,我知道你不認識我,我很抱歉我是從家裡打的電話,但我是上週幫你祖母驗屍的其中一位醫生。我本來不打算打這通電話,但某件事情最近一直困擾著我。」

 

 

「什麼?」我用一種很單調的聲音回答,像是幾乎不存在這個世界上。

 

 

「你的祖母,她不會說話,不是嗎?」

 

 

「是啊。」

 

 

「她什麼時候有裝義肢?」

 

 

這句話將我從發呆中拉回現實。

 

 

「我很抱歉,義肢?我不懂。」

 

 

「她的義肢舌頭,先生。」

 

 

我的血液彷彿被凍結。

 

 

「什-什麼?」

 

 

「她的義肢舌頭-老實說,我當時不知道有這件事。它似乎是聚合物製成的,但它是如此完美地融合在她的下頜組織,就跟其他的器官一樣。也許有使用某種黏著劑...」

 

 

當那個醫生還在自顧自地發表意見時,我扔下電話。當然,他錯了,但他給我這個瘋狂謎團的最後一塊碎片。是的,這一切終於有跡可循。

 

 

當你摸到那個娃娃,它就會從你身上拿走東西。它在很久以前拿走了我祖母的舌頭,現在它正帶走我的皮膚。我不認為我們是第一個受害者-以前一定也有些捐贈者,所以才讓這個娃娃這麼重。

 

 

我安靜地走下閣樓,幾乎是緊張兮兮地,坐進我的車。我好一段時間坐著沒動,並從側面瞥了房子的方向幾眼,我可以發誓,我看到娃娃就在二樓的窗口,低頭看著我。

 

 

但誰知道,心靈是會玩弄各種花招的。

 

 

時間不夠了。我正遺失我的皮膚。值得慶幸的是,我的手指已經撐了這麼久,但我不期待它們還會繼續在這裡。我變成我皮膚的囚犯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現在在那裡的娃娃,以後可能又出現在另個地方,就像被風吹走的葉子。

 

 

如果那某個地方離你不遠,我向上帝祈禱你不要去碰它。因為我最後一次看到它時,它仍然需要大量的器官零件。

 

 

 

 

 

 

(完)

 

 

 

 

 

類似文章:

【翻譯】【Nosleep】車禍(A Car Accident) 

【翻譯】【Nosleep】那天我進了隔壁連環兇手的家(The Day I Went into the Serial Killer's House Next Door) 

【靈異】轉貼─山村怪談 〈一〉 

 

 

 

, , , ,
創作者介紹

妖界誌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