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

 

原文看板:Reddit-Nosleep

 

原文網址:Julia's Room  

 

原文作者:drewpacabruh

 

翻譯者:mizuya

 

 

 

注意!閱讀本文可能產生心理上的不適,請斟酌是否繼續閱讀。

 

 

 

=====正文開始=====

 

 

 

從我還是個小孩子的時候,我就對走廊深懷恐懼。

 

你瞧,我家的成員有我、媽媽、爸爸,我的弟弟吉米...還有我的姐姐茱莉亞。

 

我姐姐總讓我覺得頭皮發麻。

 

我知道像我這樣討厭她是沒有道理的,這也不是她的錯。我弟弟和我都不准去看她。她鎮日鎖在她的房間裡,就是在我們家的走廊盡頭,門上塗著一個紅色的大十字那間。

 

我的父親是一個五旬節教會的牧師。如果你不知道那是什麼,這教派認為「聖靈會降臨其身」,聖靈透過語言顯現其神蹟。如果你不知道什麼是用方言禱告,想想你在電影中看過有人觸電時的情況。他們所發出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是那樣。

 

所以,當我的姐姐開始行為出現異常,總是怒氣沖沖,很自然地我的父母就會祈禱。「告訴我,上帝」,他們會在我們睡覺後低語,他們以為我們沒在聽。「告訴我是什麼惡魔在折磨我的女兒,我們將以祢之名摧毀祂。」

 

上帝一定回答了他們,因為很快地,一隊正牌耶穌軍的成員來到了我家,我的姐姐在7天內,24小時不停地被逼著禱告。我們是在家教育,所以她甚至沒有逃去學校的機會。總之,就是惡魔會透過公共教育植入一些想法進我們的腦袋之類的。這些禱告戰士們可以說都待在那裡寸步不離,即使晚上也有人站在那裡看守著她的房間。

 

一個星期後,姐姐應該已經準備好崩潰反擊了,因為她就這麼做了。尖叫,大吼,以及掙扎的聲音從走廊盡頭的房間傳過來。當時我八歲,吉米四歲,我們的房間在樓梯口,茱莉亞的房間則在走廊盡頭。我們躲在門框旁偷看,我們看到我們的母親從房間衝出來,滿臉淚痕地跑下樓。我們的父親緊跟在後面,背後還有三個聖靈戰士。他關上了門,靠在那裡,用手遮著臉,那些勇敢的代禱者低聲說著安慰的話並握著他的手。當我父親移動腳步要去安慰我母親時,那三位站在門邊看著。我父親停在我們房門口,低頭看著我們,笑了。

 

「茱-亞怎麼了?」吉米還無法正確唸出她的名字。爸爸蹲下來,坐在他的​​腳後跟上,對著我們微笑。

 

「好吧,兒子,」他說,「茱莉亞被撒旦攻擊了。祂試圖摧毀我們的家庭。她一直在聽邪惡的音樂,趁我和你媽不在家,看邪惡的電視節目,玩邪惡的遊戲和邪惡的人在網路上聊天。我想惡魔已經牢牢掌控住她了,但是你們知道我們要對撒旦說什麼嗎?」

 

「給我退下!」,我們齊聲回答。

 

「沒錯。」 爸爸輕笑。「所以,你們兩個都必須以上帝的盔甲護身,然後站起來面對惡魔並告訴祂,『給我退下!』,為了你姐姐我們都必須挺身而出。你們能做到嗎?」 我們點點頭。

 

「好孩子,」他說,站了起來。他弄亂我們的頭髮,拉著我們給我們一個擁抱,然後走下樓去。

 

那一天從來沒有從我的記憶中消退,不管我有多麼努力。毒品或酒精,什麼都無法可解。

 

第二天,爸爸叫我跟他去辦件差事。「這是為了茱莉亞,」他告訴我。「為了幫助她從邪惡中解脫。」

 

我們去了肉舖。屠夫認識我爸爸,而且一定知道他要來,因為他拿了一個白色塑膠桶走出來。爸爸對他表示感謝,然後我們走回卡車,開車回家。他大部分的路程都很安靜,只除了喃喃地跟著唸CD中的讚美與崇拜的歌詞。

 

當車子轉進我們家的車道,他將卡車熄火,打破沉默。「約瑟夫,」他對我說,「我不能騙你,我們正在與一個附身在你姐姐身上,力量強大的惡魔對抗。」他坐在那裡,看著我,彷彿期待我做出回應。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事實是,惡魔甚至不只一個。但我需要你為我保持堅強,好嗎?這也是為了你弟弟。」我點點頭。其實我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他點點頭,拍拍我的腿,打開了他那邊的門,我走進屋子。他不久後提著桶子跟著進來,要我的母親拿支刷子給他。

 

從這裡你可以知道將發生什麼事,對吧?有人聽過「塗抹羔羊之血」嗎?我再也沒聽過比那夜從臥室傳來的尖叫更淒厲的聲音。我能聽到我姐姐在哭,我的父親大吼出祈禱詞,而他那些上帝戰士們用方言在禱告。

 

我不知道是什麼促使我這樣做,但我開始朝我姐姐的房門走去。每走一步,尖叫聲就更響更多,偶爾聽到砰的一聲,又或是「奉耶穌之名我命令祢釋放我的女兒」,直到我走到門口都沒有停止。

 

我們家是老房子。非常老舊。舊到在門上仍保有鑰匙孔。你懂我在想什麼吧?

 

我想如果我可以通過鑰匙孔看到裡面,如果我可以知道在門的另一邊發生什麼事,那麼來自那個房間的聲音,就可以讓我不再那麼害怕。

 

我錯了。

 

當我將我的臉抵在門上,我能聞到用來畫十字架的羔羊之血的氣味。它的味道嗆鼻濃烈,我退縮了一下,但我深吸了一口氣並透過鑰匙孔朝裡面看。尖叫、哭泣、吼叫的祈禱,和暴力的聲音並沒有停止。這些聲音震耳欲聾。然後我看到了事情的真相。

 

我看見我父親信眾中的三個成員手持蠟燭,用方言在祈禱。他們的頭向後仰,眼睛閉上。桶子放在床邊。牆上畫滿十字架,有的以羔羊之血塗抹,有些以隨便能找到的東西濫竽充數。我的父親跪在床上,橫跨在我姐姐身上。

 

我的姐姐。

 

茱莉亞的手腳被綁在床架上。她被剝光衣服,在床上掙扎扭動,哭喊請求他們停下來,尖叫著「我恨你」和「你他媽的」,以及其他我無法理解的東西。眼淚從她的臉上流下來。而我父親一直按住她的手臂,對著她臉大喊他的祈禱詞。她滿身是血。我向上帝祈禱這不是她的血。

 

我跑走了。我大概透過鑰匙孔看了四秒鐘左右,但感覺就像過了永恆。我知道我姐姐在那時肯定被附身了。她一定是的。不然還有什麼原因會導致這一切?

 

從那以後,我睡覺時都開燈,房門上鎖,毯子蓋住我的臉。當我睡著後,噩夢就會來騷擾我。我甚至無法看向走廊。

 

然後,有一天晚上,我聽到盡頭的門打開。沒有任何聲音從裡頭傳出來。只有腳步聲,跑下樓到前門。前門打開,砰的一聲又關上,再也沒有更多聲音了,一片寂靜。

 

隔天早上七點警方來到我家。祈禱衛士們也交接換班。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的父母在沙發上哭泣,同時一個穿著棕色皮夾克的男人在問他們問題。我被要求和吉米回去待在房間裡。

 

後來我知道了,原來茱莉亞設法從她的桎梏中逃脫。那個可憐的傢伙一定是睡著了。她殺了他。用她被綁縛的繩索勒死他。

 

從那之後我再也沒有見過我姐姐。作為一個孩子,我心裡暗暗感激。我希望魔鬼完全接管了她,我希望她跑掉,自生自滅,然後在地獄裡日以繼夜被火焚燒。

 

從那些晚上以後,走廊總讓我心驚膽顫。

 

幾年後我的母親在茱莉亞的房間自殺。那時我11歲。「是魔鬼害的,」爸爸說。「祂仍然試圖破壞我們家。但我們要對魔鬼說什麼?」他將通往那房間的門給封住,再也沒打開它。事實上,整個樓梯盡頭就是空蕩蕩的一片。

 

一等我16歲時我就迫不及待要離開此處。我透過寄養制度在別處待了兩年。我在公立學校唸高一和高二,然後等到我18歲時,我就進入了現實社會走我自己的路。

 

五年的大學,兩個學士學位,在一年的失業之後,在一家好公司待了四年,接著又訂婚。我剛剛收到我弟弟的消息。我已經超過十年沒跟他說過話了。

 

爸爸去世了。癌症末期。

 

我想婚禮花費又省下一點了吧。

 

所以就是這樣了。我們見了律師,將遺囑理清。房子留給我,可是我並不想要。我想簽字改送給吉米,但他不會接受的。

 

所以,我現在在這裡,清理這個地方。我打算盡快將它丟到市場上出售。但我仍然對越過我的房門口有障礙。我甚至無法忍受看到我姐姐的房門。它仍然是被封住的。刷子仍留有羔羊血的汙漬;我也可以在木板間的空隙看到它頑固地黏在那。而我站在這裡,腳步停滯不前,因為我仍然聽到那些尖叫聲,依然有沉悶的重擊聲,彷彿有人試圖要從另一邊破牆而出。

 

現在,我聽到媽媽在哭。

 

我想我真的無法釋懷。

 

 

 

 

(完)

 

 

 

 

類似文章:

【翻譯】【Nosleep】爸爸的錄音帶:童星(Dad's Tapes: The Child Star) 

【轉錄】【靈異】老闆爸媽系列-看到「飄被嚇跑」(1) 

【轉錄】【靈異】圓木中的女孩 

 

 

 

 

 

 

 

 

 

, , , ,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