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著父親扔下的寒光閃閃的寶劍,心中竟沒有一絲畏懼,我想,既然再也見不到我的姬發哥哥,與其受辱于紂王,不若一死以全名節。我撫著掛在胸前的玉狐狸,心中暗道:“姬發哥哥,來生再見。”橫劍便欲自刎。

  當!玉狐狸突然掉落,撞擊在地上發出清脆響亮的聲音。我本能地望向它,我的玉狐狸躺在地上,沖我眨了眨眼。我知道這不是幻覺,是我的姬發哥哥在想我。

  父親也有點發愣,正想說什麼,突然從門外傳來家丁的聲音:“西伯候姬昌求見候爺。”

  我一怔,姬昌?他跟姬發哥哥有什麼關係嗎?也許他知道姬發哥哥的下落。

  父親想了想,看了我一眼,歎口氣,走了出去。我悄悄地跟在他身後來到大廳,躲在帳子後面偷聽。


        西伯候姬昌是個白皙的中年男人,很奇怪,我覺得他有點面熟。他對父親說:“紂王不仁,天下之人欲反者甚眾。但殷商百年基業,不易動搖。我等須等候機會。今若 你將女兒進獻紂王,他必為了女色荒廢朝政,使我等有機可乘。再者,就眼下而言,也可保得全家平安,避免生靈塗炭啊。”

  父親低頭沉思半晌,似作了什麼重大決定,對西伯候道:“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是蘇護無知,蘇護將攜女兒朝商,以謝前罪。”

  躲在帳子後面的我大驚之下失聲道:“不,我不去。”

  父親掀開帳子,我憤怒地瞪著姬昌。

  我堅決地對父親說:“我不去,如若相逼,女兒只有一死。”說著,我下意識地撫了撫胸前的玉狐狸。

  姬昌突然臉色大變,指著玉狐狸道:“這,這是哪兒來的?”

  我驕傲地說:“這是我的姬發哥哥給我的,他答應我會回來娶我的,我死也不去朝歌。”

  父親顯然想說什麼,但被姬昌搶先了,他著急地沖到我面前,抓到我的手臂:“姬發!他在哪兒?”

  我奇怪地看著他,充滿敵意地說:“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姬昌歎了口氣道:“他正是我失散多年的兒子。”

  大驚之餘我恍然大悟,難怪我會覺得他有點眼熟,原來他是姬發哥哥的父親。

  父親疑惑地看著我和姬昌,不明白我們在說什麼。

  姬昌道:“十八年前,姬發只有兩歲,我太喜歡他,於是出巡也帶著他。結果他在渭水河畔走丟了。後來我派了很多人四處尋找,卻沒有下落。想不到……這玉狐狸是我特意請天下第一玉匠為姬發所造,天下間並無第二塊這樣的玉佩,所以我能認得它。”

  我怔怔地看著姬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第二天,姬昌派出人上渭水畔找尋姬發。我的心裏十分矛盾,不欲與紂王為妃,但是姬昌說得對,如果我就此一死,冀州百姓便會遭殃,我的父母也會有殺身之禍。更重要的是,我捨不得多年不見的姬發哥哥。

  姬昌看出了我的心事,答應我,讓我先隨父親上朝歌,一旦他找到姬發,便立刻讓姬發前來見我。

  於是,最終,我坐上了馬車,離開了相伴多年的開滿桃花的小院,踏上漫漫長途,向著那個暴虐的紂王前行。

  每天深夜,我獨自抱著膝坐在窗前,朦朧的淚眼中,玉狐狸幽幽地泛著藍瑩瑩的光澤。我看到,狐狸的眼中有淚。你相信嗎?

  “姬發哥哥!”無邊的黑暗和死寂中,我聽見自己的聲音。

  明天,明天便要到朝歌了。姬發哥哥,你在哪?你在哪?

  我朦朧睡去,淚痕殘留在花瓣一般的臉上。

  “妲已,妲已!”有人溫柔地喚我。我睜開眼,昏暗的燭光中,赫然是一張似曾相識的英俊面孔。

  “姬發哥哥!”我欣喜若狂。

  再一次被姬發哥哥擁入懷中,我幸福得渾身顫慄。我死死地摟住他強壯的腰身,恨不能把自己嵌入他的身體。如此熟悉的氣息,他的吻再一次地落到我的黑髮上,遍佈我的身體。

    “妲已,好想你!”他在我耳邊低語。

    “我不要去朝歌,你帶我走吧。”我撫著他健壯的身體。

     他一顫,我感覺到了,我抬起雙目,凝神著他的眼睛。

     還是那雙眼睛,但似乎有陌生的東西在裏面。
 
     “妲已,你聽我說,只有推翻暴紂,我們才能永永遠遠地在一起。如果我們現在逃走,紂王會追殺我們一生的。”他款款地告訴我。

  我怔怔地看著他,沒有開口。

  “妲已,我很想和你一起隱居山林,過神仙眷侶的生活。不過……我父親已經暗中籌備了好長時間,準備一舉推翻紂王。但如今時候未到,如果舉起義旗,恐怕勝算不大。”他皺著眉頭。

  我有些心疼他的左右為難。

  “我明白!我明天就進宮。”我輕輕地說。

  姬發很感動地抱緊我,在我耳邊柔柔地說:“妲已,只要推翻紂王,我就帶著你,找一處山清水秀的地方,快快樂樂地過下半輩子,好嗎?”

  他的氣息熱熱地噴在我雪白的脖子上,暖暖的,癢癢的,我用力地點了點頭,淚珠成串地掉下來。

  我還奢求什麼呢,至少,我有他的承諾。

  一生不變的承諾!

  不,今生,來世,永恆的諾言!



                      *                         *                          *                      *                        *



        一日復一日,我天天都愛憐地看著這個絕世美女,看她描眉,看她輕抹胭脂,看她黛眉輕顰。我怎麼能不愛呢,這張絕世容顏本是我的。可是,絕世的容顏也留不住青至,絕世的容顏有什麼用呢?
   
        我知道失去至愛的痛,一如我失去我的青至。青至離開我之後的八百年,我幽居在那片山澗中,從未見過一個人類。當那個小小的女孩從崖上掉進我屋前的湖水中 時,我知道,上天註定我與她有緣。她昏迷的三天三夜中,我從她的夢話中讀懂了她的夢想。於是我滿足了她,把我的容貌和她對調。反正我的青至已經離開我了, 我還要美麗有什麼用呢?我的絕世容顏留不住我愛的青至,那麼就讓它幫助這個叫妲已的小女孩去擁有美好的一生吧。

  可是,我從未曾想到,這絕世的美麗竟會帶給她災難。每一天,看著她的淚眼,我的心竟有些痛。在青至離去之後,我的心竟然還會痛,我真沒想到。



                      *                         *                          *                      *                        *



        遠遠望見朝歌的時候,我把玉狐狸緊緊地攥在手中。

  我穿上最美麗的衣裙,化上最精緻的妝,一步一步風情萬種地走進大殿。

  原本喧囂的大殿因為我的出現變得鴉雀無聲。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我的身上,都是我所熟悉的目光,男人的,女人的,欲望的,嫉妒的。

  出乎我的意料,外界傳言如惡魔般可怕的紂王竟是一個很迷人的中年男人。他的迷人不是如姬發般的英俊。他的臉輪廓分明,膚色黝黑,顯得極為剛毅。還有,霸氣,他的身上有一種令常人窒息的霸氣。

  我明白自己的絕世美貌,於是我淺淺一笑,我知道,天底下的男人,無能抵擋此笑者。

  紂王竟然還能運用面部表情。

  他也笑了笑。

  他什麼也沒說,走下王位,牽著我的雪白的纖手,走進了羅帳重重的後宮。

  當紂王進入我百合花一般的身體時,我緊握住手中的玉狐狸。

  “姬發哥哥……”

  紂王從此便只留在我一個人身邊,每天看我梳頭,給我畫眉。於是後宮所有的妃子,還有皇后,都對我含著深深的妒意。我知道,可我不在乎,紂王疼我,他只在乎我一個人,至少,現在是。

  紂王再也不去上朝,只跟我廝守在一起。每天,在懸肉而成的林和注酒而成的池中,我們沒日沒夜地吃喝、跳舞、做愛。

  我已經快失去了自己的思想。我甚至不再想起姬發哥哥,他在哪?

        他也想我嗎?

  只是午夜夢回時,看著玉狐狸泛起幽幽的光芒,映著雪白的肉體,顯得淒迷而美麗。我聽到了它的歎息。一聲又一聲,淒涼而幽長。

  我還是會想起那個黃昏,姬發哥哥的吻,我花瓣般綻放的美麗身體。

  我恨自己的美麗,如果,如果我不是如此美麗,也許我還好好地在那個種滿桃花的小院中。

  想當初,我曾經是一個多麼醜的小丫頭,可是,如果我還是那麼醜,那麼,那麼,姬發哥哥會喜歡我嗎?

  我想不明白,我理不清自己的思緒,於是我拼命地喝酒,拼命地想忘掉一切。

  紂王不上朝,大臣們都著急了。


創作者介紹

妖界誌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