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有一天,姜皇后沖了進來,大聲詛咒紂王,紂王十分惱怒,將她關了起來。
  
        我買通宮女,來見皇后,想羞辱她。結果,她說我的眼睛太狐媚,勾引住了紂王。於是我挖了她的雙眼。她又說我的唇太妖媚,迷惑了紂王,於是我割掉了她的鼻子。她還說我的身體太美麗,讓紂王失去了主見,於是我砍了她的雙手和雙腳。

  大家知道了之後都開始怕我,沒有人敢再說我一句壞話,除了那個比干。

  他竟然跑來對紂王說我是狐狸精,是禍國的妖女,勸紂王殺了我。

  最後,我成功地勸紂王貶他到邊疆。他竟然惡狠狠地挖出自己的心肝,血淋淋地
舉到我面前,對我說:“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從那以後,我老是做惡夢,夢見比干舉著血淋淋的心站在我面前。

  我整天神思恍惚,紂王以為我病了,遍請了天底下最好的名醫,可是誰也醫不好
我的病。每天晚上,我都看到沒眼沒鼻沒手沒腳的姜皇后和手捧心肝的比干。

  那天稍好一點,站在城樓上玩耍,見遠處兩個孕婦有說有笑的經過。我突然看到
比干和姜皇后就躲在她們倆的肚子裏對我冷笑。

  我好怕,我讓人抓來這兩個孕婦,我要剖開她們的肚子,把姜皇后和比干都挖出
來,他們就不能害我了。


  紂王自然是都依我,只要我的病能好,我估計讓他殺了滿朝文武他都不會遲疑。

  朝,百官噤聲,莫敢多言。

  野,哀鴻遍地,民不聊生。

  我知道,姬發哥哥的機會來了。
        
        聽到文王姬昌起義的消息時,我愣了半晌,雖然這是我意料之中的事,甚至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件事,而當它真正來臨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竟然有點莫明的哀傷。
  
       為什麼?

  姬發哥哥答應過我,一朝滅了殷商,便帶我避俗遠去,我的夢想快成真了,為什麼卻覺得彷徨呢?

  我不是當初的妲已了。

  我的身體,無數次跟紂王合二為一,依舊美如百合。

  文王的軍隊所向披靡,勢如破竹。

  紂王開始愁眉不展,我冷冷地看著他。

  每天,他緊緊地摟著我,在我耳邊喃喃低語:“妲已,我要失去一切了,你,還會留在我身邊嗎?”

  我無言。
                                                                               
  他開始十分依賴我,每天寸步不離地守在我的身邊。

  有時候,他會神經質地突然摟住我,神情迷亂地說:“妲已,我們走吧,找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安安靜靜地過下半生。”

  我依舊無言。

  他又拼命搖頭:“不可以,不可以走,我是一國之王,一國之主,我不可以放棄,為了你,我要守住我的一切。我要讓你過最好的生活。”

  我還是無言。

  戰況一天比一天緊急。

  文王姬昌傳位於其子姬發,是為武王。在武王的指揮下,大軍更是節節進逼,紂王的軍隊潰不成軍。

  終於,有探子來報,叛軍已經包圍了朝歌。

  那天早晨的陽光格外明媚,我換上最美麗的衣衫,化上最精緻的妝,對著紂王淺淺的笑。

  紂王眼光迷離地看著我,低聲道:“你真美!”他的眼裏,是由衷的讚歎。

  我的心一痛。

  紂王把我緊緊地擁在懷中,吻我黑瀑般的長髮,絲綢般光滑細緻的肌膚。

  “答應我,來世,再做我的女人!”當紂王最後一次深深地進入我的身體時,    我竟然發現我的眼裏滿是淚水。

  最後一次激情過後是無言的相對。

  他撫著我滿是淚水桃花般的臉頰。

  門外傳來兵刃相交的聲音,一片嘈雜。

  一個滿身是血的士兵踉踉蹌蹌地跑進來,大聲叫道:“大王,快走,叛軍沖進來了。”

  紂王無言,剛毅的臉上竟全是柔情,深深地凝視著我。

  兵刃的聲音越來越近,已經到了殿外。

  就在武王姬發的軍隊沖入大殿的一剎那,紂王迅速把一把鋒利的短劍插入自己的胸膛。

  我只有傻呆呆地站著。

  紂王高大的身軀倒向我的懷中,我抱著他依舊火熱的身體,無力地坐倒在地上。

  “答應我,來世,還做我的女人,好嗎。”他的聲音幾近耳語。

  一片陰影籠罩了我,還有我懷中的紂王的屍體。是的,屍體!他已經死了,在我回答他之前。
   
        來的是姬發哥哥,不,是武王姬發和他賢良的王后。

  武王看著我,眼睛裏充滿淩厲。

  “我會帶來最美麗的大紅花轎和最美麗的鳳冠霞帔,到時候,你一定是世界上是美麗的新娘。”

  他的誓言猶在耳邊。

  他沒有帶來大紅花轎和鳳冠霞帔,他帶來的是他的王后,溫柔純潔的小師妹。

  而我,是人神共憤、千夫所指的妖姬。

  “妲已,只要推翻紂王,我就帶著你,找一處山清水秀的地方,快快樂樂地過下半輩子,好嗎?”

  他的承諾已隨風散去。

  他眼裏的柔情早已消失,他帶來的只有軍隊。

  我站起來,含著淚如此嫵媚如此風情地一笑,風華絕代,滿室生輝。他的王后在我面前,就像牡丹面前的一棵小草。武王和他的將士盡皆目眩神迷。

  我俯身向紂王逐漸冷卻的身體,在他耳邊輕輕說道:“我答應你。”

       

                      *                         *                          *                      *                        *


        我開始理解青至了,它和我都只是普通的狐妖,再修練一千年也未必能成仙。可是,紅羅是王的女兒,王幾乎就是仙了。有了王的幫助,他很快就可以這成他的願望了。而我,什麼也幫不了他!

  紂王死去的一刻,我哭了。我以為失去青至後,我就不會有感情了,可是我哭了,淚水比青至離開我時還要多。難道,我的心還沒有死?

  而妲已,你的心該死了吧?

       

                      *                         *                          *                      *                        *



        龐大空曠的宮殿中,只有我和武王面對面地站著。

     夕陽在下沉,黑暗開始籠罩整座宮殿。

  一縷月光從窗戶斜射進來,他手中的青鋒劍折射出冷冰冰的光芒。

  我微笑著向他伸出欺雪賽霜的柔荑,攤開手掌,栩栩如生的玉狐狸在月光中泛起比寶劍更冷的光芒。

  宮殿外,人聲鼎沸。人們高聲嚷著:“殺了妲已,殺了那個妖婦。”

  他的瞳孔忽然收縮了,我聽得到他的手因緊握而發出“哢哢”的骨節的響聲。

  我嫵媚地一笑,把玉狐狸高高拋起。雪白無暇的玉狐狸在空中劃出一道如此完美的弧線,“叮”地掉在堅硬的大理石地板上,四分五裂。

  我溫柔地撲向他,用我雪白的脖頸迎上他手中的青鋒劍。透過山泉般冰涼的劍鋒,我感覺到他的手在顫抖。

  我妙曼的身體如一朵美豔的桃花,輕盈地飄落到地上,長長的濃發鋪散開來,蓋滿了他身邊的地面,散發著昔日的芬芳,依稀殘留著他陳年的吻痕。

  “鐺!”寶劍掉在了地上,發出悠然的長鳴聲。
  
       我微笑著盍上秋水般的美眸,長長的睫毛把我和他隔在了兩個世界。那一瞬間,我看見了,他的眼中,閃閃爍爍,那是,一滴眼淚。

  淚光映出的世界中,殷商已經完全覆滅了。那個夜夜笙歌、紙醉金迷的王朝已經煙消雲散。

  武王姬發走出大殿,威嚴的一揮手,聲若洪鐘道:“把這個妖姬抬下去。”

  我那曾經千嬌百媚、傾倒眾生的身體被裹在破布中拖走,長長的黑髮一路拖散在地上,在雪地上劃出道道細痕。在最後的一瞬間,我看到,他眼角的那一滴淚已經消失了,高大的身影在高臺之上顯得如此威武雄壯。

  高臺邊上,一隻雪白的狐狸悄然閃過,溶進宮殿後面的莽莽青山,不見了蹤影。

  天晴了,江山依舊,一個新的王朝轟轟烈烈地開始了。

  (全文完)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