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t

原文看板:PTT-Marvel

原文網址夢鬼 

原文作者:saturnshu (一尾雜魚所向披靡)

 

建議先看過前文:【轉錄】【日本怪談】夢鬼1~2 

 

=====正文開始=====

 

夢鬼-3

我:「好了,我看差不多了,出去吧。」

我和E忐忑不安地從櫃子中走出。
太好了……沒有人在。櫃子裡的密室實在是熱死人了。

況且,因為我失禁的關係,那味道實在讓人難以忍受。
兩個人都覺得不太舒服,坐在地上休息。

不,正確來說,是兩腳發軟站不起來才對。

我:「怎麼回事啊,那傢伙……比想像中的鬼可怕太多了吧……幸好這只是在作夢啊,真是的……」

E:「嗯,是啊……不過我已經受不了了。想趕快醒過來!捉迷藏什麼的我一點都不想玩了!」E淚眼迷濛,靠在我身上哭了起來。
我因為尿失禁搞得髒兮兮的說……

比起我而言,E更覺得害怕……我不振作點不行!

我:「放心啦,反正我們隨時都會醒過來。而且大概已經有人被那傢伙抓住了,所以已經不是那傢伙當鬼了。吶,這樣就沒那麼害怕了吧。」

我能說出口的安慰也只有這種程度,不過對這時的我來講已經算表現不錯了。

兩人抬起沉重的屁股,繼續摸索前進。
再來輪到誰當鬼還不知道。不,只要能碰上認識的人,不管是誰都好。
就這樣邊想邊走。

隨便進入教室裡頭是很危險的,萬一發生什麼說不定會來不及逃跑。
我走在前面,安靜地,小心翼翼地,走上樓梯,往二樓邁進。

「那傢伙……被抓到了嗎?他發出好可怕的慘叫聲說……」

「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啊,真是……」

「……」

?????

好像聽見誰的聲音……小心地接近,確認對方的樣貌。
是B和D。

我:「喂……你們兩個,沒怎麼樣吧?」

B:「嗚哇!……什麼啊,是まま和E啊,你們兩個沒事吧?怎麼搞的啊你?褲子都濕了。」

我:「不……老實講不能算沒事。褲子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拜託。比起這個,你們兩個一開始是在哪裡?」

B:「我一開始是在音樂教室喔,然後走了幾步就碰上了D。」

D:「我是從理科教室開始,在走廊上走著想要去找大家,首先遇到了A君,然後遇到了B君。接著A君說要去找大家,一個人大聲嚷嚷著走了。之後聽到A君的慘叫,我們兩個很害怕,就拋下A君不管逃到這裡來了……」

說完D便陷入沉默,輪到B開口。

B:「你說不能算沒事……發生了什麼事嗎?你的褲子是因為碰上什麼事情才會變這樣的吧?到底是怎麼了?」

我和E拚命說明剛剛發生的事情。
包括鬼的模樣、出不了外頭的事、還有鬼聽到慘叫之後就跑掉這種種的話都說了。

B:「真的假的……那A現在,不就被那怪傢伙給抓了。啊啊,我討厭玩這種恐怖的捉迷藏啦,我從一開始就不想幹這種事情的啊。D,你要負起責任喔!」B對著D怒罵起來。

D:「我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啊!大家不是都興高采烈地贊成嗎!?我也覺得很恐怖,想早點結束這種捉迷藏啊!」

B和D開始吵架了,不妙……發出這麼大的聲音會被發現的……

我:「喂,你們兩個別吵了,在這裡吵架也沒有什麼意義。而且發出這麼大的聲音,會被鬼發現的喔。還不確定A是不是已經被抓住,我可不想要再遇到那個奇怪的傢伙了……況且這只是夢,醒過來就什麼都結束了啊。」

聽我這麼講,B和D都說了「抱歉」,然後沉默下來。

太好了,總算是恢復了冷靜。不過這冷靜能持續多久呢……
我們還是小學生啊,當然會覺得害怕。大家都覺得害怕啊。

E:「謝謝你,まま。」

這句感謝實在令人欣慰。
我們現在有四個人在,況且就算是A當了鬼,也比那個怪傢伙要好得多。
這麼想著,我們四個人安靜地前進……

就在這時。

噠噠噠噠噠噠噠……

從對面的走廊傳來了腳步聲。
是跑著過來的。是誰?A嗎?其他人嗎?還是……

果然是注意到剛才吵架的聲音了嗎?
我們四人停下腳步,準備確認腳步聲主人的身份。

不過走廊很暗,想看得清楚需要靠窗戶旁的月光照明。
所以我們退到能見到窗戶的最邊邊位置,等待腳步聲接近。

噠噠噠噠噠噠噠……

又聽見腳步聲,而且越來越接近……
不過還看不清楚樣貌。
然後,突然間對方現身了。

!!!!!!!!

「嗚哇!這傢伙是什麼玩意兒?」

「還是那傢伙啊?不是輪到A當鬼嗎!?」

「呀──!我不要啦……」

「不要過來!」

我們在確認對方姿態的瞬間一起逃跑了。
不逃不行。沒有錯,又是那傢伙。
那個渾身漆黑的樣貌,還有那對眼睛……
先前的恐怖感再度襲上心頭。

我只能拚了命地逃跑,完全沒有回頭。
害怕得不得了,不敢往後看。
一直跑到喘不過氣來為止。
也不曉得跑了多久,我在無意間跑進了某間教室。

「哈、哈、哈……」

已經跑不動,也喘不過氣來了……
我當場倒在地上。

大家都上哪去了?走散了嗎?
我一路跑上三樓,然後拚了命的跑到這間教室。

已經聽不到腳步聲。太好了,成功逃掉了。
不過其他人……大家,跑到哪裡去了呢?

難道說是被抓了……冷靜點,現在先考慮恢復體力的事情就好。
雖然很對不起大家,不過現在沒有餘力去擔心別人,
光是自己的事情就夠勞心費力了。

我做了個深呼吸,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兩腳忍不住直打顫……沒有辦法,
迄今為止從沒遇過這麼恐怖的事情啊。

過了好一陣子,兩腳的顫抖才停下來。
總算是恢復了冷靜,看看周圍,發現這教室是家政教室。

「家政教室的話,應該有什麼能派上用場的東西才對,有什麼呢?」

我將附著流理臺的桌子的抽屜打開,從裡頭拿出菜刀。
因為是家政教室,所以有料理實習用的菜刀。
如果那傢伙再來的話,就用這個把它給……

也是因為太恐懼了才會想到要做那樣的事情,現在想起來也不過就是個夢。
明明是在夢裡……不過實在太真實了,
那時的我完全把是在作夢的事情給忘了,
而且也忘了是在捉迷藏。
小學生的腦袋裡只想著『被那傢伙抓到的話就會被殺死,既然這樣我就反過來把他給殺死。』這類的事情。

應該就這樣躲起來就好嗎?還是應該去找大家呢?
躲起來雖然也是個辦法,不過我不想一個人待著。

一個人也沒有,又暗又靜的家政教室,除了自己的呼吸聲以外什麼也聽不到。
而且也不能開電燈……打開的話會被發現這裡有人在。
我就只能待在這樣的黑暗之中。

況且如果那傢伙到這裡來了,也無路可逃……
光想像就覺得非常恐怖。

驀然看向窗戶。
透過窗戶,越過中庭,可以看見對面走廊的窗。

「嗯?有人在跑步。不對,是在逃跑。是誰?」

透過月光我看見了對方的模樣。
是C,不過只有C一個人嗎?

!!!!!!!

我毫不考慮地把頭離開窗戶躲了起來。
在月光下,那一瞬間我看見了……

是那個渾身發黑的傢伙。

C現在正被那傢伙追趕著。那B、D、E已經被抓到了嗎?

不,被抓到的話應該就不會還是那傢伙在當鬼……
所以還沒有任何人被抓到嗎?

這樣也很奇怪,至少也應該已經抓到一個人左右了吧。
兩腳又因為恐懼而顫抖起來。
好可怕……明明只是在玩捉迷藏而已啊……

話說回來現在幾點了?
感覺上,時間應該已經經過很久了。
我看向家政教室裡頭的時鐘。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還在12點?」

對,時鐘一動也不動地停止。
難道是這裡的時鐘壞掉了嗎?那也太巧了吧。
我們從12點開始玩夢鬼,然後這時鐘也剛好停在12點。

難道說,會一直保持在黑夜的狀態嗎?
我本來還想說撐到早上情況就會好一點,所以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稍微冷靜一些之後就離開這裡吧,我不想再一個人待下去了……」

我自言自語著,等到體力恢復之後,右手拿著菜刀,走出家政教室。

 



 

 

夢鬼-4

我右手拿著菜刀,從家政教室走出去。

有沒有其他人在呢?我不想一個人。不過,說不定會碰到那傢伙……

這時我注意到了,現在比起剛開始的時候,看東西視線要清晰許多。
不過週遭的黑暗其實沒有改變。

應該是眼睛已經習慣黑暗了吧,所以剛才才能立刻認出B和D。
不過,只有那個傢伙無法馬上認出來。

它幾乎和周圍的黑暗同化了,不近看根本無法確認。

除非有月光照明……還有腳步聲。
從現在開始只要聽到腳步聲就當作是那傢伙來了或許比較好。
等接近就太遲了啊。

一邊這樣想一邊謹慎地前進,一邊察看各教室的情形。
那傢伙說不定就在附近,要保持在隨時都能逃走的體勢才行。

這裡沒有半個人在……這裡也是。
一邊焦急地希望能遇見其他人,一邊察看各間教室。

就在來到六年三班的教室前面時,又聽見了腳步聲。

嘎吱、嘎吱。

說不定是那傢伙……
我一害怕,不經意躲入了教室裡。
不妙,如果在這裡被發現的話,可是無路可逃的啊……

別緊張,只要在那傢伙通過前不被發現就好了。

已經不能出這間教室了,離開的瞬間,說不定會撞上那傢伙。
在它的腳步聲通過之前只好繼續躲在這裡了。

嘎噠嘎噠……

突然間,聽見放掃地用具的櫃子週遭好像有什麼聲音。

是誰?有誰在這裡嗎?是那傢伙?
我戒慎恐懼如履薄冰地,朝講臺方向前進。
右手緊緊握著菜刀,如果是那傢伙就拿這菜刀戳死它。

一口氣接近之後,櫃子門打開了。

「哇!什麼啊,是まま啊……太好了……」

躲在櫃子裡頭,低聲啜泣的原來是E。
看來已經很疲憊的模樣,身子也不停發抖。

我:「放心啦,是我。是說,E,B和D到哪去了?你們不是在一起嗎?」

E:「嗯,其實,那時候我們是往一樓逃,可是被那傢伙追上了。在我以為要被抓到的時候,突然間,B把D醬她……」

我:「D怎麼了嗎?發生什麼事了?」

E:「D醬她、她被抓來當成人肉盾牌了……那時候D醬叫得好悽慘,可是B,還是把D醬給……」

我:「……這麼說,D和B都被抓到了嗎?」

E:「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啊……我趁那一剎那的空隙一路逃到這裡來。對那兩人見死不救,可是……真的好可怕呀……」

我:「我知道了,E。誰也不會責備你的,換了是我也會這樣做啊。」

說完之後E還是不停在哭,這也難怪了。
朋友就在眼前被那傢伙襲擊,自己卻見死不救。
一定感到很深的罪惡感吧……還有恐怖感。
換了是我也會哭的。

就在這時。

啪噠!

怎麼回事?
聽見門被打開的聲音。
離這裡還有一段距離,看來是有人把各教室的門逐一打開的樣子……

啪噠!

又來了,比剛剛更接近。確實在朝這裡接近中……

啪噠!

現在走出教室的話肯定會被發現的。是那傢伙嗎?還是其他人呢?

啪噠!

馬上就要到這了。
不妙……這樣下去會被發現的。

我:「E,仔細聽好。我現在要從這教室出去。有人正在接近這教室,這樣下去我們兩個都會被發現的。說不定來的不是那傢伙,但誰也不敢保證。所以我要去確認那個人的身份。」

E:「不行啦,太危險了……一起待在這裡啦。」

我:「假使來的是那傢伙怎麼辦呢?你跑不快對吧?而且要是有個萬一,我也還有菜刀,所以不要緊的。不要緊的,我絕對還會回來,所以你在這裡等著就好。」

E:「嗯……知道了。你一定要回來喔,約好了喔。」

我:「嗯,約定好了。」

丟下這一句話,我走出教室。
走廊一個人也沒有,不過……

!!!!!!

從隔壁距離兩間的教室走了出來……是那傢伙!全身發黑的那傢伙!
仗著從走廊窗戶射進來的月光看得一清二楚。

不妙啊……快逃啊……快逃啊……快點逃跑啊……
可是腳動不了,因為害怕而動彈不得。

動啊、動啊、動啊!

噠噠噠噠噠噠……

終於腳可以動了,但是和那傢伙的距離已十分逼近,
這樣下去說不定會被追上。

我跑到走廊轉角的地方轉彎,停下,兩手握著菜刀等待。
那傢伙也在轉角拐了彎。

「哇──!」

我用力把菜刀對著它刺了下去,管它恐怖什麼的早就拋到九霄雲外。

「太好了……殺掉了……我贏了。」

由於實在太可怕的關係,我跌坐在地,提不起一絲力氣。
菜刀噹一聲落在地上,手忍不住直發抖。

!!!!!!

那傢伙沒有死!
像什麼事也沒有的樣子,朝我伸出手來……

不行了,要被抓了。不,要被殺了。
我想著,閉上眼睛,把臉埋進自己手裡。

「……」

咦?什麼也沒有發生,什麼也沒有發生耶。
我惶惶不安地睜開眼睛。

那傢伙不見了……看得見的只有落在地上的菜刀而已。

「究竟是怎麼回事?那傢伙不見了。」

我弄不清楚狀況,確實剛才那傢伙就在我的眼前,我還以為要完蛋了。
可是現在不見了……消失了嗎?

手腳還在顫抖著。

「對了,E!」

我想起了E,敲敲發抖的雙腳,緩緩站起。
然後朝E所在的地方走去,無論如何希望她能平安啊。

她大概也很擔心我吧……不快點到E那裡去不行。

快步奔向E的所在位置。

啪噠!

走入教室,接近E藏身的櫃子。

我:「E,安全了!是我,我沒有事情。剛剛被那傢伙追上,被抓到了,不過不知為何那傢伙突然就不見了。所以我想大概那傢伙已經不在了吧,被我的菜刀刺到所以消失了嗎?……E?吶,聽得到嗎?」

我對著E躲藏的櫃子說話。
不過E一點反應也沒有,好像沒有聽到我說的話的樣子。

我:「喂,E!」

我試著打開櫃子,可是打不開。
裡頭像是有人死命用力,不讓我打開似地拉著櫃門。

E:「不、不、不要……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這邊!」

我:「喂,E,是我啊。快打開啊!為什麼要把櫃子關上呢?」

我更加使勁拉著櫃門,努力想把櫃子給打開。

E:「不要……不要,你去那邊,不要過來!」

真的聽不見我的聲音嗎?

我:「所以說是我啊!冷靜一點吧!」

死命拉著櫃門,終於打開了櫃子。

E:「呀──!不要過來!!!」

我:「是我啊!我!まま啊!喂,E……」

我伸手抓住E的肩膀……

啪!

就在那一瞬間我醒了過來。這裡是……大家睡覺的地方。
大家還在睡……太好了,從夢裡醒過來了!

不過衣服已經被汗水浸得濕透了,枕頭也被眼淚弄濕了。
然後褲子……沒有濕,太好了……

對了,時間呢!現在幾點了?

一看時鐘,已經是早上六點。
天邊已經微微發亮。
總之,我捏捏自己的臉頰,確認一下。

好痛……太好了,已經不是在夢裡了。
這麼想著,安下了心,再度睡了下去。

乓、乓!

「喂──,大家,早上了喔。有沒有睡飽啊?來,起床了喔!」

 

 

接續:【轉錄】【日本怪談】夢鬼5~6 

 

 

 

 

 

, , , , , ,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