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t  

原文看板:PTT-Marvel

原文網址:夢鬼 

原文作者:saturnshu (一尾雜魚所向披靡)

 

建議先看過前文:【轉錄】【日本怪談】夢鬼1~2 

        【轉錄】【日本怪談】夢鬼3~4 

 

=====正文開始=====

夢鬼-5

我被老師的聲音給叫了起來。
確認了一下老師的臉,再看看班上的同學。
太好了,這不是在作夢,已經回到現實了。
這麼一想就安心了。

「好了,大家,先去把臉洗一洗,恢復一下精神。學校準備了早餐,等等到體育館集合用餐喔。咦……E醬?E醬?起床了喔,E醬?」

老師走到E的旁邊,搖搖她。
E還沒有睡醒,其他人都起床了說……

那也沒辦法,我還很想睡覺,明明是作夢時發生的事卻搞到身體超級疲勞。
感覺就像真的到處逃來逃去玩過捉迷藏一樣。

「真拿她沒辦法,再讓E醬睡一下吧。
來,大家把被子疊好,早點去吃早餐囉。」

我們收拾著自己的棉被。
對了,照片,我從枕頭底下把照片拿出來。

「咦?沒有寫名字?昨天晚上確實有把名字寫上去的啊……」

應該寫在照片上的名字消失了。
只有我這樣嗎?我思考著,向除了E之外的五個人(因為E還在睡覺)確認了一下。
大家照片上頭的名字都消失了。

D:「吶,快看,這張照片上的名字也消失了,之前本來有寫的對吧?」

D所指的,是她最初連同那張紙一起拿給大家看的照片。
之前確實是寫了名字,不過已經消失了。
怎麼回事……E的名字也消失了嗎?

我們把照片收進包包理。
然後洗了臉,去吃早餐。
昨晚一起玩夢鬼的六個人(E還在睡覺)聚在一起吃著。
談論起昨晚夢鬼的事。

A:「是說,真的好可怕啊,夢鬼。不過現在想起來又覺得好有趣,雖然我馬上就被抓到了……」

B:「對啊,真的不像是在作夢。果然那之後你就被抓到了啊。話說回來,大家真的都夢到同一個夢了,好厲害啊!」

C:「對呀對呀,我也是在走廊被那個黑色的傢伙抓到了,不過被抓之前一個人也沒有碰見,只有聽到聲音而已。後來我遇上了まま,但是一出聲叫他他就馬上逃走……最後還用菜刀刺我。不過什麼事也沒有就是了,畢竟是在作夢嘛。」

等一下……我雖然在家政教室看見了C,但是沒有碰面啊……
而且,菜刀?我用菜刀刺的不是C,而是那個全身黑的傢伙才對啊。
感覺哪裡怪怪的……

D:「我和A君、B君、和まま君、還有E醬碰面了喔。不過B君居然把我……」

B:「抱歉抱歉,真的對不起啦。不過那是在夢裡發生的事嘛,原諒我吧。不過我以為你被那個黑色的傢伙抓到了,你卻突然消失了說。然後就換我被那傢伙給抓了……之後我有看見C,C不知道為什麼逃跑了。追過去一碰到C,我就醒過來了。」

C:「啥?我沒有遇上你喔!我只有碰見まま和那個黑色的傢伙而已。」

D:「我知道那個黑色的傢伙消失了沒錯,可是我沒有消失喔,我還在喔。然後我一碰到B君以後,就醒過來了。結果當鬼的只有那個全身發黑的傢伙而已喔?這樣子不是很奇怪嗎?F醬有碰上什麼人嗎?

F:「我一開始是在一年一班的教室,一出教室就碰到大家說的全身發黑的傢伙了。我害怕得動不了,以為要被抓到的時候,全身黑的傢伙就消失了。然後我聽到玄關有鏘鏘的聲音,以為有誰在那邊,走到玄關一看一個人也沒有。不過滅火器掉在走廊上,可能這之前有誰在吧……」

等一下,拿滅火器想要敲碎窗戶的人是我啊。
然後我和E躲進了能夠窺視玄關的櫃子裡。
但是來到玄關的不是F,是那個黑呼呼的傢伙啊。

F:「然後我聽見了有人的聲音,往聲音的方向走去,就看到了A君。A君一看到我就大叫著逃跑了,所以我就追了上去。喊著:『是我啊、是F啊』,也沒有半點回答……直到A君跌倒的時候,我一碰到A君,然後就醒過來了。」

A:「咦?我沒有遇到F啊。我一開始遇到的是D,再來遇到了B。之後沒多久就被那個黑色的傢伙給抓到,不過那傢伙不知道為什麼就消失了。後來我又遇到了B和D和まま和E。說起來那時候你們也是拚命從我身邊逃走呢……我追上去了之後,B把D當成人肉盾牌來擋我。為什麼要這麼害怕呢?來的人是我啊。然後我一摸到D,就醒過來了。まま遇上了什麼人呢?」

又來了……我沒有遇到A啊。和B、D、E在一起的時候碰上的,是那個黑呼呼的傢伙才對。怎麼回事啊……

我:「我遇到的是B和D和E,還有黑色的傢伙而已,除此以外誰都沒有碰到。我雖然有從家政教室看到C,可是沒有和C碰頭。A也是一樣。我一開始遇到的是E,一起走到玄關去。本來想到外頭去,試著想把走廊的窗戶給打破,但是沒有用,玄關大門的玻璃也敲不破。
然後我聽到有人跑步的聲音,太害怕就和E一起躲進櫃子。從櫃子裡窺視,看到了全身黑的傢伙……然後有聲發出了一陣聲音,那傢伙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然後我們從櫃子裡出來,上了二樓,在那裡碰到B和D。和B、D、E再一起的時候,那個黑呼呼的傢伙又出現了……」

A:「所以說那個是我啦!我聽到很吵的聲音,走近一看發現你們在那裡。可是你們居然都逃跑了……」

D:「等一下,那時候我們看到的不是A君,而是那個黑色的傢伙啊。而且我還被那傢伙給抓了……まま君後來去了哪裡呢?」

我:「我逃到三樓,然後一路逃進了家政教室,在那裡拿到了菜刀。那之後去了好幾間教室,然後聽見腳步聲……我很害怕,就躲進了六年三班的教室。結果E也在那裡,不過走廊上傳來開門的聲音,漸漸朝我們接近。我怕萬一來的是那個全身發黑的傢伙,我們兩個就會被發現了。所以跟E說我要去調查一下讓她待在原地,就出了教室。剛走出教室那個黑色的人就從附近的教室走了出來,所以我就逃了。想說要是被抓到就完蛋了……我就拿菜刀刺了那傢伙。但是那傢伙居然沒有死……我想說這下死定了的時候,那傢伙突然就消失了。」

C:「那是我啦!那個黑色的人消失了之後,我想看看有沒有其他人在,就一一察看了各間教室。走出六年一班的教室時,看到まま在走廊上。出聲叫你你也不回應,而且還逃跑了。想說好不容易追上你的時候突然拿菜刀刺了過來……然後我摸了你之後人就醒了。」

什麼啊……大家講的情況都不一樣啊……怎麼回事……

F:「まま君後來怎麼了呢?」

我:「我後來回到了E所在的地方,她躲進了櫃子裡頭。不過我出聲叫她她也不回應……努力了半天櫃子也打不開,好不容易打開了,她突然就尖叫了起來。然後我碰到E之後,人就跟著醒了。」

D:「等一下!剛剛開始大家講的話都兜不上邊啊!大家都在說謊嗎?」

A:「才沒有說話勒!我說的話都是真的!」

大家七嘴八舌地開始吵了起來。
我並沒有說謊,大家大概也沒有說謊吧。
那為什麼大家講的話通通都不一樣呢?
唯一能確定的只有大家都在學校,玩夢鬼這件事情而已。

稍微把大家的話整理一下:

首先A說他先遇到了D,然後遇到了B,之後被黑色的人襲擊。
之後黑色的人消失,遇上了我和B和D和E。
之後碰了D的身體,就醒了過來。

B說他一開始遇上了A和D,但是A被黑色的人襲擊之後,就和A走散了。
接著遇到我和E。
四個人被黑色怪人追趕的時候,把D當成了肉盾。
然後D消失,只剩下黑色怪人。
接著被黑色怪人抓到,黑色怪人也消失了……
後來遇上了C,一碰到C之後就醒了過來。

C一開始碰上了黑色怪人,被黑色怪人追上來抓住。
然後黑色怪人消失,在各間教室調查的時候遇上了我。
之後被我用菜刀一刺,卻沒有受傷。摸到我之後,他就醒了。

D一開始遇到A,然後遇到B,A被黑色怪人襲擊之後就和A走散了。
之後和我還有E碰面,被黑色怪人追趕。
接著被B拿來當肉盾,被黑色怪人抓到。可是黑色怪人卻消失,只剩下B在。
碰到B之後就醒了。

E最初先遇見我,然後兩個人一起到了玄關,碰到黑色怪人。
接著遇上B和D,又遇到黑色怪人,趁著B和D被襲擊的空隙逃到六年三班的教室。
又遇上了我,我被黑色怪人襲擊,回去的時候她還在那裡。
之後怎麼樣就不曉得了,能快點醒過來的話就好了……

F最早就先碰上了黑色怪人,以為自己要被抓了,黑色怪人就消失了。
之後碰到了A,摸到A的身體就醒過來了。

然後是我,一開始遇到E,之後去了玄關,從櫃子裡看到黑色怪人。
之後遇到B和D,被黑色怪人追趕。
一路逃到家政教室,拿到菜刀,在各教室間巡視。
在六年三班的教室碰到E,出教室的時候又碰上黑色怪人。
用菜刀刺向追來的黑色怪人,對方卻沒有死,然後就被抓到了。
接著黑色怪人消失,回到了E那邊。
然後摸了E,就醒了過來……

以上。

等一下……思考,仔細思考。

目前知道的事情是,被黑色怪人抓到後,黑色怪人便立即消失。
被抓到之後再碰到其他人的身體,就會馬上醒過來。這點大家都是一樣的。

而且被抓到之後別人似乎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還有,被人看見後,只要一靠近對方就會馬上逃跑……

!!!!!!!

難道說……被黑色怪人抓到了之後,自己也會變成那副黑呼呼的模樣嗎?

仔細想想,這是在玩捉迷藏,被鬼抓到的那個人就要當鬼。
捉迷藏本來就是這樣玩的。
所謂當鬼……就是變成黑色怪人的意思嗎?

也就是說,只有本人不知道自己當了鬼,變成全身黑色的樣子,四處去追其他人嗎……
從話裡的情報看來實情就是這樣吧。黑色的人就是鬼,這點絕對沒有錯。

而且抓到下一個人輪到別人當鬼的時候,就會醒過來。
這樣講起來的話就合情合理了……

等等,不過D說鬼一開始就在裡頭了。除了我們之外還有鬼在才對。
一開始的鬼啊……
我又聽了一次大家的說法,思考,整理了一下。

最初的鬼是F遇到的那個黑色怪人。
理由是因為誰也沒有見到F的關係。

接下來,當鬼的順序是A、D、B、C,然後是我。
最後是……E。

E是最後一個當鬼的,然後E還在睡覺……

難道說……

我走到E的身旁。

「喂!E!起床啊!快點起床!」

不行,不管怎麼叫她怎麼搖她都沒有要醒過來的跡象。

大家當了鬼之後,都是碰到別人,然後就醒過來了。

可是E還沒有醒。

難道……E還在夢裡面,玩著捉迷藏嗎?

可以抓的對象已經一個人都沒有了啊……

這時我從E的枕頭底下,瞧見了露出一小角的照片。
於是我把照片拿出來,往背面一看……

「名字!上頭有寫名字!是E的名字!」

E的照片,名字還寫在上面。

我們大家照片上的名字都已經消失了說……

 

 

 

 

夢鬼-6

「まま君,怎麼了嗎?為何這麼急著要把E醬叫起來呢?
雖然說老師也覺得她差不多該醒過來就是了……」

我:「不,沒什麼……只是,有點……」

老師大概覺得我舉止可疑,便過來和我搭話。

老師:「再讓她睡一下吧。大概是第一次外宿太興奮,昨天沒有睡好的關係吧?まま君還是早點去吃早餐……」

!!!!!!

老師突然抓住我的手,那隻手上正捏著從E枕頭底下拿出來的照片……

老師拿起那張照片,翻到背面一看。瞬間,老師臉色大變。
然後把我拉到走廊,確認周圍沒有人之後,才開口說話:

老師:「這張照片是E醬的對吧?まま君知道這張照片是什麼東西對吧?是不是呢?快回答我!」

平常個性溫厚的老師突然生氣了……
我從沒見過老師這樣子的表情。

我:「不,那是……」

老師:「快回答老師!」

我:「是!那是E的照片!然後我也知道我的……不,我們的照片代表什麼意義。不過老師,我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

啪嘰!

話說到一半,老師突然揮了我臉頰一巴掌。
老師哭了,然後抱著我。
接著老師暫時把大家都叫回了教室。

老師:「大家先稍待片刻,在老師回來以前乖乖待在教室裡面!」

交代完之後老師握著我的手,把我帶到校長室去。
挨了老師一巴掌之後,我全然無法思考,腦海一片空白。
渾渾噩噩地跟著老師後頭走。

老師:「校長!這孩子,昨天晚上似乎進行了夢鬼的樣子!這張照片就是證據。」

老師邊說邊把照片拿給校長看,我的眼淚已經掉下來了。
校長把照片拿過手上一看,同樣臉色一變。

校長:「難道說……這群孩子玩了夢鬼嗎?怎麼會這樣?自從那次事件之後,還以為絕對不會再發生這種事了啊……你,詳細告訴老師昨天到底做了什麼!特別是和誰一起玩這遊戲的!快點!」

校長也發脾氣了。果然老師他們這些大人,都知道夢鬼的事情吧。
我拚命地把昨天發生的事情說明了一次。

校長:「夠了,我已經知道了。まま老師!(老師的名字)把這孩子說的,和他一起玩夢鬼的同學帶到這來。然後讓除了這些孩子以外的同學通通回家。然後把E同學也帶到這裡來。」

老師:「我知道了,我也會告訴其他班級的老師,讓其他班的學生也回家的。」

校長:「絕對不要對其他同學洩漏任何有關夢鬼的事情喔。」

老師:「這是當然!」]

說完以後,老師快步走出校長室。
然後校長開始打電話……

我不知道為什麼要急著把其他同學給趕回家,
不過關於夢鬼的事情一句也沒跟他們提起就是了。

啪噠!

片刻過後,老師回到校長室,背後揹著E。
A、B、C、D、F跟在後面走了進來。
他們好像還沒了解情況的樣子。

B:「喂!まま!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我:「……」

我沒有回答,腦海一片空白。
唯一感受得到的,只有深切的罪惡感。

老師讓E睡在校長室的沙發上頭,對校長說道:

老師:「校長,除了這些孩子以外的學生都回家去了。我現在準備聯絡這些孩子的家長。」

校長:「明白了,請通知家長們到『那裡』去集合。然後我和まま老師、訓導主任,一起把這些孩子也帶到那裡去。」

老師回到教務處去,過沒多久,其他班級的老師、訓導主任進來了。
大家臉色都很難看……事到如今,我們也理解到事情的嚴重性了。

校長:「聽好了,你們幾個做了非常不得了的事情。雖然你們還只是小學生,但也有義務了解這件事的來龍去脈。所以等まま老師回來以後,會帶你們去某個地方。說不定會有其他學生的家長打電話來,除了我和まま老師還有訓導主任以外的其他老師,請留在學校對應。突然把學生都趕回家,家長應該也會懷疑發生了什麼事情吧。屆時請老實地告訴他們有學生玩了夢鬼以後回來的事情。而且也請提醒對方絕對不要跟小孩子們提起夢鬼的事情。」

交代完,其他班的老師們都回到教務處去。
片刻之後,まま老師回來了。

まま老師:「已經和這些孩子們的家長聯絡完了,他們會直接到那裡去的樣子。」

校長:「了解了,那我們也出發吧。」

說完以後,校長帶我們到老師們停車的地方去。
A和B和C撘校長的車,D和F撘訓導主任的車。

然後搭まま老師車子的是我,還有E。
まま老師讓E睡在後面的座位上,我坐在助手席的位置。
車子便載著我們,朝向某處發進……

我:「老師,我們會怎麼樣嗎?E她不要緊嗎?」

老師:「……我也不知道,現在還說不準。我要是多注意一點的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對不起呢,老師打了你……」

老師哭了,一邊流淚一邊開著車。
而我連正眼去看老師的臉都不敢。

我看向在後座睡覺的E,真的睡得很沉。
她會就這樣永遠醒不過來了嗎?
假使這樣的話,那都是我害的……是我碰了E的啊……
因為這樣E才成了最後當鬼的人……

她還一個人待在那個黑暗的學校裡嗎?

過了一陣子,車子停了。停下來的地方是在我們當地的一間小寺院。
我沒有來過這裡。
因為父母時常告誡絕對不可以靠近這裡的關係。
其他人大概也是一樣吧……我們小孩子,好像全都被禁止到這地方來。

老師:「到了,下車吧。」

老師揹著E,和我一起走進寺院裡。除了我和E以外的人也跟著校長和訓導主任進了寺院。
大家臉色都很難看……大概從校長和訓導主任那知道些什麼了吧……

寺院附近有一顆很巨大的岩石,岩石周圍圍著繩子,不准人進入。

校長:「我是打電話來的まま小學的校長まま(校長的名字)。然後……這些孩子就是玩了夢鬼的孩子們。」

在寺院前等待我們的,是上了年紀的住持。這個人知道些什麼事呢?

住持:「這樣啊……是這些孩子……她身上揹的這個女孩,是這次犧牲的孩子嗎?」

老師:「是的,這孩子好像是最後一個當鬼的。還只是個小學生呢……」

住持:「果然是這樣,沒想到還有小孩子在玩夢鬼……站著不好說話,請進去再談吧。」

住持帶著我們進了寺裡,
端出茶來,讓我們先冷靜一下。不過我沒有喝茶的心情。

大家都沒有喝茶,低著頭,沉默不語。

校長:「我們和這些孩子們的家長,在寺院門口等你們。」

住持:「這樣也好,那麼咱就把真相告訴這些孩子。在話說完之前請不要進入這個房間,當然,家長們也是一樣。睡著的孩子就讓家長帶回家吧……這樣比較好……」

校長:「了解了。」

老師:「這是那孩子帶著的照片。」

老師把照片交給住持,然後校長們就帶著E出去了。

住持:「那麼……」

住持出了聲,坐在我們面前,開始說了起來。

住持:「首先,你們是從哪知道夢鬼的事情的?是誰告訴你們的呢?……不說話的話什麼也弄不清楚的。我不會生氣,告訴我吧。」

我們朝D看過去,D泫然欲泣地說道……

D:「是我跟大家說要玩夢鬼的,夢鬼的事情都寫在這張紙上。這夾在圖書館的書本裡被我發現,還有這張照片也是。」

D說著,把照片遞給住持。

住持:「為什麼這東西會在這裡!?照片的名字也消失了,難道說……」

住持不知道給哪打了個電話。

住持:「……不行,打不通,這樣的話……」

住持不知道又給誰撥了另一個電話。

住持:「……是我!繼你們之後又有小孩子在玩夢鬼了!然後那孩子的名字從寫著她名字的照片上頭消失了!對,消失了!所以那孩子搞不好已經醒過來了。在打電話給你之前,我撥了電話到那孩子的家裡去,但是沒有人在的樣子,電話沒人接。所以你先到那孩子住的醫院去看看,確認一下她是不是醒過來了!然後再到我這裡來,明白了嗎!」

喀嚓!

住持深呼吸後,這樣對我們說:

住持:「剛剛電話聯絡的是在你們之前玩過夢鬼的人。然後他現在正要到當時最後當鬼的人的地方去。接著不久就會到這裡來了吧……不過在那之前有些話不先告訴你們不行。
是有關夢鬼的事情。」

住持終於要告訴我們夢鬼的真相。

住持:「首先,所謂的夢鬼其實是俗稱,真正的名字應該叫『鬼封印』。
從前,這地方有惡鬼棲息……那個鬼帶著小鬼來到村里,幹了相當多的壞事。
那個鬼的力量不是人類可以應付的,也無從抵抗……惡鬼就無法無天地在村裡肆虐。

那時候,當年這間寺院的住持創造了『鬼封印』。
想運行需要某種儀式啊……那個儀式的內容是什麼我也不清楚。
而那所謂的『鬼封印』,就是你們玩的夢鬼。

住持向鬼提案,邀它進行比賽,如果自己贏了的話就放棄反抗,從此不管鬼說什麼都照聽不誤。
那個鬼完全瞧不起人類,覺得反正無論如何自己都會贏,就答應了那個提案。
當時那個鬼大概也有部分是為了好玩吧。

然後『鬼封印』就開始了,不過這是住持的戰略。
參加『鬼封印』的只有住持和鬼而已,然後住持把『鬼封印』開始後的事這樣吩咐寺裡的人:

馬上把我給殺了……這樣一來鬼就再也醒不過來,因為已經沒有可以讓他抓的對象在了…

於是當『鬼封印』開始之後,村人先把住持給殺了,再去了鬼的巢穴把小鬼們也殺了,因為小鬼也殺了不少人的關係啊。
然後把睡著的鬼運到這間寺院來,關進堅固的箱子裡鎖上,埋到洞穴裡,再用石頭壓住。

所謂的石頭就是寺院附近的那顆岩石。
本來事情應該就這樣結束了……但是沒有結束。

鬼的名字不管經過多久都沒有消失。
名字只有在醒過來時、或是睡夢中的人死去的時候才會消失。
可是名字並沒有消失,也就是說鬼還活著。
光這麼想,就讓人覺得很可怕。

 

 

接續:【轉錄】【日本怪談】夢鬼7~8 

 

 



 

 

, , , , ,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