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t  

 

原文看板:PTT-Marvel

原文網址:夢鬼 

原文作者:saturnshu (一尾雜魚所向披靡)

 

建議先看過:【轉錄】【日本怪談】夢鬼1~2 

      【轉錄】【日本怪談】夢鬼3~4 

      【轉錄】【日本怪談】夢鬼5~6 

 

=====正文開始=====

 


夢鬼-7

村人們很害怕,想確定鬼是不是真的還活著。
為了確認這點,只好再進行『鬼封印』,去的人是當時的村長。
要直接把它挖出來確認實在是太可怕了,沒有辦法這麼做……

村長為了能快點確認鬼的存亡,就在畫有自己家場所的地圖被面寫上名字,然後去了。
場地是在家裡的話馬上就能遇到鬼了……然後,鬼的名字就消失了。」

!!!!!!

我:「就是說……鬼醒過來了嗎!?」

住持:「大概吧……不過鬼並沒有出現。可能是因為睡了太久,氣力耗盡的關係吧。
如今是生是死也不曉得。
不過那個石頭底下有鬼這件事是事實。
已經幾百年沒出現,大概是死了吧。

不過故事還沒有完。
當時不像現在醫療設備這麼完善,當然連點滴也沒有。
就這樣任由村長繼續睡下去的話他必死無疑,所以村人們採取了行動。

那就是在睡著的人死掉以前,派別人去進行『鬼封印』,讓睡著的人醒過來。
村裡的大家同心協力,把行動持續下去。

然後村長醒了過來,對大家說:
在那裡面的不是鬼,而是全身黑呼呼的傢伙。

為什麼鬼的模樣會變成那個樣子並不清楚。
不過繼村長之後去的人、再之後的人,都說裡頭有個黑色的傢伙。
所以大家就知道了,不單是那個鬼,所有進行『鬼封印』的人都會變成那副黑色的模樣。
不過最初在裡頭的是那個鬼的關係,大家就自然把變成黑色傢伙的事說成是當鬼了。

然後隨著醫療科技進步,從睡著到進入死亡的時間變得越來越長,變成好幾年才需要進行一次。
我年輕的時候也去過喔……
從那時候開始,就已經稱呼作夢鬼,而且也知道用照片也能夠進行了。」

我們:「……」

我們玩的夢鬼居然是從這麼久以前開始,而且是為了封印惡鬼才存在的。

而且故事裡的鬼,現在還封在那顆岩石底下。
父母不讓我們接近寺院也是理所當然的。

住持:「可是這終究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到頭來還是非得要有人犧牲才行。
為此必須要有人去進行『鬼封印』,然後就這樣死去才可以。
進行『鬼封印』,以鬼的身分死去,這就是結束『鬼封印』的方法。

後來,開了一場決定讓誰去犧牲的會議……我也參加了那場會議。
結果犧牲者決定出來了,是我的妻子……

妻子當時42歲,我45歲,是她自願自己要當犧牲者。
本來她就是個正義感很強的人,她說不能再讓更多年輕孩子犧牲了,所以自願參加。

我當然是反對的,可是妻子一點也不退讓。
與其讓妻子去做不如讓我來做……我雖然這麼想,但那是不可能的。

『鬼封印』有一項規則,凡是曾參加過一次的人,還有和去過『鬼封印』的人血緣羈絆強烈的人,就不能夠再參加了。
為什麼會訂下這樣的規則呢?是因為不希望讓當初的鬼甦醒的關係。
否則假使小鬼們也參加了『鬼封印』的話,就會把最初的惡鬼給叫醒了。

所以創造『鬼封印』的住持才立下這條規則,避免封印失敗。

參加過一次的人就不能再參加,是住持為了堅定覺悟而立下的吧。
萬一失敗一次的話,就沒有機會再把鬼封印了,所以非成功不可。

血緣的羈絆橫跨兩個世代,也就是從你們的爺爺、奶奶,算到你們的孫子為止,這是在長年進行『鬼封印』的過程裡發現的。

我的祖父曾進行過『鬼封印』,祖母也是,還有母親也是。

我們的祖先就是創造『鬼封印』的住持,所以有比別人都優先進行鬼封印的責任感存在。
我的妻子說不定也是因為這樣才自願要參加的。

還有一個重點,就是時間。
裡頭的時間是不會流動的。
直到醒過來以前都是處於黑暗的狀態。
據說那是為了要讓鬼覺得恐怖的關係。」


聽到這裡,我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幫得上忙的事情了。
把E變成最後的鬼的人是我,
所以我本來想要再進行一次夢鬼,代替E去當最後的鬼的。

但已經不行了,我們……已經救不了E了。
而且時間果然不會前進,就是說E現在還一個人待在黑暗的學校裡。

一直沉默的A開口說話了。

A:「為什麼?為什麼到大叔的年代還在進行夢鬼呢!?以前的人犧牲掉不就沒事了嗎!?為什麼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人犧牲啊!?
如果早一點有人犧牲的話,我們就不會碰上這種事情了啊!」

A哭泣著朝住持怒罵。

住持:「最想知道為什麼的是我啊!我也想要知道啊!可是事實上……『鬼封印』就是還在持續啊……」

住持邊說邊從眼裡流出淚水。

住持:「於是妻子成了最後的犧牲者,她最後對我說了『連我的份一起活下去吧』。

我沒有生孩子。
我想在妻子過世以前都待在她身邊,於是每天都到醫院去看她。
每天、每天……

每天都和睡眠中的妻子說話,直到探病時間結束為止。
大家為了讓『鬼封印』到此為止,都緊守口風,絕口不再提此事。

直到某天,事件發生了……妻子突然之間醒過來了。
那時妻子已經72歲了。

似乎是有人又進行了『鬼封印』……就是我剛剛電話聯絡的那個人。
那些人當時還是中學生,從謠言裡聽到『鬼封印』的事情。

謠言程度的風聲還是有的……
然後他們似乎又聽說了這間寺院裡有記載『鬼封印』真相的文書。
那文書上寫的,是歷代以來曾參加『鬼封印』的人的名字,還有過程紀錄。
當然連進行的規則也寫了……

那些人趁我到醫院去的時候,潛入寺裡,讀了那些文書,用舉辦試膽大會的心情進行了『鬼封印』。
文書多年以來都是放在寺院的佛像前當裝飾,
那些人連這個也知道的樣子。

於是又有新的犧牲者出現了,
也就是這張照片的主人……」

住持指著D從圖書管理發現的那張照片。

「那之後真是悲慘啊……
妻子因為長年沉眠的關係,變得不會說話了。
三年後便到了另一個世界去,從醒過來後一句話也沒有和我講過。

大家卻說了:要是早點把她殺掉的話就沒事了、
再也不要接近這間寺院了、
你要是把文書都處分掉的話就好了,諸如此類的話。
把全部的過錯都推到我的頭上……

人類真的是很過分的生物啊……對別人的事情可以毫不在意地惡言批評……

自己沒事就好了嗎?
以前的人也是這樣想的嗎?
妻子真的是個好女人,我真的愛著她。
至少在死前希望大家可以來探望她,
可是卻被說了『早點殺掉她就好了』這樣的話……真是過份的傢伙啊……」

我們:「……」

住持哭了,
我們也哭了。

真正的犧牲者說不定是這位住持先生。
假使我和住持的立場對調的話……想想就覺得胸口好痛。

真的是好過份……就連小學生的我也能感受到住持內心的痛苦。

換了是我說不定就因為痛苦而自殺了,
不過住持活了下來。

大概是因為住持的妻子最後對住持說的那句「請連我的份一起活下去」支持著他活下來的吧。
總覺得應該是這樣。

住持:「真抱歉……這把年紀了眼淚還流個不停,抱歉……
我在這張照片的主人成為犧牲者之後,馬上將那些文件給處分掉了。
然後大家,就真的再也不提『鬼封印』的事情了。

中學生犧牲了。
因為這樣而讓大家有所覺悟了吧。
然後決定讓這孩子成為最後的犧牲者。

大家都決定了,再也不要有人進行『鬼封印』,讓一切隨著這孩子的死而結束。
那之後誰也不再接近這間寺院,然後誰也不再提起『鬼封印』的事情。
然後萬一要是你們這樣的小孩知道了鬼封印的事情,會因好奇心而嘗試也說不定。
所以大家從小就讓孩子們對夢鬼感到恐懼,教導孩子們夢鬼是可怕的東西,就連用嘴巴說說也不可以。

不過你們還是這樣做了。
一切所為都變得沒有意義了……」

我們進行了本來應該要結束的夢鬼,創造了新的犧牲者。
真的是犯下了不得了的過錯。
然後E成為了最後的犧牲者……

已經沒有人會再進行夢鬼了吧?
E的父母辦不到,血緣羈絆太過強烈了。
我們也辦不到,因為已經參加過的關係。

至於其他人,也都強烈地希望夢鬼能早點結束。
所以大概沒有人會再嘗試了。
因為我們的關係,今後會控管得更加嚴密吧。

就算我們請別人去玩,大概也沒有人會玩了吧。
就算有人去了,也只是一再重複同樣的事情而已。
大家直到死為止都在那片黑暗之中,持續作著只有一個人的惡夢。

說不定會有人想要幫助E,
校長啦、老師啦……
不過應該會被阻止吧。
搞不好他們已經玩過夢鬼,或是跟玩過夢鬼的人有強烈的血緣羈絆也說不定。

況且說自己想要玩夢鬼,就跟想要自殺的意思一樣,別人不會放著不管的。
最優先考慮的,還是不要再增加新的犧牲者了。
都是玩了夢鬼的人的錯,自己的責任自己承受。
最後當鬼的人就是犧牲者,要負起一切的責任。
其他人大概會這麼說吧……

在我們之前玩夢鬼的那群人,最後當鬼的人,就是擁有這張照片的主人吧。
從那個人換成了E……
事情只不過就是這樣。

不過還有一個疑問留下。
對,就是D發現的紙張和照片!
這些東西是誰放的?沒有這些東西的話,E也就不會玩夢鬼了啊!

這時候,有人走進了房間。

「住持!她果然醒過來了!……這些小孩就是玩了夢鬼的……?」

男人一邊說,一邊急急忙忙地走進來。
看年紀大概在20幾歲後半。

住持:「這樣啊……果然醒過來了啊……對啊,這些孩子就是昨晚進行了夢鬼的孩子們。
然後你們,這個人就是在你們之前玩過夢鬼的人。」

!!!!!!

這個人就是在我們之前玩過夢鬼的人嗎!
這個人……不,要是沒有這傢伙的話,E也不會……
我朝這個人衝了過去。

住持:「住手!做這種事情也沒有半點意義!
這傢伙的心情和你們也是一樣的!
迄今為止懷抱著怎麼樣的罪惡感活到現在,這點你們應該也清楚!
況且你們也有錯啊!」

我:「……」

確實是這樣……我們也犯了錯。
責備這個人也沒有意義。

男人:「真的很抱歉……
因為我們的關係,害你們也……不過你們是怎麼知道夢鬼的事情的呢?
我還以為在我們那次之後就已經結束了……」

住持:「因為這個的關係啊……
看了這東西,這些孩子們才知道夢鬼的事情的。」

住持把D拿到的紙和照片拿給那個男人看。

男人:「為什麼這東西會落到孩子手上?住持,難道說……?」

住持:「是啊,大概吧……為了確認這點,我在等你來了之後到那個女孩(E之前的犧牲者)
的地方去一趟。
你們幾個也一起跟來!」

說完以後,我們就走出了這房間……

 

 

 


夢鬼-8

「まま!」

我們從寺裡出來。等待在寺院前的,是我們的父母和老師們。

母親看到我,叫了我的名字,抱著我。
不顧一切地槌打著我,從眼眶裡流下淚水。

母親:「你這孩子真是的!你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嗎!明明就告訴過你夢鬼的恐怖了,你卻……」

我:「對不起,對不起,媽媽……可是我,我……我也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對母親說的話,我只能哭著回應……我真的不知道會變成這樣。

而且真的好可怕……
感覺好像已經很久沒有見到媽媽的臉了。

爸爸在媽媽的身後站著。爸爸沒有看我,往上盯著天空。
大概是不想讓我看到他的眼淚吧。

穿著西裝的父親,大概是上班中直接過來這裡的吧。

大概只有那時候我才稍微忘記了有關夢鬼的事情。
看著父母親,有種非常安心的感覺。

不過安心感也只出現一下就消失了……

E不在。

我看看四周,在現場的只有E以外的父母、還有老師們、住持、和那個男人而已。

E的家長、還有E都不在……

其他人也被父母抱在懷裡哭泣。
大概大家都和我有同樣的感覺吧。

我:「E呢?E到哪裡去了?」

母親:「E醬她……被E醬的媽媽帶回家去了。不想被大家看到吧……E醬,已經醒不過來了。E醬……已經見不到自己媽媽的臉了。想到這裡,媽媽就覺得很難過。」

媽媽邊說,一邊用力把我抱在懷裡。
然後爸爸也過來抱著我。

三個人暫時抱在一起,什麼話也沒有說。
而我則忘情地放聲哭泣。

就在此時,住持開口了。

住持:「各位家長,我知道你們的心情,不過這邊就到此為止吧。這些孩子和我,還有非得要去不可的地方。結束之後,這個人和我會把孩子們平安地送回家。所以在此之前,請諸位先回家去等待吧。」

住持說著,用手指向在我們之前參加過夢鬼的那個男人說。

父親:「住持,這個人是誰啊?我們在這裡等孩子們的時候,他突然急急忙忙就跑進寺裡去了……」

住持:「這個人啊……是在孩子們之前去過夢鬼的人啊。就是當年那個事件的當事者。」

!!!!!!!

聽見那句話的瞬間,父親臉色一沉,上前抓住那個男人。

父親:「就是你啊?你就是那時候的傢伙嗎!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啊!如果不是你的話,這些孩子,還有E醬也不會遇上這種事情了啊!都是因為你,這些孩子才會……」

老師:「請不要這樣!這個人的確是犯了錯,但是……但是孩子們也同樣有錯啊!而且……沒有仔細照顧好這些孩子的我……也有錯……」

父親聽老師這麼一說,就放開了那個男人。然後說了:「這種事情我也知道……我也一樣有錯……」說完這句話,當場攤坐在地上。

那麼急躁激動的父親,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住持:「這位家長,我很能夠理解你的心情。不過,這個人迄今也是懷抱著苦痛的心情活著的。一直處在後悔與反省之中活著的。這點希望各位能夠體諒。」

父親:「不過,不過住持。我、我沒有辦法原諒這個男人……」

男人:「我明白,真的是非常的對不起。讓孩子們捲入這樣的事情,通通都是我的責任。我不敢冀望能夠得到原諒,畢竟我們做了無法挽救的事情。這不是你孩子的責任,也不是你的責任。全部都要怪我,真的……非常抱歉。」

男人這麼說著,在我們的面前深深地下跪道歉。

我也不能夠原諒這傢伙,可是我們也有過錯。

我沒有資格去責備這傢伙……
可是我除了看著這傢伙以外,什麼也做不了。

父親:「那是當然的!做了這樣的事不要以為還能得到原諒!……住持,我們會在家裡等這些孩子們回家,請你保證一定要安全地把這些孩子送回家。還有你!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的!不要再第二次出現在我的面前了!明白了嗎!」

男人:「我明白了……真的是非常的抱歉……」

住持:「我保證一定平安把他們送回家。所以這些孩子回家的時候,請好好地歡迎他們。」

父親:「我明白了……. まま,爸爸和媽媽會在家等你回來的。」

父親說完,便回家去了。其他人的家長也是,還有老師們也一樣。
家長們回去後,住持把我們集中起來,開始說話。

住持:「我現在要帶你們到醫院去。在你們之前參加夢鬼的犧牲者現在就在那裡。對你們而言說不定會有點難熬,不過我有非得要確認不可的事情,你們也有知道這件事情的義務。」

住持這樣說完,帶著我們到那個男人(以下稱為G)的車上,讓我們撘上車,往醫院出發。

坐在駕駛座上的是G,助手席上的是住持,我們六個人全部坐在車後座上。
因為G的車是箱型車,所以可以讓全部的人都搭上去。

接下來我們就要去見之前的犧牲者了。
光想想就覺得可怕……
為什麼要去見她呢?這時候我們還不知道原因。

車子出了寺院,往醫院前去。

G:「你們,接下來要跟你們說的,是當年我們玩夢鬼那時的事情。這件事情,希望能讓你們也知道……」

G一邊開車,一邊把故事原委告訴我們。

G:「我們玩夢鬼那時,是在中學三年級的時候。那時候還謠傳著夢鬼的傳說。然後關於記載夢鬼真相的文書在那間寺院裡的事,也是從謠傳裡聽來的。

我們還是中學生,想在中學最後的日子製造一點回憶,所以大家決定要去玩夢鬼。

包括我在內,參加者一共有十個人。最初是由我和另外一個人,潛入寺裡,讀了文書紀錄,然後把方法抄寫下來。

因為我們怕會有人回到寺院來,所以只有讀了進行夢鬼的方法、裡頭已經有鬼在、還有被那傢伙碰到的人就要當鬼的這些事情。

把這些事情告訴大家,大家也做了筆記。
然後在討論夢鬼的話題時,有一個人這樣說了:

『這個,不就和捉迷藏一樣嗎?』
迄今為止參加夢鬼的人數都不多,都是獨自前去。
可是我們有十個人參加。

被最初的鬼抓到的人就會變成下一個鬼,這樣想起來,就跟捉迷藏一樣啊。

我們抱持著參加試膽大會的心情,進行了夢鬼,約好一開始當鬼的人要進行懲罰遊戲。

討論好之後,就決定進行這恐怖的捉迷藏遊戲。

然後我們就把我們的中學定為舉行夢鬼的場所。

然後拍了照片,發給大家。
進行夢鬼的時間是在潛入寺院的三天之後。

各自在那一天的夜裡,進行了夢鬼的手續。

然後真的成功地進行了夢鬼。一開始大家都很興奮。

大家都夢到了相同的夢境。
不過也有人沒有成功。
根據後來住持說的話才知道,那傢伙大概是和曾參加過的人有強烈的血緣羈絆,所以才沒有辦法參加。

參加者包括我一共九個人,然後夢鬼就開始了。

但是鬼完全沒有現身,比起恐懼害怕,我們還更期待早點見到鬼的模樣。

所以大家就找起了鬼來,明明是在玩捉迷藏才對啊……

然後過了不久,我們發現了鬼。
就是你們看到的那個黑色的傢伙。
不過鬼沒有來追我們,反而逃跑了。
不管我們怎麼追,鬼就是逃個不停。」

我們:「……」

那時我偶然看見住持的臉,住持正對著遠方的景色眺望。
但是眼眶裡有淚水打轉……

G:「過了一陣,我們終於追上了鬼。但是鬼一點也沒有要抓我們的意思。

然後其中一個人就自己硬是過去讓鬼碰,
說是再這樣下去,一點都不好玩。

那傢伙被鬼一碰,馬上變就成了那副黑色怪人的模樣……
不過自己好像沒有發現自己已經變成黑色怪人的樣子。

同一時間,最初的那個鬼消失了。我們大家一害怕,就四處逃跑。
雖然我們知道被鬼碰到的人就要當鬼,卻沒有想到會變成那副怪模怪樣的黑色。

然後一個人接著一個人地當了鬼,直到現在我們要去見的人當了最後的鬼為止。

我是第四個當鬼的,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參加夢鬼的兩天後了。

我並不覺得已經經過了兩天,因為身邊一直都被黑暗籠照的關係吧,對時間的感覺就變得遲鈍了。

醒過來以後,我就被家人帶著,去了剛才的那一間寺院。

然後和你們一樣,從住持那裡聽說了夢鬼的真相。
然後再被帶到最初我們碰見的那個鬼,也就是住持的夫人所在的地方去。

住持的夫人已經睡了將近30年的時間,
身體變得十分消瘦,讓人不忍心多看。

我們當場就理解到,我們讓這個人迄今為止的一切努力全都給白費掉了。
讓應該要結束掉的悲劇,又再次發生了。

所以我們……我們……就算想要償還、就算想償還,也無從償還起了……」

G說完之後,他就哭了。

住持也哭了,然後開口說道:

住持:「妻子沒有辦法說話,這些人去到醫院的時候,只有眼淚流個不停。

『我把這些孩子們捲進這件事情裡……
又讓年輕的孩子們犧牲了……
真的好不甘心,好難過……』

妻子用這樣歉疚的眼神看著眾人。
看到這樣的妻子,我真的……真的好痛苦……」

住持的夫人為了把夢鬼做個了結,自己自願當了最後的犧牲者。
可是……她的希望卻沒能達成。

又有新的犧牲者出現了。
住持的夫人到了最後,一定是想要自我了結了吧。
就算為此要把幾條年輕性命也一起捲進來……

所以她才會拚命地逃跑。
可是,還是換了別人當鬼。
然後,另一個人當了犧牲者。

住持的夫人在逃跑的時候,是抱著怎麼樣的心情呢?

獨自進行著永無止盡的夢鬼,突然眼前出現了一群參加夢鬼的年輕人。

為了令一切結束,只好連這幾個年輕人的性命也一起賠上了。
除此之外別無辦法。

可是,希望終究破滅了。
結果犧牲者還是只有一人。

現在想起來,只有一個犧牲者,說不定是不幸中的大幸。

然後我們……E她……又一個人當了犧牲者。

只有這件事情上,什麼都沒有改變。

 

 

 

 

 

, , , , ,
創作者介紹

妖界誌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