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  

原看板:Reddit-Nosleep

原文網址:Experiment #001: Trojan Horse 

原文作者:Kurotsune

翻譯者:mizuya

 

提醒!閱讀本文可能造成心理上的不適,請斟酌是否繼續。

 

=====正文開始=====

 

理論上來說,這聽起來完美無缺。


我們有錢可以採用任何有效且低調的方式,讓對手搜尋不到我們,降低威脅,不會譴責我們或美國政府。


我不知道事情怎麼會發展到後來的情況。我認為我們做得很好-我以為我們正在做的事會被使用在正面的用途。


好吧,到此為止-我不玩了,我要將此公諸於世,一勞永逸。從此沒有人會說,馬修康威爾從來沒有在他的生命中做過任何好事。船到橋頭自然直,最起碼,最後他找到了救贖。


我很抱歉事情現在講得有點不清不楚,不過最後會真相大白的,希望是。簡單來說就是:二十年前,一組科學家被我們的政府秘密聘請參加一個「阿帕特」計畫。那是希臘神話中專司欺騙的神祇。他們總是喜歡聽起來很炫的名字。

 

這個計畫已進行許多被視為非常不道德和極端不人道的實驗,我已經變成「惡棍」,並決定要揭露他們。


不過,所謂的「惡棍」不是事實的真相。該計畫在幾年後解散,雖然我們有保密協議的約束,但我們大多是不互相干涉。不管怎樣,至少我覺得我是如此。


無論如何,我的意圖很簡單:我要揭露這些我們已經做了的實驗,不僅是大眾可以知道我們以他們為名所犯下的暴行,也讓所有被他們所影響的人知道:你沒有瘋。


當你的朋友告訴你,沒什麼事情發生,當醫生說你沒問題,當你被關在收容所,這是我們幹的好事。沒有例外。


我們需要保持秘密。我們需要你變瘋-因此,我們可以做任何我們想要的,沒有人會相信你。


所以,我們騙我們的研究對象。操縱他們,把他們逼到自己的理智邊緣,將他們推離它。一切都是以科學為名。


但是容我離題。我應該要回歸到重點-我們的實驗。在我找到所有的檔案前,我有些搜尋工作要做,但我並不想延後這件事。天知道我如果現在不開始,以後就永遠不會將它們貼出來了。


因此,事不宜遲:

 

實驗#001:特洛伊木馬

 

第1天:

種子被正確地植入。目標完成了她的約會,沒有察覺哪裡不對勁-她似乎對我們的行動完全不以為意,所以我們可以繼續進行下去。我們將持續密切地觀察她,了解情況的進展。

 

第7天:

她打電話給她的刺青師,她說那些墨水讓她感覺比平常更刺癢,她還注意到有一點腫脹。他回答說那是正常的,每個地方癒合的時間都不一樣。

人類的大腦有多麼喜歡自欺的程度真是驚人,接受明顯不正確的事情只為了保持自身的安全。她相信他的謊言,並再次安心下來。孵化過程可能已經開始。

 

第14天:

目標本週聯絡了醫生。她說她的手臂受傷了,她感覺她似乎看到有東西在裡面移轉。醫生懷疑是蛆-但是當然,我們知道這會發生,並為它做了準備-他在諮詢過程中接到一個「緊急電話」,我們禮貌地告訴他,他的妻子正計劃在周末,在她的脖子上紋一個星星,而你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有人會將墨水換成毒藥。當然,我們的談判代表使用更委婉的字眼,但重點就是那樣。

那個男人想出了一個漂亮的爛理由,解釋為什麼那不可能是蛆,然後她就帶了些藥膏回去了。真令人佩服。

 

 

第21天:

這個過程幾乎快結束了。那女人甚至無法離開她的家-她的手臂已經變得腫脹和扭曲,她幾乎無法做任何事情,除了在疼痛中無聲地哭泣。她試圖將蟲子從某個點挖出來,但那些大量的蛆在她的肌肉中蠕動,讓她嘔吐、昏倒。懦夫。

截至目前為止,至少有一隻蛆進入她的血管。它很快就會到達她的大腦和完成它的主要任務-真是個聰明的小東西,不騙你。

混合一些來自特別低劣物種的真菌和馬蠅的基因,你就會得到我們的「特洛伊飛蟲」-一種能劫持人類大腦的昆蟲,並使其移動到可以更容易傳播幼蟲的地方。

 

老實說,結果至今相當驚人。我希望我們很快就會看到最後的結果是否能夠成功。

 

 

第22天,午夜:
目標移動了。

 

 

第22天凌晨1點:

目標已到達目的地。看到她畸形的腫塊,她的同伴變得絕望。有的嘔吐,有的試圖提供幫助,有的甚至試圖逃跑。但是為時已晚。

 

當她的屍體接觸到地面的時候,傷口因數千隻的特洛伊飛蟲而破裂,牠們生來就有領土意識和攻擊性,牠們開始對其他的可能宿主蜂擁而去。一個接一個,每個人類都被感染了另一個卵-最棒的部分是,大部分的人都不會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直到無藥可救。

 

我們評估這個實驗是成功的。

 

 

 

實驗01:馬修的筆記:

我想很容易了解這裡發生了什麼事。這是我們的第一次嘗試,它不是那麼的乾淨俐落或高尚。我們改進了不少。隨著我們的進行,我們的實驗有更多...提升。儘管如此,對於不太聰明的你,這裡是概要:

 

我們藉由混合來自冬蟲夏草真菌的基因特性,黃蜂的侵略性,還有馬蠅本身行為,製作出這種特別型態的馬蠅。

 

然而,這並不只是透過基因的拼接將這些東西湊在一起。它更像是我們研究這些物種,了解什麼樣的荷爾蒙組合會釋放在牠們自己或牠們的宿主身上,以及牠們究竟產生了什麼期望效果是我們想要複製的,然後我們再一一手動添加每個特性到我們的小飛蟲身上。

 

整個事情花了我們三年多來完成,真的,雖然實驗是成功的,我們認為我們需要更快的方式來獲得成果。

 

儘管如此,政府對於我們的結果很高興。我們攻擊的女人是他們數個月來一直跟踪失敗的間諜。他們不知道她為誰工作,或他們正在做什麼-我們是這樣被告知的-但他們知道他們最近從與我們從事相似實驗的機構那裡,偷取了機密的訊息。最起碼,他們不得不銷聲匿跡,掩人耳目,所以這樣的消息並沒有被公開。

 

諷刺的是,我是那個領導這些實驗的人,而現在正將這些訊息透露給大眾,儘管一開始我就該阻止這種情況的發生。

 

無論如何,飛蟲是成功的。牠們的本能就是要宿主去找到他們所能去的「最安全」的地方,所以她自然會前往他們的指揮基地。就這樣,我們的木馬以高超的一擊打倒了整個特洛伊王國。

 

嗯,這是我現在知道的一切。我需要從其他案件搜尋更多,我想給它一點時間,以確定是否能夠安全的繼續下去。

 

我想,如果我沒有在發布這篇文章後一小時死亡,我可能是安全的。

 

再見,
馬修康威爾醫生。

 

 

(完) 

 

 

 

, , , , ,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