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

原文看板:Reddit-Nosleep

原文網址:6 Minutes 

原文作者: recordatu

翻譯者:mizuya

 

注意!閱讀本文可能產生心理上的不適,請斟酌是否繼續。 

 

=====正文開始=====

 

我想我應該先在前言說明我並不是對宗教很虔誠的人。我的意思是,我並沒有改變,但至少現在我知道這世界上不是只有「我們」。我不知道什麼最終計劃或神聖審判,但我不得不告訴你們這些無神論者:在你死後,其實還有另一個世界等著你。

 

 

現在,我希望我能告訴你,我是因為某種崇高的尊嚴或美德而死,不過那將只是個卑劣的謊言罷了。我喜歡把自己視為私密服務的提供者。其他人則只是稱呼我為賤貨。由於我的性傾向,再加上一些難解的父親情節,讓我變成一個問題小孩,哪裡能尋得注意力就往哪裡去。各種交友app(像是Tinder、Grindr),他媽的,甚至是分類廣告。只要任何一個心情不佳,再加上有點小錢的男人在尋找同伴,你八成就可以發現我。19歲要成為一個婊子是有點困難,不過也沒辦法再挑剔了。我長得挺可愛,而那些錢正好可以讓我不用睡在橋下的紙箱裡。總之,有天晚上,跟個50歲左右的單身漢辦完事後,我跟他大吵一架,爭執我有沒有賺得我該得的200美金,接著事情變得一蹋糊塗。有人大喊大叫,東西被丟來丟去,拳頭交相出現,在我意識過來前,我才發現在我的臀部插了一把菜刀。結果我變成一個血流滿地的困惑賤人,死在一個陌生人的客廳。

 

 

死神是一個很酷的傢伙。20歲上下,淺棕色的頭髮,屬於西裝筆挺那種類型的傢伙。老實說,其實還蠻可愛的。我無法具體告訴你我對死亡有什麼感覺。一切都發生得相當快,而死神在趕時間,我感覺得到他並沒有太多時間閒聊打混。某種程度上我已經接受我的死亡,沒什麼轉圜餘地了。

 

 

死神帶著我走出那男人公寓外的欄杆,我們跳上一台相當不起眼的巴士,然後車子就開動了。巴士還載了其他人。他們一個比另一個看起來還無趣。我挑了一個死神正後方的座位。

 

 

「所以,我們要去哪裡?」我以一個死人所能表現出的隨性語氣問道。

 

 

死神嘆了口氣,用一種相當冷漠,不怎麼惱怒的語調回答:「下一個地方。」

 

 

「酷...那是哪裡?」

 

 

「不知道。我的工作不需要知道這個。」

 

 

我真的不能說我滿意這個答案,不過隨便啦。死神顯然是不會告訴我任何有用的資訊,所以我只是坐著等待。我們又載了一些嘴巴閉得跟蚌殼一樣緊的無聊傢伙。每次我們到了一個新地方,死神就會離開駕駛座,離開巴士,然後帶回一個新的人。大多是老年人。我毫不費力就成為車裡最年輕的。

 

 

我們的最後一站是一個離我住處幾個城鎮遠的小社區。巴士裡煙味瀰漫。有間房子著火了,而你可以聽到人們大喊大叫。死神停在房子前面,下車,帶回來兩個身上覆蓋著灰燼的孩子。這是我死後第一次感覺不舒服。年紀較大的孩子是一個大約11歲的男孩。另一個是大約8歲的女孩。當我爸把我踢出家門前,我也有這樣年齡的兄弟姐妹。那是我決定要繼續自己過生活前,唯一牽掛的事。我無法告訴你是什麼讓他們決定坐在我旁邊。也許是因為我是第二年輕的?或者是因為我已經坐在公車前方?我真的說不出來。一等他們坐了下來,那小女孩就拉著我的襯衫。

 

 

「媽咪在哪裡?」

 

 

那個男孩在啜泣哽咽著。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去思考你在什麼年紀開始懂得死亡是很奇怪的事。我想每個人都會在人生的不同時期學會這件事,而這個家庭的人則在8歲和11歲時學到。

 

 

「她沒告訴你嗎?她留下來照顧爹地,但她告訴我要帶你去度假。你喜歡嗎?」

 

 

小女孩給了我一抹笑容,然後點點頭。男孩的目光越過他的妹妹看著我。他定定地看著我良久。我把我的手環繞在他身上,盡我所能地微笑著安慰他。他只是轉過身去,把臉埋在他的手中。

 

 

我們搭了好幾個小時的巴士。死神面不改色,未曾休息地開著車。車上沒有太多人講話。有些人談論彼此的情況,說到他們生前是誰,他們怎麼死的,但大多數人都沒有吭聲。小男孩在他妹妹睡著後,不再繼續哭泣。我試圖跟他說話,但他從來沒有回應我。不過我還是一直嘗試。最後,在大約9個或10個爛笑話後,那孩子終於露出了一個笑容,那是他們上車後我第一次感到開心。

 

 

「我叫湯米。」

 

 

「我的名字是卡爾,很高興見到你,湯米。」

 

 

男孩笑了。

 

 

「說吧,湯米,你的這個朋友是誰?」我說,指著我們之間的小女孩。

 

 

「她是我的妹妹,莎拉。」

 

 

「那麼很高興見到你們兩位。」我笑了。「你知道你很堅強嗎。我在你這個年紀時沒有你這麼勇敢。

 

 

湯米笑了,我們聊了一小會兒。最後他也跟他妹妹一樣睡著了。我一直醒著。我無法入睡。巴士開了好幾個小時,但我沒有感到絲毫疲倦。外面視野可見的都是沙漠。我們早已遠離任何可以被稱之為文明的象徵。整條路上一片荒蕪,直到在遠處有一樣黑色的形體出現。等我們接近後,這才看出原來那是一棟房子。

 

 

房子有一層樓高,以磚頭和灰泥蓋成。它看起來好像有人隨便選了一棟房子,然後就把它扔到荒郊野外一樣。這房子放在沙漠中完全是一幅突兀的景象,自然,死神對這種事是不會有一丁點關心的。

 

 

我們停在房子前面,死神站了起來,從他的夾克口袋拿出記事本。他看了一下,以他招牌的單調聲音唸出來。

 

 

「第一站,湯瑪斯蓋博。莎拉蓋博。西奧多維泉,站起來,下車。」

 

 

孩子們因為名字被叫到而醒來,他們環顧四周,神色一片迷茫。我把他們拉過來靠近我,考慮到我並沒有被點名,那麼我可能會失去我在這個新世界裡,我唯一關心的事物。我看了看巴士裡,有個人,我假設是西奧多,正站起來,對於到巴士前方充滿煩躁不安。他正喃喃自語一些無意義的事。死神開始輕點他的腳,最後走過去在巴士中間抓到西奧多,拉住他的襯衫,拖著他到門口,然後把他丟下車。西奧多驚慌失措,開始尖叫他不能進去。這是不可能的。我能感覺到莎拉緊緊拉住我的手臂,把她的頭埋在我的胸口。她知道這不是要去度假。她知道事情不太對勁。

 

 

了解到死神不會讓他再上車,西奧多看了那間房子最後一眼,碎碎唸不知道說了什麼,開始朝著巴士來的方向走去。死神很滿意他已經完成的工作,接著他回頭看著巴士內部,眼睛掃過每個人,最後他的眼光停留在我身邊的孩子們身上。湯米拉著我的手,彷彿盡了全身最大的力氣擠壓著它。

 

 

「下車的時候到了。」死神說。

 

 

孩子們顫抖著,但還是繼續坐在原位。死神優雅地伸手過來抓湯米。

 

 

「等一下。」我蹣跚地站起來。擋在死神和孩子中間。「我和他們一起去。」

 

 

死神的眉毛開始皺了起來。「但這不是你的站。」

 

 

「我不在乎。」

 

 

「好吧。」死神嘆了口氣。「你高興就好,把他們弄下我的車就對了。」他說,揮手要孩子離開。

 

 

我轉身,蹲下膝蓋。「好吧孩子們,我們的站到了。」莎拉摟住我的脖子,湯米拉著我的手,我帶著他們走下車。一等我們下車,巴士就迫不及待地離開,只留給我們一團煙塵。我看向我們來的方向,已經看不見西奧多。再看著這棟房子,某種程度上它對我來說有點似曾相識。它有點像我以前成長時住的房子。我們三個人走到門前,敲敲門。

 

 

我等待著最糟的結果。惡魔和鐵鍊是我上了巴士後就一直期待會出現的。所以,當打開門的人,是我見過的男人中數一數二俊帥的,你可以想像得到我有多驚訝。他將近30歲,凌亂邋遢的金髮,非常隨興的外表。

 

 

「哦,酷喔。我還在想什麼時候房子又會有人來呢。我的名字是埃里克,進來吧!」

 

 

埃里克解釋說,這房子就類似於一個大型的候車室。我們在這裡等待,直到有人來把我們接走。每個人最後都會離開。他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被接走,也不知道被帶走後會發生什麼事,只能等待這件事情發生。

 

 

這間房子真是超乎想像。你曾經想要的一切這裡都有。廚房總是儲滿食物和糖果,臥室擺滿了所有我想要玩卻從來沒機會玩的遊戲,客廳裡放滿了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電影。這使得生活在這裡輕鬆自在。當然,在這裡要知道時間是有點不容易。整間房子裡只有一個時鐘,就放在客廳裡。它是電子時鐘,有著藍色的數字。我討厭這樣說,但我對那個時鐘相當著迷。它潛藏著一種催眠的能量,而那似乎只對我有影響。我從來沒有停止盯著它。

 

 

來到這裡的前幾天我們花了一些時間交談,認識對方。我們得知對方生前的生活。當然,因為孩子的緣故,我省略了一些我的生活片段,但我並沒有隱瞞埃里克。幾天變成了幾週,我們的生活充滿了電影和遊戲、比賽和派對。幾週變成了幾個月。我們開始對彼此有了些感情。我發現我從來沒有像關心這群人一樣關心過任何人。孩子們大笑或微笑,我就很開心。數月變成了數年,時間好像在我們之間停止流動。我們不會老化。我們一直停留在我們死掉時的狀態,只是沒有死亡的跡象。但撇除這些健康情形,我們之間的吵架爭執也沒有少過。關於以前我們熟知的世界是怎麼運行的,我們彼此意見分歧,或者有些不重要的想法也都會被提出來。老實說,我還挺享受在其中。我們就像是一個真正的家庭。幾年成了數十年,這開始讓我們有點失去信心。埃里克無疑是打擊最大的一個。他待在這間房子的時間比我們其他人長得多,他開始談論他可能永遠不會被接走之類的。他變得很鬱悶,而我不知道該做些什麼來安慰他。

 

 

自從那天我和孩子們在房子前被丟下,埃里克帶著我們進到客廳中,已經過了48年。他從來沒有告訴我們他正在計劃什麼,或給我們任何警告。他就直接做了。我不知道火是怎麼開始的,只知道是埃里克放的火。火舌沿著牆壁前進的速度比我想像中更快。它蔓延過地板,舔上我們的腳,在我感覺到熱度前,我已經先聽到了尖叫聲。

 

 

我不知道為什麼火沒有停下來。也許是因為我們已經死了,但是這並沒有讓人比較好過。最終,它不再灼燒著我,取而代之的是麻痺般的寒冷。你會以為我是幸運的,但那是因為你並不需要聽到別人的尖叫聲。那才是最糟糕的。我不知道在我注意到那個時鐘前,我們已經在那裡待了多久。我怎麼能錯過它呢?它明亮的藍色字母對比著鮮亮火焰的紅色,它突出得像個聚光燈,無法忽視。我只能看著它。看著它然後計算我花了多久時間聽著我的家人遭受烈焰焚身之苦。

 

 

幾分鐘變成了數小時。數小時變成數天。數天變成了數週。數星期到數個月。數月變成數年。我在數到60後停下來,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喪失理智。當我開始為我做不到的事道歉。我可以告訴你,這永遠是最難的一部分。

 

 

有人告訴我,我在醫院裡尖叫著醒來。醫院員工不得不讓我服用鎮靜劑,讓我進入數小時的昏睡狀態,再慢慢地叫醒我。我被告知說我很幸運,當鄰居們聽到在隔壁的公寓有尖叫聲時,有人報警。有人告訴我,如果救護車沒有及時出現,我就救不回來了。我聽說我死了6分鐘。我告訴你,那6分鐘有如永恆地待在地獄中。

 

 

 

 

(完)

 

 

 

類似文章:

【轉錄】【日本怪談】夢鬼1~2 

【翻譯】【Nosleep】永遠用膠帶貼住攝影機鏡頭(Always Put Duct Tape Over Your Webcam) 

【翻譯】【Nosleep】爸爸的錄音帶:童星(Dad's Tapes: The Child Star) 

【 轉貼】坐魂童  

 

 

 

 

 

  

, , , , ,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