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

原看板:Reddit-Nosleep

原作者:Nickbotic

原文網址:The Hotel I Worked at was Haunted 

翻譯者:mizuya

 

=====正文開始=====

 

讓我先說明:我為什麼在第一件怪事發生後還一直在這裡工作這麼久,原因是這裡的薪水遠遠超過最低工資標準,而且從我家開車來只要10分鐘。這就是為什麼我沒有辭掉工作的原因。


我在中西部地區一個中型城市的一家大型旅館工作。我在高中畢業後就得到這份非常適合我的工作。待遇好,離家近,工作又簡單。我對這家旅館做了點研究,它不是蓋在任何古老的墓地上,而且也從來沒死過人。在三樓開始整修前,我沒有遇過任何怪事。


我在旅館擔任的職位是「無所不做」,這意味著我得做很多不同的工作。我打掃房間,擔任櫃台人員,提供客房服務,有時甚至在游泳池當救生員。一旦你開始做這些,就別想停止,我因為來者不拒,所以我比其他雇員見識到更多事情。你可以自由選擇要相信什麼,但我要講述的事件對我而言真實到不可思議,我多希望是我太有想像力而造成的。


星期二晚上,我上八點開始的夜班。因為是週間的關係,我們大約有一半的房客入住。也就是說並不是全都空房,只是比起周末而言,客人是少了一些。我當班的前幾個小時一切都很正常,我辦理了兩位旅客的入住手續。廚房十點休息,所以我只要處理一個客房訂單就行了,我還因此獲得10元小費,這倒是挺不錯的。我回到櫃台待命的時候,電話響了。我看了一下,發現是從旅館內部房間打來的。我們新的電話系統可以顯示電話由哪個房間打過來,而這通電話顯示來自323號房。我馬上起了疑心,因為三樓從兩個星期前就在整修。但我還是接起電話。


「這是某某旅館櫃檯,我是尼克,請問有什麼需要嗎?」

電話那端有咳嗽聲。

我再次重複剛剛的說詞。

「哦,哦,抱歉。你好嗎?」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回答了。

「我很好,你好嗎?」

「嗯,實際上不太好。」她說,聲音中混合著擔憂。

「真是遺憾,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地方嗎?」

「我不確定......也許吧。」

我遵循的工作守則讓我忘記這通電話打哪來的。我終於問了。「我能請問你是從哪裡打來的嗎,女士?」

「我在323號房,你說得對,我需要幫助。」

我從來沒有說她需要幫助,但沒關係。

「女士,323號房目前不能住,因為三樓在整修。你確定你在那一間嗎?請問怎麼稱呼你?」

「我需要幫助,尼克。現在。我不認為我應該來這裡。」她說,我能透過電話感覺到某種恐懼。


現在我懂了。她亂逛到三樓並且不知怎麼的迷路了(我不知道她怎麼會這樣,到處都有指示牌)。她走進323號房並用那裡的電話打過來。


「好吧,發生了什麼事?小姐,請問你的姓名是?」我問。

「我出不去。門打不開。它得打開。」

我有點困惑,並且因為她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有點惱怒,我切入正題。

「你的名字,小姐。」

她猶豫了一下。

「瑪莉恩‧甘-甘迺迪」她結結巴巴地說。

「請稍等一下。」我說,我進到電腦查詢今天的房客名單。沒有瑪莉恩甘迺迪。

「好吧,甘迺迪小姐,在房客名單裡我找不到你。你是和別人一起,住在他名下的房間嗎?你一開始進去的是哪間房?」

「我需要幫助。請來323號房幫我。拜託。」她說,明顯比之前更平靜。彷彿她是因為仍在跟我講電話而惱火。

「甘迺迪小-」是電話發出嘟嘟聲前我所能講的話,然後我意識到我被掛電話了。

「搞什麼...」我自言自語道。

 

我在櫃檯放了「五分鐘後回來」的牌子,然後出發到三樓去。我走到323號房所在的走廊,一當我跨過那門檻時,恐慌的感覺包圍了我。就像他們說的,我頸後的寒毛都豎了起來。我提心吊膽地往前走,同時環顧四周。旁邊都是散落的設備和材料,有一大片的塑膠覆蓋住左側大部分的牆壁和門。我能聽到從走廊那頭傳來的微弱音樂聲。323號房大約在走廊中間的某個位置。我慢慢地移動,整條走道只靠頭尾兩側的燈泡照明,所以走廊中間暗得像墨汁一樣。當我靠得更近時,音樂更大聲了。那是上個世紀20年代的曲風,就像是用留聲機播放似的。當我越接近黑暗,我注意到有暗紅色的光從其中一個門縫露出來。我想你一定能猜到是哪扇門。


我站在323房前面,出於一種不安的感覺,我微微地顫抖著。我仔細地聆聽,試著辨別出除了音樂以外的其他聲音。

「小姐...甘迺迪小姐」我噎著聲音從我發乾的喉嚨試著呼喚。

沒有回應。就在我要轉身離開時,我聽到另一側傳來聲音。

「快進來吧!」一個愉快的,屬於男性的聲音。

他聲音裡的平靜緩和了我的焦慮,讓我對整個情況稍稍鬆了口氣。

「甘迺迪小姐打電話到櫃檯說她需要幫助是嘛?」

「她現在在浴室裡,你何不進來坐會兒,讓我們搞清楚是怎麼回事。」男人說。

我猶豫了。

「來吧,孩子,我們又不咬人!」他說,並發出一個小小的笑聲。


當我用我的萬用鑰匙去開電子鎖的時候,他仍然不停地輕笑。我慢慢地轉開門把,幾乎快嚇個半死。正當我把門稍稍推開一點,他的笑聲變成了爆炸般的瘋狂大笑,而從房間傾洩而出的紅色燈光也將黑暗趕跑。突然,笑聲和音樂停止,彷彿某種噪音嘎然而止。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個完全靜寂的當下。我從頭到腳壟罩在恐懼裡。我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直到我聽到一個微弱的耳語,不是一個聲音,而是兩個聲音。

「只要再往前一點點。」

 

就是這樣了。我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跑回剛剛經過的地方,衝下樓,回到櫃台。我馬上報警。他們到達後,去檢查了323號房,除了跟那時整修有關的設備外什麼都沒發現。沒有音樂播放器,沒有人,也沒有能發出紅光的裝置。最重要的是,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有人到過那裡,包含工作人員在內。這從需要相當長時間才能堆積出來的灰塵厚度證明了這一點。如果這還不夠證明的話,房間裡沒有電話。他們說如果我又遇到任何麻煩,就打電話給他們,而我為了浪費他們的時間表示道歉。他們是好警察,告訴我他們的工作就是維護我的安全,並重申如果有任何異狀,打給他們就對了。

 

 

我陪著他們走出旅館大門,然後再走回櫃台。櫃台上放著一個人們退房時放的信封袋,裡頭裝有房間鑰匙,上面標示著323。信封背面是一個簡短的問卷調查。每個問題的1(很差)都被圈了起來,最下面還寫了短短的一行字。

 

「也許下次吧。」

 

我從來沒有再遇到像這樣的事情,但我確實還有一些發生在我工作的旅館,很可怕的故事可以告訴你。如果大家還有興趣,我會再寫更多,甚至告訴你為什麼我最終還是辭職了。

 


謝謝你們的閱讀,
尼克

 

 

 

(完)

 

 

 

 

, , , ,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