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

原文看板:Reddit-Nosleep

原文網址:I Wrote the Fake News  

原文作者: Middlenameredundant

 

注意!閱讀本文可能產生心理上的不舒適,請斟酌是否繼續。

 

=====正文開始=====

 

我是個壞人。

沒關係,沒有必要以其他的話語來安慰我。我不是自嘲,只是陳述一個簡單的事實。我主動散佈邪惡到這個世界。

我是一個作家。我寫假新聞。你知道的那種:會讓你的琳達姑婆在Facebook上胡言亂語亂批評的,或是引起種族主義表弟不滿的;甚至是那種你媽會警告你不要獨自去逛街的新聞

這種新聞寫起來易如反掌。來吧,我寫給你看: 

 「黑人平權組織策劃了大規模的聖戰?歐巴馬夫婦不想讓你知道的事!」

這只花了十秒鐘。我其實只是把這些詞放在一起。對於文章的其餘部分,我會加上一點網路不知名的小道消息,列出幾個陰謀論,引用一些我虛構的言詞。三十分鐘內我就能完成並張貼在網路上。如果我懶得檢查錯字的話,二十分鐘內就搞定了。

我不認為我寫的東西有任何價值,但它讓我活下去,即使不能累積財富,但也讓我不會餓肚子。而且,說真的,難道這不是一種成就嗎?

這是我想做的事。至少在我變成壞人之前,從未變過。 

大概在一星期前,我收到了第一封電子郵件。我通常不會在白天查看我的電子郵件,但這封信的標題促使我這麼做了。它只是寫著「你好,詹姆斯」。這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它是寄到我的工作信箱,但我總是用筆名 Avery Stone 發表的。

郵件內容:

 

你好,詹姆斯:

我願藉此機會正式介紹一下我自己。我的名字也是詹姆斯,我是你工作的頭號粉絲。我覺得像你這樣的人實在很迷人,每天總能編織出一個又一個的新鮮故事。你總能察覺時事的脈動。你是個了不起的文化覺知者。

另外我也覺得很有意思的是,你怎麼可以做了那些事之後,卻表現得無愧於心?這才是真正的天才啊。是因為缺乏良心嗎?還是因為你只不過是一個反社會的人?或者你輕忽了你對周遭的世界的影響力?

是哪一個呢,詹姆斯? 

如果可以的話,我建議來玩個遊戲。這會讓我們雙方更清楚地了解你的內在。讓我們來挖掘出真實的你,好嗎?

噢,還有,如果刪除了此郵件,如果你打電話給警察或轉發給任何人,我就殺了你最愛的人:你。


深摯的問候

-詹姆斯


我一開始沒把這封郵件放在心上。反正我老是接到恐嚇信,算是某種職業性傷害吧,我想。沒錯,有怪咖知道我的真實姓名,但這只需要費點心思搜尋即可辦到。不過,我仍然選擇不刪除這個郵件。我創了一個名為「瘋狂怪人」的資料夾,把郵件存在那裡面。 

我設法忘掉這一切,進而專注於在我的創意寫作上。從現今資訊流通的狀態,你不難想像我有多少個資料夾。天啊,我寫得幾乎像是真有那麼一回事。我有點希望可以從白宮那獲得一些回應。

然後,兩天後,第二封電子郵件來了。標題寫著「給你,詹姆斯,第一步。」

上面寫著:

 

再次問候,詹姆斯。

你準備好要開始了嗎?我當然希望如此,因為我們會在未經你同意的這一刻起,開始進行

第一步很簡單:請聯繫你在那令人尊敬的專欄 PatriotJustice.net 的編輯。要求撤下每篇你所發表的文章。不管對方怎麼說,如果到明天早上你醒來時還未刪除,你就會有麻煩了。 

祝你好運

詹姆斯」


呃,我絕對不會這樣做的。首先,我已經簽定合約,當文章發表時我已放棄對內容刪減的權利。我的意思是,我要這些東西幹嘛?其次,編輯不可能將它刪掉。我每篇文章大概賺個幾百元,所以我知道編輯賺的應該更不合理。他不會把那些東西拉掉,不可能和他們已獲得的點擊數過不去。

我把郵件丟入「瘋狂怪人」的資料夾,讓它和第一封一起待在那,然後繼續過我的日子。儘管我一開始有點分心,我很快就將它丟到腦後,並設法寫了幾篇文章關於一些驕傲的愛國者自行組成的民兵,和一名聖戰士計畫用他在化學混合物中找到的工業化學原料燒死一名金髮小女孩。這些是好題材,我不得不佩服我自己。

那天晚上,我沉沉睡去。我先是喝了幾杯威士忌(來自艾拉島的好東西),心無掛念地上床睡覺。

當我醒來時一切都改變了。

我首先注意到的是僵硬感,難以睜開我的眼睛。我覺得就像有次在大學時,灌了四洛克後的某一晚,我試圖挑逗姐妹會裡的女孩卻吐在她們的頭髮上。我的嘴巴發乾,我的臉疼痛不堪。我渾身疼的像是第一次得流感似的。那就是我一開始以為的,流行性感冒。這對我而言實在太不可思議了。我的意思是,我幾乎沒有離開我的公寓-我會在哪裡感染到病毒呢?我坐在我的床邊,揉著我的頭,靠在我張開的手掌旁,試圖消去那僵硬感。

當我起身上廁所時,我覺得腳下的地板好像在移動。我的頭腦簡直是一團糨糊,我在心裡估算前一晚我喝的酒量。應該不足以造成這種情況才對。

我走到浴室的步伐緩慢且搖晃。我覺得昏昏沉沉、力不從心。當我照著鏡子,我就知道原因了。鏡子裡瞪著我的那個人不是我。我的意思是,很明顯地,是我,也不是我。鏡中的人看起來很浮腫,他的眼睛閃亮,但是眼睛周圍佈滿了亮紅色的斑點。我試探性地撫摸我的臉,感覺到緊繃的皮膚和其下上升的熱度。這模樣彷彿我在昨晚被大量的蜜蜂給刺到。我想我一定吃到導致我過敏的食物,但我從來沒有對什麼過敏啊。

這時我想起了那封電子郵件。我衝到我的電腦前,看到收件匣裡有封新的未讀郵件。 

 

「早安,詹姆斯。

我告訴你會有麻煩的,不是嗎?你沒有通過第一次的測試,那也許是最簡單的呢。我想那一定很不好受。

因為第一個測試是最直接,最容易遵守的,你的懲罰算輕微了。也許腫脹會隨著時間消退的。

接下來的處罰會更加嚴重。出於這個原因,為了你自己好,你最好完全按照我的指示去做。你的下一個任務:登錄到Facebook。尋找任何一篇你的文章。它們已經被分享很多次,要找到並不難。一等找到之後,你的工作就是要說服一個相信你編織的謊言的人,只要一個就好,說服他那篇文章是假的。現在,詹姆斯,這聽起來有特別困難嗎?

你有一天的時間。為了你自己,祝你好運。

溫馨的問候

-詹姆斯。」


我沒有登入進Facebook。不,我不打算讓這瘋子告訴我該怎麼做。相反地,我搜索了我公寓的每一寸,總共200平方英尺,一絲一毫都沒錯過。這個人一定有什麼方式才能辦到這一切。必定有某種方法可以解釋。他是怎麼把我的皮膚變得這樣腫脹又疼痛?我低頭看著我臃腫的手,皮膚緊繃到像是脹滿的氣球,隨時都可能爆掉。我必須要採取行動。

我拿起我的手機。他告訴過我不要叫警察,但我還能怎麼辦?當我開始撥號,我的文字信息提示跳出來了。

訊息寫著:「這是自殺行為,詹姆斯。此外,你要告訴他們什麼?

我放棄了手機。我要告訴他們什麼?我收到一封電子郵件,而現在我的皮膚痛得要死?這聽起來愚蠢至極。我的公寓裡沒有任何人闖入的跡象。他們只會覺得我小題大作。我跑向大門,發現它從外面被鎖住了。我用我腫脹的拳頭捶了捶,但沒有聽到任何回應。

我深吸了一口氣,試圖穩住自己。我可以加入這個遊戲。結束它,搬離這個地方,然後消失。畢竟,要在Facebook上贏得口舌之爭會有多困難?

我登入FB,並很快地找到了我的一篇文章。它有幾百則留言。在這些人當中,我一定可以找到某個人被我說服。

我開始打字。我揭露了我是誰,以及我做了什麼。我明確表示,我寫的文章都是我編纂出來的。我不停地貼上可信的連結來打臉我自己的文。但是一點用處都沒有。每個留言者都反駁我新貼上去的東西:

 

「每個人都知道政客傾向自由派議程。」

「華爾街日報只不過是政令宣傳的工具。」

「你引用BBC的消息?拜託,假新聞!」


我整天都一直一直地寫。我從一篇文換到另一篇,不知疲倦地試圖說服別人,任何人-我的文章是編造的。我貼上我工作時的截圖,以及我的編輯在email要求更多譁眾取寵的題材(「用Photoshop處理!我對主流媒體試圖抹黑獨立記者很厭煩!」),但毫無效果。

到了午夜左右,我覺得精疲力盡,並且有著深深的挫敗感。我一罐接著一罐地喝著提神飲料,深信只要我能保持清醒,就不會有壞事發生。

但是沒有用。我坐在椅子上睡著了。

我在清晨時分因疼痛而醒來。我的末梢神經感覺在灼燒著,來自電風扇的微弱氣流彷彿是把火點燃了它。

致盲的火花在我的眼皮後跳動,我覺得我快要不能呼吸了。我顫巍巍地走去浴室。每一步都痛苦萬分-感覺猶如皮膚已經從我赤裸的腳剝離而去。

照鏡子之後證實了我的痛苦之源。我的皮膚,從前天腫到現在,現在已出現紅腫破皮的傷口,我的身體佈滿了深紅色的鋸齒狀紋路。我的臉上都是膿皰,面色蒼白,充滿液體。我開始哽咽,淚水從我的眼睛流淌而下,空氣灼燙著我的喉嚨和肺部。 

最後,我走回我的電腦前打開它。下一封電子郵件已經到了。我逼回眼淚,忽略它。打開郵件前,我先搜尋了我的症狀。也許,我想,如果我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我可以自己解決。那麼我就不需要打開下一個電子郵件了。

我開始尋找符合我症狀的長途之旅,一個連到另一個,直到我找到了最有可能的解釋。化學灼傷。我環顧我的房間,直到我的眼睛落在我的床鋪上方,那輕微嘶嘶作響的通風口。我站上我的床,將它緊緊關上。盡管這麼做實在讓我呼吸困難。我倒在我的床上,蜷成胎兒的姿勢。床單刺痛我的皮膚,我能感覺膿皰爆開的潮濕黏膩。

 

「你好,詹姆斯。

很開心地注意到你今天很早就起床了。一日之計在於晨,不是嗎?

我今天會給你另一項任務。我希望你能完成它,雖然你昨天完全搞砸了你的任務。

今天的任務可能是最簡單不過的了。我希望你,如果可以的話,打電話給你的任何一個好朋友,並告訴他們你做了什麼事。只需要打電話給朋友就好,詹姆斯。告訴他們你是怎樣的人。你必須跟他們用電話聯絡,而他們也必須是你真正的好友。

你有一天的時間可以打給任何符合這資格的人。

最誠摯的問候

-詹姆斯。」


我反覆地閱讀這封電子郵件。就這樣?我能做到的。我能做到這件事,然後這一切就能結束。我笑了,感覺到我的皮膚在刺痛,有股溫暖的液體從不知從哪爆裂的地方流出來。

打電話給我的朋友。

我坐下來,開始列出朋友的清單。我的腦筋一片空白。我的編輯,但我們並不會談工作以外的事。半打的前女友,但她們不會接我的電話。 

還有誰?我緊緊地閉上了眼睛思考。前大學室友和兄弟會的成員出現在我的腦海。沒有一個是我會稱之為朋友的人。每一個都超過五年以上沒講過話了。

我捲動著我的聯絡人清單。有些女孩是我在酒吧認識的,但從來沒有回過我電話。還有一些其他的作家,大概只說過五個字吧。

我決定不再試圖找出誰是我真正的朋友。相反地,我開始打電話。一連七個人都沒出聲就掛斷了我的電話。下一個一開口就先罵我是混蛋。還有幾個人說他們不記得曾經給過我電話,而且也不關心我是幹什麼的。

我放棄了。被打敗而且深感疼痛,我坐在床上哭了起來。文字訊息的提示聲給了我一線希望,直到我看到是誰傳來的。

嗨,詹姆斯。沒朋友?嗯,我還真是沒料到呢。晚安。


當我今天早上醒來,我動彈不得。我驚恐地盯著我的手臂,當我試圖移動它們的時候,它們就只是軟趴趴地在我身邊動也不動。我癱瘓了。相對於我的無法移動,疼痛沿著我的四肢百骸蔓延開來,只要蓋著棉被的地方就疼痛不已。我開始尖叫,哭喊著祈求被聽見,能將我從這個噩夢拯救出來。但是什麼人也沒有出現。

在我的床旁邊,我的筆電閃了一下出現了畫面。我使勁將脖子轉向它,將我的身體唯一能動的地方傾斜過去。在那裡,在螢幕上,是一封已經打開的電子郵件。

 

「早安,詹姆斯。這是一個多麼晴朗美麗的早晨啊。你說對不對?

我已擅自在你的電腦上安裝一個語音識別程式。這讓你不需要親自動手打字,因為我想你也已經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你最後的任務是要把語音轉成文字,因為我要你在漫無邊際的網路上坦承你真正的自我。你如果在網路上被忽視,那麼你的身體狀況也會被無視。別讓自己變得無聲無息啊,詹姆斯。

如果你能夠成功地做到這一點,我會派人去照看你。恐怕這癱瘓是永久性的了,但讓你餓死在這悲慘骯髒的公寓也太不人道了。你說呢? 

希望仁慈和好運在你的身邊!

 

你永遠的僕人

-詹姆斯。


所以,你看,我是個壞人。我真的是。在那一段說謊和扭曲事實的職業生涯後,我需要你相信我。拜託,相信我。

 

 

 

(完)

 

 

 

其他文章:

【讀書心得】本所深川詭怪傳說 

【心理測驗】這輩子誰會與你相伴一生? 

【旅遊】2014京阪自由行-行程總表 

【翻譯】【恐怖極短篇】強迫症(Compulsion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妖界誌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