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

 

 

 

原看板:Reddit-Nosleep

原文作者:peachsquid

原文網址:You've got long long legs   

 

 

 

=====正文開始=====


我的工作枯燥乏味。我一天8個小時都在辦公室裡輸入資料。然後,我回到我那陰暗的灰褐色公寓。我覺得像我這樣的人該養著一隻貓。但我沒有貓。我種了一些植物,所以我回家後就幫它們澆水。我吃著雞肋般索然無味的微波食品,然後睡覺,進入單調的夢境。有時候我會添加一些香料在食物上,或是叫外送的中式食物。我的生活幾乎就是一灘死水。

 

後來有一天,我的同事面帶笑容來上班,一頂草帽以俏皮的角度歪歪斜斜地戴在他的頭上。他一邊哼著歌,一邊在他的辦公桌旁坐下。他盯著自己的鍵盤數分鐘,微笑仍掛在那常出現不耐神情的臉上。他轉身對我說:「嗯,為了我的生活我不想再使用這個該死的東西。」然後,他轉過頭回到他的電腦前,他的脖子發出了怪異的喀搭聲,我發誓,那一瞬間,我在他脖子上看到了一個奇怪的隆起。

終於,有趣的來了。我將密切注意著他。我要知道最後發生了什麼事,我想。不知道該不該這麼說,不過我「很高興」我做了這個決定,我的生活終於有點變化了。

 

-----

 

最近幾個星期氣候異常地溫暖。辦公室裡熱死了。每個人的情緒都很低落,比平時還糟。山姆,就是坐在我旁邊的那個人,總是讓人覺得討厭。從冷氣壞了之後,他就令人難以忍受。他在辦公室裡毫無顧忌,用扔的將文件丟在他的桌上,無時無刻都在咒罵。我不理他。我眼裡沒有別人。我沒有工作上的朋友。我每天就是打字、吃午餐,抽菸,和誰都沒有眼神上的交流。

 

然後,就像我說的,事情變得有趣。有天早晨我去工作。辦公室裡很悶熱。我的老闆在他的辦公室裡。他的桌上放著他三隻小貓的裝框相片。我想過要養隻寵物。我的老闆哼了一聲當作是跟我打招呼。寵物肯定沒有改善他的生活,幹嘛麻煩呢?

 

我坐在我的桌前。人們開始魚貫而入。山姆走進來。因為他哼著歌,所以引起了我的注意。他坐在他的座位,開始了我們怪異又片面的交流。他繼續哼唱,然後他慢慢地用他的食指戳著他的鍵盤。我認出了曲調。這是一首新歌,最近不時地在收音機聽到。我喜歡它,但它總是讓我覺得很怪誕,這樣的一首流行歌,聽起來卻很老派,好像它應該出現在過時的酒吧裡,由一個戴著帽子、叼根菸的男人透過老式麥克風唱出來一樣。

 

「你有好長好長的腿/和綠色的大眼睛/當你看著我/寶貝,噢,我已被催眠」

 

那天我什麼事情都沒完成。我看著山姆。我看著他用一根手指敲打著鍵盤。我看著他的後頸。我看著他臉上的笑容。他從未停止過微笑。他從來沒有停止哼歌。

 

那天下班時,我離開前瞥了一眼他的電腦螢幕。我以為會看到「只工作,不遊戲,山姆變傻瓜。」之類的。但是螢幕上只有一行又一行的字母「EFGH」。我...很失望。

 

我回到家。我把我的植物澆水。我夢想著在我的脖子底下有東西在移動。

 

-----

 

第二天,以及在那之後的每一天,山姆都帶著微笑來上班。辦公室仍然像個桑拿浴室。我的老闆自己關上門,放了一台電風扇。我看著山姆打字。他已經開始在工作時悄悄地唱歌了。

 

「你有好長好長的腿/和綠色的大眼睛/哦,寶貝,如果這不是愛/那就是我的末日」

 

這就是我這兩個禮拜以來的固定生活模式。冷氣修好了,我訂了兩次中式食物外送。山姆笑著打字和唱歌。生活有趣了一點點。

 

有一天,當我看著山姆,在他的上翹嘴角底下,有東西在皮膚裡移動。我俯身向前。就在那裡,起伏著,絕對不是抽搐或是蟲咬的關係。一定有東西在他的皮膚下面。他看到我在看他。他把他的整個身體轉向著我。他的笑容越來越大。

 

「我們遇到了好棒的天氣,」他說。

 

我點點頭。他轉身回到他的電腦。那天下班時,我看著他的螢幕。他重複地輸入「IJKL」許多次。我跟著他出了門。

 

他走在人行道上,雙手在身體兩側擺動。我跟著他走了將近一個街區,然後他突然走進一條小巷。我從磚牆的邊緣偷偷瞧著。他站在小巷中間,旁邊有垃圾車而他的鞋子被黏糊糊的垃圾和未乾的水泥沾濕了。他微微向左邊傾身。然後,他的身體抖得像有寒風吹過似的。他直起身,動動他的頭和脖子,彷彿在伸展肌肉。他的脖子又發出那奇怪的爆裂聲。他的頸子底下有凸起的東西。我轉身走開。

 

第二天下午,山姆轉身對我說:「我真的很餓。」他的笑容如此之大,嘴角都快咧到耳邊了。

 

那天,老闆從他的辦公室出來,對著山姆大吼說他沒有及時將該送的文件交給他,並「停止那他媽的笑容」,「拿掉那個可笑的帽子。」山姆不理他。

 

我決定買一些魚。又或者一些蝸牛。那天晚上我花了些時間研究水族箱。我聽著收音機。我去睡覺前,那首歌出現了兩次。

 

「你有好長好長的腿/和綠色的大眼睛/哦,寶貝,難道你不知道/對,讓我滿足/來吧!」

 

第二天早上,老闆因為我們的怠惰而對我們大吼大叫。山姆以一個怪異的角度縮在他的電腦前。他脖子後面的凸起非常明顯。

 

從我開始觀察山姆後,我就不再趁隙抽菸。前天開始,我就把菸丟了,也沒再買新的。

 

-----

 

當我昨天上班時,老闆坐在山姆的辦公桌。他在看著山姆的文件。山姆走了進來。

 

「這該死的是什麼鬼?」老闆喊道。山姆笑了。

 

「這是給你的最後一次警告,把你的事情辦好不然你就回家吃自己。」他重重踏進他的辦公室。

 

山姆坐在他的辦公桌。他的眼睛深陷在眼眶裡。他的皮膚顯得蒼白又鬆弛,就像他減肥過度。他仍然微笑著。仍舊戴著那頂草帽。他看著我,他的頭微微歪向一邊。

 

「天氣真好。」他說。

 

「是啊。」我說。

 

「我真的是餓了。」他說。

 

「要吃點什麼嗎?」我說。

 

「等一下好了。先工作。」

 

那天下班時,山姆駝背得如此厲害,他的臉幾乎要碰到鍵盤。其他人都已經離開,只剩下我、老闆,還有山姆。

 

山姆從他的辦公桌站起身,蹣跚地,像是醉酒那般搖搖晃晃地走進洗手間。他邊走邊安靜唱著歌。我跟在他後面。

 

我打開剛好夠我瞧見他的門縫。山姆站在鏡子前。他在唱歌。他伸出手,摘下帽子。他的頭頂裂開,有種粉紅色的東西在裡頭蠕動。

 

「你有長長的腿」,他唱著。他把帽子放在洗手台上。

 

「還有大大的綠眼睛,」他把雙手放在洗手台上,身子前傾。

 

「哦,寶貝,」他的身體開始伸展。他的手臂開始變長,他的襯衫被他變大的軀體所撐破。他的腿也變長了。

 

「沒錯,」他低語著,我幾乎聽不到他的聲音。

 

「這就對了,我有好長好長的腿,我有綠色的大眼睛,哦,寶貝,我餓了。」

 

我悄悄地關上洗手間的門,便匆匆離開了辦公室。昨天晚上,我點了披薩。

 

-----

 

今天早上,當我去上班時,我的老闆在他的辦公室裡。他面帶微笑。

 

「嘿,」當我走到我的桌旁,他說,「過來。」

 

我走進他的辦公室。他笑了,一個大大的,露出牙齦的笑容。我注意到他的手腕上戴著一個滑稽的大手錶。時間是錯誤的。音樂從他的電腦小聲地播放著。我對這首歌很熟。

 

「你喜歡貓嗎?」他說,仍然微笑著。我聳聳肩。

 

他彎下腰,從桌下拿出一個寵物籠。他把它放在書桌上。三隻看起來很不舒服的貓擠在裡頭。他對我笑了笑,他的前額皮膚底下有東西在起伏。

 

「別以為我很愛貓。」,我的老闆說。他把寵物籠推向我。其中一隻貓喵喵叫。

 

「帶牠們回家吧。哎呀,放一天假吧。我們遇到的天氣真好。」

 

所以現在我有三隻貓。一些植物。而且我要請一天假,然後尋找另一份工作。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妖界誌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