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png

原文看板:Reddit-Nosleep

原文作者:Rha3gar

原文連結:https://redd.it/7msiac

 

本文是系列文,建議從前面開始看:

【翻譯】【Nosleep】我朋友露營時傳來的簡訊 (1)

【翻譯】【Nosleep】我朋友露營時傳來的簡訊 (2)

【翻譯】【Nosleep】我朋友露營時傳來的簡訊 (3)

 

=====正文開始=====

 

 

我覺得頭暈眼花。我的手顫抖得如此厲害,以至於我將手機遞給警員時手機差點掉下去。他讀了我的簡訊。

 

這位警員將近六十歲,身材高大,以他的年紀而言算是很強壯的。他低沉的聲音使人心生尊重。

 

 

那個警員說了聲不好意思,然後走向警車去打電話。我忍不住注意到他走路有點一跛一跛的。有一小群住戶因為被警車的燈光吸引而聚在一起,這使他有些緊張。迪倫的公寓大樓住戶大部分是大學生和年輕的專業人士。他們的房屋是聯排式的,所以每個單位有2個樓層和一個後院。總共有大約30個聯排別墅。迪倫的家在盡頭,後面是一個大型的空地和茂密的樹林。大多數租戶已經離開這去度假旅行。不一會兒,這名警察下了車,走到我身邊。當他說話時,我坐在路邊:

 

 

 

警員:我剛剛和上頭談過,我們相信你可能有危險。我們不希望你感到恐慌,但我們希望你安全。我現在要保管你的電話,你收到的任何簡訊都被視為本調查的一部分。你不是科羅拉多這的人,對嗎?

 

我:呃,對。

 

警官:我要你和我一起上車。你沒有被逮捕,但是我們想要你去局裡做些說明。

 

當我重新憶起我重擊林務員的那一幕,心跳開始加快。

 

我:我必須告訴你一些事。

 

 

警員:我們有的是時間可以說。

 

 

他打開警車的後座車門。當我們開始上路後,我的焦慮感逐漸增加。大約20分鐘後,我忍不住開口。

 

 

我:我很抱歉,不過昨天晚上我出去找迪倫...

 

 

他打斷了我。

 

 

警員:別再說了。我試圖讓這件事情不出差錯,而你卻把它弄得一團亂。

 

 

我注意到我們正在遠離城市。

 

 

警員:你的朋友告訴你太多東西了。

 

 

我:什麼?

 

 

 

警員:我告訴過你要保持低調。但是你太好奇了───決定自己去調查,不是嗎?吉米,就是那個林務員,在他死前把他能說都說了。我幾乎無法了解他的意思。

 

我的胃開始翻攪。我望向門的把手,但知道它們開不了的。

 

警員:你可完全把他逮個正著啊!他只清醒了幾分鐘而已。不過你算是幫我們擺脫一個大麻煩,他太軟弱了。我們其他人擔心他可能會開始大嘴巴,說他不想再這麼做了。

 

我無法相信我所聽到的。

 

我:你殺了迪倫,對不對?你發了那些簡訊,寫了那些紙條,還擺了稻草人出來。


警員:哈哈哈,我沒有殺你的朋友。我只是順水推舟罷了,我們提供食物來保證市民的安全。

 

 

我:你在說什麼,他媽的混蛋!

 

 

警員:她必須吃東西!你不會想讓她從山上下來,不是嗎?但你也無法擺脫她,所以必須犧牲少數,以確保多數人的生存。你可能會稱我為兇手,但我不這麼認為。

 

 

當他繼續說話時我僵住了。

 

 

警員:她最近吃得比平常還多,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地窖裡放了一大堆肉。主要來源是流浪漢,但是,如果她想要挑選一些落單露營者,我也沒辦法。

 

 

我:你瘋了!你把人餵給什麼東西?

 

 

他又笑了起來。

 

 

 

警員:我不能讓你到處亂跑還告訴媒體。你能想像那混亂的後果嗎?所有的受害者家屬都想要討公道?冒險和攀岩事故會比較容易讓人接受。

 

我們又開了一段時間。我可以看得出來我們正在接近那條山道。一個露營者,牽著一條棕色的狗走在路邊,當我們經過時向我們揮手。我真希望我有辦法可以向他求救。我們默默地繼續行駛,我試圖理解現在的情況。當我們到達山道起點時,警員把車停下來,走了出去。他拔出手槍,打開我的車門,示意我開始走路。因為他跛行的關係,我們前進的速度緩慢。


警員:我會告訴你要去哪裡。如果你敢不聽話,我會朝你的頭顱開一槍,然後把你扔進地窖裡,和其他人待在一起。

 

 

這段路漫長而沉默。當我們走路時,寒冷的空氣刺痛了我的臉。即使在恐慌的狀態下,我也知道我們來到了地窖的所在地區。

 

 

我:你要帶我去看什麼?

 

 

警員:她。

 

 

我:「她」是什麼?

 

 

警員:不知道。

 

 

我:如果你要殺了我,至少告訴我我們要做什麼。

 

 

警員:我沒辦法告訴你,因為我不知道她是什麼東西。大概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的吧,我想。

 

 

 

 

我的心跳砰砰作響,我越來越站不住。我沒有再問任何問題。太陽開始下山了。唯一的聲音就是在我們腳下被踩碎的樹葉和樹枝。我們繞了無數的彎,越來越靠近茂密的森林和崎嶇的地面。我覺得筋疲力盡。

 

警員:快到了,我很高興我不必一路把你的屍體拖到這裡,哈哈哈。

 

我已經失去了對時間的感覺。數小時的徒步旅行似乎終於結束了,我們總算停下來。在我面前是一個小池塘,一個完美的圓形。但有些事情不太對勁。水是黑色的,一層厚厚的霧掩蓋住水面。在現在這麼冷的溫度,應該結冰了才對。除此之外,我能看見池塘邊上有數百個稻草人的頭從霧中露了出來。所有的臉都面對著我,就好像它們一直在等待我。

 

這個警察開始生火,他又說話了。


警員:這慣例就是這樣慢慢開始的。流程都一樣:弄來屍體丟進地窖,寫一份假報告,聯繫家屬,了無新意。而她厭倦了被餵食,所以我們只好來點變化。讓露營者害怕,讓他們朝著這個方向移動。讓她狩獵,她喜歡成就感(他毫不掩飾地指著稻草人)。當我看到你的哥兒們的電話時,我自己把它拿走了,好把你引來這。我認為這會是一個更大的挑戰,但是你基本上是作繭自縛。

 

 

當我回想起誘使我來到這裡的事件時,我感到一陣噁心。夜幕降臨,黑色的池水開始攪動。

 

 

我:她不會也殺了你嗎?

 

 

警員:一次一個,看她先抓到誰囉。

 

 

我不想知道有多少警察和林務員都參與此事。我考慮過要逃跑,但我知道我會被一槍打死。警員保持著距離,用槍指著我。他示意我靠近池塘,我猶豫地做了。

 

 

警員:站在那裡,那是我放食物的地方。

 

 

 

水開始翻騰,黑色的漣漪碰到了池塘邊緣濺起了小小的水花。第一個露出水面的是黑色的毛髮。我立刻聞到了潮濕、充滿腐肉的味道。隨著它向我的方向移動,我的腳像生了根,恐懼將我凍結在原地,它從黑池中露出的部分越來越多。我無法完全描述我所看到的。這個地獄般的生物已經從黑暗的深淵中升起,並且靠得更近。它有長而瘦的形體,頭部還附帶著長長的毛髮,一直延伸到軀體中間。它暫時維持著這種狀態...不管它是什麼,都不屬於這個世界。隨著這個生物越靠越近,它能迅速在一陣灰黑色的能量干擾後隱藏其形態,或恢復成之前的形狀。在快速變換之間,我只能看清一個骨架的樣子。它又更近了一點。

 

我聽到了我背後有東西───樹葉搖晃的聲音和一個男人在遠處大喊。我驚慌失措地轉過身來,只見一隻棕色的大狗在背後拖著一條破損的皮帶。那隻狗小心翼翼地走著,好奇且懷疑地看著警員和我。一束光在我們面前出現,拿著皮帶另一頭的人出現了,是我之前在路上看過的那個人。

 

 

我利用了這一刻。

 

 

露營者:這...這什麼...?

 

 

他看到了。

 

 

露營者:大夥兒抱歉,我一直在追我的狗。牠掙脫了帶子,開始追踪你們的氣味。呃───?

 

 


他看到了。

 

 

露營者:這...這什麼...?”

 

 

我利用了這一刻。

 

 

我的生存本能掌控了一切。警員分心了幾秒鐘,我使盡全力奔跑,就跑在那隻被嚇壞了的狗後面。我聽到第一顆子彈飛過我的耳朵,第二槍馬上跟在後面。我永遠不會忘記當子彈穿過那露營者身體時,他可怕的尖叫聲。他痛苦的聲音在整個山裡迴盪。我實際上從來沒有聽到他的尖叫停止,只是在離池塘越來越遠的時候,他們越來越安靜了。

 

 

受到腎上腺素和生存本能的刺激,我跑了好幾個小時。我知道警員追不到我,而且他必須確保他的新目擊者無法逃脫。我不會透露我去過的地方或目前住在哪裡的細節。我不確定有誰讀到這篇文章。目前我很安全。等我想好怎麼表達我所看到的,不會讓人覺得我神智不清,我會和真正的掌權者一起合作。現在我正試圖忘記那個人的尖叫,以及他骨頭斷裂的聲音....

 

 

 

 

 

 

(本篇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zuya 的頭像
mizuya

妖界誌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