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因為我很喜歡這個系列,所以把它轉錄在這裡了。原文未刪改,只有重新排版過。

 

原作者:iGao

原看板:PTT-Marvel

 

系列故事:【轉錄】【靈異】老闆爸媽系列-看到「飄被嚇跑」(1)

【轉錄】【靈異】老闆爸媽系列(2)-飄被拎走

 

=====正文開始=====

 

來說個老哏家的故事,覺得很煩的朋友請認耐,我馬上就要回到魔獸世界去啦,未來就不太有機會來這裡了。

很久以前的故事,我盡量作到還原當時的現場,同時我以個人名義(雖然值不了幾個錢)發誓沒有加油添醋。

事情是在某次聚會中聽來的,文中的斜字體表示聚會時老高人說的話。

文長慎入

-------------

十幾年前,老闆父母跟了一團長青團去泰國玩,同行的還有老高人。

他們那時候是在清邁周圍遊玩,行程進行到某天傍晚,導遊一行人在當天下榻飯店附近一處長得像是市場的地方逛街,老人家嘛,就是在附近晃晃散散步,看到喜歡的小玩意兒就買幾個回家送給小輩,跑不了多遠。

其中一位團員是位有錢人,是台灣某食品公司退休老闆(零食餅乾類),人很大方,不過有個缺點就是脾氣不好,有點倨傲、暴躁這樣。

事情一開始是在逛街地點的路口有個乞丐,在跟老人家們乞討。

這位有錢人不知道為什麼就踢了這位乞丐一腳,乞丐爬起來後,手在這位有錢人的小腿上用力拍了一下,然後就溜了。

之後就是很普通的旅社行程,吃晚飯然後帶回飯店讓團員們休息。

-------------

事情發生是老高人跑來敲老闆父母的房門,說那位有錢人出事了(老高人跟有錢人同一間房)。

三老到有錢人的房間去,一開門就是一陣濃烈的怪味,然後看到有錢人被乞丐拍到的那隻腿腫起來,上面有一條一條的黑色突起痕跡,像是皮膚下面有一根根管子一樣。

有錢人很用力的搔抓著他的腿好像很癢很癢,皮破都抓破了,流出來的體液卻是暗紅色的。

老高人:「我正想仔細觀察是什麼,轉頭發現老大姐整個氣勢都變了。」

老高人:「『生人勿近』是我當時唯一能想到的形容詞。」

老闆媽看到有錢人的狀況,當下眉頭就皺起來,隨後請老闆爸跟老高人兩位架著有錢人,一起回到兩老的房間去。

回房間後,老闆媽拿過他的行李箱,從裡面撈出一個小小地背袋。

這時候老闆爸拉著老高人,兩人站到門口去,彷彿是在站崗一樣(就是姿勢隨意得多XD),雖然那時後門是關著的。

老闆媽從背袋裡拿出幾個瓶罐,然後抽出一條滿是詭異褐黃色不規則痕跡的布條。

老高人:「夭壽,那布條不知道是啥小,臭到要死。」

那布條散發出來的異味,據說連老闆爸的眉頭都跳了幾下。

布條拿出來之後,老闆媽用某個罐子裡的不明液體刷了一遍,撒了些粉末在上面,之後緊緊的將布條捆包住有錢人的小腿。

-------------

處理完這一切,老闆媽走到兩位男人跟前,說有錢人被種了些「活的東西」,已經壓制住了。

老高人:「說是這樣說,但是那時候老大姐的氣勢根本沒消除,反而更強。」

然後伸手跟老闆爸要了一張泰國錢幣,皺著眉頭但是安安靜靜地,回到瓶罐前處理紙幣。

老高人:「幹哩娘,那時候房門關緊緊,但是老大姐的頭髮居然在飄動咧。」


整個空間很安靜,兩個男人站在門邊,默默的看著眼前的女人做事。

安靜,但是壓抑。

看著看著,老高人跟老闆爸開始說悄悄話了。

(以下對話是在泰國當時的對話)

老高人:「為什麼老大姐會這麼怒?」
老闆爸:「有人不明原因對你的朋友動手,你會怎麼想?」
老高人:「會很不爽啊!」
老闆爸:「只有不爽?」
老高人:「嗯…會覺得對方是在挑釁。」
老闆爸:「那如果對方用的手段跟你一樣呢?」

老闆爸:「對你老大姐來說,這不是挑釁,是宣戰。」

(對話結束)


-------------

悄悄話結束沒多久,老闆媽也處理好了那張紙鈔,收好以後二話不說的直接上床睡覺了。

門口兩位只好自發將躺在地上的有錢人給扛回去,然後在老高人的房間裡喝了點小酒,各自休息去了。

隔天上半天仍然是自由活動(旅遊行程安排方面的疑問要請行家來解惑了),老闆爸媽三人吃過早餐後又去了一趟市場,看到那位乞丐仍然坐在那。

老高人:「幹咧,那泰國人看到我們就笑,那衰洨臉到現在我還是很想打。」

那位乞丐看到三位外國蒼老面孔出現在眼前,臉上浮現詭異的笑容。

老闆媽面無表情盯著乞丐的臉,從口袋裡掏出昨晚處理過的那張紙幣,交到乞丐手裡。

乞丐拿到錢以後笑得更大,還揮手趕人。

老高人:「幹哩娘#$@#$~$#$%^*ooxx%*%$!@#$%~~~!!!!」
(這裡我實在聽不懂,老高人當時喝酒講得超快,我台語又不好,請見諒)

這時候老闆媽突然掉頭就走,老闆爸勾住快要暴走的老高人一起轉身。

回到飯店之後大家就繼續進行接下來的行程,好像是去看大象吧。

老闆媽面無表情,老高人十分不爽,有錢人行動不便。

只有老闆爸一個人跟其他團員在那裡玩得很嗨,拿著家傳Pentax對著大象拍個不停。

--------------

玩完行程之後回到飯店,大廳內有兩個泰國人。

一個中老年男性沒見過,穿著很民俗但是看得出體面的服裝。

另一個就是那位乞丐,雙手不停抓著手臂小臂,都已經血流如注了,臉上則涕泗縱橫感覺十分痛苦。

看到我們回來,那位中老年泰國男性直接找到長青團的導遊,說有事情想跟團裡面的某位團員說。

老闆媽直接走過去跟導遊講,叫那位乞丐「解掉」。

導遊一頭霧水,但是身邊這位老太太的氣勢讓他照著對那位泰國人說了,泰國人露出微笑點點頭。

然後拿出一包膏狀物給老闆媽,做了個塗抹的動作,然後施了一禮。

老高人:「你都不知道我當下多想叫他下跪的!」

老闆媽檢查了下那包膏狀物,然後從包包裡拿出一個小小地透明噴罐,遞給對面泰國人,請導遊跟他們說「清洗過後再噴」。然後叫上後面三個男人上樓去處理了。

現場就留下一群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遊客,楞在那不知所措。

 

--------------


聚餐當時聽完這個故事,老闆下意識的問了一個在場所有雜魚都想問的問題:那布條到底是什麼來由?


老闆媽:「那是我奶奶的裹腳布。」
老闆:「……」
現場雜魚:「……」

就跟老闆爸的煙斗一樣,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老闆媽說的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

哈,隔代的笑點果然帶勁無比呢!
是吧?

 

 

(本篇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妖界誌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