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marvel.png

 

作者  mia2016 (MIA)

看板  marvel

 標題  [創作] 追殺列車 (一)

 

 

  早上八點十分,星期五。

 

  玟琳的左手挽著包包,右手捉著捷運的握環,隨著車廂的起伏搖搖晃晃,像是一條被釣住 的魚。

 

  身旁又擠熱又熱,有許多不同顏色的魚,他們都和玟琳一樣默不作聲。

 

  她呆滯的看著車窗外頭的黑暗,接著像是古老的膠捲影片,長方形的黑暗以極快的速度開始被白色的光間斷,車速慢了下來,車廂用很多不同的語言開始重覆播放廣播:「台北 101,世貿。世貿站到了。」

 

  車停住了,身旁的人湧出車門,玟琳側了個身,讓出路來,不想被擠出車外的人推推撞撞 。

 

  「往象山。終點站,象山。」廣播道。

  玟琳的視線落在車頂的電視廣告上,廣告中一個帥氣陽光的男人笑著,推薦著不知道什麼產品。

 

  那是早上八點的上班族絕對無法露出的笑容。

 

  她感覺無聊,沉悶,身旁的人幾乎全下車了,早上的上班時間,要往象山的人並不多,原本半滿的車廂剩下她和另外二個人。她隨便的找了個位置坐下,把皮包放在腿上,挽著皮包的手腕已經被提帶勒出一條紅痕,讓她很不舒服。

 

  小包包裡塞滿了她的生活日用品,錢包,雨傘,還有一份早餐,紅茶加三明治,是在玟琳住的地方買的。

 

  她在象山的一間小公司工作,每天從中和通車,已經通車了二年,每天都搭這一班車。

 

  時間抓得很準確,八點十五下車,花五分鐘走進公司,等電梯,刷卡簽到,搞定一切,差不多是八點二十五,然後在主管覺得她太混之前,把三明治吃掉,開始一天的工作。

 

  車廂內剩的另外二個男人看起來都是上班族,他們每天也在同一站下車,不過玟琳對他們的印象也僅止於此,她歪著頭,看見隔壁車廂有個女人帶著一個幼稚園的孩子坐著,她幫孩子拿著上頭寫著「東園幼稚園」的書包,男孩子的雙腳亂晃,但不吵不鬧。

 

  車子轟轟的吵,玟琳閉上眼,把頭靠在坐椅旁的玻璃,決定等待廣播把她叫醒。

 

  車子一直往前開,一如往常。

 

  一分鐘、二分鐘……

 

  車子往前進的聲音沒有變。

 

  玟琳睜開了眼睛,覺得有點異樣,二年來她每天都搭這班車,她的身體已經能夠自己計時 ,知道何時該到站。但這會兒時間過得似乎太久了點。

 

  她看了下手錶,已經十五分了,已經是到站的時間了。 外頭的景象仍然是一片黑暗,沒有降低車速,也沒有抵達車站。

 

  她張望了起來,又不敢做出太明顯的奇怪動作,同車廂裡的那二個男人都還在玩手機,一無所知的模樣。

 

  「……本列車因行車調度問題,……請旅客稍作等候……」

 

  廣播及時出現了。看來是誤點了。讓玟琳鬆了口氣。

 

  如果是捷運的問題而遲到,主管也會睜隻眼閉隻眼。記得去年有發生一次落軌事故,公司大概有四、五個人被那次事故影響,差不多都遲到了半小時,主管得知原因後,並沒有找他們麻煩。

 

  車速逐漸減緩,但沒有停止,之後又開始繼續加速,車速越來越快,噪音也越來越大,車廂間發出了金屬刮擦的沉重聲響,車廂連結處在扭曲。

  

  「奇怪……」車廂的搖晃增加了,玟琳趕忙捉緊身旁的扶手。

 

  原本站著的那二個上班族男性,被車廂晃到無法站穩,放下了手機。

 

  廣播的聲音淹沒在噪音中:「請乘客稍作等候……」

 

  「哇啊!」 玟琳發出尖叫。

 

  車廂猛的搖晃,煞車,站著的其中一名男性幾乎要摔了出去。他們二個吃力的捉住扶桿。

 

  車速放慢了下來,又恢復了正常的行駛。

 

  「車禍?」玟琳不禁這麼想,剛才的顛簸讓她臉色發白。

 

  那二個上班族男性都一臉徬徨,隔壁車廂的母子不見了,玟琳站了起來,看見那對母子跌倒在地上,她大喊道:「還好嗎?」

 

  小男孩嚇得都不會哭了,那個媽媽也一臉傻住的表情,隨後破口大罵。

 

  「怎麼開車的!搞什麼!」

 

  玟琳七手八腳的把那位母親扶起來,這時另一位看起來也是年輕上班族的女孩子也上前來幫忙,把小孩子帶回座位上,那個媽媽驚魂未定,一直喊叫。

 

  「……我要告他!怎麼開車的,小凱,小凱?有沒有怎樣?有哪裡痛嗎?有沒有摔傷?」

 

  那個媽媽坐穩了下來,一直抱著自己的孩子問話,玟琳悄悄離開,和剛才那位一起來幫忙的女孩點點頭。

 

  「謝謝。」玟琳和那個女孩道謝。那個女孩長得像日雜上的模特,很漂亮,她很爽朗的點點頭。

 

  她們互相返回原本的位置,當事人的母子對她們倒是一句表現都沒有。

 

  車廂裡還有其他人在走動,表現出疑惑。

 

  「搞什麼?」有個肥胖的中年人看著手機上的時間,又對著窗戶罵著:「怎麼還沒到站? 」

 

  「咦?」玟琳下意識的看了手錶。

 

  八點二十分。

 

  早應該要到站了。不,以捷運的這個速度,別說是抵達象山,根本已經過站很久了。

 

  車子仍舊在往前開,繼續奔馳。

 

  周圍的人開始焦躁了起來,這個時間點會上車的,大多是上班族,照這個時間算,有些人應該已經遲到了。玟琳張望了下,看見幾個人在打電話,她思考著是否也要打個電話去公 司,但又覺得如果只是遲到十分鐘,打電話給主管也太小題大作。

 

  這個時間點,主管說不定都還沒到公司呢?她還是打開了手機,不然現在也沒有事做,也不知道要看什麼,她總覺得那種無時無刻都能抱著手機用得很盡興的人很厲害,像她每次用手機,也就是刷個新聞,開個信箱,就結束了,偶爾下載了小遊戲,也玩不久。

 

  至於line之類的東西……她沒有什麼可以聊天的對象。

 

  手機的網路看起來很不穩定,她打開信箱,卻無法登入。這還是第一回,這一條路線的網速一向很穩,她這才發現周圍的人好像也都連不上網。

 

  她驚覺,剛才看到有好幾個人在打電話,他們就是因為網路連接不上,才轉而使用電話。

 

  有個青年對著手機做出大吼的動作,那很明顯是電話也不通。

 

  「妳的電話……請問,妳能打電話嗎?」

 

  第一個走過來詢問的,是在車輛顛簸時和玟琳一起幫忙的那位漂亮小姐,她捧著自己的粉紅色手機,相當小心的湊了過來。

 

  「我試試。」 玟琳按下通話鍵,選了自家的號碼播出,電話發出嘟嘟嘟的空響聲。

 

  沒有接通。 響了很久,旁邊的女生靜靜的等待,但最後還是沒有接通。

 

  「……我再打一次。」玟琳又播出另一隻號碼。

 

  「沒用的!」 一個年輕的男生對她們喊道,那個男生穿著學生制服,抱著書包,是高中生。

 

  「連110都不通!」他直接講了結論。

 

  「車為什麼還沒到站?」

 

  又有一個女人大聲問道,沒人回答她。有一個男人按下了通往司機處的對講機按鈕,整個人趴在通話處,但列車的聲音很吵,隔了一段距離的玟琳他們聽不見那個男人在吼些什麼 ,只看到他很激動。

 

  八點三十分。玟琳看著自己的手錶,呆住了。

 

  從世貿站開往象山,不用三分鐘的車程,已經開了十五分鐘了。

 

  那個對著對講機大吼的男人跳了起來,用手狠搥通話鈕,搥了好幾下,接著惱怒的往車頭的方向走去,一旁的高中男生果斷的跟了上去。

 

  玟琳不知哪生來的勇氣,她立即跟上男高中生的腳步,站了起來。

 

  「妳要去嗎?」那個年輕正妹捉著她,惶惶不安:「我們再等等吧?」

 

  「我想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玟琳往前走,那個女生一咬牙,跟在玟琳後頭一起走。她們經過的路上,也陸續有人跟著一起往前,但更多人坐在原位上,跟上的終究是少數。玟琳這一路往前走,發現這班車上的人還挺多的。

 

  玟琳坐的車廂位置在中後段,前面早有人也做了和他們一樣的行動,和對講機對話,接著往車頭前進,最前方的二截車廂已經擠滿了前來圍觀的民眾,玟琳他們這批後來的,只能站在第二截車廂的最後頭往前看。

 

  「前面發生了什麼事?」那個男高中生已經擠進人群裡,找了個大叔在問話。

 

  車頭最前面的那面牆後,就是司機的駕駛座位,幾個男人在那邊嘗試將門打開。

 

  「打不開啊!」

 

  門好像卡住了。

 

  「司機怎麼了,不然為什麼沒停車?」

 

  「不對啊,捷運不是自動駕駛嗎,有沒有司機在都沒差不是嗎!」

 

  「可是我們是最後一站了──誰知道是怎麼了?現在是往維修場在開嗎?」

 

  「那也應該要先經過象山吧!」有個人急燥的嚷嚷:「沒看到啊!」

 

  是沒錯,除非列車途中轉向,否則應該是要經過象山站。

 

  就算沒有停車而過站,透過車窗也會看到站,不可能什麼都沒有,外頭一直是全黑的。

 

  「象山站消失了?」玟琳身後的女生問道。

 

  她的話聽起來很滑稽又不經大腦。幸好只有玟琳聽見,否則肯定有人要衝上來罵她。但她的話很清楚的陳述了現在發生的事實。

 

  又過了十分鐘,八點四十分,列車繼續在一片黑暗中持續行駛。

 

  「打開了!」 前方經過一番折騰,安全門終於開了。

 

  玟琳搭了這麼多年捷運,還是第一次注意駕駛室,原來從車廂裡就能打開門。但門折成二折被人擠開後,玟琳墊高了腳,只看見後面一片的黑。

 

  「怎麼裡面沒人?」

 

  「安全門後面是逃生通道,駕駛室在旁邊。」一個男的順口解答了她的疑惑。

 

  「你怎麼知道?」正妹很好奇的搭話。

 

  「……我參加過逃生教學。」那青年不安的答道。眼神沒看正妹,皺眉瞪著前方。

 

  前方傳來騷動。

 

  「司機昏倒了!」

 

  「什麼!」

 

  車頭的那面牆是一扇安全門,後頭是空的安全通道,通道旁有一個只能坐進一人的小小空間,被一扇有著透明大窗戶的門給擋著,裡面就是駕駛室,一個年輕男子穿著制服,以坐姿趴倒在面板上,動也不動。

 

  外頭的人敲打窗戶,司機動也不動。

 

  那扇門上了鎖,無法打開,眾人準備破門進去,外圍的人幫不上忙,只能伸長脖子望著, 期望著多一點消息。

 

  「我還以為後頭整個都是駕駛室呢。」正妹悄聲說。原來只有那一小個空間,她無法想像 。

 

  前方繼續騷亂,有人拿來了滅火器,重重的砸在玻璃上,那大概是安全玻璃還是什麼,雖然被砸碎了,但沒有嘩啦一聲的爆裂,還維持著整片的狀態,然後整塊被外頭的人拔了下來。

 

  駕駛室的門被打開了,卻是不好的消息。

 

  那些人把駕駛整個人抬出來。

 

  「讓一讓!」 周圍的人稍微退開,穿著制服的年輕男人,像是睡著了一樣,一點知覺都沒有,頭垂著, 脖子軟的。

 

  「有沒有醫生?幫幫忙!」

 

  「沒氣了,他沒有呼吸。」

 

  「死了……?」

 

  周圍的人怔住了。

  

  「他還是……身體是熱的啊。」那人講到一半,住了口,他自己也明白了,司機至少在上 一站之前,都還有正常的工作──這個人才剛死沒幾分鐘,身體自然還是熱的。

 

  「能幫他做人工呼吸……?那個什麼AED的……?」

 

  「這裡哪有這種東西。」

 

  「司機……死了?」

 

  有個男的一個踉蹌,差點跌倒,車子還在往前進,速度平穩。

 

  「現在誰在開車?」

 

  「沒人開車!司機死了!」

 

  有個男的趴了上去,試圖替司機做人工呼吸,玟琳的手被人用力的往後扯了下,是那個正 妹。

 

  她小聲說:「快走,這邊要亂了。」

 

  她的表情是認真的,如果玟琳現在不走,她就要立即丟下她離開。

 

  車廂內的氣氛不對。

 

  正妹最後一次勸她:「他們要打架了。」

 

  聽到打架二個字,玟琳立刻醒了過來,二個女生個子小,立刻躦出人群,往後頭的車廂走 。

 

  「等我。」

 

  說那個自己有參加過逃生教學的男人也跟了上去。

 

  正妹的判斷沒有錯,玟琳心想還好她有提早離開,當她們三人一路往後走的時候,越來越多人開始往車頭的方向走,都是之前停留在原位上等待的那些人,他們越等越焦急,又聽到前面傳來不好的聲音,紛紛不安的開始往前進,玟琳和他們不斷的擦身而過,路上有人看他們是從車頭那兒回來的,攔下他們想問:「前面怎麼了?」

 

  「不知道!」「借過!」玟琳學著正妹無情的回答,正妹急匆匆的繼續走,完全不停下來 。

 

  被很多人擠著,她們幾乎走回了原本坐的那個車廂。

 

  車廂已經沒有人了,玟琳一下子縮了起來,往地板上一坐。

 

  雖然所有的坐位都是空著的,但不知為何,她一點都不想坐那些空位,她擠在車旁和坐位間的夾角,正妹也和她一起在地板上坐下,擠在一塊兒。

 

  車廂裡還有人在玩手機,完全沒有察覺情況。

 

  跟他們一起回來的青年張望了下,問道:「我能加入嗎?」

 

  正妹指指自己的前方,於是三個人擠成一塊兒。

 

  三人在坐下的瞬間,安靜了下來。在這一刻,仍不斷有後段車廂的人繼續往前走。玟琳低下頭來,不敢看他們。

 

  列車的最前頭太遠了,被高速行進的聲音給蓋過,聽不到前方是否真如正妹所說的那樣開始混亂。可是氣氛的確令人不敢恭維。她抱緊了自己的包包,聞到了三明治的味道,開始感覺到餓。

 

  「吃吧。」男人道:「現在哪還有人在管。」他自己也喝起了水。

 

  「我叫王柏雅。可以叫我Ella。」正妹率先自我介紹。她拿出了自己的名片,頭銜寫著某票券公司的高級專員,但應該是業務性質的工作。

 

  「李義,木子李,正義的義。」男人沒有多說自己的事。

 

  「……陳玟琳。我、我是行政助理。」 正妹聽過她的公司:「是那個公司嗎?我常經過,很不錯呀。」

 

  「只是助理而已。」完全……真的一點都不厲害。還是約聘的。她低下了頭。

 

  「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李義提出問題。

 

  玟琳咬著三明治,巷口早餐店賣的,就算是餓肚子或是驚慌失措的時候,這個三明治也還是沒變得比較好吃。 「不知道。」

 

  「車……沒有停。」

 

  「開了多久了?」

 

  「應該八點十五分到站。」玟琳看了錶。九點整。

 

  他們互相看了彼此,心裡的底沉了。

 

  「我記得淡水線從頭開到尾,是四十五分鐘。」

 

  「那還包括停止的時間吧?我是說,車門開關的時間?」

 

  可是現在是完全沒有停止的開了四十五分鐘了。

 

  「……維修站不可能這麼遠。」

 

  「不,說不定我們是在繞圈圈,軌道錯了,我們一直在打轉,所以不管開再久也一樣。」

 

  李義的推論很合理,軌道接錯了,讓他們在地下的某一段路上無限迴圈。可是玟琳頓了下 :「那為什麼不停下來?就算司機……車子不能停嗎?」

 

  「車子壞了吧。外頭的人一定在想辦法了,我們等著就好。」正妹果斷說道,她挪了挪自己的身體,把自己縮成一團:「出去以後一定要和他們求償!」

 

  列車外繼續轟隆隆的響,風聲很大,外頭的空間仍舊是一片的黑。

 

  「網路還是不通。」

 

  李義操弄著自己的手機。

 

  玟琳把早餐吃完了,李義繼續嘗試上網,正妹則是安靜的吃著餅乾,神情凝重。三個人只是交換了名字的關係,根本沒有話題可聊,車子繼續的往前,一分一秒的過去,玟琳忍耐著不去看自己的手錶。

 

  「哇啊──哇啊──」 隔壁車廂傳來小孩子的哭聲,還有女人忙亂的哄著的聲音。他們看來是一家三口,應該是 父親的男人站在一旁,神色厭倦,叨唸了幾句後就再也不理會自己的妻兒。

 

  剛才那對母子不知道去哪裡了,沒看見他們。

 

  有一個人安靜的走了過來,找了張椅子坐下,大概是受不了小孩子的哭聲,那個男的一坐 下就抱著頭,看起來很煩躁。

 

  陸續的又有人往後走了,只是這些人的表情都有些驚恐,有一個三男二女的小團體快步從車廂通過,玟琳輕聲道:「你看他們的衣服。」

 

  那幾個年輕男女看起來像是要出去玩,女生穿細肩帶露背,熱褲高跟鞋,男生穿得很潮,手上戴滿戒指。那幾個人的神色都很古怪,其中一個女孩一直往後看。有個男生的白色袖子上沾了紅色,另一個好像受傷了,腳拐著走。

 

  是血?

 

  他們頭也不回的快速離開,三個人都不敢叫住他們。

 

  「難道真的打起來了……」

 

  李義和玟琳都看向正妹,心想事情竟然被她說中。

 

  「妳真厲害,妳怎麼知道?」

 

  正妹露出了為難的表情:「這──我算跑業務的,跑過一些場子,看點風向還行。前面剛才那個樣子,每個人都有意見,那肯定是要打起來的。」

 

  李義起身:「我去找個人問問。」他伸手要二個女生坐著,別動,等他回來。

 

  不過他根本也沒走很遠,就看到他到隔壁車廂而已,沒幾分鐘,他領著另一個年輕男人回來。

 

  那個男人和健壯的李義相反,是個戴著黑框眼鏡,一臉標準工程師長相的人,手裡還抱著一個電腦包,臉上的表情像是在百貨公司走丟的三歲小孩。

 

  「我……我……」 這傢伙把自己的工作證放在票夾裡,掛在脖子上,星辰資訊公司系統工程師,許傑慶,連自我介紹都免了。

 

  典型到幾乎樣板化的一個人。

 

  他結巴了半天,才吐出一句:「你好。」

 

  「你是從前面回來的對吧?」李義問。

 

  「我……」

 

  他又結巴了很久:「前面打起來了,打架,那些人意見不合,都要對方聽自己的,一直吼 ,然後司機,駕駛員他……」

 

  「我們知道,他死了。」

 

  「你們知道啊?」許傑慶似乎以為這才是最能讓人緊張的消息,沒想到他們早清楚了,讓他有點傻住。

 

  「有聯絡上外面嗎?」正妹問。

 

  「管制中心嗎?不,沒有!」

 

  「駕駛室的無線電呢?」李義接著問。

 

  「有人打了,都不通,沒聲音。」

 

  「不可能!是不是他們不會用?無線電不可能收不到。」

 

  「就是收不到。好幾個人都拿來用,都一樣,最後為了搶那個無線電,打起來了。」

 

  許傑慶簡述他見到的情況。

 

  他算是很晚才往前走,所以前面擠了很多人,每個人都吵著問問題,也有人不斷的在敲著通話按鈕,雖然那些通話鍵怎麼敲都沒聲音。

 

  看見駕駛的屍體躺在車廂地上時,他嚇得臉都發白了,旁邊的人那時已經吵得火熱,有看起來像是要去登山健行的老先生,帶著一個老太婆在那邊對著另外一個中年男人吵,他們都覺得現場最大的是他們,要全部的人聽他們的話,任何人發出意見,他們都會朝那個人大吼。

 

  接著就是他們剛才見到受了傷的五人組,他們想勸架,但態度很輕浮,那個中年男人就爆發了,罵他們是流氓,他們就打了起來,現場很擁擠,人跑不開,中年男人手上正好有雨傘,用那把傘的傘尖戳傷了年輕人。

 

  那幾個年輕人本來就不想打架,不然他們一行三個男人,身強體壯的,不會沒有勝算。他們見到中年男人那個發瘋的樣子,很果斷的退出,帶著受傷的同伴離開了。

 

  「他們想做什麼?」

 

  「我、我聽到那個中年人堅持說,要自己去開車,把車開回車站,其他人是反對的,我們哪會開捷運?萬一有什麼閃失……」

 

  這話說得大家一陣冷顫。

 

  一個情緒失控的外行人開捷運,要是翻車了,就是全部人一起死。

 

  「前面的人越來越多,我看他們走,我就跟著走,那邊太亂了,我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

 

  「他們會阻止他對吧?不會讓他真的開車。」

 

  李義啞口無言,其他人也都說不出話,他們又想到剛才走過去的五人小團體,那三個男的都放棄離開,現在這幾個縮在角落的上班族就算害怕,也根本插不了手。

 

  列車的嗡嗡聲響個不停,金屬刮擦的聲音很尖銳。

 

  玟琳發現自己沒在捷運上待過這麼久的時間。平常不管去任何地方,都不會一直停留在車上,現下這些轟鳴作響的噪音,不明亮的燈光,還有狹小晃動的車廂,每一樣都讓她不舒適,很想快點離開。

 

  她可以體會到其他人的不安,在這樣的環境中,怒氣很容易就產生,更何況窗外是全然的黑暗。

 

  電話還是不通。

 

  隔壁車廂的小孩繼續的哭,他哭喊的話讓幾個人愣住,他喊著媽媽,說要尿尿,而且他渴了,餓了,想吃麥當勞。

 

  車上沒有廁所,沒有水,媽媽叫他再忍一下,一定很快就到站了。

 

  玟琳終於看了錶。十點半。她還以為已經過了一上午了。

 

  「再等等吧。根本才沒過多久,你想那些政府官員的效率,肯定要等下午才會把我們救出去。」

 

  「嗯。」其他人也默默同意。

 

  「說不定還要等下午茶吃完才會來救呢。」

 

  「唉……」

 

  在吵嚷的列車行進聲中,想要好好聊天是件吃力的事情,大家都不想再講話,他們抱著腳 ,或是盤腿,開始做起個人的事情,或是閉目養神。

 

  前面的車廂現在怎麼了呢? 那些打架的人會被逮捕吧?玟琳這麼想著,等車子到站以後,他們就會後悔當時的衝動行為。

 

  他們會嘲笑自己,明明這麼簡單就能脫困,明明可以平安無事的等待救援,怎麼還會搞出一身傷──

 

  玟琳抱緊自己的包包,她很累了,一早就起床準備上班,原本就睡眠不足。她輕靠在門邊 ,告訴自己,只要睡一覺,時間過去,就沒事了,救援人員會溫柔的喚醒自己。

 

  然後今天她要請假,要回家洗個澡,安安靜靜的渡過周末。

 

  列車繼續轟隆隆的前進,玟琳失去了意識。

 

  「……醒醒,快……」

 

  有人用力的搖晃玟林的肩膀。

 

  玟琳睜開眼,發覺自己淺眠了一會兒,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總之身邊多了幾個人,除了交換了名字的四個人以外,那個帶著幼稚園兒子的母親也出現了,她抱著兒子坐在正妹的身邊。而工程師和李義則在和另外二個男人講話,他們全都站著,壓低了聲音,用奇異的表情在對話。

 

  她很快的察覺那些人快速的在討論著什麼,捷運出現了廣播,就好像平常播報站名那樣, 廣播中的女聲正重覆著一段話,可是那是玟琳完全聽不懂的語言,她聽不懂廣播講著什麼 。

 

  但她曉得,廣播會在到站前開始播放,按照往昔的經驗,在距離較遠的二站之間,可能會在到站前的一到二分鐘前就開始預告,提醒乘客即將到站。

 

  那聲音像是混音過的西班牙文,有著各種奇異的轉音,混合著電波的沙沙聲。

 

  那不是人聽得懂的語言。

 

  車門左側的綠燈亮了起來,表示月台的開門方向。懂得這一點的人全聚到了左側,圍著車窗與玻璃,等待著到站。

 

  「到站了?」 討論的聲音變得細碎而微弱,最後停止。

 

  那是一股難以言喻的──不祥的感受。

 

  玟琳站了起來。但她沒有靠近開門的左側,而是往後退,不安的抵住身後的車門。

 

  列車的速度開始減緩,是真的要停車了,窗外閃出第一道白色的光,玟琳聽見身邊有人發出小小的喜悅驚呼,他們終於可以下車了,離開這個鬼地方。

 

  「不對──」

 

  車速繼續減緩,但窗外出現的不是他們熟悉的車站,也不是維修站,每個人只消一眼就能肯定,因為那個月台完全不對勁。

 

  展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完全沒有任何「字」的捷運月台。

 

  每個人都想知道他們到了哪裡,但視線所及的任何地方都沒有站名,沒有字,雖然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的捷運站,在地下的那種。所有應該寫著站名的地方都是空白的,而這個站像是水晶一樣,從天花板到地方,全都閃爍著耀眼無比的白光,所有的設施都被照成了雪白的顏色,沒有一個角落有影子。眨眼之間,空氣中彷彿有七彩的冰晶在流動。

 

  車窗前的人看得目瞪口呆,有一個人把手貼在玻璃上,不可思議的看著那七彩細碎的光芒映在手心中。鑽石的粉末也不過是如此。

 

  好美,真的很美。

 

  玟琳無法區分在場的人究竟是因為眼前的景象太美而憋住氣息,又或是害怕。

 

  車子停了。廣播響起,依然是聽不懂的語言,門打開了開來。

 

  有一些人走迫不及待的走了出去,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切。

 

  和李義說話的那二個年輕男生也跟著出去,他們左顧右盼,張大了口,「這裡是哪裡啊? 」 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

 

  他們說話的時候,耳邊傳來空曠的微弱迴音。

 

  玟琳的腳僵在原地,她看見車窗外頭,剛才那個吵著要上廁所的孩子被他父母帶著走了出去,一家三口很快的走遠了。 李義也跟著走了出去,工程師則是怯懦的停在門邊。

 

  「怎麼沒有人呢?」這個車站一個人都沒有。非常的安靜。

 

  「對呀,捷運的人呢?沒有救援嗎?太爛了吧?啊,好痛!」

 

  「怎麼啦。哇!」 另一個人抹了自己的額頭,發出尖叫,滿手的鮮血。

 

  嘟──嘟──

 

  「那是?」突然,列車發出了警示音。

 

  廣播的女聲開始講出一串聽不懂的語音。

 

  那是關門的聲音!

 

  「快回來!」工程師脫口大喊。車門緩慢的啟動,開始關閉。站在門邊的李義露出驚嚇的表情,他一個箭步往門內衝,千均一髮之際,以幾乎要被車門夾住的程度,硬是衝進了車廂。

 

  「搞什麼!」

 

  有幾個走得比較遠的人,可能有至少二十個人──他們來不及返回車內。另外又有一批是傻在原地,呆看著車門關上。

 

  車門關上了。列車準備啟動。

 

  外頭的人驚覺不對,拍打車門,但在拍打的瞬間,他們露出痛苦的表情,拍打在車窗上的 ,是血跡斑斑的手印。

 

  「痛!」

 

  「怎麼回事!」

 

  「好痛啊啊啊!」

 

  「這東西會刮人啊!」

 

  列車啟動了,他們不顧疼痛,開始猛烈的拍打車門,「停下!」他們在車外大吼,但列車開始加速,血跡在窗戶上拖得老長,車內的人也瘋了,有人開始發狂的尖叫。

 

  「這東西……好痛!」李義坐倒在地上,他激動的抹著手和頭髮,他從身上拍下了一些外頭的「鑽石粉末」。

 

  「它會刮人!」他尖叫。

 

  工程師從口袋拿出那種紙手帕型的厚衛生紙,整包的,他把衛生紙包在手上,幫著李義把那些粉末拍掉,那些粉末似乎很輕,揚起一陣七彩的光。

 

  外頭拍門的人被列車丟下,他們張大了口,然後開始吐血,血從口鼻中湧出,表情非常扭曲而且痛苦,列車飛快的往前加速,直到最後一隻手從車窗上被甩掉,抹下最後的一道鮮血。

 

  「我的天……」 有個男的跪了下來,大概是受到打擊而腿軟。列車又進入了隧道,將白光拋於身後,重新回到黑暗中。

 

  沒完沒了的尖叫聲逐漸減弱,開始轉為抽蓄聲,和啜泣。

 

  「你沒事吧?」他們幾個認識李義的人上前去關心。李義的手上有血,驚魂未定,他拿出自己的水瓶洗手,地板上沾滿了血水。

 

  幫忙李義拍掉那些粉塵的工程師制止其他人。

 

  「這些粉末很銳利,磨在皮膚上,皮一下就掉了。」他光是在手上沾到一點,也受傷了, 指尖都脫皮,他越發小心的不敢再碰。

 

  「是像研磨劑的東西。」

 

  「這裡是怎麼回事?」正妹顫抖的問道:「這裡……是台北嗎?」

 

  別的車廂傳來破口大罵的聲音,相較於這邊聚在一起的幾個還能談話的年輕人,那邊已經有人崩潰了。

 

  李義被移動到角落,傾著身子靠牆休息。

 

  「是異世界……我們是不是穿越到異世界了?」工程師發慌的答道。

 

  「那是什麼意思?」正妹根本聽不懂。

 

  「就、就是小說,電影裡面演的啊,莫名的跑到一個異世界去,然後……」他說不下去了 。但正妹已經聽懂,現在的年輕人絕對都看過類似題材的電影。

 

  「……我們會死嗎。」 那些電影的主角群,幾乎都會死。

 

  「不要亂說。小姐你不要胡說八道!怎麼可能會死!只是車子有問題而已!」那個帶著幼稚園小孩的媽媽立即反駁。

 

  那個媽媽是屬於遇到自己不懂的事情,就全盤否認的類型吧? 正妹閉起了嘴,不和她爭論。

 

  大概是覺得正妹聽話了,那位媽媽挑了挑眉,抱著自己的兒子坐到另一邊去。

 

  玟琳和工程師繼續照顧李義,他們二人都貢獻出身上的衛生紙,讓李義把身上的血擦掉。

 

  玟琳幾乎要被血味嗆得喘不過氣來。

 

  「讓我休息一下。」李義疼痛的程度比想像更甚,磨掉了他的體力。工程師把自己的電腦包給李義當枕頭,讓他躺下。

 

  列車繼續的往前開。

 

  工程師在李義身旁找了個位置坐下,開始放空了。玟琳擠到正妹那邊,正妹一個人坐在椅子上,那對本來黏著她的母子,現在離她遠遠的。

 

  「柏雅,你還好嗎?」她問道。

 

  她緊皺眉頭,又望了下李義,看起來就是無法回答。

 

  「我想去別的車廂看一下。」

 

  「不!」

 

  「我很快就回來。」玟琳咬了咬下唇,和她保證。

 

  正妹聽到,不安的點了點頭,又囑咐道:「別靠那些人太近……別理他們。」

 

  「好。」

 

  她把自己的包包交給正妹保管,開始往車頭的方向前進。

 

 

 

       下集請看

      【轉貼】追殺列車(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zuya 的頭像
mizuya

妖界誌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