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vel.png

作者  mia2016 (MIA)

看板  marvel

 標題  [創作] 追殺列車 (三)

【轉貼】追殺列車(一)

【轉貼】追殺列車(二)

 

 

  咚!咚!咚! 非常規律且沉重的撞擊聲。每一聲之間,大概隔了五秒左右。

 

  玟琳感覺頭很痛。身體很燥熱。

 

  肚子好餓,胃的地方有種碎裂感,像被打了一拳。

 

  「什麼聲音?」

 

  正妹還在睡。燈光刺得玟琳的眼睛有點不舒服,視野看出來有點黃黃的。她捉住一個女生 詢問。

 

  「有人去看了。」看來那聲音已經響了一陣子了。

 

  車廂裡擠了很多人,應該很悶熱,但風一直吹個不停,又只能躺在地板上,反倒是變得很 冷。

 

  聲音停了。 可是那些去看的人沒有回來。

 

  又等了好一陣子,聲音重新響起。

 

  「有人要去看一下嗎?」帶頭之一的一個男的問道。

 

  「我去看看。」玟琳皺著眉頭,舉手。

 

  她只是不想再待在這兒,想起來走走,而且她也想知道其他車廂現在怎麼樣了。

 

  「走吧。」還有另一個男生也一起出發。

 

  那男的長得很帥,眉宇間有股風流感,如果不是遭遇這種災難,他是玟琳絕對不會搭話攀談的類型,她覺得這種型的男人很不真誠。

 

  「徐俊雨。」那男的隨便的丟下自己的名字,一個勁的往前走。

 

  掀開布簾走出去,外頭的車廂除了泥水留下的髒污外,什麼都沒有留下。料想是他們把所有能撿的東西全收回來了。蟲屍和腐爛的葉子什麼的,被掃到靠門邊的角落,堆成黑色的小山。

 

  那些東西都很臭,有股爛泥的味道,她總覺得那堆爛泥裡還有活著的蟲子在動。

 

  玟琳的鞋子在逃跑時踢掉,剩下一隻,她拿走了正妹的鞋子穿,她的鞋子比較小,就把後跟踩平了當拖鞋。

 

  她走得有點不順,徐俊雨頻頻回頭看她,眼神像在看累贅。

 

  「前面小心。」 他冷酷的提醒,卻沒有說是怎麼回事。沒料到出現在眼前的是滿地的血。

 

  「嗚!」玟琳摀著嘴,驚呼出來。

 

  是那條蛇的屍體!黑蛇已經支離破碎了,而在蛇的屍塊旁邊,堆疊著好幾具人的屍體。

 

  那些人全都死得很痛苦的模樣,身體被泥巴沾得髒兮兮的,手腳混雜的被亂擺著,已經看不出來誰是誰。玟琳終於想起了那個眼鏡男工程師,他不知道跑去哪裡了,但她沒見到穿著黑色西裝褲的屍體,工程師不在這裡。

 

  徐俊雨沒有改變前進的速度,就這麼走了過去。

 

  「是你們把牠打死的嗎?」

 

  「嗯。」

 

  他們加快了腳步,隨著距離拉近,撞擊聲也變得清晰。

 

  一陣冰冷的風刮過二人身邊。 一個老太太捧著雙手,對著身旁的年輕人咆哮碎唸,而一個中年男人手上拿著滅火器,滿頭是汗的朝著窗戶狠砸,車窗的玻璃已經被他們砸出了白色裂痕。

 

  被罵的年輕人就是從車尾過去看情況的那幾個。他們看見徐俊雨,點了下頭。

 

  「我們要出去!」老太婆歇斯底里的喊叫。

 

  年輕人向玟琳他們搖搖頭,示意二人聽聽這瘋老太婆的講法。

 

  「這輛車會開到地獄!我們全都會完蛋,嗚,會完蛋呀,我們要趕快出去呀!」

 

  「她瘋了。」

 

  在敲窗戶的中年男個子矮小,卻是一身的肌肉,看來很不好惹,他的表情和老太婆一樣是瘋的。

 

  和他們一塊兒的還有一個渾身是泥的中年婦女,綁著一個馬尾,樣貌樸素,她身邊跟著一個南亞輪廓的女孩,頭上包著粉色的頭巾。

 

  她們呆站在那邊望著車窗,一句話都不敢發表,不曉得是一家人還是只是暫時待在一起的 。

 

  「妳要怎麼出去?」徐俊雨冷冰冰的問道。

 

  「就出去呀!」老太婆指著窗外。

 

  「他們想跳窗,走軌道回去。」先來的那幾個人解釋。

 

  他們悄聲道,怎麼可能。的確是如此,就算車廂外頭還有空間能讓他們跳出去,只要不減速,就會直接摔死。

 

  從昨天經過那個「叢林」後,列車就完全沒有停下來,以最高的速度在軌上衝刺,已經不知過了幾個小時。

 

  徐俊雨轉身就走,不想和老太婆談下去了,但也沒有插手阻止的意思。另外幾個人稍微討論了下,和他回覆結論:「我們要再往前走,去前面看看。你要一起去嗎?」

 

  玟琳和他對看了一眼,她說道:「我也去。」

 

  「走吧。」 那群男人一開始問的對象不是玟琳,但既然她說要跟,他們也就一起走,徐俊雨則是默默跟上。

 

  前面就是一片狼藉了,他們一邊走一邊撿東西,尋找能用能吃的,他們把東西全扔進其中一個人的背包中。

 

  「……說不定行得通。」

 

  玟琳聽見徐俊雨和另一個男的在講話。

 

  「列車進站前,速度夠慢,那個時候跳車出去,可能比在車站下車安全。」

 

  「可能嗎……」

 

  「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他們二個又像沒談過這件事一樣繼續往前走。

 

  中間又看見了幾具屍體,還有凌亂的血跡,有一段連天花板都噴滿了血,非常驚人,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們抵達了最前面的車廂。

 

  「你待在這裡。」

 

  他們要背著背包的男生留下。

 

  那個男生找了個位置坐下,徐俊雨和他一起留下。玟琳跟了上去。

 

  和玟琳待著的車尾不同,前面車廂留存的人至少是後段的三倍以上。這是讓人驚訝的數字 ,仔細想想也是如此,當上一個站出事時,幾乎所有人都往前逃。像玟琳這樣往後走的是少數中的少數。

 

  「……還這麼多人啊。」有個人感嘆。

 

  這裡的氣氛也比後段的團體緊繃三倍以上。

 

  「你們從哪裡來的?」有個女人問他們,那二個男生沒有詳細回答她,只大概說和幾個同伴躲在後頭。

 

  「你們有吃的嗎?水?」

 

  「當然沒有阿!」

 

  這邊車廂的人狀況看起來都很不好,而且他們完全不像後面車廂的人那樣積極的做一些準備,或是分配工作照顧他人,就只是聚集在一起,歪著脖子發愣。

 

  老弱殘兵,很適合形容這邊的情景。

 

  有年長的女人和男人湊到他們身邊,他們的表情痛苦,伸長了手,二個男人開始變臉,用威脅性的語氣告訴他們自己沒有水。然後動手把那些人推開,警告他們別再靠近。

 

  被推開的人憤恨不平,可是年輕人的氣勢佔了上風。

 

  玟琳一度還害怕在場的其他人會出來勸架或是聚眾打起來,可是竟然沒有人理會那些被推開的人。在場的人好像都事不關己,眼神飄惚。

 

  「有和捷運站聯絡上嗎?」年輕人發問道。

 

  看來這個問題才是他們跨越整班列車的目的。玟琳遠遠望去,看見通往駕駛室的安全門還開著,除此之外就看不清楚了。

 

  以這些人難看的臉色來說,肯定是一點消息都沒有,連駕駛室都沒能進去。

 

  「啊!是妳!」

 

  工程師從裡面的車廂看見了玟琳,趕忙起身。原來他躲在前頭的車廂!

 

  「你沒事。太好了。」

 

  他還活著!雖然玟琳和他才剛認識,但心裡卻不禁的為他高興,情緒一下子翻湧出來。

 

  「你們在後面車廂?那邊還好嗎?」

 

  「……你要不要一起來。去看一下李義。」

 

  他想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他受傷了?」

 

  「他不太妙。」

 

  「嗯。」

 

  工程師一口答應了下來,他往回看了下,有個長得矮胖的西裝男跟著出來。這人是工程師在這邊認識的,工程師問他要不要一起過去看看,他想了一下,點頭答應。

 

  「他們要一起走?」和玟琳一起過來的男生確認了一下,倒是沒反對。「還有其他人嗎? 」

 

  「厄,沒有了。」

 

  玟琳望了一周,突然她看見一件眼熟的藍色衣服,是東園幼稚園的制服。

 

  她頓時感覺心跳漏了一拍。

 

  是那個孩子!被蛇襲擊的孩子……

 

  那孩子好像沒有看見玟琳,他乖乖的待在一個角落縮著身子,模樣可憐。

 

  「沒有了。走吧。」

 

  玟琳咬牙,快步轉頭離開。

 

  應該沒有被他看見吧?她想起那個女人在被蛇襲擊時,對她伸出手。

 

  那不是我的錯,她告訴自己。

 

 

  「所以……你有看到那隻豹嗎?」玟琳悄聲問工程師。

 

  和工程師新認識的那個矮胖男人,也是個系統工程師,二人是同行,互相比較好理解,就 一起行動。矮胖男四十多歲了,但有張娃娃臉,看起來不顯老。

 

  「叫我阿誠就好。」

 

  他抱著一個大包包,人看起來很不舒服,雙頰發紅,講話一直咬舌頭。

 

  「有哇,有,那真的很誇張。牠……咬死好幾個人。最後是趁他咬人的時候,哎,那人真勇敢,就這樣犧牲了,要我就沒辦法……」

 

  他說不下去了。但總之當時情況一片亂,能打死那頭豹,是好運。

 

  工程師面色凝重,應該也有看見當時的慘況。不難想像前面那群人為何如此沉默,為了對付那隻豹,現場有能力為大家出頭的人可能都死了,剩的人見到之前的慘況,就變一盤散砂。

 

  能離開那個地方,對阿誠來說似乎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用滅火器砸玻璃的聲音又響了起來,那幾個人還在繼續他們的工作。玟琳一行人逕自走過他們身邊。

 

  「玟琳!」正妹一見她回來,高興的迎了上來。

 

  其他人去和那個帶頭的林奇做回報。正妹看到工程師回來了,忍不住就哽咽。

 

  「李大哥他……他燒得很燙。」

 

  「我來幫忙。」工程師說要去看看。他們幾個也沒其他事能做,就全都圍去李義身邊。

 

  這一團人之中,傷得最重的就是李義,其他人都是皮肉傷或蟲咬,過敏的那個現在也好很多了。只剩下李義的情況越發嚴重。

 

  其他人湊了二件單薄的衣服讓他蓋著。

 

  李義的臉黃得嚇人,連眼白都染上了黃色。他用腫脹的臉看了下其他人,又閉上眼睛。

 

  「可惡……要是有醫生就好了。偏偏沒能遇到嗎……」工程師捏緊了拳頭。

 

  這一條線的周邊的確有幾間大醫院,可是就這麼巧,這班車上連一個醫護人員都沒有。

 

  至少有食物和水的話…… 「我頭好痛。」正妹也不舒服。

 

  僅僅只是沒有水而已,局面就惡化到如此。

 

  玟琳突然明白了,徐俊雨剛才說的那些話,他們沒有時間了。

 

  這輛車會開回象山嗎?不,沒可能!誰知道會不會開回去呢?就算開回去,什麼時候才會到站?途中還要經過多少像雨林或是白色車站那樣的危險?

 

  如果一直待在車上,就算能躲過危險,但沒有水,人的生命就是倒數計時,再過一天,他們就算沒死,也會失去行動能力,到時一樣是等死。

 

  就在這幾小時內,他們必須決定是否要跳車離開。跳車去尋找水,若是有水,就算完全不進食,人也可以多活很多天,只要沿著軌道往回走,無論結果如何,存活率都比留在車上高。

 

  他說要跳車……玟琳思考著,是否要找徐俊雨商量這件事。

 

  但這樣真的好嗎?離開這輛車。又或是賭上一把,賭這輛車在二天內會返回站內?

 

  就在她沮喪的沉於思考的這時。車廂外傳來了一陣喧鬧與腳步聲。

 

  事情的發展出乎預料。 布簾突然被扯開。

 

  躲在車廂末尾的人們抬起頭來,不敢相信眼前所見。

 

  「喂!」 一陣男人的粗吼聲響起,列車的奔馳聲將他的音量弱化了,那個人猙獰的表情看來很可笑 。

 

  「搞什麼!」

 

  那是一整群男人。大部份是中年以上,身強力壯的人,至少有快二十個,手裡拿著一些充當武器的東西,墊後的還有一些婦女,總共加起來的人數,比這邊所有人還多。

 

  「你看他們在搞什麼!」那些人指著布簾,還有糊上泥漿的車窗。

 

  「出來!」 他們是剛才前方車廂的人!

 

  「等等──你們──!嗚!」一個年青人被狠揍了一拳,那拳打在他的臉上,力道不輕。

 

  他悶哼了聲。

 

  「水!把水交出來!他們肯定有!」

 

  「我就說他們看起來精神很好──一定有藏水吧!拿出來!還有吃的!」

 

  「你們幹什麼!」我方的人斥喝了起來,但那群人立即衝了進來,不由分說的開始扭打。

 

  那些人湧進來!不管看到誰,就是一頓打!

 

  「搶劫?」工程師整個嚇到了。

 

  「把這些都拿走!」那群人開始拆布簾。

 

  「不要動我們的東西!」幾個女生和想搶走雜物的婦女打成一團。對手的女人下手夠狠, 直接把人推倒,玟琳聽見那個娃娃音女生痛到尖叫。

 

  就是搶劫!

 

  「住手啊!」

 

  有個人擠了過來,伸手要拿李義身上蓋的衣服。玟琳想阻止,才剛靠近,臉上就一陣的熱辣,被賞了一巴掌,那人也看不清楚是誰,發狂一樣的朝著玟琳的頭上痛揍。

 

  「不要!」

 

  玟琳用手想擋住那個人,但還是被搥了好幾下。

 

  他們全都是前面車廂的人!

 

  肯定是因為他們去前面車廂打聽消息,那些人發現車上還有另一群倖存者。而且不止是倖存,出現在他們面前的幾個人狀況都還不錯,甚至還能和他們威嚇。

 

  但並不是他們有窩藏物資,是因為那些人都是身強體壯的年輕人!只是表面上看起來氣色好而已!

 

  那群躲在車頭的人原本對接下來該做什麼一點打算都沒有,但見到他們以後,他們想到了可以做的事,搶劫!

 

  比起對付猛獸,對付人實在是完全不需要勇氣。

 

  瞬時間車廂內尖叫四起。

 

  他們和那群搶匪打成一團,對方已經沒有之前看見的老弱殘兵的模樣,臉上流露出的神色 ,是明知對方是弱小還要掠奪對方,非常卑劣且充滿了優越感的神色。

 

  沒錯。車子搞不好不會回到正常的世界。

 

  前面的車廂堆滿了屍體,不會有人來救援,這裡沒有警察,沒有法律。

 

  玟琳終於察覺到這晚了一步的殘酷事實。

 

  當她丟下那個被蛇襲擊的女人時,她早該想到,接下來無論自己遇到什麼事,都是有可能的,就算被殺死,兇手也要能活到返回原本的世界才會受到審判。

 

  「好痛啊!」

 

  她一個翻身,使盡了力去推那個打她的人,她這才看清楚那個人的樣貌,是個穿得很土氣的女人,應該也是個上班族吧?也許也沒比她大上幾歲吧?

 

  「去死吧!」  

  

  「啊啊啊啊啊!」

 

  玟琳的拳頭根本沒多少力量。

 

  她只是個不健身的文職人員,手臂纖細,更別說她現在又餓又渴,但她現在的情緒被憤怒所籠罩,已經不在乎自己是否會受傷。

 

  不在乎痛、不在乎手指會折斷,她就是生氣。她往那女人的鼻子上狠狠的搥。

 

  那女人嚇壞了。似乎忘了是自己先動手,一雙眼凸瞪著,嘴合不起。二個人四隻手,拼命的朝對方攻擊。

 

  「哇啊啊啊啊!」

 

  嗡──

 

  列車突然的傾斜。

 

  混戰中的人們,全都被晃動。

 

  已經全速奔馳了數小時的列車,出現了不規律的震動聲響。

 

  原本站著的人都趕忙捉住握環,那感覺像是軌道上碾到了什麼東西。

 

  不對!那是進站前的煞車減速。

 

  廣播開始放送。

 

  「……要到下一站了!」

 

  「神啊。」在混戰中被逼到角落的正妹,她躲在發燒到滾燙的李義身旁,顫抖的握住雙手祈禱。

 

  她再也無法撐下去了,她想回家。

 

  拜託,一定要是象山,不管哪一站都好,拜託回到正常的車站──

 

  空氣中傳來了煙硝的焦味。

 

  「什麼……」

 

  玟琳驚恐的仰起頭,視線正好與遠處的徐俊雨對上,徐俊雨的臉上嚴重掛彩,嘴邊淌血。他的表情說是恐懼,不如說是煩燥與失措,他恐怕沒料到事情來得這麼正好。

 

  搶走布簾的人把東西丟下了。

 

  原本露出惡毒目光的人呆滯了。

 

  還未到站,空氣中已經充斥了惡臭,聞起來是肉或是塑膠燒焦的氣味,邪惡的味道。從車頂吹來的風逐漸變得燙熱,那是不幸的預兆。

 

  車速減緩,這車廂末尾的二扇窗戶被塗上了泥巴,看不清楚外頭。大家的視線都只能往前方的車窗集中。

 

  外頭出現一道強烈的紅光。岩漿似的橘紅色。

 

  「那是什麼!」 列車越來越慢,直到停止。在最後一截車廂的大家終於見到了外頭的光景。

 

  沒有人開口,面對著眼前的殘酷,彷彿所有人都失去了言語能力,只是張著口,發出噫啊的殘破呻吟,絕望溢出了全身。

 

  外頭是一個陷入火海中的車站。

 

  「是地獄。」玟琳喃喃想起那個老太婆的恐懼。

 

  整個車站都在被烈火燃燒,冒出陣陣黑煙,金紅色的火燄燒遍了每一個角落,而月台上頭 一次的出現了乘客,他們排著不整齊的對伍站在車門的標記前,所有人都是碳一樣的黑色 。

 

  密密麻麻的冒著灰色蒸氣的滾燙「碳人」,排著隊,安靜的站在車門外。

 

  「不!」

 

  廣播安靜了下來。玟琳聽見車站的遠處傳來了建築物被燒到崩塌的聲響。

 

  車門打開。

 

  最尾端的那扇門被他們用雜物密密的封起,但他們能從縫隙中逆光看見那些碳人的輪廓, 他們有點疑惑,為什麼這扇門不能進?玟琳看見他們探頭在討論,而其他的碳人們走進了敞開的車門。 就像是一般的乘車,他們走了進來,找位置坐下,有的站著,車廂一下子被填滿了,充滿 了煙和碳焦味。

 

  他們碰觸了身邊的「人」。

 

  瘋狂的慘叫聲此起彼落。

 

  被他們碰觸的人,像是落入岩漿那樣,被碰觸的地方燒了起來。短暫的起火之後,熔解了 。

 

  就連喊叫掙扎的機會都沒有。一個剛才痛打玟琳他們的男人,被一個碳人碰到了後腦勺, 他的頭變成一塊奶油,頭骨被捏軟,消失在碳人的手心裡。

 

  嘟──嘟──

 

  車門要關了。碳人們沒有要下車的樣子。就或坐或站的繼續待著。

 

  「不要動。」

 

  玟琳顫抖著,吐出這句話。

 

  其他人都死了。只剩下幾個人,她看見了,帶頭的那個林奇,他緊緊的縮起身體,站在一個角落。

 

  他沒死,碳人沒有主動去碰他。

 

  徐俊雨也找了一個角落站好,她看見跌坐在地上的玟琳,還有被玟琳擋在身後的正妹,還有躺在地上的李義,他將手指放在嘴唇上,示意她別出聲。

 

  他用嘴型道:「別動。」

 

  車門關了,列車繼續前進,碳人們就像一般的旅客,他們各自選了位置乘車,接著做自己 的事,對其他的「人」顯得默不關心,就真的只是很普通的在搭車。

 

  玟琳懂了。

 

  碳人沒有主動攻擊他們,他們就是一般的乘客,乘客頂多是人多的時候互相推擠。

 

  那些死掉的人不是被碳人主動殺掉的,而是被「一般的推擠」。他們想逃,害怕,撞上了碳人。

 

  只要不要碰到碳人──就不會被燒死。

 

  碳人們沒走到最末尾的空間,大概是因為那二扇封起來的門看起來很怪異。如果是一般的乘客看見車廂裡有哪裡被圍起來,也不會那麼白目的靠近去看,通常是會選擇稍微遠離。他們在這方面還真的表現得非常普通。

 

  空氣很燙熱,他們的身體肯定有極端的高溫。玟琳離最近的碳人都有一公尺左右,他們的位置太好了,因為李義躺在這兒,是碰巧。但就算如此都熱得很痛苦,感覺意識模糊。

 

  工程師在另一個角落,他抱著那個阿誠,阿誠的眼神已經散了,工程師則是一臉沉痛,他在哭。

 

  玟琳看不見他們的全身,心想阿誠應該受傷了。

 

  雖然工程師應該沒注意到,但她也痛苦的學著徐俊雨用口型對著他道:「撐住。」

 

  車廂裡有些東西開始燒起來了,扶手發出了紅光,坐椅熔了,握環冒著火在燃燒。碳人們對此毫無反應。

 

  在濃烈的燒焦味中,列車繼續行駛,一如往常的輕微的搖晃著。

 

  要開多久?下一站還要多久?他們會下車嗎?

 

  最初只是熱、逐漸開始感覺皮膚都在發燙。肺出現了灼燒感,呼吸開始沉重。但不能動, 無處可逃。

 

  在看不見的地方,有個女生發出了虛弱的尖叫。她連叫了好幾聲,聲音突然的消失了。

 

  她死了,被碳人碰到了。那破碎的慘叫幾乎要粉碎玟琳僅存的理智。

 

  她不敢回頭看正妹他們,只能用眼角餘光確認她還在。

 

  地獄。這是地獄……

 

  喉嚨乾得連呼吸都會痛了,毒氣一樣的燒塑膠味灌滿鼻腔,不知道哪來的意志力──又或是恐懼,超越了身體的痛苦,玟琳完全沒能咳嗽,僅是望著遠處,盯著地板放空。

 

  車繼續的開,多久了?明明是這麼熱,玟琳反倒感覺身體在發冷。

 

  穿過人群,她看見徐俊雨,他已經完全的垂下了頭。他站著的位置幾乎被碳人所包圍,他只有一個站著的空間,就算有再強的體力,也撐不久了。

 

  視線模糊了。高溫與燃燒的灰燼,逼得她不得不閉起眼睛。

 

  她聽見了聲音,越來越響,很熟悉的聲音。

 

  水……?是水聲。

 

  和雨林那一站一樣的水聲,列車行駛在水上發出的咕嚕咕嚕的聲音。

 

  不對,那水聲比之前更大。她總算注意到了窗外,因為靠近玟琳的窗戶都被糊上了泥巴, 她僅能從一點遺露的縫隙中見到外頭,外頭已經不是黑暗一片,不知何時,毫無感覺的, 列車已經出了地底,窗外是亮的。

 

  那是非常乾淨的白光,她小心的轉動一點脖子,看見外頭的景色,微微的帶著藍色,像是陰天的顏色。

 

  列車發出嗡的巨響。

 

  徐俊雨回過了神,他的臉色很奇怪,望著窗外,他是玟琳所能求助的最靠近窗戶的人,玟琳用渴求答案的眼神望向他,期望他注意到自己的訊息。徐俊雨還真注意到了,他張開口 ,重覆的說著一個字。

 

  水聲越來越響亮,她聽懂了。

 

  水!他說的是水!

 

  廣播響起了! 玟琳第一次如此期待的聽見廣播,那無意義的女聲再次重覆播放,車速開始減緩。

 

  徐俊雨這時做了一個動作,他突然緊握住身旁的扶手桿,而且是雙手。

 

  他朝著林奇的方向望,但林奇已經沒有反應了。玟琳見狀,她不管身後的正妹有沒有聽見她的話,她悄聲道:「找東西捉住。」

 

  正妹好像沒有聽見。她難道昏過去了?玟琳的心中一怔。

 

  聽見廣播的聲音,碳人們開始移動了,就像一般的乘客那樣,他們開始往車門的方向聚集 。

 

  徐俊雨就站在要開門的那一側,他幾乎用盡所有力氣挺直背脊,從碳人的身邊溜過,他的衣領根本沒碰到碳人,隔空竟然燃起了小火。

 

  要下車的人可能會在門邊亂撞,坐位的上方恐怕是唯一的安全區。

 

  他朝著已經空下的座位衝去,直接站到座位上方,身體靠在車窗上。用手將火按熄。

 

  他目不轉睛的看向林奇,林奇被卡在後門那邊,應該快要不要行了。他千萬不能倒,只要身體再稍微傾斜一點,就會碰到碳人。

 

  林奇身後的座位上躲著一個女孩,那女孩已經嚇到失神,頻頻傻笑。

 

  碳人們擁擠的面向車門,等待著車門開啟。

 

  車門在廣播中緩緩開啟,水,從門縫湧了進來。

 

  轟的一聲。

 

  車門完全開啟,奔騰的激流衝進了車廂,沉重無比的灌入車中,水的重量撞得整臺列車都為之震動。

 

  車門彷彿是正對著瀑布被灌水,碳人們被水流沖得腳步不穩,他們身體發出黯淡的紅光, 接著非常俐落的被水捲了出去,水像活著的一樣,不過幾秒之間就從地板往上淹到腰部, 玟琳站了起來。

 

  徐俊雨朝著他們的方向衝了過來,他大吼:「安全門!把安全門打開!」 玟琳愣住了,她朝徐俊雨的視線方向看去,他說的是車尾的安全門。

 

  她沒想過那要怎麼開! 對面的工程師也聽見了,他離門的距離和玟琳一樣近,他開始狂敲那個開關把手上頭的透明板子,板子還沒被移開,外頭的水已經灌滿了整節車廂,淹到了天花板。

 

  窗戶上的那層薄泥被沖掉了一半,玟琳喝了好幾大口水,人完全的被淹沒在水中。

 

  她飄浮著,窗外是一個普通的車站,水中的車站,水和光線讓車站看起來是淡淡的藍色。

 

  外頭的水如水晶一般透明,那純淨的水被從車廂中捲出去的各種東西給污染了,汙泥,屍 體,血,還有在水中如碳一般碎裂的碳人們,他們飄浮在透明的水中翻滾,水流非常的湍急,漩渦不斷的朝著車廂裡頭掏著。

 

  耳膜被水壓壓住,發出微弱的爆裂聲響。

 

  徐俊雨被水流阻擋,掙扎的過不來,他們已經完全浸在水裡,在車廂變得像魚缸一樣後, 車門關閉,再次啟動。

 

  工程師打不開安全門,好像卡住了,又或是因為水壓的緣故,玟琳幫著拉扯,那門動也不 動。

 

  她的氣已經快憋不住了。

 

  門關上後,漩渦總算消失,徐俊雨游了過來,他瘋狂的跟著一起撞那扇門,那扇門終於鬆動了一下。

 

  捉緊!

 

  徐俊雨捉住了一個吊環,玟琳被水嗆得胡亂去捉,摸到了車門旁的安全把手,她把自己的身體整個攀在上面,那門終於開了,門板往外飛射而出,嘩的一聲,水洩了出去。

 

  玟琳死命的捉著把手,水快速的流了出去,差點讓她掉出車外。她顫抖的吸了一口空氣, 拼命咳出鼻腔裡的水。

 

  抬起頭的瞬間,她看見正妹的身體,沒能捉住任何東西的她,被水沖了出去。

 

  「柏雅!」

 

  玟琳尖叫。列車仍舊高速的往前進,正妹隨著水流消失在軌道的末尾。

 

 

 

下集請看:

  【轉貼】追殺列車(四)(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zuya 的頭像
mizuya

妖界誌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