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

原看板:Reddit-Nosleep

 

原文網址:Dad's Tapes: Never Say Yes 

 

原作者:EZmisery

 

翻譯者:mizuya

 

 

閱讀本文可能會造成心理上的不舒服,請考慮是否繼續。

 

 

閱讀本文前,建議先閱讀

【翻譯】【Nosleep】爸爸的錄音帶:童星(Dad's Tapes: The Child Star) 

【翻譯】【Nosleep】爸爸的錄音帶:別搞上瘋女人(Dad's Tapes: Don't Put Your Dick in Crazy) 

【翻譯】【Nosleep】爸爸的錄音帶:火災(Dad's Tapes: The Fires) 

【翻譯】【Nosleep】爸爸的錄音帶:它們不吃東西(Dad's Tapes: They Don't Eat) 

 

 

=====正文開始=====

 

我已經重寫這篇非常多次,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我已經決定要將它PO出來,因為我知道你們很多人都在看這個系列,也許你們能幫助我。

 

嗨,是我提米又跟你們見面了。在我開始之前,我希望大家都過了一個愉快的聖誕節。我的聖誕節很孤單,因為爸爸走了。

 

但是在假期中我碰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既然正好放假,我就花了很多時間打字,打到手指快斷了。我其實還沒有真正地把它們排序,只是隨便地把它們從箱子裡抽出來。而最後拿出來的這份跟其他的有點不太一樣。它上面有案例號碼,不過卻沒有名字。我正打算要把它打成文字,但我需要知道訊問中那個被審問人的名字。

 

所以,我就想到我可以打電話去爸爸的轄區詢問這個名字。假如你想先知道結果的話,這決定真是大錯特錯。

 

所以首先我會先把錄音帶的文字紀錄給你看,然後告訴你當我去問名字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真希望有人可以幫助我。我會把記錄裡的被審問人稱為「友善先生」,因為我似乎不知怎麼地對這名字很有印象。在此提醒你,我爸的名字是丹尼。

 

----------------------------- 

 

(關於錄音帶的一點小事-它顯然是在對話中才開始錄的,老實說,很多這些錄音帶似乎都從奇怪的時間點開始或結束,但是這一個是最明顯的。)

 

丹尼:我希望它有那麼容易就好了。

 

友善先生:可以的,只要你同意的話。(我知道我稱呼他為先生,但說實話,我也說不清他是什麼性別。他的聲音可以從低沉轉換到很高亢)。

 

丹尼:我沒心情玩遊戲。你知道我為什麼在這裡。

 

友善先生:你也知道為什麼我在這裡。

 

丹尼:你在這裡是因為你殺了三個人。(停頓)你同意嗎?

 

友善先生:我什麼也沒贊成。

 

丹尼:好吧,好吧。不同意。但是,你能告訴我-為什麼你要對付這些人?

 

友善先生:他們太看得起自己了。他們認為他們比我更好。我不喜歡那樣。

 

丹尼:但你以前就經歷過這些了。直到這次你才殺人。是甚麼導致你這樣做的?

 

友善先生:朋友,你的聰明才智遠超過你工作需要的。你可以加入我們的行列。我會很和善的。

 

丹尼:我很清楚答應你會有什麼後果。

 

友善先生:哦,朋友。你可能不是我們中的一個,但你熟知我們的行事方法。

 

丹尼:我幹這行很久了。

 

友善先生:太久了。

 

丹尼:也許吧。

 

友善先生:這樣吧,如果你問了正確的問題,我就會回答你。同意嗎?

 

丹尼:我什麼也沒答應。

 

友善先生:(笑)好朋友。聰明的朋友。

 

丹尼:第一個人-亨利。他是一個銀行家。

 

友善先生:他賺錢的手腕真是風味絕佳。

 

丹尼:你是說他的手嗎?你吃了它們。

 

友善先生:雙手可以顯露一個人很多事情。有些人的手味道嚐起來像泥土,有些人的味道像水。銀行家的手味道就像錢。如此貪婪啊,朋友。

 

丹尼:那麼下一個呢?

 

友善先生:我留下了他的手,我吃了他的眼睛。他是一名攝影師。我以為他的眼睛嚐起來會有遠方的滋味。結果是很不自然的塑膠味。我吐了出來。

 

丹尼:我們無法在現場找到它們。

 

友善先生:我們不會留下任何蛛絲馬跡。

 

丹尼:那第三個呢?我們沒有發現他缺少了什麼。

 

友善先生:你看得還不夠深入。

 

丹尼:但屍體上沒有任何痕跡。

 

友善先生:我們不會留下痕跡。(停頓)你喜歡我的新聲音嗎?聲帶是那麼地厚。我嚼了它們好幾個小時。它們嚐起來就像大麻。

 

丹尼:你不可能嚼了它們好幾個小時。我們幾分鐘之內就到那裡了。

 

友善先生:你的時間對我沒有影響。

 

丹尼:嗯,你會需要習慣它的。我們現在抓到你了。我們不會讓你跑掉的。

 

友善先生:愚蠢的朋友。

 

丹尼:我們抓到你更多的同黨。我們也有你的受害者。那些你讓他們還活著的。

 

友善先生:我們不會讓任何人活著。他們可能在呼吸,但他們跟死了差不多。

 

丹尼:我們對死亡有不同的定義。

 

友善先生:那是因為我引發了死亡,而你沒有。但是這會改變的。

 

丹尼:如何改變?

 

友善先生:(笑)傻朋友。我喜歡你。

 

丹尼:為什麼?

 

友善先生:因為你不怕我。

 

丹尼:我每天都要對付你這樣的人。你嚇不了我。

 

友善先生:但我會嚇壞你兒子,朋友。

 

丹尼:我沒有兒子。

 

友善先生:你會有的。他現在在聽著呢。他惦記著你,朋友。

 

丹尼:我告訴過你,我不玩遊戲。

 

友善先生:他會啊。他不知道我們的規則。你-

 

丹尼:我永遠不會答應你。我講完了。

 

友善先生:你做不到的。只要我還留在這個身體裡的時候就不行。對吧,朋友?

 

丹尼:(停頓)我不會答應你。

 

友善先生:但是你感覺到了。你在想著它。你的人性背叛了你。(笑)愚蠢的朋友。擔心的朋友。

 

----------------------------- 

 

這就是錄音帶的內容了。因此,你大概可以知道為什麼我想知道那個人的名字。

 

通常我打完一個案例我就會做些調查。但我無法找到是誰殺了三個人,又吃那些屍體的一部分。特別是手,眼睛,以及聲帶。

 

在一陣徒勞無功的調查後,我打電話去我爸的轄區。我問了錄音帶上的案例編號。接電話的警員說他們沒有那個案例號碼,即使他們有,他們也不能告訴一般民眾那些細節。我告訴他不用擔心,因為我是丹尼的孩子,我只是在繼續他的工作(我當然有告訴他我爸的姓氏)。那警員說,他從來沒有聽說過我爸這個人。

 

我要求跟警長說話,因為很顯然這個警員在胡言亂語。警長告訴我三件事,全部都令人難以置信的不安。

 

1.他確認我所擁有的案例號碼不可能是正確的,,因為刑事案件號碼不是用拉丁文寫的。

2.他說這些錄音帶不可能是警察的訊問紀錄,因為所有的審訊都是以影片攝製。不可能只有警察訊問的錄音檔。

3.他宣稱他的轄區從來沒有我爸名字的警員服務過。從來沒有。

 

顯然,這是最令人困擾的消息。難道這是真的嗎?也許我找錯轄區了...

 

 

 

(完)

 

下一篇:【翻譯】【Nosleep】爸爸的錄音帶:巧克力牛奶(Dad's Tapes: Chocolate Milk) 

 

 

類似文章:

【翻譯】【極短篇】我們只能待在原地(We could do nothing but lie down) 

【翻譯】【Nosleep】車禍(A Car Accident) 

【轉貼】觀靈經驗談─月老呀,他到底愛不愛我? 

 

 

 

, , ,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