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

原文看板:Reddit-Nosleep

 

原文網址:Dad's Tapes: The Violent Things We Are  

 

原文作者:EZmisery

 

翻譯者:mizuya

 

註:本文為系列文章,建議先從第一篇開始看起:

【翻譯】【Nosleep】爸爸的錄音帶:童星(Dad's Tapes: The Child Star) 

 

注意!閱讀本文可能引起心理不適,請斟酌是否繼續。

 

 

 

前情提要:

 

1、丹尼訪問殺害自己妹妹的戴維斯女士,作者指出自己的爸爸丹尼是過世警探,專門處理這類案件。

 

2、丹尼訪問殺害多名女生的德克。

 

3、丹尼訪問多重人格的小孩大衛,大衛放火燒了自己的家人。

 

4、作者提到丹尼老是用不同的暱稱叫他。丹尼訪問布莉安娜,布莉安娜提到「它們」會占據人的身體,控制人類心智,它們無法進食。

 

5、作者發現在警局找不到丹尼這個人的檔案。丹尼訪問「友善先生」,友善先生在對話中引誘丹尼「答應」、對他的說法表示「同意」。

 

6、作者開始懷疑爸爸丹尼對他說謊。丹尼訪問黛西,黛西殺害了班上的學生。作者在本篇結尾提到自己的朋友是布莉。

 

7、作者發現爸爸丹尼的錄音。丹尼承認自己騙了作者,並承認「朋友」的存在。關於朋友的規則:不要同意它們任何話、朋友不能被殺死、朋友經由眼淚占據人體。作者開始逃跑。

 

8、由布莉所寫。布莉提到她發現「朋友」的過程,還有人體被朋友占據時會有的特徵:抽搐。丹尼將布莉引薦入「組織」。

 

9、丹尼訪問友善先生。本篇提到作者之母亞麗珊德拉,丹尼在最後「答應」友善先生的交易,作者發現原來友善先生就附在他的身上與丹尼說話。作者提到自己的真名是亞歷山大。

 

10、作者可能已被朋友佔據(因手指抽搐)。傑克森訪問「朋友」,朋友最後佔據了萊恩的身體,朋友說它們為了傑克森(邁爾坎)的女兒而來。

 

 

=====正文開始=====

 

 

致閱讀此帳號文章,可憐又絕望的讀者,

 

終於來到了這一刻。你已經花了這麼多時間關注這件事,經歷了好幾個月的困惑、懷疑和恐懼。期間有高低起伏,懸而未決的問題,無疾而終的線索。我敢肯定你一定有不少的挫折感,因為你微不足道的作者是如此地不可靠。我不計較你這麼直白的想法。

 

過去幾個月你一直關心某個採訪罪犯的人,他背後那錯縱複雜的故事。剛開始只不過是出於無聊的好奇心,以及還有什麼可怕的,令人作嘔的故事將被貼出來?我猜你開始將閱讀這些錄音帶當作一個短暫的興趣。但很快它就遠超過你的想像。我說得對嗎?你有感覺到想繼續讀下去的渴望嗎?是不是幾乎無法控制?在這最後一個月,沒有任何錄音帶的文字記錄出現,是不是讓你感到絕望?你是否一再檢查有沒有更新?你有沒有嘗試找人告訴你這瘋狂故事的結局?

 

有些人會稱這些為上癮的症狀。

 

像所有的成癮者,你可能會在一開始拒絕這樣的標籤。我理解,而且我這樣說是沒有惡意的。但是,那種急迫感-它是真實的。它是無法動搖的。你唯一的解藥就是另一個故事。另一塊拼圖。但說實話,這不是一個能讓你找出真相的美好碎片。你最後發現的將一點也不完美。

 

對於這一點,我不會感到抱歉。因為它就是這樣被計畫的。你是否認為這是命運的安排,讓這麼多人聚焦在這些敘述上?這是設計好的。早在你出生前就已經被預料到了。

 

我已經打好最後一捲帶子的文字檔讓你看。那不是從爸爸的那些錄音帶出來的。這捲帶子是在2016年二月15日錄的。這捲帶子可能是最重要的。而它更有意義的地方是,這捲特別的帶子是有影像的。

 

請以開放的心態閱讀。別帶著任何情緒。

 

親愛的讀者,我希望我們很快就能見面。我們會的。因為一旦你看完了這捲帶子,你將會需要一點解說。而我是唯一能幫你的那個人。

 

----------------------------

 

(這捲帶子的影像從一大叢樹葉的畫面開始。它移動穿過樹枝。一陣快速地向下畫面顯示攝影機原本至少有幾層樓高。有個女人正淺淺地呼吸,但她沒有出現在螢幕上。攝影機接近了一扇窗戶。裡面看起來很黑,窗戶上反射出攝影機。拿著攝影機的女人看起來很普通,她棕色的頭髮綁成一個髮髻。她穿著一件大格子襯衫,她將攝影機夾在她的腋下,慢慢地打開窗戶。輕輕地咚一聲,攝影機被扔到了地板上。幾分鐘後,它就重新被撿起來帶走。一扇門被打開,攝影機被放置在高處,它可以拍到整個房間。牆邊有張床,上面有個人正在睡覺。剛剛拿著攝影機的女人走入畫面中,站在睡覺的人旁邊。她就站在那,微微彎腰,往下看著睡覺的人。她動也不動地站了將近兩小時。 )

(睡覺的那個人有一度懶懶地動了動身體,轉身後他看見了那個女人。他馬上滾到床的另一邊。)

亞歷山大:幹,搞什麼鬼啊!

(那男人只穿著他的四角褲站著,他仍然抓著剛剛蓋著他的毯子。他看著女人的樣子彷彿她是鬼。)

亞歷山大:你他媽的是誰啊?

雅蕾格拉:你不認識我?

亞歷山大:不認識!(他遠離床站著)你是怎麼進來這裡的?

雅蕾格拉:你的窗戶沒鎖。

亞歷山大:你現在就離開不然我要叫警察了。

雅蕾格拉:不,你不會的。

亞歷山大:你有問題嗎?一般人不會擅自闖入別人的屋子。

雅蕾格拉:人們會做更多壞事,亞歷山大。

亞歷山大:(停頓)我認識你嗎?

雅蕾格拉:我希望如此。我倒是認識你。

亞歷山大:你跟我爸一起工作嗎?

雅蕾格拉:(冷酷)沒有。(較平靜)對不起,我只是如此驚訝,我們竟待在同一個房間。我一直都覺得部分的我遺失了。而現在,你在這裡,我感覺很完整。

亞歷山大:我要打電話報警了。

(他走向梳妝台,那裡放著一支手機。雅蕾格拉突然出現在他的身邊,彷彿她凌空而過。她如此用力地將他的手打掉,以至於可以聽到啪地一聲,非常響亮。)

雅蕾格拉:我不能讓你這樣做,亞歷山大。

亞歷山大:(他將手收回胸前)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雅蕾格拉:我花了很多年才找到它。這實在是一個美麗的名字,你不覺得嗎?亞歷山大。(她細細品味每一個音節),比山姆好得多。

亞歷山大:你是怎麼...

雅蕾格拉:我是雅蕾格拉。但我也有綽號。我一直被稱為達莉拉。

亞歷山大:聽著,我沒有錢。

雅蕾格拉:我不要錢。你懂的。

亞歷山大:那你到底要什麼?

雅蕾格拉:(停頓)我想跟你談談。

亞歷山大:好,好。我們可以談。不管你想做什麼。不要傷害我就好。

雅蕾格拉:我不想傷害你。我真的不想。它們要我這麼做,但我不會這樣做的。我比它們更強大。

亞歷山大:它們?

雅蕾格拉:不要表現得你什麼都不知道!

亞歷山大:我什麼都不知道!

雅蕾格拉:(停頓)我很抱歉。你一定很困惑。讓我們坐下來談談。

亞歷山大:我可以先穿好衣服嗎?

雅蕾格拉:哦,對。好吧。我會在廚房等你。

(她走向攝像機,拿起它。亞歷山大的臉一閃而逝,接著就是沿著客廳移動的畫面。雅蕾格拉將攝影機放在廚房的桌子上,將角度對準她和一把空椅子。)

雅蕾格拉:(向無人處低語)不,還沒有...我不在乎你怎麼想....你不認為我知道嗎?但是我需要他...還有她?是的,我懂...一起抓到他們兩個...你結束的時候帶他們過來...她只是一個空殼。我不-亞歷山大,你好了嗎?

(亞歷山大慢慢地進入畫面裡,謹慎地接近她。他現在衣著整齊)。

亞歷山大:你在跟誰說話?

雅蕾格拉:請坐下。

亞歷山大:你帶了一台攝影機。

雅蕾格拉:是的。

亞歷山大:所以你在錄我們。

雅蕾格拉:沒錯。

亞歷山大:為什麼?

雅蕾格拉:你聽過你父親的錄音帶了。你該知道紀錄一切有多麼重要。

亞歷山大:媽的,這一定和爸爸有關。我就知道。我擺脫不了那些該死的錄音帶。

雅蕾格拉:這是命運,亞歷山大。(他無奈地坐在那兒。)

亞歷山大:那麼...你是朋友?或者你是閱讀這些線上文章的怪胎?或者假裝是我母親的人?

雅蕾格拉:都不是。

亞歷山大:我應該相信你嗎,即使你闖進我的房間?

雅蕾格拉:你要相信我,因為我是來這裡幫助你的。

亞歷山大:幫我什麼?

(螢幕外傳出一聲巨響。雅蕾格拉和亞歷山大都跳了起來。)

女人:(螢幕外)離開她,山米。

雅蕾格拉:(噓聲),你在這裡做什麼?

女人:不要和她說話,山米。不要相信她。

亞歷山大:你怎麼進來的?

女人:你的窗戶沒鎖。

亞歷山大:對啊,我已經知道了。現在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布莉。

雅蕾格拉:(笑)對啊,布里里里里。告訴他發生了什麼事。

布莉:你現在必須跟我來。你不安全。

雅蕾格拉:然後你會帶他去哪裡?實驗室?還是你囚禁無辜人們的避難所?

亞歷山大:她在說什麼,布莉?

布莉:我們沒有時間-

雅蕾格拉:告訴他,布莉安娜娜娜娜。告訴他那些被你謀殺的人。你還記得在公園裡的四歲小孩嗎?拿著黃色氣球的那個?你把她從她的母親身邊帶走,不是嗎?

布莉:閉嘴,朋友。

雅蕾格拉:我不是朋友,你知道的。

亞歷山大:我們可以只是-

布莉:這裡不安全!

雅蕾格拉:我厭倦了你!(低語)帶她走。

(布莉在螢幕外尖叫,亞歷山大跑向她。雅蕾格拉仍然站在畫面裡。)

亞歷山大:你對她做了什麼?

雅蕾格拉:沒什麼。她會沒事的。

亞歷山大:她昏過去了!

雅蕾格拉:我們談完後,她就會醒。我向你保證。

亞歷山大:為什麼我要相信你?

雅蕾格拉:因為我本來可以殺了她,但我沒有。

(有幾秒鐘的沉默。亞歷山大安靜地走回畫面中坐下。雅蕾格拉也坐下。他們互相瞪著對方,他們看起來極其相似。)

亞歷山大:好吧。那就談一談。

雅蕾格拉:謝謝你,亞歷山大。(他僵硬地坐著)你不習慣被那樣稱呼,是嗎?你已經習慣了那些愚蠢的暱稱。提米,吉米。你想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亞歷山大:在這一連串跟朋友有關的事情後,我認為這是我爸保護我的一種方式。

雅蕾格拉:(笑)朋友不會在乎你的名字。

亞歷山大:那麼,為什麼...

雅蕾格拉:爸爸給你的那些暱稱是要讓我找不到你。

亞歷山大:那麼你是誰?

雅蕾格拉:你姐姐。

亞歷山大:(看起來疑惑)這太荒謬了。你是說-

雅蕾格拉:是的。我是說,我們擁有共同的父母。

亞歷山大:那麼,它們在我之前抓走你,把你藏起來還是怎樣?

雅蕾格拉:愚蠢的弟弟。我是你的孿生姐姐。你沒有感覺到嗎?那種啃噬著你的空虛?

亞歷山大: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雅蕾格拉:我在說那些睡不著的夜晚,望著天花板想,為什麼我好像少了什麼。這都是因為她的緣故。

亞歷山大:誰?

雅蕾格拉:我們的母親。

亞歷山大:(生氣)我真是受夠了。我母親生下我就去世了。

雅蕾格拉:(輕笑)你父親對你撒謊,愚蠢的兄弟。他除了騙了你一輩子外,什麼都沒做。他比一個殺人犯還糟糕。如果他辦得到的話,他會消滅我們。

亞歷山大:說慢點。我在試著了解。

雅蕾格拉:也許你無法理解。也許...

亞歷山大:我正在努力!我知道爸爸說謊。我知道他參與了某種秘密的組織與這些「朋友」有關。我想也許它們中的一個一直在我身體裡。

雅蕾格拉:傻弟弟。不是一個。是數百個。

亞歷山大:什麼?

雅蕾格拉:你是一個戰士。(她站起來猛地將拳頭捶在桌上)你有我們的父親一直隱瞞你的天賦。

亞歷山大:你冷靜一下-

雅蕾格拉:如果你能運用你的能力的話,你能做的遠超過你的想像。(她湊近他)有一群精挑細選的少數人可以和朋友在同一個水平上互動溝通。那個在地上的婊子?她可以看到它們。她是一名偵察者。我們的母親呢?她能感覺到他們。她曾是一個目擊者。

亞歷山大:曾是?

雅蕾格拉:還有其他的。但是戰士和指揮官是最重要的。

亞歷山大:你說我是個戰士?

雅蕾格拉:是的。(她坐下)它們與你連結,但你不只是個普通的載體。假以時日,你可以控制它們。用你自己的意志使用它們的力量。

亞歷山大:你的意思是控制我身體裡的朋友?

雅蕾格拉:完全正確。你父親只利用你來跟它們說話。他浪費了那麼多時間試圖發現為什麼它們來到這裡,但他從來不問它們能帶來什麼力量。亞歷山大,你可以用它們的能力造山填海。你可以摧毀城市。假如你曾被正確地教導,你的能力將無法想像。

亞歷山大:你講得好像朋友是好東西。它們會殺人!

雅蕾格拉:人不過是次級品。

亞歷山大: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們是人,我們是人類!

雅蕾格拉:我們遠不止於此。哦,親愛的兄弟。你已經待在這個人類身體太久了。

亞歷山大:你是什麼意思?

雅蕾格拉:你希望我表演給你看嗎?(她站起來並抓住攝影機,她將它轉向,現在畫面中是布莉一動也不動地躺在地上。)起來。(布莉突然站起來。她正在微笑。)拉她的頭髮。(布莉開始撕扯她的頭皮,她抓起一把頭髮並扯得它們四散紛飛。)

亞歷山大:住手!停下來!

雅蕾格拉:好吧,停。(布莉毫無動靜地站著)你懂了吧,傻弟弟?

亞歷山大:你能控制人?

雅蕾格拉:不是人。是朋友。

亞歷山大:你是說...

雅蕾格拉:是的。(向布莉的方向示意)她被佔據了。

亞歷山大:告訴它讓她走。

雅蕾格拉:還不行。還沒。

亞歷山大:你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你想控制我就像你控制她一樣?

雅蕾格拉:不,我不希望那樣。但是,如果我必須這樣做,我會的。

亞歷山大:但你說我也能控制它們。

雅蕾格拉:是的,但只有當它們在你身體裡的時候。而且你也可以強迫它們離開。這就是為什麼你現在擁有控制權。

亞歷山大:你呢?它們曾經...

雅蕾格拉:我從未有過這種樂趣。我的角色與你們不同。

亞歷山大:你說你是主人?

雅蕾格拉:我是指揮官。

亞歷山大:這是什麼意思?

雅蕾格拉:我想告訴你。但我需要你答應我一件事。

亞歷山大:(停頓)是什麼?

雅蕾格拉:我需要你答應我,用開放的態度來聽我待會兒要說的一切。非常開放的心態。我需要你仔細地聆聽。我知道你有你的偏見。這是可以理解的,畢竟你是被你的父親養大的。但為了讓談話順利進行,我需要知道你,亞歷山大,有聽進我說的話。(停頓)你同意嗎?

亞歷山大:我爸說不能同意任何事情。

雅蕾格拉:不過,在他自己的錄音帶裡,他同意了。你還記得吧?

亞歷山大:好吧。我同意。

(影像一陣扭曲的雜訊,有點類似機器失靈,但一下就消失了。)

雅蕾格拉:謝謝你,親愛的兄弟。

亞歷山大:現在你要告訴我了嗎?

雅蕾格拉:是的。我會告訴你一切。(她身體向後傾靠在她的椅子上。)我們是雙胞胎,但我們成長的方式完全不同。你被你的父親撫養。你比我更認識他。我聽到的一切都來自於我們的母親。不,她沒有死。她現在還活著...

亞歷山大:我能見她嗎?

雅蕾格拉:還不行,傻弟弟。現在,繼續聽。父親用普通人的方式撫養你長大。他假裝有一份正常的工作。你以為你只是一般人。他一直不讓你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但我的童年完全不是這樣。我們的母親....嗯,她不是撫養我長大的人。她只在那裡,當個旁觀者。但是,我是被它們其中之一養大的。

亞歷山大:你在說什麼?

雅蕾格拉:(笑)媽媽現在不在了。

亞歷山大:你瘋了...

雅蕾格拉:我是這個星球上頭腦最清楚的人了。我是唯一一個知道它們能做什麼的人。我是唯一真正重要的那一個。(她喘著粗氣)當然還有你。

亞歷山大:我不認為我想繼續聽下去了。

雅蕾格拉:你想怎樣不重要,傻弟弟。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的母親只不過是個讓我們出生的工具。它們當然會利用她的身體來幫忙將我塑造成我該有的樣子。

亞歷山大:她是我們的母親!

雅蕾格拉:她只不過是個該死的子宮!只有這個價值而已。你想知道真相嗎,兄弟?她試圖將我們淹死在醫院浴室裡。她不想要我們。

亞歷山大: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雅蕾格拉:(輕笑)因為她知道我們從哪裡來。

亞歷山大:我不明白。

雅蕾格拉:她不愛你的父親。她嫁給他,是因為她是一個膽小的小蕩婦。

亞歷山大: 「我的」父親?你怎麼知道的?

雅蕾格拉:朋友們可以得知它們所佔居身體的記憶。我對我們母親的懦弱一清二楚。

亞歷山大:你為什麼說「我的」父親。你剛剛不是說我們是雙胞胎?

雅蕾格拉:我們是啊。我們是。(她的笑容陰險),但仔細想想,亞歷山大。我們的媽媽不愛你的父親。如果你不能忍受你的丈夫,你通常不會想跟他睡在一起,對吧?她用盡所有辦法避免上他的床。不過,她還是懷孕了。你怎麼看待這件事?

亞歷山大:你該不會是說...

雅蕾格拉:我們代表偉大不朽,兄弟。我們是為此而生的。

亞歷山大:我跟那些暴力的事情無關。

雅蕾格拉:我們就是那些暴力的代表。

亞歷山大:你還是沒告訴我,你到底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雅蕾格拉:這還不夠明顯嗎?我想要你加入我。(她伸手抓住了他的手。)我們可以成為地球上最強大的人。不久,每個人都會被佔居,我們會控制它們。這是我們生來要做的事。

亞歷山大:你他媽的瘋了。(他抽開他的手。)

雅蕾格拉:別這樣,兄弟。

亞歷山大:我不是你的兄弟!

雅蕾格拉:別被迫收回你的話。

亞歷山大:我爸爸是個好人!他試圖救人。你只把人們看成你路上的障礙。你只不過是精神病-

(他突然停止說話,但他的嘴巴仍維持張開的樣子好像他還要繼續說。他的手臂無力地垂在在身體兩側。雅蕾格拉站了起來。)

雅蕾格拉:你真令人失望,愚蠢的弟弟。

(亞歷山大站著,闔上了他的嘴。)

亞歷山大:你本就不該期望太多。(他的聲音不再是男人的聲音,而是高低音的可怕組合。亞歷山大將頭歪到一邊,微笑著。)他就像他母親一樣軟弱。

雅蕾格拉:那個叫丹尼的人類被殺了沒?

亞歷山大:當然。易如反掌。

雅蕾格拉:她有沒有殺了她自己?

亞歷山大:用同一把我讓她殺了丹尼的刀,割開她自己的喉嚨。我離開她身體的那一刻,她正湊向它。

雅蕾格拉:那你呢?你現在想要這具身體嗎?

亞歷山大:和其他的一樣,這身體太緊繃了。不過還行。我能感覺到他在反抗我。

雅蕾格拉:這可能永遠不會改善。(她伸手摸他的額頭,他的整個身體開始顫抖。)但是這無關緊要。他已經和你牢牢結合了。別說我弟弟不可能踢你出去,我也早已經將你鎖在他身體裡。

亞歷山大:聰明的女兒。好女兒。

(雅蕾格拉伸手拿攝影機並將它關閉。)

 

----------------------------

 

哦,親愛的讀者。我知道這有多麼令人沮喪。而且我也不是故意在前言那裡欺騙你,但我知道你會對我寫的文章有所芥蒂。雅蕾格拉幫我打了這篇文章,所以你不會知道那是我。你親愛的作者已經離開你了。他現在就在這裡,我的身體裡。我能感覺到他在哭。他的嗚咽迴響在我的耳邊。

可憐的兒子。懦弱的兒子。

一點都不像他的姐姐。

我現在必須要離開了。但我知道,我還有事情沒講完。我已經告訴你們這麼多的真相。但還有一個最大的謊言還沒揭露。如果我能有自責的感覺,也許我會掉一兩滴淚。

事實是:我們不會通過眼淚進入人體。你們居然相信這點真是太愚昧了。愚蠢的人類。

我們透過文字進入你們。

感謝你們在這幾個月看了那麼多的字。我們的人數上升了不少。即使現在你們爭論是否繼續讀下去,我們都佔據你們越來越多的身體與心靈。也許下一個就會是你,愚蠢的讀者。

因為就像我說的,這是我們自始至終的計劃。

-友善先生

 

 

 

(完)

 

 

 

 

類似文章:

【翻譯】【極短篇】我們只能待在原地(We could do nothing but lie down) 

【翻譯】【Nosleep】遇見羊男(My Encounter with the Goat Man) 

【翻譯】【Nosleep】爸爸在哪裡?(Where is Dad?) 

 

 

 

 

 

 

, , , , , ,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