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神話中,邱比特與賽姬的故事是少數以喜劇結尾的故事。最近又開始看了希臘神話,就覺得乾脆自己來整理一下吧!

        賽姬(Psyche,意為「心靈」或「蝴蝶」)是國王的第三個女兒,她及兩個姊姊都貌美如花,小公主賽姬尤其美得不可方物。她的美貌使得大家將她視為女神般地愛慕與尊敬者,甚至認為她就是美的女神的化身。因此,前去祭拜愛芙洛黛蒂(Aphrodite,真正的美神【羅馬名Venus,維納斯】)的人就變得少之又少,祂的聖壇變得破舊不堪,積滿許多灰塵。這下子,便惹惱了尊貴的愛芙洛黛蒂女神。



 
畫家筆下的Psyche。

Jean-Baptiste Greuze, 1725-1805 (1786)




The Awakening of Psyche, by Guillaume Seignac, 1870-1924
 
女神不僅阻止任何向賽姬求婚的人,祂還命令祂的兒子─愛洛斯(Eros,愛神【羅馬名Cupid,邱比特】)用箭去射她,要讓賽姬愛上世界上最醜陋的男子。
 
人民對賽姬的崇拜,終於招來女神的忌妒,命令祂的兒子去陷害她。

Psyche Honored by the People,Luca Giordano (1634-1705)  

 
當邱比特飛到熟睡的賽姬床前,準備用金箭射向賽姬時,祂也被賽姬的美貌所吸引了,著迷地望著賽姬那絕俗的容貌,因而手中的金箭一不小心刺破了自己的手指,從此邱比特就愛上了賽姬,可是如此一來,祂就違反母親的命令了。
 
苦惱的邱比特就去請求阿波羅(Apollo,太陽神)的幫助,此時賽姬的父母也因賽姬的無人求婚而苦惱,正來到阿波羅的神殿請求神諭,阿波羅於是向賽姬的父親降下一道神諭:「這個女孩的丈夫是神與人都鬥不過的惡魔,正在山巔等待著她!」
 
同時,邱比特也化為一條大蛇,來到國王的夢中,要國王將賽姬帶到西方的山崖邊,他自會去迎娶她。否則,他將施法讓王國變得窮困,災禍連連。

 
賽姬前往嫁給妖怪的路上,完全見不到任何喜悅。


The Wedding of Psyche, by Sir Edward Burne-Jones (1895)
 
於是,傷心無助的賽姬決定嫁給大蛇以換取大家的幸福。一行人將賽姬送到山崖邊後就離去了。恐懼的賽姬一直等到夜晚,才出現一陣柔和的西風,將賽姬送到一座森林,森林深處矗立著一座金碧輝煌的城堡。賽姬進入城堡後,站在明亮光潔的大廳,四處無人,但此時她的耳邊卻出現人聲:「我們是你的僕人,遵照你的旨意做事。」
 
於是賽姬就這樣在城堡住了下來,城堡裡除了她不見半個人,平常她就享用美酒佳餚,有事就使喚看不見的僕人,過著十分休閒的日子。時間過得很快,一個月過去了,賽姬幾乎也接受了這樣的事實。大蛇告訴她,因為他長得很怪異,所以白天他不會出現,可是夜晚他會來陪伴賽姬,但是有一個條件,就是一到晚上,鐘響十二下之後,賽姬必須把所有的燭火弄熄,這樣他才敢出現在這個扆間裏。如果賽姬違反了這個誓言,賽姬將永遠的失去他。
 
賽姬答應了這樣的請求,雖然好奇丈夫的長相,但她也不曾違反過她答應過的誓言。半年很快的過去了,對於賽姬而言,晚上能和大蛇共渡是最快樂不過的了,因為大蛇不像兇猛的怪物,反而既溫柔又體貼,帶給她不少歡樂,也讓她不再懼怕自己的丈夫。 
 
一年過去了,賽姬開始想念起家人來了,她將思念家人的心情告訴自己的丈夫,邱比特知道賽姬的姐姐們將會毀了自己的婚姻,所以阻止賽姬的姐姐們來探望她。然而,賽姬卻愈發想念自己的親人。於是邱比特最終還是允許了賽姬的姐妹們來到他們所居住的地方。
 
賽姬的姊姊們來到了賽姬居住的城堡,三姊妹相擁而泣,到了晚上姊姊們才離開。姊姊們一連好幾個月都來看她,漸漸的,她們覺得賽姬嫁給大蛇並不是什麼壞事,而且看賽姬吃、穿都比她倆好時,一股妒火便油然而生。
 

賽姬向姊姊們獻寶,導致了她和邱比特的分離。



Psyche Showing Her Sisters Her Gifts, by Jean-Honore Fragonard (1732-1806) (1753)
 
姊姊們給了賽姬一把刀子,要賽姬殺了大蛇,這樣她們一家人就可以團聚了。賽姬不肯,於是姊姊又給了賽姬一個燭火,要她小心藏在身邊,她們深信,只要賽姬看見大蛇的醜陋的真實容貌,一定就會下得了手。
 
姊姊們不斷地造謠,挑撥賽姬對自己丈夫的信任,最後賽姬還是敵不過自己的好奇心,終於決定趁晚上丈夫熟睡的時候,要好好地瞧一瞧他的面貌。 
 
當天晚上,等到枕邊人真正的熟睡之後,賽姬便悄悄的起床來,拿著刀子和點燃燭火小心的靠近自己的丈夫,想一睹他的盧山真面目。

    賽姬拿著燭火慢慢靠近,結果卻讓賽姬嚇一跳,只見一個俊俏少年躺臥在床上。金色的鬈髮、象牙白的皮膚,自己的丈夫哪裡是一條大蛇呢?賽姬傻傻地看著他,而忘了她與大蛇之間的約定。結果,蠟油一不小心滴到了邱比特的肩上,邱比特驚醒過來。邱比特發現賽姬竟毀了他倆的誓言,傷心的坐了起來,他說:「噢!愚蠢的賽姬啊,你就是這樣回報我的愛嗎?在違背我母親的命令與讓你成為我的妻子之後,你還認為我是妖怪想砍下我的頭嗎?回去找建議你這樣做的姊姊們吧!去找建議你這樣做的人吧!我給你最大的懲罰就是妳再也見不到我了。愛情是不能存在懷疑之中的。」(註1)說完,邱比特就像一陣風似的不見了,就連城堡也消失了。 


 
賽姬點蠟燭窺見了邱比特的那一剎那,也是他們分離的開始。
Love and Psyche, Jacopo Zucchi ,1540-1596, (1589)



Cupid and Psyche, by Giuseppe Cammarano


Simon Vouet, 1590-1649

 
沒有了信任,愛情( Cupid )也無法留在心靈( Psyche )之中。也因此,邱比特只能選擇離開賽姬了。
Cupid and Psyche, by Jacques-Louis David, 1748-1825 (1817)


Cupid fleeing the sleeping Psyche, by Francois-Edouard Picot (1786-1868) (1817)




Psyche Abandoned by Cupid, by Charles-Antoine Coypel, 1694-1752 (1730)
 
 
賽姬坐在消失的地板上,傷心後悔,最後她告訴自己,無論如何,她一定要挽回邱比特的心。於是她開始不眠不休地尋訪她的丈夫。有一天她來到迪蜜特(Demeter,穀物女神【羅馬名,Ceres】)的神廟,賽姬誠心地祈求女神指引他的方向。穀物女神被她所感動,於是告訴賽姬,讓她去找美神愛芙洛黛蒂。 

 
來到愛芙洛黛蒂王座之前的賽姬。
 
Psyche at the Throne of Venus, by Edward Matthew Hale, 1852-1924 (1883)

 
邱比特受傷回到母親愛芙洛黛蒂的神殿,結果他和賽姬的事情就被女神知道了。愛芙洛黛蒂很生氣,竟然連兒子都愛上了賽姬。於是當賽姬來找愛芙洛黛蒂的時候,這位美神就派給賽姬許多工作,將賽姬當成僕人使喚。不過賽姬並不怨恨愛芙洛黛蒂,因為祂希望經由幫祂作這些事情,求得愛芙洛黛蒂及邱比特的原諒。 
 
愛芙洛黛蒂給賽姬的第一道難題是帶她到穀倉,要她在一天內將混雜的各種穀物分門別類地挑揀出來。賽姬看到成山的穀物都傻了,單靠她一人之力根本不可能在一天之內完成這個任務。而邱比特雖然被賽姬所傷,但仍忘情不了他這個妻子。於是他就請螞蟻們來幫賽姬的忙。有了大群螞蟻的幫助,在天黑之前,就幫賽姬把小麥、大麥、高粱等等的穀物分類好了。愛芙洛黛蒂看到賽姬完成了任務,但祂還是不高興,於是又給賽姬出了另一道難題。
 
愛芙羅黛蒂的第二個難題是要她去拔金色的羊毛回來。問題是這群沒有主人的羊為數眾多,賽姬一個人實在沒辦法在每頭羊身上都拔下一撮毛帶回給女神。正當她為此煩惱的時候,牧神悄悄地告訴她,這群羊都會到荊棘附近休息吃草,賽姬只要到荊棘那邊拿下鈎在枝幹上的羊毛就可以了。有了牧神的指示,賽姬再一次的完成女神交給她的任務。

 
有了牧神Pan的幫助,賽姬才能完成使命。
Pan and Psyche, by Sir Edward Burne-Jones
 
關於第二個任務,也有一說是女神要求賽姬編織一條結實的繩索來提取神殿後的山泉水,因為那是可以讓眾神養顏美容的水源之一。賽姬照著女神的命令來到了山谷邊,正愁著用什麼東西來編織繩索時,忽然從天上飛來許多小鳥,嘴上各啣著一條堅韌的麻草,牠們很快地就幫賽姬結好了一條紮實的繩索。於是賽姬就完成了她的任務。
 
儘管賽姬接連完成了女神交付的任務,愛芙洛黛蒂還是不滿意。於是祂又交給賽姬第三項任務。祂要求賽姬到冥府去,用盒子把冥后---波塞芬妮(Persephone)的青春靈藥裝一點回來。賽姬接受了這個任務,當她到達冥府,向波塞芬妮轉達愛芙洛黛蒂的要求時,波塞芬妮給了她一個盒子,並叮囑她不能自己打開。

 
正要渡過冥河的賽姬。
Psyche and Charon, by John Roddam Spencer Stanhope (ca. 1873)
 
 
向波塞芬尼拿取青春靈藥。
Psyche obtained elixir of beauty of the box, Charles-Joseph Natoire 
 
賽姬帶著波塞芬妮給她的盒子上路了,然而,再一次的,賽姬敵不過自己的好奇心,在半路打開了盒子,放在盒子裡的睡魔一下子就籠罩在賽姬身上,於是賽姬就倒在地上,沉沉睡去。

 
偷開盒子的賽姬。

Psyche Opening the Golden Box, oil on canvas by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c.1903
 
待在愛芙洛黛蒂神殿的邱比特正心急地等待賽姬的歸來,但已過了好幾天卻杳無音訊,於是祂親自出來尋找賽姬,終於在通往冥府的道路上發現了沉睡的賽姬。邱比特輕易地看出她是被睡魔所困住,於是祂將睡魔又收回盒子裡,賽姬這時才徐徐醒來。

 
受到睡魔襲擊,沉沉睡去的賽姬還是等到了邱比特的搭救。
Cupid and Psyche, by Anthony van Dyck (1599-1641) (1638)

 
經過這件事之後,邱比特就飛到了奧林帕斯山,祈求眾神之王—宙斯(Zeus,【羅馬名Jupiter,朱彼特(也是木星的名字)】)讓祂跟賽姬可以結為連理,不再受到神與凡人的限制。宙斯被賽姬的真情所感動,決定破例一次,將賽姬提升為神祇之一,讓邱比特與賽姬這對夫妻從此都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幸福的婚禮。
The Marriage of Cupid and Psyche, By Pompeo Girolamo Batoni, 1706-1787, (1756)

 
其他有關邱比特與賽姬的畫作。舉凡頭上、背上有蝴蝶翅膀的,大概都可以視為賽姬;而背上有天使翅膀的,當然就是邱比特囉!

Adolphe William Bougereau (1825-1905)


Adolphe William Bougereau (1825-1905)(1889)


Cupid and Psyche, by Jean Baptiste Regnault, 1754-1829 (1828)


Psyche Receiving The First Kiss From Cupid, by Francois-Pascal-Simon Gerard, 1770-1837 (1798)

 

The Ravishment of Psyche, Adolphe William Bougereau (1825-1905) (1895)
 
註1:O foolish Psyche, is it thus you repay my love? After having disobeyed my mother's commands and made you my wife, will you think me a monster and cut off my head? But go; return to your sisters, whose advice you seem to think preferable to mine. I inflict no other punishment on you than to leave you forever. Love cannot dwell with suspicion.
(我很喜歡最後一句話:Love cannot dwell with suspicion.意即「當賽姬(心靈)存有懷疑時,愛情(邱比特)根本無法安棲。」)
 
參考資料:
1.      李潤基著,金京善、李貞嬌譯。《希臘羅馬神話之旅》。台北市,遠流,2005。
2.      黃晨淳編著。《希臘羅馬神話故事》。台中市,好讀出版有限公司,2001。

 

 

文章標籤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