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由我翻譯自Reddit的Nosleep看板

原文網址:Babysitting my little cousin 

 

本文內容可能造成您的不適,請斟酌閱讀。

 

  我的舅舅和舅媽決定去渡假來慶祝他們的15周年結婚紀念日。他們託我照顧他們七歲的女兒三天;而且在我媽沒注意到時,偷偷塞了100美金給我,所以我很高興地照辦了。不過我媽也不會要我免費幫忙照顧就是了。

 

  我帶了我的筆電而且決定要連看三天的Netflix節目。我整天都在看第二季的美國恐怖故事,講了些床邊故事給我的小表妹聽,然後在十點把她送上床睡覺;接著再繼續把第二季看完(主角是那個殺人魔─血臉...)。因為我把電腦光線調暗了,我沒有吵醒睡在房間另一頭的表妹。等到把影集看完,我也該去睡了。儘管我非常容易因為一點小聲響而驚恐不安、疑神疑鬼,我還是很快地沉入夢鄉。

  

  當我被一陣吃吃笑的聲音吵醒時,我看了一下手機的時間,凌晨兩點半。我轉過身發現我的小表妹,手指著我的方向,咯咯地傻笑著。我明顯地感到一股不安,一陣寒意侵入我的骨髓。但我迅速地擺脫這個感覺,從床上跳下來,點亮那該死的燈。

 

  於是我的表妹不再傻笑了,她轉身回去睡覺。但我整個晚上卻再也睡不著,只好整晚都在看好笑的貓咪圖片,最後終於在大約凌晨六點,太陽出來後才又睡著。

 

  到了這個地步,我在考慮要告訴我的舅舅和舅媽這件事,然後就回家不再管閒事。但是該死的我要怎麼啟齒呢?說他們的女兒快嚇死我了?我已經拿了他的錢,而我又不想當個靠不住的討厭鬼。所以我決定要再勇敢地撐過一晚。

 

  我真希望我當時沒下這個決定。

 

  隔天一樣地,跟我的表妹講完一些床邊故事後,十點準時送她上床睡覺。她沒有提到關於昨晚的任何事,這讓我鬆了一口氣,不必面對這件事。那個晚上,我一點都睡不著,只是窩在我的毯子裡上網。

 

  突然間,我聽到有個像是拖著腳步,慢慢朝我走來的聲音,我看了一下時間,凌晨兩點半。

 

  那個咯咯笑的聲音又開始了。我在我的毯子裡呆愣住,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悄悄地掀開一條縫偷看,看到我的表妹又指著我的方向吃吃地笑。

 

  我看的眾多電影都告訴我,如果我把頭探出毯子,我就會看到一張我不想看到的臉;或者,我會被一個被附身的小女孩殘忍地殺害。

 

  再一次地,我的小表妹停止了她的笑聲,然後回去睡覺。但是這次,我不打算再當它沒事了,我已經看完了我所有的搞笑貓圖片,而我需要一個答案。

 

  所以我把我的表妹叫醒,問她為什麼在笑。

 

  「在你頭上有個老女人正在扮鬼臉。」她說。這時候我已經快被嚇昏了,但是我試著用正面的態度來看待,並且希望它是像有些人在麵包上看到基督像的那種事件,比較沒那麼可怕。

 

  所以我問她:「那個老女人看起來是什麼樣子?」

 

  「她的脖子纏繞著連到天花板的繩索,而她正做著吐舌頭的愚蠢表情。」

 

 

 

(完)

 

 

 

 

 

 

, , ,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