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網址:The Mortician's Assistant 

 

 

 

本文由我翻譯

 

 

 

 

=======閱讀本文可能造成您的不適,請斟酌閱讀=======

 

 

我是一名禮儀師。

 

勉強來說,我曾經是一名禮儀師。我大約一年前辭去這個工作,因為我有個非常不幸的遭遇。

 

那件事發生在去年九月。我們在這都還算過得去,畢竟我就是學生死學這方面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對這個工作如此在行。

 

我可以把所有跟死亡有關的迷信、不合理的事放到一邊,回歸到生命本身,讓人們有一些最後的時間,與他們所愛之人的身體相處。

 

禮儀師,大部分的人都不認為這是個好職業,但其實是出乎意外地穩定及重要的工作。

 

俗話說生命中只有兩件事是確定的:死亡跟繳稅。我把這句話奉為圭臬,而且我在很年輕的時候就發現我對數學一竅不通,所以只能放棄數字這條路,跟死亡為伍了。

 

雖然這是一份穩定的工作,但卻很有壓力。我住在北美的一個小鎮,還有哪裡會更輕鬆呢?

 

因為這裡的低人口密度還有低謀殺率,工作量應該會很低對吧?

 

哈,別忘了我數學不太行。我忘記把一個重要的部分納入考慮了當我來到這裡工作時,這裡的人口年紀都70歲了。五年後這裡的人口數像是溜滑梯般的快速跌落。以前是每周約兩具屍體,現在都增加到平均七具以上。

 

我工作的小鎮不像其他地方,有殯儀館的人員及一個小團隊來幫忙你處理雜事。我們的小鎮只有一個禮儀師,我,要搬運、防腐、化妝這些屍體並送它們去葬禮。我一直拜託我的老闆再多請一個人來幫我,他老是回答我他會考慮,然後很顯然之後就忘得一乾二淨。

 

所以你可以想像當這個月有個年輕人出現在停屍間時,我有多麼驚訝。

 

他長得再普通不過。中等身高、瘦長體型,看起來有點畏縮,沒什麼特別引人注目或懷疑的地方。他面帶微笑地介紹他自己,他叫傑佛瑞哈柏;然後告訴我,是我的老闆,科林伍德先生,請他來幫我處理這些突然增加的工作。

 

你無法想像對於多了個助手來幫忙,我有多麼感激涕零。

 

他拿出了他禮儀師的執照副本,我看了一眼以確定它的效力未過期,然後我們就開始工作。我們立即處理當天的屍體。有了傑佛瑞的幫忙,處理起來簡單多了。他具有豐富的經驗與技巧。

 

大部分我們得處理的屍體是在睡夢中過世的老人,但我們有時還是要處理一些在農場發生意外的遺體,畢竟我們這裡是鄉下地方。

 

當天這個不幸的人是因為太接近乾草捆草機而致命。因為這種意外喪生,而需要重建的屍體是最困難的。但是傑佛瑞的處理方式非常專業,讓這個人看起來煥然一新。令我印象深刻。

 

禮儀師在這裡是個隨傳隨到的工作。我們並不是在一個辦公室裡坐個八小時,然後就回家把未做完的留到明天再做。死亡腐敗是不等人的,所以一有死亡案件我們就必須馬上處理。

 

我們完成了所有工作,然後在當天約中午時將這位乾草機受害者送走。而既然傑佛瑞剛到這個鎮,我想說就邀請他到鎮中心去吃點午餐。他接受了,於是我們就去了我最愛的三明治小店。

 

店老闆查爾斯看到我很開心。我前幾個月處理過他父親的遺體,所以每次我進到店裡時他總是非常感謝我。他會一直重複地說他父親看起來臉色出奇的好,我就會不好意思地保持謙虛的態度,並且以近乎虛假的客氣感謝他的稱讚,然後說我想他爸爸靈魂必定可以安息之類的。

 

那天我很開心有傑佛瑞跟我一道,因為這樣我就有別的聊天主題了。

 

我介紹傑佛瑞是我們新來的第二位禮儀師,查爾斯歡迎他來到這個鎮並且要用他的特殊秘密三明治來招待他(其實是一種義大利的冷切三明治)以及一瓶可樂。傑佛瑞笑了並且謝謝他的好意。

 

我們就走到外面,坐在查爾斯幾年前放的,外表有些受損的野餐桌坐下,並在寒冷的山間空氣中享用我們的午餐。

 

我們自然而然地開始聊天,傑佛瑞告訴我,在他打給科林伍德先生應徵這工作後,約一星期前,他才剛搬到這小鎮。他說,在三年的休息後,他才剛重新被審核過他的執照。

 

他的父親是位殯葬業者,經營更為傳統的殯葬公司。他堅持他的兒子要繼承他的衣缽以維持這個家族事業。傑佛瑞很高興能照做,並且在畢業後就馬上拿到執照。

 

他在他實習的期間過得很充實開心,直到他必須處理一位被她爸爸謀殺的小女孩。這讓他的內心一陣混亂。他不再朝著禮儀師的專業前進,而是決定要去讀四年的大學。

 

唸了一學期被當掉後,他就在不同的城鎮流浪,專做一些奇怪的工作。在他流浪的過程中某事啟發了他,讓他恍然大悟他還是想回到這個行業,所以他就開始找職缺,而科林伍德先生這裡就是他找到的第一份工作。

 

我告訴他我有點驚訝。因為沒有很多人願意為了一個工作來到這樣的偏壁小鎮,更別說是只為了當禮儀師。我自己則是待過太多城鎮,所以現在我必須留在離我的家人近一點的地方,但是卻又遠到我不被期待參加太多的「家聚時間」。

 

他說他想要一個安靜、遠離世俗的地方。他散發出一種不想被刺探隱私的感覺,所以我選擇不再繼續打聽下去。

 

我們繼續聊天,並且真正放開心房談天說地。我們有很多相同的興趣與嗜好。最後我帶著他在鎮裡逛了一圈,並且在同樣那天一起吃了晚餐。

 

我不承認我已經陷入愛河。但是想想看,當你是一個快三十歲的女人,在你的黃金歲月裡,身邊只有一群鄉巴佬時,你又能怎麼做呢?他很年輕,正好我也是。

 

不過正當我們之間快要迸出火花時,有通電話來了。當有屍體要處理時,你的心情怎樣一點都不是考慮的重點。雖然聽起來很不幸,不過在這行工作你就必須維持你的專業。

 

我們在大約九點時,把老威爾瑪瓦特斯從她的家裡帶走,然後把屍體運回停屍間工作。這是一個相當容易的案件。因為威爾瑪是自然死亡的。我們在相當短的時間內就把一切都處理好。但之前我們之間曾有的波動起伏,已經被一位超重的八十歲老人所弭平。

 

我們互道再見,把威爾瑪鎖在其中一個冰櫃中,然後朝各自回家的路走去。我確定在我離開前,我有把停屍間的備用鑰匙交給傑佛瑞,這樣明天早上他如果比我早到他就可以先進去。

 

隔天早上當我抵達時,傑佛瑞正在幫威爾瑪著裝。顯然他是那些慣於早起的人之一。當時都還沒八點,而他看來已經在這待了好一會兒了。不管怎樣,我把我負責的遺體拉出來,幫他們上妝,把死亡的顏色掩飾掉。我們約早上十一點時將威爾瑪送回瓦特斯家,從她的家人那邊得到許多感謝。我們快速又安靜地離開這家人及他們的悲傷,然後去吃午餐。

 

再一次地,我們無所不談,不過這次死神並沒有來打擾。我們聊了好一段時間,我很開心我們之間也許有點進展了。唯一有件事情困擾我的是他的古龍香水。他絕對全身都噴了那東西,而且它還繼續在發揮強大的威力。這味道聞起來並不糟,就它本身而言,只是聞起來很熟悉,很強烈。我不記得在哪裡聞過,但是我想可能是我小時候,我爺爺身上的古龍水味。不管怎樣,我心情好,他也心情很好,每樣東西看起來都很賞心悅目。

 

傑佛瑞隔天打電話給我,並且留訊說他家裡有緊急狀況,他必須要請假幾天。我有點惱怒,因為我身體不太舒服,好像有種不知名的疾病纏著我,我不想處理那些屍體。我睡覺醒來時,伴隨著噁心嘔吐感及頭痛,這是以前不曾經歷過的。但我告訴他沒問題,當他回來時我們再見面。

 

當科林伍德先生突然進到工作室時,我正開始在為一具屍體進行防腐的工作。

 

我告訴他我沒想到他會來,然後問他需要我幫忙什麼。科林伍德先生很少來到停屍間,因為他不太像個禮儀師而比較像是個商人。如果我沒來他會填補我的位置,但是他顯然是對這個行業沒有熱情。

 

我想他突然來一定有重要的事,所以我把手上的工作放到一邊。當我們走到我的辦公桌旁,他看起來非常心神不寧,像是隨時會生病倒下。即便科林伍德先生處理行政業務多過處理屍體已經好長一段時間,但他仍是這方面的老手,我不相信他會因為看到或聞到停屍間的氣味就不舒服。

 

我們坐在我的桌旁,然後開始談話。

 

「我很抱歉突然這樣闖進來,但我剛收到一些讓人煩惱的消息。大約一個半星期前,一個病人從隔壁鎮的州立精神病院消失了。員工們直到今早都沒有注意到他不見了。他並不是特別的危險,但是州政府警告這地區所有的殯儀業者跟殯儀館,因為...

 

柯林伍德再次顯露出煩惱的樣子,在他擠出話之前又咳嗽了一下。「...他是一個戀屍癖。」他不安地動來動去,我也是。

 

我什麼話都說不出口。我無法想像這個傢伙是哪種詭異的怪咖。一想到有人會對屍體做些褻瀆的事就加重我想吐的感覺。並不是說這樣做會有因果報應還是遭天譴,而是這是一件非常噁心不衛生的事。

 

要讓一個人感覺不舒服真是太容易了。我往後靠一點,讓桌子撐住我。

 

「好吧,科林伍德先生,」我吞下喉頭的膽汁,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傑佛瑞跟我會密切注意看起來有嫌疑的人。」

 

「傑佛瑞?誰是傑佛瑞?」科林伍德先生問得很突然又很尖銳。

 

「傑佛瑞哈柏。你雇來協助我的禮儀師。他家裡有些狀況所以這幾天請假。當他回來的時候我會告訴他這些事。」

 

「你是這間殯儀館裡我唯一雇用的員工。你說有個禮儀師來這裡幫你?」突然間他看起來臉色非常蒼白,非常驚恐。科林伍德先生看起來比平常還要蒼老,絕望而虛弱。

 

「逃脫的那個人叫做詹姆斯哈洛德。在他三年前被關起來時,他是一位非常有天份的禮儀師。」

 

一陣暈眩襲來。柯林伍德踉蹌地越過我,在躺著屍體的平台和我的椅子間,抓住牆上正在大響的電話,而我仍處在震驚與恐懼中。

 

我的噁心感最後終於脫離我的控制,我無法停止地作嘔,於是我跑到解剖台,低頭拿了台下的袋子開始嘔吐。當我靠在這具稍微防腐過的屍體旁,我聞到了某種熟悉的味道。

 

 

 

那就像是傑佛瑞昨天全身散發出來的香水味一樣。

 

 

 

, , , , ,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張紫婕
  • 感謝您的翻譯與分享,我相當喜歡reddit的nosleep系列。
  • 謝謝你喔^^

    mizuya 於 2015/05/02 14:18 回覆

  • wuhuangchang
  • 到女主角身體不適那段之前都非常吸引人,
    結果竟然真的是是戀屍癖...當以"禮儀師"作為主角時,應該擺明了就是戀屍劇情,我還有點期待是否會出現超展開...

    不過您的譯筆非常流暢,每則都很有趣呢!
  • 感謝你喔
    不過通常這類的故事大概都是這樣吧...

    mizuya 於 2015/12/07 22: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