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

 

原文看板:Reddit-Nosleep

 

原文網址:Dad's Tapes: Cum Moriar 

 

原文作者:EZmisery

 

翻譯者:mizuya

 

注意!閱讀本篇可能造成心理上的不愉快,請考慮是否繼續。

 

閱讀本篇前,建議先依序閱讀:

 

【翻譯】【Nosleep】爸爸的錄音帶:童星(Dad's Tapes: The Child Star) 

 

【翻譯】【Nosleep】爸爸的錄音帶:別搞上瘋女人(Dad's Tapes: Don't Put Your Dick in Crazy) 

 

【翻譯】【Nosleep】爸爸的錄音帶:它們不吃東西(Dad's Tapes: They Don't Eat) 

 

【翻譯】【Nosleep】爸爸的錄音帶:永不答應(Dad's Tapes: Never Say Yes) 

 

【翻譯】【Nosleep】爸爸的錄音帶:巧克力牛奶(Dad's Tapes: Chocolate Milk) 

 

 

 

=====本文開始=====

 

 

  我花了過去24小時盡我所能地聽錄音帶,我沒有抄錄它們。抄錄過程會花費很長的時間,,我只是想試著盡可能地多獲得一點資訊。我也讀了我發布的每一捲錄音帶底下的評論與回應。

 

 

  儘管你們中有不少人仍然堅持我瘋了,其他人卻盡力在幫我拼湊我爸爸是誰和他做了什麼。為了這些幫我的人,我才寫下這些錄音帶的內容。其餘的人下地獄腐爛去吧。

 

 

  無論如何,我聽了超過三十捲錄音帶。我沒有睡。每一捲錄音帶都比上一捲更令人發毛,全部都是殺人犯和精神病患。但後​​來我拿到這捲錄音帶,我將它抄錄在下面,因為它與其他錄音帶截然不同。這捲裡面只有我爸爸。他直接對著麥克風錄音,而且他說話的對象是我。

 

  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錄了這個,但它的確是我父親的聲音。內容離奇且難以置信,所以我就把它張貼出來了。

 

 

  在文末有一個...爆點,我想你會這樣稱呼它。當你讀到最後的時候,你就會發現了。

 

-------------------------------

山姆森(Samson),

 

  如果我還活著,你現在就停止聽這些錄音帶。我不是在開玩笑。你不應該發現這箱子或這些錄音帶。你還沒準備好應付它們。

 

  但是,如果我死了或失踪,你一定要萬分謹慎地聽這捲錄音帶。我會把事情講清楚。我很了解你。我知道你會對這些錄音帶感興趣,可能還想分享它們。你應該已經分享其中一些了,對吧?我知道你一直對從錄音帶裡聽到的事情感到困惑。

 

  那是因為我一直在騙你。

 

  我不是警察。說實話,警察是沒有用的。他們專注於單一的個體,卻完全忽略了大局。我就是屬於被忽略的那部分。你也是,不過這些以後再說吧。

 

 

  現在請相信我。我並沒有完全撒謊。我的確有抓壞人。我也提供保護和服務。但是,對象並不是人類的罪犯。

 

 

  我們稱它們為...「朋友」。有些人稱它們為惡魔,但是那並不精確。這只是宗教給它們的稱呼,我們不想跟教堂那些無聊的東西扯上關係。注意聽好了-沒有神,沒有天使,在天上也沒有保護我們的正面力量。唯一在保護人民的只有像我這樣的人。

 

 

  朋友是會接管人類身體的一種存在。它可以是任何人。任何人都是它。它們的數量要比我們多得多。它們模仿我們,幾乎能騙過所有人。不要因為它們模仿真實的人性而被愚弄了。它們不是人類。它們唯一目的就是要在我們的世界引起痛苦,恐懼,以及死亡。

 

 

   我的工作是要仔細調查被它們附身後的結果。我訪問它們犯罪後的受害者(那些還活著的)。我也採訪它們所佔居的人。它們經常使用某個身體數個月到數年不等,然後一旦我們抓住它們,它們就離開繼續尋找下一個。而人們...他們甚至沒有意識到他們曾被支配過。他們可能有一些記憶,但那些都是扭曲及不真實的。有人可能胡作非為去謀殺別人,但他們以為自己只不過在草地上嬉戲罷了。朋友...這就是它們折磨人類的一部分。它們使人類宿主看起來瘋了。而被稱為瘋子-這命運比死亡更難受。

 

 

  我知道你會相信我,因為我知道你已經做了些研究。此外,你是我的兒子。

 

 

  他們知道你是誰,而且很快就會來找你。你需要了解一些規則。首先,不要同意它們任何事。這意味著絕不附和它們。其次,它們喜歡談​​論它們的罪行。如果你希望減輕它們對你的注意力,就跟它們聊聊它們所犯下的殺戮行為。第三,朋友不是活體,所以它們無法被殺死。但是它們可以被拘禁。它們必須被囚禁在人體裡。這是一種必要的犧牲。第四,它們透過淚水進入人體。不管你做什麼-不要在它們面前哭。永遠不要哭。

 

 

  你不能相信任何人。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稱他們為「朋友」。因為我們必須謹記,它們可以入侵任何人,然後用他們的身體做任何它們想做的事。它們可能佔據跟你最親近的人的身體。它們知道我們稱它們為朋友,而且似乎相當喜歡這個詞。

 

 

  繼續聽那些錄音帶。我希望你能及早找到這捲錄音帶。你必須讓這些錄音帶內容讓越多人知道越好。越多人知道朋友的事,就有更多人能夠保護自己。我救不了所有人。我已經盡我所能,但還是做不到。

 

 

  但我希望我可以救你。

 

 

  (突然間另一個聲音開始說話,這個起伏的音調在高低音間轉換。它打斷了我爸爸講話。它講的語言我聽不懂,但我試著要把它記錄下來)

 

 

 Soos etiam nooper. Vos salvy fiari non potestus.

 

 

(我爸爸的聲音回來了)

 

 

  不要相信它們,不要聽它們的。聽布莉的,她可以看到它們。你可以信任她。

 

 

  我得走了,但是我愛你,提米。

 

 

-------------------------------

 

 

  這可能是真的嗎?我發簡訊給布莉,但她沒有回我。給好奇的你們,布莉是一個家庭朋友。從我還是個孩子,她就在我的生活中了。我爸和她很親近。從爸爸過世後,她現在是我唯一的朋友。

 

 

  我剛才聽到有人在敲我的門。我大叫問他們要幹嘛。他們說他們是我爸的同事。我不知道我是否應該開門。他們不斷地要求我開門。他們說只需要幾分鐘的時間就好,如果我同意讓他們進來的話。

 

 

  我想我會從後門溜走,並找個安全的地方待著。我需要時間思考。但我會帶著我的筆電和錄音帶。我會找到更多的答案。

 

 

  我一定要。

 

 

 

 

 

 

(完)

 

 

譯註:

 

1. 原文末”Soos etiam nooper. Vos salvy fiari non potestus.”有人討論是拉丁文,意思可能是「你爸爸...警察...最近..太晚....救不了你」。

 

 

2. 標題原文為「Cum Moriar」,有人舉出這是羅馬俗語的一部分,意為「如果我死了,你能答應我繼續下去嗎?」,所以標題採用「如果我死了」,以呼應文中爸爸說他死了要兒子繼續聽錄音帶的指示。

 

 

 

 

 

 

, , , , , ,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