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原看板:Reddit-Nosleep

原作者: Nickbotic

原文網址:The hotel I worked at was haunted. - Part 3 

翻譯者:mizuya

 

本文為系列文,前文在此

【翻譯】【Nolseep】我工作的旅館鬧鬼了(The Hotel I Worked at Was Haunted)(1) 

【翻譯】【Nolseep】我工作的旅館鬧鬼了(The Hotel I Worked at Was Haunted)(2) 

 

 

注意!閱讀本文可能造成您精神上的不愉快,在此提醒。

 

=====正文開始=====

當時我仍小心謹慎地在惠特摩旅館工作。因為還沒有什麼傷害直接發生在我身上,所以我沒有理由相信我有生命危險。我一直都相信世界上有超自然現象,因此,有奇怪的事情發生,甚至是這些明確又互不相關的恐怖事件,都沒有真的讓我在心底留下憂慮的陰影。


自從上次第一篇那件事情及其他小狀況發生後,我一直盡量避免去旅館的三樓,(如果有人想知道在三樓裝修完成前發生了什麼事情,請寫在評論裡讓我知道)。如果三樓房客有需要幫助,我通常會拜託我同事去。沒有人發現那裡有什麼異狀,所以他們沒有問太多,只是以為我懶惰不想去。但是當然,該來的還是會來,當我獨自一人在值夜班時,我接到了來自三樓的電話。


那是一個星期三晚上,大約凌晨2點。電話響起時,我正輕鬆地坐在櫃檯後。325號房。我接了電話,同時自動檢查電腦裡的資料,確保那晚那房間的確有人入住。看起來一切正常。那男人要求在他的門外多放點毛巾。於是我設置了語音訊息,說明我會在10分鐘內回來,同時也在櫃台上放了相同消息的牌子。然後我去了儲藏室,拿了一疊毛巾。

 

我走到三樓,心知肚明325號房的位置與之前造成我夢饜的房間十分接近。我提心吊膽地緩步過走廊,雖然現在燈火通明,但還是造成了我的不安。儘管如此,我仍把毛巾放在地板上,敲了兩次門,然後準備回到大廳。但我不知怎麼地轉過身,發現毛巾居然都不見了。沒有開門或關門聲,什麼都沒有。我說服我自己我只是沒聽到,繼續回去忙我的事。

 

 約5分鐘後,我回到櫃檯,另一通電話響起。這一次,是從可怕的房間323號房打來的。我讓它響個不停,因為我確定今晚那個房間並沒有客人入住。那通電話自始至終都沒有進入語音信箱。它至少響了30聲以上,最終我在那令人發瘋的焦慮與好奇心逼迫下,終於接起了電話。但我沒有出聲。

 

「......喂?」話筒另一邊的聲音說。

因為它聽起來像是很正常的聲音,並不是我以為會有的來自異世界的怪聲,所以我想這一切可能有個合理的解釋。

「嗨....嗨,我是櫃檯的尼​​克,有什麼.....」我被打斷。

「我要更多的毛巾。」

「是的,先生,幾分鐘前我在325號房外面放了許多毛巾。」我回答。

「當我說我需要更多的毛巾,我不是說我需要一條毛巾或者從最近的架子隨便抓兩條給我,我是要一大疊他媽的毛巾。」該名男子聲音沙啞地對著我咆哮。

「好的,先-」又再次被截斷。

「然後這次把它們放在正確的客房前面。」電話傳來的嘟嘟聲顯示我剛被掛了電話。


這通電話帶給我的謎團遠大於帶給我的恐懼。許多疑問升起:之前那通電話真的是來自323號房,而我卻心不在焉沒有注意到?誰拿走了325房的毛巾?他說他從325房前面拿走了一些毛巾,但我知道在我離開到回頭間那短短幾秒內,他不可能一聲不響地從323房出來又回去,至少我會聽到腳步聲和門開關的聲音。我檢查了323號房的電腦記錄,它顯示今晚是空房。

 

我的心中警鈴大作。我決定再次把毛巾放在325號房的外面,這樣我就不必在323號房外多站一秒鐘。不過我大概得再處理一次滿懷憤怒的客人就是了。

 

我又走到了三樓,一切都跟我剛剛離開時一樣,沒有什麼不對勁。我把一大疊毛巾放在325號房前面,一等毛巾放到地毯上,燈光都熄滅了。不過也不是所有的燈。只剩下在走廊兩端的燈還亮著。那瞬間我就像被恐慌所攫住,只能僵在原地。各種狀況紛紛凌亂地浮現在我的腦海,讓我毫無頭緒。當我轉身想跑,走廊上的每一盞燈又突然亮到不可思議,在這令人炫目的燈光下,我幾乎是暈頭轉向,搞不清楚東西南北。我只記得我跑回大廳,不管在323號房內是什麼東西要打算吞噬我,或者會發生什麼事,都已經讓我感到十分厭煩。不過有件事情在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那就是消失的毛巾。

 

我奮力跑回櫃檯,幸運的是有一個客人正好走進來,他隨意地和我聊天,盡管只有幾分鐘,但也夠我轉移心思了。一旦客人走回他們的房間,剛才的事又浮上我的心頭。我不知道那時到底怎麼了,但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我飛快地打著鍵盤,檢查325號房的紀錄。住宿者是瑪里歐‧甘迺迪。這個名字相當惹人注意。在我還沒來得及弄清楚該如何處理時,電話又響了。幸好,這是通來自225號房的電話,所以我不必再到那該死的三樓去。不幸的是,他們在抱怨樓上傳來奇怪的聲音。我告訴他們我會打電話過去請他們小聲一點。我想他們是無法從電話裡傷害我的,對吧?

 

我撥打了325房的電話,幾乎是馬上就有人接起電話。那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喂?」

「喔,嗨,這裡是櫃檯。位於您樓下房間的客人剛打電話來抱怨有奇怪的聲音從樓上傳來,也就是來自您的房間。所以我打這通電話是想拜託請您解決造成噪音的原因。」

「哦,沒問題!」那過分熱情的年輕女聲,我覺得我以前有聽過。

「謝--」電話掛斷了。這些人真的很不喜歡說再見。

 

接下來的一個小時左右,沒有什麼狀況,平安無事。我起身去洗手間,當我回來的時候,有兩封客人結帳的信封躺在桌上。一位來自323號房,另一位,則是325號房。裡面都沒有寫任何評論,但每項滿意度都標記為4(滿意)。


我考慮許久,不知道該不該去察看房間是否已經沒有人在,最後我的第六感告訴我應該是安全沒問題的。我謹慎地走上三樓,確保所有的燈都亮著。我先到325號房,因為我不太確定我真的敢進去323號房。但我所希望的並沒有成真。我打開門的那一刻,扎眼的紅從房間直撲而來,但不像是323號房那樣(當時是紅光)。這裡的是血。我只站在門旁幾英吋的地方,而我舉目所見全都是血。這真是夠了。我快跑回櫃檯,立刻報警。


他們抵達後,先到325號房去調查。然而他們一無所獲。接著檢查323號房,發現一大堆毛巾鋪在浴缸裡吸水。最後,一些證據顯示有人曾經在那裡。他們檢查了監視器,但在影片裡從沒有我拿毛巾過去的片段。我再次道歉,這是對這些警察積極辦案的感謝。


我坐回在電腦前,剛剛我試著讓警察看瑪里歐·甘迺迪的訂房紀錄,不過當然是找不到的。當我移動滑鼠解除螢幕保護程式後,他就出現了。來自325號房的影像,全被鮮血所覆蓋。在房間的角落裡,站著一個年輕的男人和女人,從頭到腳都浸在血液中。我只能從一片腥紅中分辨出他們亮得不可思議的眼睛和牙齒。他們臉上笑容猙獰。我趕緊關上了這恐怖的畫面。我從桌子一抬起頭,就發現他們兩個人,站在那裡,滿身是血,獰笑著,喘著粗氣。我昏了過去。

 

等我有意識後,我才知道我被送去急救。我問他們發生了什麼事,一名警察說,他走回來請我在剛剛的筆錄上簽名,但我站在桌前約10秒鐘動也不動,最後就昏倒了。我對這段完全沒有印象。

 

這是第一個真正讓我覺得寒意直入心底的事件。我很猶豫是否要繼續在那裡工作。最終我妥協了。我休假一個星期,在此期間,沒有任何奇怪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想我當時值了太多夜班,再加上有時白天也要上班,根本像是要確保我睡眠不足似的。不過,本週我確實多花了點時間更深入了解惠特摩旅館。我未來將會分享在文章中。

 

謝謝閱讀,
尼克

 

 

 

(完)

 

 

 

 

其他文章:

【遊記】【嘉義】20150208嘉義縣三寶山賞茶花 

【翻譯】【Nosleep】爸爸的錄音帶:童星(Dad's Tapes: The Child Star) 

【義大利】【紀念品】聖塔瑪莉亞諾維拉香水製藥廠 

 

, , , , , ,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