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png

 

 

原文網址:https://goo.gl/c9w6kd

原文標題:The House Spider

翻譯者:irisyukiji (IRIS)-(from Ptt)

 

=====正文開始=====

 

  三週前,我去日本拜訪我最好的朋友龜子。(註一)我最近跟之前的交往對象,查德,發生了些問題,在我提出分手後他開始跟蹤我,我需要一點時間逃離這一切來讓自己喘口氣。更重要的是,我很興奮能拜訪我從沒去過的日本(事實上我也沒去過多少地方),也很開心能再次跟龜子碰面,我們上一次見面是在大學畢業幾個禮拜後,那已經差不多是五年前的事了。她回國住在東京幾年後,她的祖母過世了,於是她繼承了她祖母在一處鄉下的房子,離大崎站大概20公里遠的距離。那是一個家族世世代代居住繼承的大房子,看到她寄來給我的照片,我很期待能住在那個整潔漂亮的地方。

 

  她來機場接我,我們互相擁抱,興奮的嘰嘰喳喳幾分鐘後,我們往她的車子走去。她看起來還是老樣子—聰明、幽默,而且富有活力—但我太瞭解她了。當我們駛過美麗的鄉村風景時,我可以察覺到她好像在擔心什麼。當她隨意指著一些新奇的東西,或是歷史古蹟時,我甚至懷疑她是在胡亂編造故事或是名字來唬我,我為這個想法暗暗發笑。當她停下來時,我就問了她一切是否都還好。

 

  她帶著緊張的微笑瞟了我一眼。「妳總是能發現。嗯,一切都很好,但我在掙扎什麼時候要告訴妳,有關我家的一個『特色』。」

 

  我回以微笑,但我感受到她話中有話,一閃而過。

 

  「什麼特色?」

  「呃,妳知道我那棟房子,對吧?我曾曾祖母在一世紀前蓋的。在我祖母過世前,我從來沒去過那裡。」我感受到她不斷試著鼓起勇氣,但在我應聲之前,她終於說出來了。

 

  「呃,那棟屋子有點鬧鬼?但其實也不太能這麼說?」她的語尾上揚,好像在跟我確認一樣。

 

我揚起眉毛,我以為她要說幫浦壞了,或是電路不太穩之類的,反正絕不是鬧鬼。然後「不太能這麼說」?那是什麼矛盾的...

 

  「我指的不是鬼魂。是妖怪(註二)。我知道妳沒有概念。好,那是一個名詞,泛指傳統日本民俗故事裡出現的各種生物或是鬼魂。他們很明顯是真的,至少一部份啦,因為我就碰見一個。」

 

  我被搞糊塗了。我本來以為那是個惡作劇,但龜子討厭整人,而且我也知道她是認真的。我想著她是不是嗑了什麼藥,或是心理上有什麼疾病,但我瞭解她,看起來並不是那麼回事。所以我決定相信她。

 

  「好喔,很怪。所以在妳家那個是什麼?妳看得到嗎?」

 

  她慢慢地點頭。「喔,對。雖然聽起來比實際上可怕,但他只是一隻很大的蜘蛛。」

 

  毫無預警的,我的喉嚨裡爆出一陣大笑。

 

  「靠。我以為妳是認真的。」

 

  龜子皺著眉搖搖頭,她的視線來回落在我跟馬路之間。

 

  「我是認真的。那不只是一隻蜘蛛,至少不是普通的蜘蛛。他的體型大概...呃,就像靈犬萊西那部片裡面的萊西一樣。我祖母過世前留給我的信裡說的,他從那屋子蓋好的時候就住在那裡了,他不會傷人,或是干擾任何人事物,大部分時間他也不會出現在我們面前。要是我打開電視的話,偶爾他會跑出來看,他不知為何很喜歡那種玩遊戲的節目。但最
棒的是,他會維持房子乾淨整潔到完美無瑕的地步。」

 

  我眨眨眼。「妳那在妳家邊邊晃來晃去,跟牧羊犬一樣大的蜘蛛是個女僕。」

 

  她掃了我一眼。「不是鬼,不是幽靈,不是地精或祖靈或其他任何生物。但對,他會打掃。當妳在附近的時候他絕對不會出現,但他就像會使用魔法一樣,我自從搬進來後從來沒有為了打掃動過一根手指頭。」我在位子上轉了個身正視她。「好,所以呢。這是一個在嘲諷我很髒亂的笑話嗎?我沒搞懂。」

 

  她嘆了一口氣。「我知道聽起來很荒謬。但我不想要妳看到他的時候被嚇到,妳也知道要是我不真的打從心底相信他很安全,我絕對不會邀請妳來玩的。對我來說,剛開始我也覺得很怪。現在我就當作是有一隻他媽的不會死掉的寵物。」

 

  我張嘴想說些什麼,但我啞口無言。最後,我想讓這尷尬的氣氛劃下句點,我簡單的說了聲好喔,重新在位子上坐好。

 

  當我們抵達她家時,我深深為那棟房子懾人的美麗感到震驚。屋子很大,特別是以日本房屋的標準來看的話。我們走過外頭的大門,進入一個整理得一絲不苟的完美庭園。我比了比庭園,用嘴型問她:「蜘蛛嗎?」當龜子模仿我的手勢,同樣用嘴型回答我:「園丁。」的時候,我尷尬地想就地挖個洞鑽進去。我擠出微笑,聳了聳肩,然後我們往屋子裡走

 

  房子的內部讓外頭相形失色。簡直一塵不染,但我覺得以龜子來說這並不算意外,屋子裡雖然極度乾淨整齊,但卻不會給人貧弱或是冷冰冰的感覺。我四處張望,為了自己要住在這兒一段時間同時感到開心與緊張,最後,我問龜子他在哪裡。

 

  她聳聳肩,帶我到屋子裡更深處。「很難說。他大多數時間都躲著,也從不會接近你,就算妳靠近他他也不會跑走。理論上應該是可以摸的,但我沒試過就是了。」她輕聲笑了,「跟別人講這種事聽起來超怪的。」她突然停下腳步轉身,迅速地抱了我一下。「我真的很開心妳在這裡。」

 

  直到傍晚,當我們吃完晚餐坐在客廳看電視時,我終於看到妖怪了。

 

  我從眼角注意到動靜,轉身看到他身影的一瞬間,我僵在原地。

 

  很顯然龜子完全低估了他的大小。他默默地移動進客廳,緩緩爬上後牆,在高高的天花板上安穩停住。我聽到龜子附在我耳邊叫我呼吸,安撫我沒事,繼續,可以看他,他很好,他不會介意。我費了很大力氣,轉動我的脖子,讓他的整個身影映入我的眼簾。在電視閃爍的光線下可以看見他黑色的身形。他讓我想起狼蛛,但不一樣的是,他的一排黑色眼睛,在他的臉兩側各有三個小的圍繞著一個大的。我可以感覺到他的視線往下看了我一會兒,就轉回去盯著電視。

 

  如果在我身邊的不是龜子,我一定馬上連滾帶爬的衝出去。接著隔天,我花了一整天試著說服她這間屋子不安全、不適合居住,然後龜子又花了另外兩天說服我一切都很好。

 

  最後,她贏了。我在這又待了五天,非常美好的一段時光。事實上最後,在我準備離開返家的那一天,我還對爬過門廳的他揮了揮手說再見。他又看了我一眼,微微點了點頭,然後繼續忙他的奇怪工作。

 

  當我到家時,整趟旅程實在太不真實了,我也累壞了。我放下我的行李箱,隨意在我髒亂的床上挪出一個空間,就躺下睡著了。五個小時後我醒來,看著堆積如山的髒衣服,洗手槽裡幾乎要生苔的碗盤,還有我屋子不只是因為去旅行而造成的一切髒亂。我發現我在默默的希望能有一隻自己的女僕鬼蜘蛛。

 

  搖搖頭甩開這個想法,絕望地查看冰箱後,我出去吃了披薩。

  

  當我回來時,屋子裡乾淨的會發光。

 

  我複雜的情緒交纏著納悶與恐懼。那隻蜘蛛跟著我回來了嗎?


  我看向我的行李箱。它被好好地靠牆放著,裡面是空的,但當我更靠近,我看到前面口袋裡的上端有個小小的突起。口袋的拉鍊只拉上一半,我開了手機的光來查看裡面。有個蛋在裡面。一個奇怪的、像是皮革質地的黑蛋,大約像大雞蛋那麼大,它的外殼閃著光,但時不時也會掠過一些暗沈的綠色斑點。就算隔著一點距離,我也看得出來那顆蛋打開了,裡面是空的。

 

  我跑出家門打給龜子。她聽起來昏昏欲睡,但當我告訴她我的發現時她馬上就清醒了。她說她的妖怪還在家裡,但她猜在我家的,也許是他的寶寶?她說她會盡其所能搞清楚所有事情,但她也請我小心,因為並不是所有妖怪都是一樣的,有些妖怪非常危險。

 

  我掙扎著要不要去睡旅館,但最後我還是進屋去了,暗暗對自己發誓要是有什麼不對勁我會立刻逃跑。當我走進屋裡,我看到他了。他停在前廳牆壁的中間,用他八個小小的深藍色眼睛看著我,就像藍寶石一樣。他大概像幼貓那麼大,腳跟身體覆著一層白色的毛。他的頭是最詭異的部分,除去他的眼睛不談,他的頭比起蜘蛛,更像是黃鼠狼。我看到他張
開嘴巴露出一堆牙齒,發出了一個小小的顫音,在對我打招呼。

 

  他幾乎可以說是很可愛。就算他可能殺了我並在我整個身體裡產滿卵。我對這個可怕的想法感到後悔並把它丟到腦後。

 

  「我們沒問題吧?」我像個白癡一樣對我牆上的小怪物說話,但這些話只是突然衝口而出。

 

  然後他點了點頭。

 

  「要不要一起住在這裡生活,不要傷害彼此?」

 

  他再次點了點頭。

  

  「好,酷,我猜啦。我們試試看吧。歡迎回家。」那個小生物給了我一個我想是表現開心的顫音,在離開大廳牆壁之前又對我點點頭。

 

  從那之後,一切都非常美好。當然他還是有點嚇人,但我很快就習慣了,也從沒擔心過什麼,直到今天早上,我發現客房的衣櫥裡有具屍體。

 

  我本來是為了拿雨衣打開衣櫥,但我卻打不開門。當我用力拉開門時,我看見一具男性屍體,仔細又完整的被絲網給包住,坐在衣櫥裡。我尖叫出聲,但是當我在完全失去理智,陷入驚慌之前,我發現這個男人戴著黑色的滑雪面罩。我更靠近研究,直到我可以透過那些絲看清那個男人。他穿著黑色的衣服,一把長長的、赤裸著刀鋒的刀子被緊緊握在他右手裡。

 

  我認得那把刀。查德在我們一起出去時常常把它放在他的卡車裡。我感受到我的胃緊縮成一團。我試著用力把那把刀從他手裡鬆開,用它割開一些絲,再把他的面罩給拿下來。查德空洞又扭曲的臉龐出現在我眼前,他的喉嚨被撕開了。

 

  我不知道我待在那裡待了多久,我看到的已經足夠解釋發生了什麼事。我抓起我的雨衣走出去。當天晚上我回到家時,查德留下的所有痕跡都消失了。我大概考慮報警考慮了十次,但我又能跟警察說什麼?

 

  最後我坐下打開電視,我只花了不到一分鐘,就轉到了一個遊戲節目來觀賞。

 

 

 


(全文完)


———
註一:原文是Kameko,我試著找過日文的かめこ可以翻成什麼漢字,但最後覺得龜子比較適合,但我不清楚這名字符不符合時代XDD有更好的建議歡迎推文跟我說

 

註二:原文是yokai,就是日文的ようかい(妖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zuya 的頭像
mizuya

妖界誌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