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nosleep.png

 

原文看板:Reddit-Nosleep

原文網址:http://​​https://redd.it/7asz8x

原文作者:NeonTempo

 

=====正文開始=====

 

在我們開始之前我先說明幾點。

 

首先,我不是這個故事的主角。我只是她的大學同學,雖然她之後成了專業作家,但我並沒有走上這條路。以下會以她為主角來敘述,但在此之前,請原諒我佔據時間的補充說明,因為我要給你們必要的背景交代。

 

其次,我不知道你會怎麼想以下的事情,我猜你們許多人可能會認為這是一場騙局。我沒有親身經歷在鳳凰城發生的任何事情,但是我可以為寫下這事件的人擔保。她從來都不是一個天馬行空愛幻想的人。

 

好的,我曾經認識一個叫艾莉絲‧夏爾馬(Alice Sharma)的女孩。她是我就讀愛丁堡大學時的同學。我主修的科目是「歷史」,這個學位對我修理自行車的職業生涯超有利的。艾莉絲·夏爾馬則是主修新聞學,也許「主修」用得不恰當。應該說她這個人從頭到腳一點都離不開新聞這兩個字,她是校園報紙的主編,也是學生頻道的主播。她超有主見,而且在任何新聞台真正聘請她之前,她早就自認為是一個新聞記者。

 

我們在學生會認識,幾乎立即成為朋友。雖然一個是猶豫不決,試圖脫離家中農場的宅男,另一個是勇敢又野心勃勃的記者,我們似乎並不速配。但我學會了不要質疑。她很能激勵人心,又聰明,她替我校對我所有的文章。我不太確定她在我身上看到了什麼優點。

 

我們最後在倫敦租了間房子,她在那裡追逐她的夢想,而我則是瞎忙一通。她東接一點工作,西接一點工作,不過其實所學有限。經過幾個月徒勞無功的實習和拒絕,艾莉絲片面地宣布她要搬去美國,接受一個為全國公共廣播電台尋找故事的工作。這個工作是突如其來的,她本來以為已經應徵失敗了。我們辦了一個笑淚交織的歡送派對,之後就把房間租出去了。

 

那次派對是我最後一次見到艾莉絲‧夏爾馬。她離開幾個月後就斷了音訊,完全沒有隻字片語。我想她應該非常忙碌,所以我繼續過著我單純又微小的幸福生活,等著有一天她出現在電視上,那時我想她的名字底下會有一些重要稱謂,例如首席特派員、資深分析師....類似那種的。

 

上週我突然有了她的消息,等等你就會知道原因為何,我一點都沒有想像中的快樂。

 

某天下班回家後,我發現我的電子信箱裡躺著一封孤伶伶的電子郵件。這封電子郵件,後來被我熟悉電腦的朋友形容為「可疑」。儘管出生於上個世紀的90年代,但直到讀大學前,我都不曾擁有一台電腦,而且我還錯過了網路世界中的幾個最重要課程。例如「不要稱它為網路空間」,以及更重要的是,「不要打開沒有文字、沒有主題、沒有發件人地址的電子郵件」。

 

我知道大多數人會立即刪除這個匿名的空白電子郵件,我的朋友當然就會,但是除了我對基本的網路安全一無所知外,還有一些事情迫使我打開它。整個郵件裡唯一的內容是一個壓縮文件夾,標記為:

 

左邊。右邊。AS

 

我不必解釋我期待最後那兩個的字母的縮寫代表什麼。(編按:可能是代表Alice Sharma的縮寫)

 

打開壓縮檔,我發現自己盯著一堆文件。每一個都標記著日期,從最早的文件“07-02-2017”按順序標記下來。(對於美國人來說,這代表二月七號)。

 

我已經讀了這些文件數次,並把它們拿給一些朋友看。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但他們當然不像我一樣擔心。他們認為艾莉絲只是在創作罷了,如果我不認識她,我也許會同意這點。但事實是,我認識她。艾莉絲‧夏爾馬只關心事實,如果這些文件內容是真的,那麼就太瘋狂了,我的朋友很可能記錄了她自己的消失。

 

建議我貼在這個論壇的人說,你們會討論奇怪的事件之類的。如果你們遇到任何事情與下面的事情有關,或了解相關內情的人,請發送信息給我。

 

有沒有人聽說過左邊右邊的遊戲?

 

左右遊戲[手稿1] 07/02/2017

 

人們說偉大的故事出自善於說話者。羅伯特·J‧古薩德是這個規則的例外。當我坐在他的桌前,啜飲著咖啡,聽他講述過去65年來的生活,他聽起來就跟唸著購物清單沒兩樣。每一個事件,他的第一份工作,第二次婚禮,他的第三次離婚,每件事都只有一到兩句就結束了。羅伯多年來以擁有著簡單、客觀、冷靜個人特質著稱。然而他的故事本身就如此的迷人,每個時刻都如此地豐富多彩,如此瘋狂的蜿蜒曲折,以至於它擁有了自身的優點。

 

那是一個很棒的故事,不管你是怎麼說的。

 

當羅伯21歲的時候,他結了婚,生了一個兒子,當過農民、搬家工人、工程師,和他的另一半越來越疏遠...現在正講到這個部分。

 

羅伯特:當然,我的妻子開始不滿意,我有很長一段時間不在家。

 

AS:工作的關係嗎?

 

羅伯:越南。

 

AS:你在越南?你在那邊怎麼樣?

 

羅伯:影響我很多。

 

這一切都與他的第一次離婚和整個越南戰爭有關。

 

羅伯在那之後有四段婚姻,以及更多不同的工作。戰爭結束後,他和一群私人偵探一起工作,曾經中槍,然後他成了一名導遊,這就是為何一個來自阿拉巴馬州的窮小孩可以見識到這個世界。

 

羅伯特:我因為工作去過很多大陸。我去過印度。你來自印度?

 

AS:我的爸媽來自印度呀。

 

羅伯:看吧,我看得出來。

 

他曾在新加坡被逮捕過,因為在他的袋子裡被發現裝滿了白色粉末。他被關了三天,直到有人查出那是什麼東西。那是粉筆的粉末。

 

在他短暫的拘留期間,他交了一個朋友名叫佐藤宏治。他邀請羅伯與他一起留在日本。剛剛結束第三次婚姻的羅伯接受了這個提議。他在日本待了5年。

 

羅伯:日本人是好人。有禮貌。但是他們有一大堆宏治非常瘋狂的都市傳說與靈異故事,他把所有的空閒時間都花在尋找它們。像是,你聽說過女郎蜘蛛(Jorogumo)嗎?

 

AS:我想沒有。

 

羅伯:嗯,這位蜘蛛女士住在伊豆附近的靜蓮瀑布。這意味著她非常美麗,但是也非常危險。宏治帶著我們去那裡想拍她的照片。

 

AS:那你有見到女郎蜘蛛嗎?

 

羅伯:沒,她沒有出現。什麼都沒有。我們去青木原之前,我什麼也不相信。

 

青木原,被暱稱為自殺森林,是羅伯冒險的下一站。這是富士山下的一片林地,以年輕人的自殺聖地而惡名昭彰。羅伯那個迷戀靈異傳說的獄友變成了他最好的朋友,把他帶到青木原來追逐森林裡的「幽靈」。

 

AS:在青木原你有什麼發現?

 

羅伯:我不會要求你相信我。我是個有點鐵齒的人,不太信這些。但即使是這樣,我也不能否認這些樹林裡有些靈體存在。

 

從那一刻起,羅伯的句子開始越來越長。一種孩子般的興奮在他的聲音中蔓延。我感受到了我們正在脫離這個時空背景,離開羅伯的舊生活,走向了他的新生活。導向他想談的,讓他能夠上節目的那個東西。

 

羅伯:它穿過樹林走到我身邊。看起來就像你在電視螢幕上看到的雜訊,但它看起來像是一個人的形狀。

 

AS:看起來?

 

羅伯:它少了一隻手臂。它向我伸出手,但是我頭也不回地跑出森林。宏治沒有看到它,所以他到現在都對我很有意見。

 

宏治有很好的理由值得氣惱。羅伯說,佐藤先生在過去三十年,每年都要去森林2到3次。畢竟,帶個菜鳥來,然後他第一次就看到了幽靈?如果是我,我也會很不高興。

 

但羅伯很快就脫離了菜鳥的身分。事實上,就是在那些樹林裡,他發現了他有興趣的東西。超自然現象,或者更準確的說,都市傳說的記錄和調查。那類的傳說像是血腥瑪麗、澤西魔鬼、大腳怪,羅伯一直在調查他們。

 

羅伯:我想如果有一個是真的,那麼也許其他的也是真的。

 

AS:到目前為止你已經證明了多少?

 

羅伯:從青木原之後?都沒有。只除了一個。這就是我打電話給你們的原因。

 

在這時候,羅伯無法抑制他的微笑。

 

「左右遊戲」在2016年的6月出現在一個超自然現象的留言板上。只有少數人會去該論壇瀏覽,而在這些常客中,只有羅伯對這個帖子感興趣。

 

羅伯:整個事情有一個細節,是你在其他故事看不到的。

 

AS:什麼細節吸引你的興趣?

 

羅伯:日誌、高品質的圖片。這傢伙記錄了一切,說他不會再玩這個遊戲了。我想他希望有人繼續調查。

 

AS:而你就是那個人。

 

羅伯:是的。我開始嘗試驗證他提供的消息。

 

AS:結果如何?

 

羅伯特:嗯.....沒多久我就明白左右遊戲是真的。

 

左或右遊戲的規則很簡單。上車,然後開車。左轉,然後在下一個可轉彎的路口右轉,然後繼續在下一個可轉彎的路口左轉。無限重複這個過程,直到你在某個沒看過的新地方停下。規則很容易理解,但羅伯說,很難照著做。

 

羅伯:事實上沒有那麼多的路可以讓你一直左轉右轉而不中斷。大多數時候,你發現自己處於死巷或需要朝著錯誤的方向前進。而鳳凰城是以棋盤式的方式建置的道路系統,所以你可以持續地向左和向右。

 

AS:你搬到鳳凰城是為了左或右的遊戲嗎?

 

羅伯:沒錯。

 

我試著不要露出懷疑的樣子。想想看,在一個州賣掉你的房子,打包所有的東西,把整個生活搬到亞利桑那州的鳳凰城,只為了玩一個你在網路上看到的遊戲?這似乎太瘋狂了。羅伯看到我的表情後微笑了。我也可以清楚地讀出他的表情。「你會懂的。」 它說。「等著瞧。」

 

我倒是不用等太久。包括羅伯寄送給我們節目的9頁文件,我帶了一長串羅伯要求的建議項目清單。三天的衣服,一把小刀,火柴,繃帶。他要求記者也應該具備一些基礎能力。例如要會開車,基本的汽車維修及以及急救能力等等。他不只是想談論左或右這個遊戲。他想帶我一起玩。

 

羅伯離開了一會兒,之後就丟了一些差事過來,「準備開跑」,他說。他把我帶到客房,我們雖然想法不同,但非常了解對方傳來的隱晦訊息。他知道我認為他是一個很有吸引力的狂熱者 ,追逐著童話故事。他則認為我是天真不解世事的人,在一個即將進入的新世界門口。當我聽到前門關上的聲音,我能想到的是,到了明天下午,我們就能知道到底誰是對的。

 

不只這樣。

 

當我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羅伯在我的房間裡,手裡拿著一個托盤,他敲著托盤的底部叫醒我。我沒有設法記錄我們的談話。

 

羅伯: ───我們有香蕉、草莓、巧克力糖漿。我們在樓下還有更多,但是我想讓你醒來就吃到好東西。我們在路上不會吃到這個。

 

羅伯做了鬆餅給我吃。他把它們放在床頭櫃上,當我吃東西的時候,他告訴我我們接下來的行程。我承認這有點不舒服,在陌生人的家中醒來,發現陌生人已經站在我身邊,但我很快地忘掉這件事。我告訴自己,他是一個老年人,習慣於獨自住在自己的房子裡,通常不必考慮與別人的界線。無論如何,他做的鬆餅很好吃。

 

羅伯:我們預計在9點上路。我想在每個人到場前給你時間做好準備。

 

AS:還有其他人會來嗎?

 

羅伯:今天我們有5輛車要一起上路。他們會在一個小時之內到達。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車隊,說實話我很驚訝。這個遊戲是羅伯的瘋狂舉動,我在這裡是因為他的要求。其他人對今天的活動居然會感興趣真是有點令人費解。

 

半個小時之後,吃飽喝足洗完澡,我就穿上羅伯要求的「機能性服裝」,我把我的背包帶到了門廊。羅伯已經在那裡等著他的同伴出現了。

 

AS:我以為你會派出更多的差事。

 

羅伯:如果你早上沒準備好,那就什麼都不用說了。

 

AS:哈哈,我想你說的對。哦,羅伯你的車庫鎖上了嗎?內門沒有動,我想要把車開進去。

 

羅伯特:是的,它被鎖起來了,我幫你打開。

 

AS:謝謝。

 

羅伯:事實上,現在該是把它開出來的時候了。我得老實說,夏爾馬女士,她是一個美人。

 

對羅伯·古薩德來說,這位美女以深綠色吉普車的樣子出現。羅伯爬進去,將它從車庫裡開出來,它佔據了車道的每一寸。車子體積很大,四個車門包含車頂將整個車廂都密封住了。它也被大幅度的改裝,這也是羅伯為遊戲傾盡心力的另一個例子。

 

羅伯:你在想什麼?

 

AS:我在想除了兩條履帶,它就跟坦克車沒兩樣了。

 

羅伯:哈哈,我把她整理得很好。我裝了絞盤、重型輪胎,頂部的燈具是LED的。它們會讓午夜看起來像白天,但它們的耗電量很少。

 

AS:通常吉普車不是都沒有車頂的嗎?

 

羅伯:並非全部。這是限量版的。當我開在路上時,我喜歡有車頂。

 

我爬進去,收好我的背包。羅伯早已將後座拆掉以提供更多的儲存空間。這個地方擠滿了物資。汽油罐、水、繩子、零食和他自己整齊打包好的一套衣服。

 

我想知道我們車隊的其他人是否會認真對待這個遊戲。

 

羅伯:十分鐘內阿波羅就會到了。沒有人給我確定的時間。我幾個星期前就發了這個計劃,總是會有這種事。

 

AS:他的名字是阿波羅?

 

羅伯特:這是他的代號。我想他的意思是阿波羅‧克里德(按:拳王)吧。

 

AS:你為什麼要使用代號?

 

羅伯:我沒有告訴你嗎?噢,我們要在路上使用代號,讓溝通更清楚。

 

AS:你的代號是什麼?

 

羅伯: 船夫。

 

AS: ...我的代號是什麼?

 

羅伯:我想過了。我想到倫敦,你是從倫敦來的對吧?

 

AS:我來自布里斯托。

 

羅伯:布里斯托?沒什麼問題吧,我想。

 

不到十分鐘,阿波羅就在轉角出現了。羅伯跳下他的座椅,輕快地走向阿波羅,此時阿波羅已把車子停好並踏上人行道。

 

阿波羅與他的代號相去不遠,黑皮膚,身材高大,身體鍛鍊結實。這位阿波羅‧克里德面帶微笑,似乎熱衷於分享自己的笑話。

 

AS:你開了多遠?

 

阿波羅:我從芝加哥過來,三天的辛苦駕駛。

 

AS:你從論壇上認識羅伯的嗎?

 

阿波羅:大家都知道羅伯,羅伯是神!哈哈哈。

 

羅伯走到阿波羅的車邊,要他過去談談。羅伯顯然對阿波羅的選擇印象深刻,一輛藍色的Range Rover,車頂綁著成套的裝備。我則是對羅伯本人印象更刮目相看。不知何故,這個65歲的農民之子已經在一個廣大的線上社群受到尊重。我的父親與羅伯同齡,他最近才知道複製和貼上怎麼用。

 

其他人很快到了。兩名明尼蘇達州的圖書管理員,也跟羅伯的年齡差不多,開著一輛灰色的福特 Focus過來。他們是兄妹,他們一直把追逐幽靈當作畢生的樂趣。當他們和氣地介紹自己是邦妮和克萊德(編按:一對亡命鴛鴦)時,我發現很難壓抑我的微笑。

 

克萊德:我們本來會早點到的,途中不得不去買些毯子。很高興見到你,女士。

 

AS:我也很高興認識你。

 

克萊德:你是記者嗎?

 

AS:是的。

 

克萊德:你曾經在鎮上的報紙工作過是嗎?

 

他在那裡對著他妹妹說話,她點頭。克萊德顯然是這對兄妹裡的發言人,但他們似乎非常害羞。無論他們是欣賞那對有名的不法之徒,還是只是喜愛那個名字,很顯然他們是完全不同類型的兩種人。

 

接下來出現的是莉莉絲和夏娃,紐約大學的英語系學生以及YouTube頻道Paranormicon的頻道主。不像邦妮和克萊德,莉莉絲和夏娃在聊天方面沒有任何問題。一等她們知道我是誰,以及我的工作,她們就試圖邀請我去羅斯威爾去探險。

 

莉莉:我們在那裡有一個朋友,他曾看過───

 

夏娃:───他是個地震學家。

 

莉莉絲:是的,他多年來一直在記錄地底下出現的震動,可預測的震動。

 

夏娃:我們七月要去見他,但是如果你有空,我們可以等你一起去。

 

AS:我必須看看我的行事曆。

 

夏娃:好啊,我給你我的電子郵件...

 

她們很快地拍攝起這次最新影片的簡介,特別是對羅伯的採訪,他似乎非常歡迎這種關注。

 

最後兩輛車在幾秒鐘內先後抵達。一位是身材瘦削,意志堅強的年長女士,代號「藍鵲」;以及一個較為年輕的男人代號「王牌」。藍鵲開著灰色的福特 Explorer,而王牌開著Porsche抵達,這讓羅伯有點惱怒。

 

羅伯:你認為這會在路上有所幫助嗎?我沒有寫這個───

 

王牌:這是我的車。不然我要怎麼辦?這是我的車。

 

羅伯:你沒有看我的行程,你完全沒有準備好。

 

王牌:先生,我確實讀過它,好嗎?冷靜一點。我有準備的,我不會跟你要求任何東西。

 

羅伯:這倒是真的。

 

王牌跟羅伯一開始處得不太好。王牌打了個電話,而儘管我盡了最大的努力跟藍鵲聊天,但她似乎並不想和記者談話。

 

五輛汽車和七名旅客已經準備就緒,羅伯發給大家無線電和充電包,然後進行一個簡短的安全提醒。繫好安全帶,保持隊形,經常進行清楚的溝通。就在這一刻,我開始感到有些擔憂。我喜歡羅伯,而其他人顯然也是。他說服了所有人開車穿越這個國家只為了加入他的遊戲。我開始擔心萬一整件事都是假的怎麼辦?羅伯會失去同伴的尊重嗎?他會接受失敗嗎?在看到他投入這些行程的努力後,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有可能會非常不舒服。

 

帶著笑容以及一些鼓勵的話,羅伯結束了他的廣播,他叫我過去他的Wrangler。我爬進去,盡量讓自己舒服地坐好。

 

羅伯:你準備好了嗎,布里斯托?

 

AS:我準備好了。

 

羅伯:好吧,那我們就上路吧。

 

Wrangler駛出車道,車隊按照到達順序依次行駛。阿波羅、邦妮和克萊德、莉莉絲和夏娃,藍鵲和王牌保持穩定的速度跟在後面,很快我們就到了第一個轉彎處。

 

羅伯特地放慢速度左轉,用後視鏡觀看其他人的狀況。當王牌的Porsche也完成第一個轉彎後,他回頭看了一眼。不久之後,阿波羅進行了無線電廣播。

 

阿波羅:這是阿波羅對船夫說話。還要走多遠啊,羅伯?哈哈哈。

 

羅伯特:哈,越遠越好。

 

我可以看得出來羅伯不想讓阿波羅佔著頻道閒聊。但他似乎喜歡挺阿波羅的,所以也就算了。我不確定如果是王牌會不會得到同樣的待遇。我們右轉,然後是另一個左轉。大家都很正確地遵循著方向,所以羅伯大聲說出我的想法。

 

羅伯:你和阿波羅想知道的是一樣的。

 

AS:你是指什麼?

 

羅伯特:你想知道在我們轉了多少個彎之後會撞到牆或什麼有的沒的。在你找到結果前,這只不過是個故事。

 

AS:這會讓你失望嗎?

 

羅伯:如果你沒有這樣想,我才會感到失望。但現在我們正在路上,我得說點什麼,你就聽點什麼吧。

 

AS:好的...

 

羅伯:我們很快就要到隧道了。在我們到達之前,你隨時都可以下車,走往任何你喜歡的方向,但你就算是退出遊戲了。一等我們過了隧道,你必須重走我們所走過的路線,讓自己回到隧道,你才能回到家。而且你必須說服某人讓你上車,因為我不會再花20分鐘把你載回來。你必須經過隧道才能擺脫這一切,明白嗎?

 

AS:我明白。雖然我不得不說,我感到很緊張。

 

羅伯:有點緊張沒關係。

 

這時我們已經轉了23個彎了。我覺得我們正相當有效率地穿越這座城市。羅伯這台經過大幅改裝的Wrangler吸引了一些路人驚訝的眼光,以及對其他幾位吉普車駕駛的敬意。除了那些片刻之外,所有事情似乎都與正常的早晨兜風一般無異。我甚至開始擔心這個故事會不會有什麼結果。「記者和有趣的人一起搭車」不像是普立茲獎會欣賞的標題。

 

轉了第33個彎,我們到了一條短而普通的街道上。鳳凰城式的小商店安靜地排成一列:酒、二手衣、五金行,在街道盡頭,有一家賣古董鏡子的小商店。十多個人在人行道上玩牌,微笑著說話,計劃他們的週末。唯一的一個形單影隻的人是一個穿著灰色外套的年輕女子。

 

我在街道盡頭瞥了她一眼,她站在我們下一個要轉彎的地方,五十個舊鏡子映出她穿著舊大衣的背影。即使從遠處我也能看出她繃著臉,張大的眼睛,以及緊張的神情。她不停地轉換站立的姿勢與重心,玩弄著外套上的鈕扣。

 

我把目光調回來,準備寫點筆記,此時我們正從街上開過去。當我再次抬頭時,那個女人就站在我的窗邊,直視著我。她微笑著,一個又大又堅定的笑容,虛假得讓人覺得被冒犯了。

 

灰衣女士:門口的小羊。想找到幸運草卻只找到比殺戮更糟糕的事情。

 

AS: 羅伯,這是怎麼了?

 

羅伯:不要理她。

 

灰衣女士:他想離開我,所以我把他閹掉了。湖水餓了所以就把傷口喝乾淨了。

 

AS:小姐,你還好嗎?

 

她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突然間,女人憤怒起來。

 

灰衣女士:你以為你在做什麼?你瘋了嗎?

 

當那個憔悴的女人帶著狂野的眼神,把她的拳頭猛地砸在我的窗戶上,我本能地往後把自己壓在椅子上,她的每一拳都似乎都想把窗戶打破。

 

灰衣女士:你會在獅子的嘴邊拔毛嗎?它會撕碎你,你這個婊子!它會因為你的罪惡把你撕成碎片!你他媽的混蛋!

 

羅伯踩下油門,Wrangler從女人身旁加速駛離。當我們轉彎時,我看著她的悲傷,她的每一個動作都潛藏著淒苦的情緒。她絕望地對著車隊喊著,當最後一輛車經過她,她淚流滿面。

 

當她進入後視鏡的範圍,我看到她轉向店舖的一面大鏡子,店主正在擦亮它。我看著她走過去,隨著一聲驚駭的尖叫,她一頭撞上玻璃。

 

鏡子在她額頭周圍裂開,店主因為震驚而往後跳,當女人從鏡子抬起頭,鏡子上破裂的蜘蛛網痕滴下紅色的血。這一切都發生在瞬間,當我們在下一個路口左轉時,她迅速從我的視線中消失了。

 

AS:羅伯,那是怎麼回事?

 

羅伯:她有時候會在那裡。

 

AS:在那條街上?

 

羅伯:在第34個轉彎處。

 

AS:她是誰?

 

羅伯:我不知道。儘管如此,她以前從來沒有這麼做過。這次一定是很特別的旅程。

 

我對於羅伯的興趣缺缺有點不愉快,他暗示這個女人抓狂的舉止是因為網路上癮的關係讓我有點不安。就我所知,剛剛發生的事情可以被解釋,但沒有一個是可以讓我安心的結論。

 

如果說我們剛剛遇到了一個真正的瘋子,那麼沒錯,羅伯正好看到他想看的東西。也許他已經對這個遊戲的故事深信不疑,以至於每一個奇怪但可以解釋的事情都將被合理化,作為他最喜歡的超自然故事的下一步。

 

又或者,這個女人是一個演員,當然這是一個更複雜的推論,但並不是前所未聞。人們之前曾對本節目撒謊,羅伯可能利用來自莉莉絲、夏娃和我的公眾力量來使這個企圖成真。我承認,羅伯似乎不是個騙子,但是好的騙子是不會讓你發現的。

 

還有第三個可能性。我不禁注意到,如果你把邏輯放在一邊,就可以解釋所有令人不安的小細節。因為這麼奇怪的灰衣女子,街上怎麼都沒有人有反應呢?我記不起任何人曾在人行道上看向她。也許這個推論在你考慮到鏡子店主人臉上的震驚時就無法成立,但是我仔細想想,他也是當鏡子破碎時,他才有反應。即便如此,我還是覺得他的注意力只集中在鏡子本身上。

 

無線電傳來雜音。

 

莉莉絲:莉莉絲呼叫布里斯托。莎拉...夏娃用相機拍到了!你有聲音檔嗎?

 

AS:我想它挑中她了。

 

莉莉:天啊,太奇怪了。當我們停車的時候,你能把檔案寄給我們嗎?我們何時可以停下來?你可以問問船夫嗎?

 

AS:我們什麼時候會休息?

 

羅伯:對他們來說,大概再30分鐘。對你而言,你自己決定吧?

 

羅伯在一條前有大型十字路口的繁忙街道轉彎,走到一條較為安靜的雙向道路上。我們前方的道路向下傾斜,進入地下道,消失在黑暗中。

 

我們到了隧道。

 

AS:這個地下道通過什麼地方?

 

羅伯:沒有通過哪裡,它就只是存在那裡。

 

AS:如果我們沒有要玩遊戲呢?

 

羅伯:那麼它不會出現。問題是,你要玩還是不玩?

 

羅伯轉向我。自從我們出發以來,這是他第一次不再看著道路。他把車開到隧道口然後緩慢地停下來。

 

羅伯特:你如果現在下車,你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但是只要通過那裡,你就需要一輛車載你回家,就像我說的,我的車要很久才會回來。你懂嗎?

 

這是一個戲劇性的說法,但令人不安的是,他並沒有在試圖誇大它。我捫心自問,我準備好了嗎?我是否接受即將到來的風險?我真的想要被帶往這條路、下條路、再下一條路嗎?我是否準備好要用認真的心態玩這個遊戲直到最後呢?

 

AS:你還在等什麼呢?

 

羅伯笑了,轉頭開回到路上。他拿起無線電按住旁邊的按鈕。麥克風傳出聲音。

 

羅伯:這是船夫對所有的車子說話。任何人不想再繼續的,現在就停到旁邊。否則,留在隊伍中,手邊準備好你們的補給品。我們有很長的路要走。

 

就像我現在暫時在玩的遊戲一樣,我對羅伯特‧J‧古薩德的看法似乎也經常在改變。我聽說過他的生活,但我確定我認識他。我喜歡這個人,但我不確定我是否相信他。儘管我很欽佩他對左右遊戲的貢獻,但我不確定我是否會喜歡它最終將帶領我們抵達的地方。不過,當他帶我們進入隧道時,他的臉在朦朧的光線下消失又出現。我可以看得出來,這次旅行將讓他已經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再前進一大步,而這一次,無論是好還是壞,我也上路了。

 

 

(本篇完)

 

 

 

其他類似故事:

【翻譯】【Nosleep】我朋友露營時傳來的簡訊 (1)

【翻譯】【Reddit】【短篇故事】手機(Cell Phone)

【翻譯】【Short Scary Stories】交易(Caught in Traffic)

【轉貼】日本怪談:REA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zuya 的頭像
mizuya

妖界誌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