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png

原文網址:https://redd.it/718t5d

原文作者:notyourcure

原文看板:Reddit-Nosleep

 

=====正文開始=====

 

我太太蘿莎(Rosa)喜歡用行事曆來計劃行程。

 

嗯,應該說不是她喜歡,是她非得這麼做不可。沒有行事曆,蘿莎就不知道該怎麼過生活。她的父母親不願意承認她這個小「癖好」,他們說他們試著在她小時候改掉她這個毛病,幾乎就快成功了。

 

我不太喜歡我的岳父母。蘿莎也是。這就是為什麼在她太早過世後(蘿莎喜歡按部就班,她也喜歡計畫),她留給我的步驟一:

 

不要讓我的父母進到屋子裡。(底下畫兩條線)

我可以莞爾地看著她的清單是如何細心地貼在冰箱上,因為那些是蘿莎生活的一部分。過敏也是蘿莎生活的一部分。在一個美好的夏日午後,一隻螞蜂飛進廚房從她的頸後螫了下去,當時她正在幫艾力克斯做午餐。她的喉嚨腫脹導致窒息,嘴唇成青紫色,最後死在廚房的地板上。艾力克斯坐在他的餐椅上,直到一小時後有鄰居聽到他在尖叫哭泣。當蘿莎沒有回應時,鄰居破門而入。

 

蘿莎在兩天前給我一張紙條提醒我要到屋後檢查鳥巢,但我因為太忙碌而完全忘記了。守靈期間,我發現了蘿莎的遺言。

 

 

親愛的TY,她小心地用大寫寫著。如果我死了,請遵守以下事項。謝謝你。

 

蘿:)

 

我咯咯笑了一下,開始大哭。但是我讀了她的指示。

不要讓我的父母親進入房子。(底下畫兩條線)

幫我照顧動物。

每天告訴艾力克斯一些關於我的事。

確保你有給清潔員小費。他們喜歡食物。

 

透過眼淚,我微笑地看著她的指示,直到我看到最後一點。清潔員?我們沒有清潔員,我們從來沒有聘請過家庭清潔人員、女僕或甚至類似的人。她指的是什麼呢?我問蘿莎的妹妹艾莉(Ellie)知不知道這件事,但她只是聳聳肩 。「你知道蘿,總是迷迷糊糊的,有可能是她從來沒有機會告訴你的小玩笑。」

每次蘿莎一想到好笑的事她就會馬上告訴我,所以絕對不會有忘記的情形發生。但是清單的其他部分都相當嚴肅認真。蘿莎說不要讓她的父母進到房子裡是認真的;要我好好照顧她那些彩色玻璃小動物系列也是認真的;還有她也很認真地希望艾力克斯不要忘記她。那為何她會在最後面放這件我們都不知道的東西呢?

既然猜測不出什麼好的理由,也為了讓我自己好過一點,我就真的放餅乾、麥片、蘋果或其它之類的食物在廚房流理台上。每天早上,廚房都看起來更乾淨了點,而那食物也都不見蹤影。也許悲傷使我產生幻覺,又或者我們真的擁有「清潔員」。不管怎樣,這反正沒有困擾我。無論如何,這都是蘿莎的安排,而她無疑是愛我們的。

我有天熬夜到很晚打算偷看一眼「清潔員」,就像小孩要偷看聖誕老人似的。但在幾個小時後我就在沙發上昏睡過去,直到清晨才聽到廚房裡傳來碗盤碰撞的聲音。我小心翼翼地爬起來,走到那昏暗的廚房,但是那些聲音在我點亮廚房的燈後就嘎然而止。廚房裡什麼都沒有,但我留下的香蕉已消失。

如果我將碗盤留在水槽裡,那麼早上時它們就已經洗好並擦乾了;髒衣服也洗淨並摺好;地毯上的汙漬也被清乾淨。我總是會給他們小費。

而蘿莎的父母親,就在她過世後兩個月不請自來。聰明如他們,在我出門時突然出現,而那時艾莉正照顧著艾力克斯。等到我下班回家,他們都已經自己在客房安頓好了。他們說,一個職業父親是無法兼顧一歲幼兒的。家裡少了一個女人,我怎麼忙得過來呢?蘿莎的媽媽有點輕蔑地指出,雖然蘿莎也不是做得很好啦。蘿莎總是忙著玩她的玻璃動物,或畫點小東西,甚至連按個洗衣機對她來說都太難了。

蘿莎才不是頭腦簡單的人,她聰明絕頂。她的論文曾在自然期刊登出。她的教育程度比我高,她還負責照顧艾力克斯,以及把家裡管理得井井有條。假如實情是她對收集東西或畫畫非常著迷呢?洗衣機對她而言就是太吵了,超過她的耳朵所能接受的分貝。我知道這些事情是因為我認識蘿莎已經七年了。他們是養育她長大沒錯,但他們連她最愛什麼顏色都不知道(紅色,她總是穿著那個顏色),也不知道她最喜愛的音樂家是誰(約翰‧柯川John Coltrane,她幾乎每天吹奏他的音樂。)我希望他們搬出去,但是我滿懷悲傷,又要照顧小孩子,他們又固執而堅持己見。

我忍耐著閉口不言,試著等他們自己搬走。直到有一天我回到家,發現蘿莎的母親用槍射擊蘿莎的小動物們,有一些可憐兮兮地被丟在在客廳地板上,旁邊就是收藏著它們的櫥櫃。於是我破口大罵。

「出去。」

「我們是艾力克斯的外公外婆!」當我盯著他們走下階梯時,蘿莎的母親尖聲說道。「我們有權利在這!他會變成跟他媽媽一樣!你會毀了他!」

「他媽的給我滾出去!」我大吼回去,他們搖搖晃晃又臉色蒼白地急促跑出門外。

那晚我忘記給清潔員小費了。

凌晨兩點鐘,我因為聽到從階梯那裡傳來的尖叫聲而醒來。蘿莎的媽媽偷了艾莉的鑰匙從後門進來,結果我想她正好碰到了非常沮喪的清潔員。我不太確定他們對她做了什麼或沒對她做什麼,但是門框上插著一把剪刀,那高度正好就在頭部的附近。櫥櫃的抽屜都被翻得凌亂不堪。客廳的沙發看起來就像有人用園藝剪刀剪過一樣。窗簾也碎成片片。

唯一沒被碰過的東西就是蘿莎的小動物。

她的父母親再也沒有來過。事實上,他們曾兩次叫警察過來找我,但我想警察們已經開始忽略他們。我開始查看蘿莎的圖畫,讓艾力克斯大一點時可以看,我也發現她每隔一陣子就會畫清潔員的圖像。他們看起來就像小精靈,但是他們有又大又圓的黑眼睛,沒有翅膀,以及非常非常尖銳的牙齒和爪子。

我仍然認為他們非常喜歡她。蘿莎一直擁有那種魅力。

所以我想清潔員們是第一樣我會告訴艾力克斯的事。此外,他還可以提醒我要給他們小費。以防萬一。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妖界誌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