澪之料理帖 參 思念之雲(想い雲―みをつくし料理帖)

作者: 髙田郁  

譯者: 鍾嘉惠

出版社:台灣東販  

出版日期:2015/02/26

 

【內容簡介】


  時序逐漸進入溽暑,隨著土用日即將來臨,各料理店無不準備推出消暑益氣的菜餚。位居名店榜榜首的登龍樓,照例將推出經典豪華的鰻魚料理,而走庶民路線的「鶴家」,當家女主廚澪則為了讓客人花小錢就能吃到美味的消暑料理陷入了苦思。

  某天,老愛找碴的通俗小說家清右衛門帶著出版商老闆坂村堂造訪「鶴家」。身為美食愛好者的坂村堂對澪的手藝大為讚賞,決定讓自家的廚子前來學習她的可口佳餚。

  令人意外的是,這位來自上方的料理人,竟是曾輔佐「天滿一兆庵」的少東家佐兵衛在江戶開店的富三。然而澪和思子心切的芳,卻從他的口中聽到令人震驚不已的消息──。
 
  究竟佐兵衛行蹤成謎的原因為何?背後是否另有隱情?
  而澪能否發揮創意,做出不輸昂貴鰻魚的消暑時令佳餚?

 

 

【讀書心得】

 

  《澪之料理帖3~思念之雲》本篇對於少東家的去處終於露出了一點曙光,不過以前的伙計富三說他是因為包養遊女而輸光了積蓄,才導致倒店的,這點讓夫人芳很是心痛與猶豫啊!一方面很希望可以得知兒子的消息,一方面又很煩惱萬一他真的做出這樣的事要怎麼辦呢?幸好有大智慧的芳,最後還是決定相信自己教養出來的兒子。我想她的心情是「如果我好好活著,那麼總有一天會再看到他的吧!」

 

文章標籤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nosleep.png

原看板:Reddit-Nosleep

原文網址:https://redd.it/84w1q6

原文作者:TheColdPeople

 

=====正文開始=====

 

在亞馬遜雨林中生長著一種特殊的蘑菇。它是一種未命名的鵝膏菌屬,是世界上毒性最強的真菌屬之一。你可能聽說過「死帽蕈」,「毀滅天使」,也許還有「毒蠅傘」——這是我們教孩子們在戶外玩耍時不吃蘑菇的三個原因。前兩種可以殺死一個成年男子。事實上,它們數千年來早已是王者殺手了:此類毒菇殺死了羅馬皇帝克勞狄亞斯(Claudius),教宗克勉七世(Clement VII),以及沙皇亞歷山大的妻子娜塔莉亞‧納雷什金娜(Natalia Naryshkina)。它們殺害了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六世(Charles VI),他的死引發了一場蹂躪歐洲八年的戰爭。有些人甚至認為,悉達多(Siddhartha),也就是釋迦摩尼佛本人,也是因為吃了死亡之帽或毀滅天使而死。

 

然而咬下第三種蘑菇則會產生不同的後果。你可以在任何地方認出毒蠅傘:它有高大白色的傘柄,其上有如波浪起伏的傘褶,以及佈滿白色斑點的亮紅色的傘帽。有趣的是,它引起幻覺的程度就跟它致命的程度是一樣的。幾千年來,世界各地的本土文化都在宗教儀式上使用這種蘑菇。對某些人來說,這是神賜予的神聖禮物。

 

但是毒蠅傘並不像那些你可以在派對裡買到的神奇蘑菇,它們不是拿來玩樂的娛樂性藥物。它對精神方面的影響主要來自於麝香草酚。這種化合物就像在皮約特仙人掌中發現的梅斯卡靈一樣(mescaline),會引起嚴重的暫時性疾病。吃了毒蠅傘的人通常會感到睏倦、流口水、過度出汗,精神錯亂,偶爾還會有精神病。但是薩滿人相信,通過強烈的嘔吐來清除這種毒素,是淨化邪惡靈魂的方法。當疾病消退時,幻覺就會消失,而這個人在精神上就純潔的足以和上帝交談。

 

文章標籤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心滿意足從Sarasvati出來,總算覺得肚子飽了,有力氣走路了。所以先到距離這裡較近的「千疊閣」走走。千疊閣的建造者是豐臣秀吉,他為了替陣亡的官兵誦經祈福,便命令安國寺恵瓊興建一座大經堂,之後便是如今的千疊閣。千疊閣占地廣大,是宮島島內規模最大的建築,整個面積將近857個榻榻米,所以俗稱千疊閣。不過可惜的是,這座宏偉的經堂在豐臣秀吉去世之後就停工了,所以有些地方仍然維持著未完工的模樣。例如天花板就還沒貼好,有些地方的牆壁也尚待完成。

 

千疊閣入口處,繳錢、脫鞋子。

IMG_2155.JPG

 

文章標籤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nosleep.png

原文看板:Reddit-Nosleep

原文網址:https://redd.it/7uyiss

原文作者:NeonTempo

翻譯者:giles222449

 

本文為系列文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1)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2)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3)

....

 

=====正文開始=====

 

 

好吧……我們到了。

 

老實說,當我第一次在北倫敦的臥室裡po第一篇日誌時,我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種程度。這很理所當然,不是嗎? 我又不是這個網站的常客,也不是追蹤超自然現象的高手。我只是很想念我的朋友,希望能從網上得到一些建議,雖然自知不會找到什麼答案。

 

顯然我是大錯特錯。

 

過去兩個月內,我從論壇裡收到非常大量的建議和很多神奇的線索,讓我看見一種全新的可能性。我現在正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裡的一輛出租車上,po著艾莉絲最後一篇紀錄,這都要感謝諸位的幫助。

 

我知道這次在我的部分說了太多東西,真是非常抱歉。如果你想直接跳到艾莉絲的部分,沒有關係。

 

如果你願意看下去,請你把我現在說的話當成這篇完結篇的開場白。
(註: 意思是作者自己的故事現在才剛要開始。)

 

現在這裡是非常早的清晨,街道上充滿著墓地般的肅靜。我應該要躺在床上,而不是浪費汽油在這城市裡漫無目的得瞎晃。不過這樣可以幫助我思考,尤其我最近得到很多想法;這都要感謝一個在當地酒吧遇到的年輕女子。

 

她是一個論壇成員,直接用短訊聯繫我。稍早我們在晚間相遇時,她很明顯做了大量的研究;為了要重建艾莉絲在2017年2月7日所走過的路徑,她畫出了鳳凰城裡的每家鏡子店的地圖。

 

我們談了一段時間,談到了左右遊戲、艾莉絲,還有人生。快結束的時候,她給了我一張最可能的路線圖,每個重要地點都有圓圈標記。在我們分別之前,她很緊張地問了我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讓我很心酸,第二個問題讓我有動力開始凌晨3點的旅程。

 

文章標籤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nosleep.png

原文看板:Reddit-Nosleep

原文網址:https://redd.it/7q3x6e

原文作者:NeonTempo

 

本文為系列文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1)

 

 

=====正文開始=====

 

抱歉各位,最近一個月比較忙,所以沒什麼消息。但我很高興告訴你們,在昨天晚上我終於抵達亞利桑那州的鳳凰城。


我現在在我人生中住的第一間美國飯店的旅館發文,房間外的風景宜人,可以觀賞到州立醫院和當地監獄,真是段美好時光。


如果你和我在同個城市,或者你有任何資訊,就留下訊息吧。


─────────

左右遊戲〈手稿1〉15/02/2017


隨著黑暗逼近,我在自己的潛意識裡被拽向更深更深的底部,直到我沉降在腦海深處,到達一個無法言喻的地方。這裡毫無特徵、不存在任何方向也沒有時間概念,這片虛無存在於人生最虛弱的時點。


我感覺自己正向遠方漂流,屈服於一道難以察覺的浪湧,緩慢卻無情地被帶離世界。


夜晚剩下的記憶片段像是稍縱即逝的快照。


我隱約地感受到軀體被抬離地面,在我移動穿越森林時,四肢被重力下拉。


不知過了多久後,我感受到身體右側明顯的灼熱感。在我現在身處的世界中,只能接受痛楚的傳來的回音,但我知道疼痛已經產生過。我無法再參透更深的涵義,於是放任感官消逝,隨後再次地沉入靜謐的黑暗中。


當我的雙眼終於睜開時,太陽正開始升起。身體完全使不上力,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透過睫毛,望向面前模糊的景象。


我位於Wrangler的後方,倚靠著行李的軟柱。有個人在我身旁跪坐並揪著我的右邊肩膀,當我試著叫喚此人時,我發現我的聲音虛弱到只剩絲絲細語,如此孱弱以致幾乎聽不見。


AS:...羅柏...

 

文章標籤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nosleep.png

原文看板:Reddit-Nosleep

原文網址:https://redd.it/7loh1l

原作者:NeonTempo

翻譯者:cumim

 

本文為系列文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1)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2)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3)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4)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5)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6)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7)

 

=====正文開始=====

 

哈囉各位:

 

抱歉這篇文章剛剛不見了,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此外我也要跟大家道歉很久沒更新了。如果我能貢獻我所有的時間去找艾莉絲,我一定會那麼做的。但很遺憾,我得盡可能在聖誕節多值一點班,特別是因為現在我已經認清,我不可能坐在我北倫敦的公寓裡,有效率地找她。

 

我思考了一陣,然後我決定了。聖誕節後,我會飛離這裡,去調查各位提供給我的線索。希望我到那邊時,能夠有一些明顯的進展。

 

同時,請大家繼續提供靈感給我,不管它看起來多麼不值一提,我真的都會讀喔。

 

好啦,這是下一篇。

 

左右遊戲 [手稿] 14/02/2017

 

在我落地之前發生的一段小插曲:與星星同在。


當我背朝下往斜坡摔落時,我的視線往上朝向夜空,那一瞬間我感覺自己失去重量,好像我成為了天堂的觀者之一。浩瀚無垠的蒼穹如布幕般罩下,沒有地表光線可以減損它的榮光。儘管最近發生了這麼多事情,我無法忽視它是如此的美,如此高雅地與地表上的醜陋無關。雖然這片刻持續頂多一秒鐘,但在我的主觀感覺上長多了,彷彿我被賜與了短暫的喘息,這讓我享受平靜和安寧的驚鴻一瞬。不論多短暫,它都讓我可以暫時不要面對即將發生的事情。


我不知道這一刻還能持續多久。我猜我永遠不會知道。伴著強力的哀傷感,我在空中轉身,轉移開視線。星星離開我的視野,眼前只剩下通往黑道山谷的斜坡,一路指向深處。我與天堂的交流就這麼終止了,我回到冰冷無情的地表上。


它並不歡迎我回來。


我撞上斜坡,瞬間感受到一側肩膀的反作用力,然後另一側也落地,重重地、不停地往下滑。我整個身體彷彿在跳一隻狂熱的、無法掌控的舞步,被地表推往山谷深處。


我的腳踝後側卡上一塊嶙峋堅硬的岩石,我的臉滾向一叢帶刺的蕁麻,它們尖尖的葉子刮著我的雙頰。我全力嘗試控制自己的下滑,手抓著鬆軟的泥土,想辦法讓自己穩住。

 

文章標籤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nosleep.png

原文看板:Reddit-Nosleep

原文網址:https://redd.it/7jabqd

原文作者:NeonTempo

翻譯者:rasca0027

 

本文為系列文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1)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2)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3)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4)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5)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6)

 

=====正文開始=====

 

大家好,我要為耽擱了發文道歉,但我最近實在諸事不順。如果你們有任何資訊的話,請讓我知道。


左右遊戲  [手稿1] 13/02/2017

 

鳥鳴聲伴隨著我,一路從交叉路口返回。

 

我很感激這份陪伴。在克萊德離開之後,我歡迎任何打破這陣寂靜的解藥,或可以讓我從我孤獨的腳步中分心的任何聲響。然而,我卻沒有這麼歡迎鳥聲啁啾所代表的意義:黎明即將到來。

 

我只有幾次是這個時間還清醒著,通常是在一個瘋狂的夜晚後,跌跌撞撞地從尼德里街穿越市集回家。我的室友茉莉、克雷格和湯姆會在路上開懷地討論那晚的各種軼事,攙扶著彼此,直到我們都遠離瘋狂過剩的夜晚。

 

現在的情況卻非常不同。這一次,我獨自走在路上,而這晚唯一過剩的東西卻是排山到海而來的壓力和抑鬱。兩者卻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在我腦海深處明白,即將到來的一天將會是充滿苦楚以及立即後果的一天。

 

雖然夜晚很黑暗,我仍發現自己執意想留在夜晚之中,不願去面對早晨可能帶來的悲慘。再幾個小時,車隊就會起床,並發現他們又失去了另外一位成員。這不會像親眼目睹夏娃、阿波羅或邦妮生命消逝那樣令人心痛,但仍然是一股悶在心中的傷痛,不那麼直接,卻會在心中滋長。雖然我們痛恨面對生命中的恐懼,但當恐懼出其不意到來時,後果可能會更糟。像是當你在隔天早上發現,殘酷的力量罔顧你的存在而輕易影響到你時。

 

明早將不會是一個令人愉快的早晨。雖然如此,我仍然很開心見到營地映入眼簾。

 

笨重的吉普車停在路旁,像是一座古老的遺跡。當下,我所能想到最舒適的事,就是爬進吉普車安全的車頂內休息。有那麼一瞬間,我疑惑著為什麼一個設計來移動的交通工具,對我而言卻像是原點一般。但顯然這不是這條道路上發生過最怪異的事。

 

文章標籤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澪之料理帖 貳:落花之雨(花散らしの雨―みをつくし料理帖)

作者: 髙田郁  

譯者: 鍾嘉惠

出版社:台灣東販  

出版日期:2014/11/27

 

 

【內容簡介】

  從火災中重振的鶴家,選擇在鄰近飯田川的元飯田町再次掛上暖簾,並雇用了一名叫阿蕗的少女當看鞋僮。澪在父母早逝的阿蕗身上彷彿看到自己的影子,不禁對她格外照顧,甚至還熱心教導對料理有興趣的阿蕗做菜。

  就在新店的經營逐漸步上軌道之際,卻發生澪準備推出的鶴家春季招牌菜,竟與神田須田町的登龍樓在三天前推出的菜色一模一樣。起初以為只是巧合,但澪後續構思出的獨創料理同樣再次被搶先推出。

  應該只有自己人知道才對……重複出現的巧合讓澪感到不安。就在此時,澪目擊阿蕗的可疑行徑──。

  究竟少女的出現純屬巧合?還是經過精心的安排?
  陸續登場的新人物,又會為澪和鶴家帶來什麼樣的波瀾?

  令人垂涎的料理╳惹人噙淚的情節
  不只溫暖你的胃,還要溫暖你的心!

 

 

 

【讀書心得】

 

  本書的開頭是從鶴家遭遇遭遇災難後,又重新開店之後開始的。不管是老闆種市或是澪,可以說都遭受到一次重大的打擊。不過幸好他們還是堅強的站起來了。換到新地點的鶴家,首先面臨的就是如何招攬客人的困境,畢竟一切又要重零開始。除此之外,到底是誰陷害他們的呢?在本集也會揭曉。不過在本集裡我最感動的是阿良和太一的母子之情,以及澪和野江的友情。

 

文章標籤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nosleep.png

 

原文看板:Reddit-Nosleep

原文作者:NeonTempo

原文網址:https://redd.it/7h9jzb

 

本文為系列文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1)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2)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3)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4)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5)

 

 

=====正文開始=====

嗨,大家好,

 

抱歉,花了一點時間才能將這篇貼出來。我一直在忙著追查美國失踪人士的線索。

 

我不會再浪費你們更多的時間。日誌在下面。如果你有任何信息,請寄給我。

 

感謝你們的幫助,對我意義重大。

 

 

左右遊戲[手稿1] 12/02/2017

 

保持沉默曾經是必要的。

 

這是我絕對想念的東西。

 

回到現實世界中,一群啞口無言的人,就像字面上說的那樣,毫無疑問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也許事情在路上會不一樣,也許我以前孤陋寡聞,但是現在我清楚地知道,沉默也是有分等級的。在我們失去夏娃和阿波羅之後,我們的隊伍毫無保留地被一種鴉雀無聲的寂靜所壟罩。那是一種由我們的集體創傷所建構出來的,充滿了悲傷、內疚和悲慘的自我懷疑的殘酷混合物。我很快就明白,這種沉默比我們所有人都要頑固。我們不知道何時在旅程中才能打破它。

 

我們花了接下來的幾個小時穿過一個沒有特色的玉米小徑。玉米桿遠遠高出我們的車子,所以我們能看到只有細細一線清澈的天空,就像文藝復興時期教堂的彩繪天花板一樣。我發現自己時不時看著無線電,既盼望又期待阿波羅的聲音能夠透過它出現,帶來安慰的話,或者是現在非常需要的搞笑話語。

 

在我發現自己第五次盯著無線電之後,我決定最好繼續我的工作。我將耳機插入筆電,找出迄今為止我錄下來的聲音檔,並開始粗略地剪輯我們第一天的行程。

 

阿波羅(錄音):大家都知道羅伯,羅伯是神!哈哈哈。

 

我聽著阿波羅第一次的採訪,為最後一段做筆記,我現在不得不寫下關於他的紀錄。當我記下我需要的一切時,我又聽了一次訪談。對我而言,我只是想聽聽他的聲音,讓自己記得他愉快的聲調,好讓我遠離那隨著他隱沒於瀝青的瘋狂尖叫聲。

 

接著我又繼續聽夏娃的採訪。當她談到她即將去羅斯威爾探險時,是那麼興高采烈,努力說服我跟她們一起去。當她下車踏上羅伯家的草坪上時,她不知道她將遇到什麼。當然我們任何人都無法預料到。

 

當我進行到與搭便車的人相遇的那一段,那一絲細長的天空正在變成深橘色。在事件發生後,聽到他的聲音,重新審視他用來對付我們的詭計,那暗藏禍心的話術令人不寒而慄。當我聽到羅伯的手抓住我的手臂時,我坐立不安,我竟然讓自己陷入了那人的詭計,這實在讓我很慚愧。

 

文章標籤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nosleep.png

原文看板:Nosleep-Reddit

原作者:NeonTempo

原文網址:https://redd.it/7fdu9c

 

本文為系列文,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1)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2)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3)

【翻譯】【Nosleep】你聽過左右遊戲嗎?(4)

 

=====正文開始=====

嗨,大家好,

 

這是漫長的一周,但我終於可以用電腦發布下一篇日誌了。我一直在加班,好負擔倫敦的租金和聖誕禮物的錢。最近過得不太開心。無論如何,我沒辦法說太多,因為這篇日誌是屬於較長的一篇一。我會盡快讓下一篇趕快上傳。

 

感謝你的幫助。

左右遊戲[手稿1] 11/02/2017

 

第二天早上,一切都一樣。

 

真奇怪。我們通常對日常生活中固定的行為習以為常,只有在事情發生變化時才開始留意。然而,當我在我的燕麥片中加入蜂蜜並攪拌時,這明顯的缺乏變化真的令人覺得很不對勁。

 

從昨天晚上之後,車隊周圍的氣氛和每個成員的舉止似乎都沒有絲毫改變。這個夜晚並不是一個分界點,沒有劃分過去與未來,或者是帶來希望與失望。就好像倒掉的筆筒,將昨天與今天渲染成同一色調,同樣的性質、恐懼和分裂,一模一樣。

 

Lilith和Eve坐在一起,雙腿交叉坐在塑膠墊上。雖然有很多不同的原因,但她們都很安靜。莉莉絲仍然沉溺於自己陰鬱的憤怒之中,而夏娃卻看起來臉上有一種隱約的恐懼感。她們都沒有從羅伯的爐子裡拿走食物,我猜這是Lilith為她們倆做出的決定。

阿波羅,邦妮和克萊德都在我的對面。阿波羅正在講話,試圖恢復他平時的幽默感。邦妮和克萊德配合著他,聽他的笑話,微笑聽他的故事。

 

藍鵲整個早上一步都沒有踏出她的車子,吃著自己的口糧,並且與其他人保持與著適當的距離。當我看著她的眼睛時,她直視我的眼睛,用眼神傳達她嘲諷的蔑視。

 

而羅伯呢?羅伯正在觀察道路的情況、準備早餐,然後拿出笨重的汽油桶加油。很明顯,這些瑣事可以穩定他的心神。不難想到這是他面對問題的方法。釐清、分類,再將自己重組成這趟旅行的領導者。他讓自己忙到沒空悲傷,而且可能會一直持續如此,直到難過消失。

 

就長遠來看,這處理機制並不健康。我早就知道了,因爲我也在做相同的事。

 

文章標籤

mizu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